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鏡花

1

      我們本是一體。

      我是右,你便是左;反之亦然。我們是雙股螺旋,密碼與反密碼子。

      我們共享每一個情緒,一同歡笑,一同哭泣。世上再也找不到比我們更緊密的連結……

2

      我,是全能的。

      我,沒有瑕疵。

      今日亦進行著無趣的課程。我慵懶地瞇起眼,打量起前方的那人。

      我為他沉淪,無可救藥。

      他用雙手托著腮,神情放鬆,並趁著講師不注意打了個大呵欠。與我相同的神情。

      惹人憐愛。

      我瞥了一眼自己滿分的數學考卷,才拿起哥哥的──不及格。隨後又比對起我慘淡的體育成績以及哥哥的輝煌紀錄。

      我,有一個和我截然不同的雙胞胎哥哥。

      我看向他,他的表情像是因此心碎了。

      『別擔心。』我在心裡默默安慰他道:『就算你再怎麼不濟,我也會讓你依靠。在我心目中你永遠是最棒的,千萬別讓任何人打擊到你,知道嗎?』

      挪動身子,一道亮光閃過,遮蓋住了他。

3   

      我凝視著那身影,深深著迷。

      膚若凝脂、胭脂朱唇、如墨青絲……啊!世界上最美麗的人也不過如此吧。

      堅實的觸感和繚繞的氣息,無聲的耳語。渴望碰觸你,安慰你心底的冷寂。摀熱你的身子,虔誠的親吻,每寸身心皆受到無盡疼惜。

      忘情地抬起手,欲描摹那醉人笑靨……

      「你在看什麼?」猝不及防,同學A大聲問道,將我從夢境中狠狠摔回現實。

      順著我方才的視線看去──「……籃球場上的那個主將是你哥嗎?雖然距離有點遠,看的不是很清楚,不過還是好帥氣啊!」說罷還覺得不過癮似的,推開我面前的玻璃窗探出身去。

      我們豈是你這般下賤之人能隨意打擾的?被人打斷好事的怒火在身體深處燃燒,並且灌入了一種名為嫉妒的強酸。

      「哥哥怎麼還不走……」幽幽抱怨。

      知道自己應當心胸寬闊些,我安慰自己:最終所有人都將折服於他的魅力。

4

      在球場上努力奔馳,假裝籃球是我的第二個靈魂,是我肢體的延伸。讓我拋擲出我的夢。

      「阿瑟,我喜歡你……」一旁樹蔭下,女孩嬌羞地低下頭,「可以讓我成為你的女朋友嗎?」

      雙胞胎哥哥下意識地藏起方才進行著的畫作,「妳認錯人了,我不是……不,沒甚麼。我也喜歡妳。」

      『銧鋃!』夢墜落後殘存什麼?

      手顫抖著,捧起我碎成一片片的愛。

      不敢置信,你竟然背叛了我,和其他人一樣棄我而去?

      不,不會的!

      蹲下身緊抱自己,『你是愛我的,不是嗎?』

      你只是沒有能力保護好自己。我原諒你。

5

      聽說,雙胞胎哥哥交了一個女朋友。

      聽說,文靜的阿瑟試著打籃球;活潑的艾可也安靜的坐在一旁畫畫。

      聽說,是告白錯了人,女生因此把雙胞胎搞混了。

      聽說……

      哥哥的事我才不在乎。

6

      這種狀況下觸碰他,我的血連同他受傷的淚水落下。

      我的心如此炙熱,他的回應卻依舊冰冷。

      失去他竟如此令人難以忍受,火焚燒喉嚨般乾渴,又好似陷入一個又一個掙不開的泥淖。

      某個孤獨的夜晚,我讓酒精來麻痺對他的深切思念。

      恍惚間,他似乎在黑暗中,在我身下呻吟。

      「阿瑟,醒醒!我是艾可──」

      「噓。」不讓他說出破壞氣氛的話,我吻上和印象中不同的柔軟溫暖。

      也只有在混沌中,我才能忽略我們倆之間的不同,因此合而為一。

      我的心依舊冰冷,他的回應卻如此火熱。

7

      別人的絕望,從來不是自己的。

      除了自己,誰也不可信任,連同這個易受誘惑的軀體,亦不可信任。只有我懂我的傷,只有我懂我的痛。

      孤單的時候,抱緊自己,哭泣著說『我愛你』。除了自身,我一無所有。

8

      哥哥的畫作『鏡花』得了全國第一,獲得連我都夢寐以求的進修機會,將要遠行。

      得知消息時,我的心中霎時燃起熊熊怒火。他,怎麼能先我而去?

      「你特地約我來這邊要談些什麼?」哥哥板著臉僵硬的問。我才沒有他那樣天真,我們一點也不相似。

      「從小到大,哥哥從來沒有贏過我。」我偏執似的硬是吐出幾句話:「明明哥哥一直受到我的吸引,明明哥哥只能看著我的背影……」

      「這幅畫是專為你而畫的,誰知竟湊巧獲得教授青睞──我不是故意要和你爭的,是真的,請你相信我!我那麼了解你,阿瑟……我知道你會不甘心……」從哥哥軟下語氣,從他悲傷的神情,我知道:他愛著我。

      我只願意明白這一點。

      即使如此,這樣的哥哥,不再將我擺在首位的哥哥,還是不可原諒。

      「阿瑟,住手!」

      我們都知道,贗品,永遠也取代不了真貨。

      我會為了「你」清除所有阻礙,為了我們高貴的愛情。因為我深愛著「你」──納西瑟斯。

      那是「我們」共有的名字。

      畫作中,一朵水仙花(納西瑟斯)終於如願以償和戀人結合──透過橫在它們之間的那方水鏡。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