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終章:Last ≠ End

—AM.4:00—

什麼?你問我為什麼知道你叫Jack?

其實你在當時丟給我的不只有淓慧小姐墓地的卡片,還丟了張自己的名片,上面就寫著《吳威澤     Mr.Jack   XX公司   職員證   電話Xxxx》

所以就試著這樣叫你看看了。。。

嗯哼?你問我為什麼明明是我報警的,卻要推給一個不可能打電話的死者呢?

哈哈哈!!!我都說不可能是我了

我知道你一定以為是我打的!我能保證不是我打的,雖然我有絕對的證據,但是我還不能泄露!因為我是帥氣的Jason!

但是是誰通報的我還真的不知道…

哈?為什麼我的想法總是很隨便?我…我…我有嗎?

我只是在任何的環境下都保持我一貫的作風啊,這才叫獨特嘛。。。

就像你也有自己的風格吧?比如說在一個涼爽的夜晚穿著大衣、戴鴨舌帽,然後殺人,這也算一種風格吧。。。

別再問我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了啦…威澤先生…我還想要再睡一會呢ZZZ…………

鈴鈴鈴!!!

「嗚~~啊,睡過頭了,已經快8點了,我來看看新聞上有沒有報導昨天的事,說不定會提到我呢!這樣我就上電視了!」

趴在吃早餐的桌子上,邊享用早餐邊看電視,好享受啊,剛剛好在播欸!

「各位早安,我是XXX,我們先來看看昨天晚上發生的重大新聞,看到標題《為了曾經被欺負的同事,對劣質上司的報復!》

根據警方調查,這位吳威澤先生,在公司中,大家都叫他Jack,然而,在他的上班的公司中,出現了惡意欺凌的現象,而且是長期性的,但是並沒有人出來聲張正義,導致有位女員工因此選擇輕生。

然而,公司卻無視這件事,繼續營運,完全不給予關心,怕影響聲譽,可謂黑心公司!日後,Jack先生為了這位已故的同事,採取了復仇的行動,將已故女同事的上司,藍尼課長,也就是曾經參與欺凌事件的其中一位兇手,趁著在課長一個人喝醉倒在公園時,進行殺害。

接著,就有一位民眾通報警方趕緊來調查,但是這位目擊並為公佈自身的身份,因為在通話時是使用公共電話。所以,通報者尚未查明。

警方也針對死者公司內部是否持續發生類似事件,以上是昨天晚上發生的重大案件詳細內容。」

哈?為什麼都沒提到我呢?我明明當時在場,而且還跟兇手聊天欸,為什麼連一丁點邊都沒沾到呢?

「根據剛剛獲得的最新調查報告,昨天通報的目擊者在電話中提到,他聲稱自己英文名字為Jason。

而且還說『如果你們硬要我的口供的話,就來找到我吧!哈哈』似乎是把警方當成小孩耍著玩,但是經過警方整晚的調查,真實身份仍未查到,所以懷疑這位通報者的說詞應為不真實的,而且只從英文名字這點很難去追蹤到本人。

以上是獨家最新內容。」

!!!終於提到我的名字了,好開心喔!

只是這是什麼鬼啊!我怎麼說這種話!

可惡……一定是他打的!把我的形象都毀了!

哼~我就說不可能是我打的吧,我怎麼可能說謊?我才不會那麼無聊,去干擾他在坐牢前的最後一次對淓慧的上香,而且,他還是自己報警的欸。

而且威澤先生幹嘛要對警方這樣講呢?

真是想不透。我皺著我大大的眉頭。

接著,我鬆了口氣,身體感到意外的放鬆,從昨天晚上感覺就有一股壓力在我身上,就在此刻,卸了下來。。。非常舒服

看來這件事已經圓滿落幕了~恭喜恭喜

仔細想想……其實我好像也算不上什麼目擊者欸,我雖然看到了,但是我也立刻離開了現場,畢竟我不想被警方質問,然後警察也只知道我的英文名字,當然找不到我的家。

而且!我已經能想到如果我真的去提供當時的詳細內容的畫面了。

大概是這樣→我吐了一大堆情報,然後他們都不會理我,即使他們終於知道了我就是那個Jason,那位威澤先生說的Jason

我好可憐喔!!!

「為什麼?」

這句話不是我問的,我猜應該是你吧,對,就是現在盯著螢幕看的你。

你一定在想為什麼吧!為什麼我敢保證他們不會理我呢?不對,他們或許會理我,只是頂多會對我說:「去去,走開。」

「為什麼?」

因為     我     Jason

是一隻嘴裡正吃著貓食

雙眼很大,瞳孔在燈光照射下顯得極細

尾巴大約有快20公分

身材算是苗條吧,脖子上帶著一個鈴鐺

全身黑的「一位」

帥氣「挪威森林貓」

名叫「Jason」

還有啊

你覺得一隻貓能打電話給警察嗎?哈哈

「Jason啊,趕快吃你的貓食啊~你好可愛喔~~~讓我來抱抱你!嗯~~~」媽媽又來抱我了,我還是意思意思叫了幾聲

「喵~喵~~~」

鏡頭再回到新聞上,畫面剛好在警方逮捕了Jack   ,也就是吳威澤先生,他面無表情,並上了警車

不知道他當時的心情是如何

是在暗自哭泣呢

還是鬆了口氣之類的?

誰知道呢?

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在經歷了這種苦不堪言的事之後

同時身為目擊者也身為唯一可以來拯救的人

卻為挺身而出……

誰都會自責、誰都會難過、誰都會哭泣

所以,事情過了,這樣就夠了,別再做無謂的掙扎……

我,吳威澤,這麼告訴我自己……

『我在公司目擊了淓慧被人欺負,而沒伸出手幫她,導致她結束了人生。。。』

「而我在夜晚目擊了你殺了藍尼先生,而我卻沒干涉你,也可以說是沒伸手幫你吧。。。」

【我目擊了我自己跟我的手下陷害了她,只因為看她能力好而不順眼,這是她自找的。。。】

〖而我

    沒有目擊到任何人做任何事

    我只看到了我

    曾經努力過,想要比任何人厲害!

   

    比任何人有成就!

    即使這樣說有點太自大了

    但是……嗚……我的意志力沒能撐過這關…

    對不起了

    曾經支持過我的人…

    我不夠堅強。。。〗

『不,你夠堅強了」

  「再見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