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桃花之源

(楓之島-市集)

        說起這峨嵋派可來頭不小,開山宗師乃郭靖之女「郭襄」,峨嵋派雖然是個新門派,但其融合許多門派的功夫,又只招收女子當弟子,在江湖上也頗具盛名。這不禁讓郭瑀對楊琳的生世感到好奇,但兩人並無交流,僅互相道謝後,各自離去。

(郭府)

    回到熱鬧的郭家府邸裡,主婚人郭靖大聲對張小生和韓瑩,宣喊著:「你們彼此是否深愛著對方,無論平窮富貴,生老病死?」,張小生和韓瑩互相凝視著對方,爽快的答應彼此,而郭瑀心中也替兩位師父感到歡喜,就這樣婚禮在眾人的喧嘩聲中結束了。

    幾天後,郭天將郭瑀與妹妹和五位師父一起叫到大廳,郭瑀有個妹妹,其年紀小五歲,單名一個璦字,郭天希望她能像黃蓉一樣,成為女中豪傑。

   

    突然,大師父嚴肅著述說:「瑀兒,我們已經沒有能教你的東西了,你雖然老是不用心在練功上,但我們的功夫你也會個八九成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去領悟了...」。

    郭瑀跪在地上說著:「這些年承蒙五位師父們的照顧,弟子十分感謝!」,師父們離開不久後,郭天就把家傳雙戟從牆壁上拆下並遞給郭瑀,說是要教家傳戟法。

    這舉動不禁讓郭瑀想起了小時候,總想要學這套戟法,還想盡辦法想拿到這雙戟,為此還受了不少罵...

    但父親總有理由不准我學,而如今他也算是認同我了。幾個時辰過去,從烈日當頭練到午夜,我的雙手早已血肉模糊,但仍舊緊握著戟柄。雖然招式口訣,並不複雜,但需要人心與雙戟一致,且勿急躁。

    有了父親在旁輔佐,我終於學成這套「郭家戟法」。

    隔天一早,郭天隨即吩咐郭瑀準備行囊,出發去桃花島,為何此時去桃花島?

    郭瑀也不盡明白,只聽說為了商討武林及國家大事,郭伯伯將在桃花島召開英雄大會。

    整天望著無際的大海,偶而有幾隻海鳥伴隨左右。都顯得無聊,經過數日在船上的日子,終於抵達這座人間仙境,「桃花島」。

    對郭瑀而言,這桃花島也是頭一次拜訪,遍地的桃花和撲鼻的花香,身在此島如同人間仙境般,讓人忘卻時間與凡間的紛擾。

(桃花島)

    「其生活如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而在石頭上所刻著的兩行紅字,「桃花影落飛神劍,碧海潮生按玉簫」,真是道盡了東邪-黃藥師一生的寫照。

    英雄大會上,當眾英雄議論紛紛,商討不出個結果時,突然,一名全真道士從席上站起來,原來是全真七子之首,丹陽子-馬玉,只見馬玉道長娓娓道來:「如今天下大勢,北方有匈奴進逼,內部仍有白巾軍與漢軍勢力,西邊的魔教也日益壯大,如今正是各門各派英雄團結之時!」語音剛落,眾人皆拿起酒杯,敬向馬玉,表示贊同。

   

    當晚,郭瑀在房外的陽台欣賞月光之時,看到山涯邊上站著一位高人,這高度,普通人是上不去的,此人形相清癯,身材高瘦,風姿雋爽,蕭疏軒舉,湛然若神。拿著吹簫,吹著淒美的樂曲,當樂曲演奏完畢,說出:「滿山桃花落,不見吹簫人」一句,此人乃天下五絕之一,東邪-黃藥師。

    躺在床上的郭瑀,翻來覆去,老想著最近的事而心神不寧,加上父親在旁的鼾聲如雷轟頂,讓他更睡不安穩。於是他走下床,打算逛逛這夜晚的桃花島。走著走著,無意間在一間廂房外聽到三人之間的對話,似乎深怕別人聽見似的,彼此間說的特別小聲,男子曰:「如今天下都知九陰真經以從世上消失,但沒人知道它連同武穆遺書與降龍十八掌秘笈一同放在這桃花島中心」,老人曰:「如今不管匈奴、白巾軍、政府、還是武林之人都無不想得到九陽真經,如果讓匈奴或魔教拿去,那就嚴重了」。

    一旁女子曰:「就是不知道從何處找起,九陽真經相傳是達摩祖師所寫下,從天竺傳到中原後除了王重陽之外,沒幾個人看過,到現在卻失傳了,靖哥哥,這件事我們還是靜觀其變,畢竟我們年紀都不小了,實在難管這些江湖事...」。

   

    說完,老人早已感知外頭的動靜,他大喊:「誰在外面!」,邊說著邊用內力一掌把門打開,一陣冷風從屋外傳進來,原來在屋內的是郭靖、黃蓉、黃藥師,三人吃驚的看著郭瑀。

    郭瑀看著裏頭三人,十分緊張的說:「拜見郭伯伯、郭伯母、黃師爺,我只是晚上睡不著覺,無意間在外聽到...」。

    郭靖喝著黃蓉所泡的茶,看著郭瑀,道:「雖然我們已退隱江湖,但這天下大事,我不得不管,就讓我這侄兒去把九陽真經找來,他也不會九陰真經,襄兒時常雲遊四海,芙兒又難以擔此重責,破虜能力又不夠眾觀這次英雄大會,他是最佳人選」。

    黃蓉面露懷疑,問道:「他有這能力嗎?」,面對黃蓉的質疑,郭瑀急忙替自己解釋,道:「我雖然武功不高,但我希望拜郭伯伯為師,總有一天,我會拿回九陽真經,不讓真經落入不肖心人手裡」。

    黃藥師在一旁笑著:「這小娃兒能力不高,志氣到很高」,郭靖笑著對郭瑀說:「明天一早,到中庭來練武」。

    郭瑀下跪並笑著說:「是!師父」。

    「師父就把這套降龍十八掌傳授給你」,郭靖話一說完,就蹲下馬步,使出內力,一陣陣陽氣從頭到腳貫穿郭靖身體直到地下,嘴裡唸著口訣,「降龍十八掌講究剛柔並濟,當剛則剛,當柔則柔,輕重剛柔隨心所欲,剛勁柔勁混而為一,勁力忽強忽弱,忽吞忽吐,從至剛之中生出至柔」,「瑀兒記住第一招亢龍有悔其招式為左腿微屈,右臂內彎,右腳踏乾位.右掌劃圈,右掌向外推去」。

    就這樣,日復一日,從早到晚,從第一式亢龍有悔到第十八式笑言啞啞,幾個月過去了,桃花島上的桃花不會因為季節而有所凋零,如此這般的美景,可不是天天能欣賞的,而郭天早已返回楓之島,郭瑀也習慣了桃花島上的美食與風景,日暮之時,郭瑀不解地問郭靖:「郭伯伯,我都會這十八式了,但我的招式連一隻野狗都嚇不走,頂多打打桃花林中的幾隻小鳥,這是為什麼?」。

    郭靖臉色凝重地回答:「那是因為你內功不夠深厚,你那五位師父,沒教你半點內力基礎,導致你學這掌法只有學到表面,而降龍十八掌講求,內力與外力同體,郭伯伯打算讓你去拜在終南山全真教門下,剛好郭伯伯也要去終南山一趟」。

    「我又要被人帶去終南山,或許等我把內力學會後,我定有所作為」郭瑀暗自心想。

(終南山山腳下)

    「這就是荊州阿,跟楓之島完全不同,別有一番風味」,郭瑀那口吻,如同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而大俠郭靖在閃過身旁歡呼的人群後,便與郭瑀會合,道:「你先到前面那市集走走,難的來,不逛逛太可惜了,等一個時辰後,你我在終南山口會合」,郭瑀走在街上,看到許多新奇軼事,有人著的衣賞,想必是遠從西域而來,那些人各個蒙著面紗,好生神秘。

    也有不少攤販,販賣著煙花、面具,以及各式各樣的糕餅,突然郭瑀前面衝出一人,大喊:「借過!借過!好狗不擋路」,郭瑀斜著眼,心道:「此人真粗魯,撞到人竟然連一聲道歉都不說...」,他轉頭一看,原來此人身後跟著兩位氣沖沖的攤販掌櫃,那掌櫃憤怒著,拿著菜刀,斥道:「你這小叫化子,還我們魚餅跟糖霜!」,郭瑀聽著,連忙抓住那位小叫化的手,使著輕功,逃到好幾條街之外了。

    郭瑀帶著小叫化子逃到屋頂上,只見那小叫化急忙看向街道,查著攤販的蹤跡。等待確定安全後,才轉過身,吐出一口氣,道:「感謝兄弟解救,能到附近客棧裡賞口飯吃嗎?」。

(皇華客棧裡)

    在人潮眾多的客棧裡,郭瑀及小叫化便很快地找了個位子坐下,郭瑀拿著錢袋,道:「看兄弟你肯定餓上不少天了,我這有些銀子,你就隨意點,我請客!」,那小叫化一聽完,臉上滿是喜悅,看著牆上菜單,道:「一份麻婆豆腐、西湖醋魚、蟹黃蝦盅…等一連叫上好幾十道菜」,郭瑀見此,可真是嚇壞了,問道:「小兄弟,你吃的完嗎?對了你家住哪?你爹娘一定很想你」。

    小叫化拍著桌面,說道:「別看我身子小,對我來說,這些料理乃小菜一疊罷了!」他拍著胸脯,接著道:「我從小,父母離異,一個人離開家出來闖闖...」,郭瑀盯著他滿嘴美食還滔滔不絕,看樣子真的餓壞了。

    而在此之際,小叫化看著郭瑀,突然說:「看我們有緣,我姓楊,感謝你的這一餐!」。

    等小叫化吃飽喝足後,拿著郭瑀給的銀子,到櫃檯前時,郭瑀拿出自己從桃花島上帶來的衣物,道:「楊兄弟,這幾天風大,我這有一件大衣跟五兩黃金,你不棄嫌的話,就拿去吧,記的要回家,你娘親一定很想你!」,小叫化拿著大衣,懷疑地看著郭瑀,問說:「你就這麼相信我?不怕我騙你?」。

    郭瑀搖著頭:「師父叫我要行俠仗義,況且我們是朋友不是嗎?」,正當離開前,郭瑀對那楊兄弟大喊:「楊兄弟,偷東西是不好的行為,我們有緣在會!」。

    說完,小叫化急忙離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