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初試啼聲

自蒙古鐵騎南下進攻襄陽已長達十餘年,許多人事物早已面目全非。

        在這期間,郭氏夫婦與武林各大高手同集於襄陽,守衛這南宋最後一道防線。這場戰役造成中國南方地區,平民百姓死傷無數、各處滿目瘡痍。

    經過一翻血戰後,襄陽城內鳴起戰鼓,郭靖率領全城軍士,出城強攻。蒙古軍不知這乃聲東擊西之策,正當兩軍交戰同時,其後方糧草被郭靖之弟-郭天率軍將其糧草全數燒毀。這火勢綿延數十哩,在前後夾擊之下,蒙古軍節節敗退。不久後,蒙古在內憂外患之下,被北方傳統部落匈奴所取代。

    襄陽之戰後,郭氏夫婦受到萬人景仰,功成身退返回桃花島,楊過與小龍女則歸隱江湖。武林中原進行了第三次華山論劍,選出新五絕。分別為南僧、北俠、東邪、西狂、中頑通...。

        這幾人已不再爭奪天下第一,只求黎民百姓們能有個大平盛世。不料…持續幾年的和平卻被打斷,人們只能寄託下一位武林英雄,解救人民於水火之中。

    如今,新的政府取漢代宋,在廣大的神州大地上,各郡縣形成自制聯邦。有些人為了逃避世俗與戰火而來到楓之島。

    這楓之島是一座落於東之都東南方的小島嶼,島中居住著許多在此安居樂業並與世無爭的人民,但這般景象卻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令人感到不安與惶恐...

  (楓之島)

 

    楓之島美如其名,一條河流貫穿其中,名叫「楓河」。名叫「楓河」是因島上有著滿滿的楓樹,在逢秋之際,楓葉會優美的飄散在島上的各個角落,因得其名。滾滾河水中夾帶著許多淤泥及黃沙,但仔細地往河中一看,湍急的河水,像似一條龍一般,直奔大海。

    許多楓樹坐落在河堤兩側,一片片枯黃的楓葉禁不起強風的吹拂,紛紛飄落在混濁的河面上。眼看著秋天就要結束,就像逐漸凋零的櫻花般,令人深感哀傷,此時有位年紀看似半百的老伯,體態稍嫌臃腫,身穿一件過膝的綠袍,著急地來到河堤旁,從他的眼神中,充滿著滄桑與世道的殘酷與無情。

    霎那間,從老伯的眼中看到一位少年,少年身穿一件到處都是破洞的灰色長袍,腰肩綁著一根不知是從哪裡撿到的樹棍,看起來就不是一位有錢人家,但他一頭烏黑的長髮,隨著風吹拂,眼睛有神且深邃,身形略嫌消瘦卻結實有力。這姿態,雖稱不上是絕世英雄,但到也稱得上是一位練武的奇才。

    老伯的腳步,突然越走越快,看樣子似乎是來找人的,老人看到那位頭戴斗笠的少年在河岸旁呼呼大睡,於是,老伯走到少年身邊,輕輕地把斗笠掀開,看到少年的容貌時,臉色剎然大變,原本個性溫柔儒雅的他突然變成如鬼神般的恐怖,大聲斥道:「現在都幾時啦,還處在這睡覺!保家衛國、為民除害這些道理,你都忘了嗎?」,「這個笨蛋兒子,看我如何教訓教訓你。走,馬上跟我回家」。

    原本少年正睡得香甜,聽到這如雷貫耳的聲響,不醒也難。只好帶著慵懶的身心,回到說不上溫暖但卻是個遮風避雨的家。

    這名少年姓郭名瑀,從小就經常不學無術,總愛學一些旁門左道的功夫,他父親對這兒子感到非常失望並且十分不解,加上郭瑀父親是江湖上人稱「雙戟大俠」的高手「郭天」,說到這位郭天,雖然功夫不是頂尖,但時常隨著哥哥郭靖一同逞奸除惡加上力保襄陽有功,在江湖也可說是一名真英雄。身為父親的他自然而然地就對這位唯一的兒子,有著十分高的期許。

    「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正逢戰亂、聯邦衰敗、民不聊生,政府為了安撫黎明百姓,而擁立許多武術高手們自創門派,招納弟子,保家衛國。而這些功夫高手都自稱自己身處於武林中,同時修身養性和強身體健。因此楓之島上也充斥著許多門派,道館,也許一位走在街道上的老伯,看似不起眼,也許是功夫高手,其臉上的滄桑,多少風花雪月一切盡在不言中。

    郭天在郭瑀小時候,憑著自己的名聲,幫郭瑀找五位師父,柯聖惡、朱智、南仁希、張小生和韓瑩等五個人並傳授他武藝,這五位在江南一帶行俠仗義,世人都稱呼為「江南五怪」,雖然郭瑀時常調皮耍任性,但幾年來他的功夫確實進步許多。

    目光暫且回到兩人身上,兩人彼此間沒有太多交集,就這樣,沿著河堤旁,回到家中。

(郭家)

    郭天酌著酒滿臉通紅對兒子說:「今天是你四師父與五師父的婚禮,家裡請來許多朋友以及各派武林高手,大家都忙著辦婚宴,就你自己一大早就離開家裡,還要我做父親的出去找你,你還真是位孝子阿!」。

    郭瑀雖心有不甘,但父親講的卻是事實,只好吞下這口氣。郭天繼續說:「罰你到市集裡買蛋糕送給你師父當賀禮」。郭瑀隨手拿起桌上的銀兩,獨自往門外走去,正巧碰到人稱北俠的郭靖,此人身穿粗布長袍,長相五官端正,臉上濃眉大眼,身形胸寬而腰挺,個性卻敦厚,平時俠義為懷,以身報國不遺餘力,郭瑀驚訝地向郭靖說道:「久聞郭伯伯大名,我以後也要像郭伯伯一樣,當一位不愧對自己的真英雄!」,同時雙手合十,向郭靖敬禮。

   

    郭靖高興地說:「真不愧是我的好姪兒,自從襄陽之戰以來,就沒看過你,那時你還只是個小娃兒呢,如今你已長的這麼大了,以後郭家可要靠你啦!」,說完拍拍郭瑀的肩,筆直地朝著大廳而去。

    雖然楓之島人多但地不大,整座島也只有這一座市集。郭瑀到了人聲鼎沸的城中,許多聲音此起彼落,好不熱鬧。郭瑀走在大道上,看著四周的行人與攤販,突然隔壁店小二喊道:「來啊!來啊!客官們看看,熱騰騰的江南包子,只要一塊兩毛五!」。

    而虎門客棧裡傳來許多人的交談聲與酒杯彼此相互碰撞的聲響,甚至從遠方就可聞到茶館散發出的茶葉香與酒家一盤盤的菜香。

    郭瑀也是難得來市集一趟,平常生活都由僕人們打理,如今好不容易,有機會能好好地走走看看,心裡也不禁興奮了起來。

    糕餅店的阿三在店外努力招攬著客人,碰巧看到郭瑀,問道:「這不是郭大少爺嘛!什麼風把你吹來了?」。郭瑀開心的揮著手,答道:「我師父要辦婚禮,我特來買個蛋糕的!」。

    這間糕餅店可說是遠境馳名,店內滿滿人潮,可讓郭瑀足足等了一段時間。當他拿著蛋糕正要離開時,赫然發現,不遠處傳來一陣廝殺聲。

    郭瑀將蛋糕背在身上,奮力一跳,使出大師父傳授的「上天階」輕功,一看發現一名妙齡女子正被一群山賊追趕,情急下女子從身旁武器店的架上拿出一把劍,與山賊們過招,看她的劍法柔美而帶有巧勁,柔弱中卻不失威猛。郭瑀一時間也沒看過這種劍法,一躍之下,到了山賊與女子中間。

    他環顧四週,瞧那山賊各個身材魁武、凶神惡煞,郭瑀不禁嚥了一股口水,喊道:「這麼多人,欺負一位小姐,未免太失禮了!」。

    說完,拿出綁在腰上的名劍「時雨」,朝著山賊們出招。

   

    一瞬間,一把利劍刺向一名山賊的胸,那山賊還來不及反應就倒在血泊中,另一名山賊拿起班門大斧,朝郭瑀而去,郭瑀立馬使出一字馬,躲下那把大斧,並接著使出二師父的腿法,「無形腿-倉點式」,把山賊絆倒,並用膝蓋重擊其下巴,那名山賊立刻吐出一口鮮血。

    趁郭瑀與山賊們打的不可開交之時,那名妙齡女子也與山賊頭目打了十多回有餘,眼看女子就要精疲力盡之時,郭瑀使出五師父的獨門絕技,「越女劍法-枝擊白猿」。一陣劍氣就像兇猛的猿猴一般,朝頭目而去。那頭目儘管力大,卻檔不住這招,應聲被砍成兩半。

    圍觀的群眾中,有幾個人同時道:「好!好!這群山賊時常來市集裡搗亂,郭大少爺能將這幾位惡人就地陣法,實為好事一件」。

    此時,郭瑀看向身旁的女子,這名女子,長的明眸皓齒、出水芙蓉、體態婀娜多姿,雖稱不上國色天香或傾國傾城,但其一言一語,都深深吸引著這位少年。

    郭瑀問道:「請位女子尊姓大名?」。

    小女子回答:「女子姓楊名琳,師承峨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