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話 九月未入秋:(三)

   三

      季言郡皺起眉,覺得凡事都有前因後果,他一開始這堂課就選錯了位子……

      他想把本子蓋上當作沒看見,可旁邊就有一道格外熱烈的視線正停在自己身上,只是,明明就是期待的眼神,為什麼有種可憐兮兮的味道……?

      季言郡咳了咳,看向黑板。

      無視她。

      梁橙柒愣了愣,見他一點表示也沒有,有點不太確定情況,又伸手戳他。結果正要戳第二下的時候,剛好被笑臉教授看個正著,「橙柒,有問題嗎?」

      「……沒有。」她默默收回手,厚著臉皮的蠻勁也偃息旗鼓。

      季言郡瞥了眼,趁著笑臉教授又轉過去寫黑板的時候,在筆記本上寫了四個字,推給她。好好上課。他這樣寫。唔,被小大一訓了。梁橙柒微嘟起嘴,心裡悶,但也沒再煩人,好好地聽著教授說話。

      整節課下來,她多次隱忍不發的呵欠讓她眼睛都蓄了水,像是要哭不哭似地,嚇得早就在外頭抱著桶裝冰淇淋要等著賠罪的姜竫都不敢進教室找她,反而是無聊陪著來的向忱安坦蕩蕩地走進去,看著正慢吞吞收拾東西的梁橙柒笑了笑,「太折磨了所以要哭?」

      她還一臉不明白,「哭?」

      向忱安指了指眼睛,「紅了,還有眼淚。」

      梁橙柒打了個呵欠,明白了,無奈道,「那是我忍著呵欠弄得,現在終於能好好打呵欠了。」她看見旁邊的季言郡揹好包包要走,喊住他,「季言郡,剛剛上課吵你了,不好意思。」

      「還好,沒關係。」他倒是對那段小插曲不是很在意。簡單打了個招呼就離開教室。

      向忱安挑眉,一臉好奇樣。

      「剛剛坐在旁邊的同學,我還無賴地想要他救救我的微積分。」她自動解釋。

      「妳什麼時候不無賴了?」她故意打趣,幫她加速把東西塞進包包,「結果呢,沒成?」橙柒搖頭,「大概太強人所難。」

      外頭的姜竫語氣委婉地催促她們,「冰淇淋到了啊,再不吃就要化啦。」

      梁橙柒想到她的冰淇淋,暫時就把對季言郡的小疙瘩放在一邊了。

      微積分下課之後,正好是中午吃飯時間,她們走著走者就往宿舍的方向去,梁橙柒還困惑著,「這時候去妳們宿舍幹嘛?不是要吃飯嗎?」

      「小吃貨,Miss姜可是在我們宿舍擺了賠罪宴,試圖修復妳剛剛那兩個小時慘死的腦細胞。」向忱安說,「冰淇淋得在飯後吃,這點由不得妳。」

      「我感動又滾燙的心瞬間澆熄了一半。」梁橙柒捂著心口。

      「矯情。」向忱安笑。

      「對面巷口的義大利麵、青醬加魚柳條,老闆限量的一口吃小披薩、濃郁起司口味,學校隔壁的純牛奶純茶葉沖泡的紅茶拿鐵、溫的,」姜竫念菜單給她聽,「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咖啡冰淇淋、桶裝,不過,到宿舍時得先丟進冰箱讓它重生一下。哎呀,橙柒,都是妳愛吃的,之後就不要難過了嘛。」

      梁橙柒臉上佯裝無奈,「沒辦法了,看在食物的份上,原諒妳。」

      「果然大吃貨跟小吃貨之間溝通的橋梁就是如此實際。」向忱安點點頭,作了結論。

      她們回到向忱安的寢室,其他人早就圍坐在搭起的小桌邊等著他們,「餓死了,妳們快過來。」

      她們的宿舍一間住四個人,歐語系德文組的和英文系的各兩個人,剛好兩個跟梁橙柒是同學、兩個跟姜竫是同學,促成了梁橙柒和姜竫這兩個通勤生常常來蹭宿舍的合理性。

      「橙柒啊,如何啊,一年多沒碰數學了,是不是很崩潰?」他們系一個綽號叫米呀的問。橙柒坐過去,拿起一塊小披薩,「不是一年多,我從高二開始就放棄數學了。」

      「我們領教過妳的指考奇蹟了。」向忱安感嘆,「真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考到妳那種數學成績。」

      「天時地利人和。」她還配合回答。

      「喵,幫我拿塊披薩,妳比較近。」

      「我不叫喵,我叫米呀或Mia。」雖然嘴上埋怨,卻還是乖乖給忱安遞了一塊披薩。她英文系的室友郭荷婗笑,「都叫一年了,妳不改名、她不改性,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唄。」

      「叫喵真的比較省事。」梁橙柒點頭。Mia的發音念快些一不小心就變成了喵,這是當初向忱安發現的,順口了就不改口了,純粹叫來逗米呀用。

      「像荷婗的英文名字就直接叫Honey了,多簡潔。妳也走走簡潔風格。」姜竫也補一槍。

      「被男同學叫Honey就算了,連教授都叫Honey,這誰受的了。」這是米呀終年不變的論點。每次她和荷婗的外語名字時不時就會被拿出來說說嘴,其實大夥兒都只是想要逗逗米呀,聽聽她會不會有什麼創新的反駁。

      米呀果然是米呀,今日依舊。

      「不過那是哪個系的微積分啊?」另一個英文系的白恬邊倒可樂邊問。

      「數學英文地獄同層。」

      此話一出,沒有人不知道的。

      白恬愣了愣,「橙柒妳好運氣。國貿至少……有帥哥?」前面是諷刺,後面是勉強真心。

      「小吃貨不在乎帥哥的,路上只在意吃的。」向忱安想起剛剛那個聽說被無賴的同學,「不過,剛剛倒是好不容易勾搭了一個,可待後續進展。」

      梁橙柒不解,「那小大一是帥哥?」

      大家一致忽略這個對外貌敏感度極低的人,只等著向忱安的下文。

      「至少他挺高的,站著還高我……差不多一個頭。要知道,堅持臉要好看的話,這世界早就毀滅了。不過他臉也還行,斯文型。」

      要知道,向忱安是號稱有一七五、實際一七三的高挑型,還能再高她一個頭,估計是一百八十公分起跳。米呀頓時就懵了,「他搭捷運會不會撞到頭啊?」

      向忱安笑,「至少他抓得到吊環。」

      米呀癟起嘴。行,就欺負她一四八抓不到。

      白恬瞇起眼笑,「橙柒……」

      「我抓得到吊環。」她趕緊說。

      「誰在意這個,」姜竫擺擺手,「妳母胎單身到現在,也該有點突破了。」

      梁橙柒叼著披薩看了看周圍,「……這裡誰不是母胎單身?」

      眾人:「……。」

      一陣沉默中,米呀說話了,「之前在韓國綜藝節目裡面看見一個詞,我現在終於領略其中的深意。」

      「我也領略了。」當初在影片前跟著一起討論的白恬也發了聲,餵了米呀一口麵,「乖,我們吃麵就好。」

      什麼叫做疑問的一敗,這就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