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話 九月未入秋:(一)

   一

      九月初,氣息仍是夏天,陽光熱烈,吹來的風都是暖的。

      此刻,梁橙柒站在教室外頭,拿著剛剛才載下來的課表,與教室貼著的課表比對著,心裡希望自己看錯。然而,在看了不知道第幾遍之後,她終於認清現實,轉過身給姜竫打電話。姜竫也聰明,知道大勢已定,不接就是不接,要是接了她就是找死。

      手機第三次進語音信箱後,梁橙柒知道這人大抵是躲自己去了,她只是悠悠地發了個訊息給她:小姜竫,姊姊不會吃了妳,給我從實招來,要我死妳也得讓我死得瞑目!

      訊息很快就被已讀回傳:妳這一月生的自稱什麼姊姊呢……

      梁橙柒:妳以為我們就見不著面了?

      姜竫:姊姊,我真的是冤枉的啊,妳知道一二跟二一是多像的代碼嗎?

      她不理她,姜竫最後忍不住被已讀的委屈,自動打了電話過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怎麼知道選課代碼前兩號不小心打錯會導致這麼可怕的結果……」

      「怎麼能有人確認分發結果只看代碼呢?妳好歹也看看課名啊。」

      「咳,不是還能期中退選嗎?到時就退了吧。」

      「書卷獎不接受退選啊。」梁橙柒幽怨地說。

      「……妳覺得妳不退能過嗎?」姜竫這話一出,鐘聲就響了。

      「……我得進去上課了。」這話太實際,梁橙柒覺得她的書卷獎這次是真的要離她而去了,她更幽怨,「祝我活著出來。」

      「我給妳買好吃的嘛,」她又回到賠罪時候的語氣,「巧克力?」

      「我又不是妳,大吃貨。」梁橙柒邊講邊進教室,挑了個不前不後的位子坐下,「行了,只能這樣了,我要吃咖啡冰淇淋啊。」姜竫這時不敢虧她是小吃貨,冰淇淋出現了,代表梁橙柒真難過了。她連忙應,「當然當然,都買給妳、都買給妳。」

      梁橙柒掛了電話後,看著陸陸續續進來的人群,嘆了一口氣。

      其實這事也怨不得姜竫。

      梁橙柒後半段的暑假都跟著系上的系主任和同學在國外做校際交流,出國在外,網路、時間什麼的都不方便,以防萬一,她便把選課的生殺大權交給從小認識的死黨姜竫,給了很簡單的請託,讓她照著自己寫給她的單子選,分發後、學分數不夠的話,她選了什麼,自己就跟著她補選什麼。直至加退選周結束、他們回國、今天開始正式上課,終於掌握了狀況的梁橙柒不禁嘆:低估了姜竫犯傻的能耐啊……

      狀況就是:姜竫自從「看著代碼」確認分發成功之後,就再也沒去看過他們倆的課表,兩個人到今天才發現她課表上的不對勁……

      果然不管是什麼的生殺大權能靠的只有自己呀。

      梁橙柒才正從打擊中緩過來,抱著厚厚一疊書的教授就走進來,笑臉盈盈,「我們這周選課總算是確定下來了,很好,還沒人來要授權碼。來,先點名。」

      橙柒默默吐槽,來要這門課授權碼的同學一定是身不由己到不想活了。

      笑臉教授很快就喊到她的名字,「梁橙柒。」

      她半舉起手。

      笑臉教授看向她,和藹地笑道,「是外系生呢,還是外語學院的。怎麼來選這門課?這麼想不開啊。」

      教授,你也知道這是門多麼走極端的課啊。

      她忽然感覺到四周的目光集中到她身上,也不好不回答,只好頂著這無以名狀的壓力,訕笑,「一二和二一的代碼長得太像,就不得不想不開了……」空氣瞬間冷了不少,笑臉教授倒是坦然,笑了幾聲,看了看點名單,「嗯,歐語系德文組,還是大二。多久沒碰數學了?」

      「……高二開始?」她比出個二的手勢,小聲地說。

      笑臉教授愣了愣,梁橙柒怕他勸退自己,趕緊抬頭挺胸喊道,「但是我對我的學習熱忱和能力很有信心,萬事起頭難,我會好好學的!」兩隻眼睛緊盯著笑臉教授,心想,這要是被勸退,書卷獎可真的真的就沒望了呀……

      忽然被這麼一喊,笑臉教授有些尷尬地手握起拳,放到嘴邊,咳了咳,「這樣的孩子不多了。這就是學習微積分的精神啊各位,不要聽信學長姐說大一就學微積分是讓你們能夠多補修幾次以免延畢,大一讓你們必修微積分是要讓你們打下基礎。橙柒,妳說對吧?」

      梁橙柒乾笑,「是啊是啊,打好基礎,能夠避免延畢嘛。」她把第一和第二個論述合併了,至少不違良心。

      「在座都是大一居多,要多跟學姊學習,知道嗎。我們繼續。」

      剛剛梁橙柒的那句「打好基礎,能夠避免延畢」,笑臉教授沒聽出什麼,可小大一可聽出來了,卻很有分寸地只是悶著笑。梁橙柒此刻特別想把自己縮小,最好地上有個洞,讓自己可以躲著不出來。

      然而,當笑臉教授開始講課的時候,梁橙柒更希望這個洞存在了。

      對於一個從高二開始就放棄數學的人而言,微積分的等級無異於非常高深的級別。一開始,她勉強還能消化兩個名詞,積分、微分,頂多加個定積分,之後,她覺得無窮這個詞念起來還挺熟悉,但也只是熟悉而已,高二以前沒見過無窮啊……

      就這樣磕磕絆絆地聽了半堂課,梁橙柒的狀態從作筆記變成了只能抄筆記,從試著運轉腦袋變成腦袋不夠使,她記得這樣的轉變中間有一個非常明確的分界點,從這句:「一個變量在一段時間之內的無窮小變化之和,等於該變量的淨變化。我們舉個例子──」

      那一瞬間,眼前的一切不再是她可以理解的世界了。

      於是在她把目前黑板上的筆記抄完,試圖認真聽講卻不自覺出神之後,她就安心地不專心去了。然後她便發現,她旁邊的這位同學前半堂課是睡著的,現在倒是起來了,睡眼惺忪地望著黑板。她想,這人應該也聽不懂吧,前面那麼一大串沒聽到,後面能接得起來?

      「二一學姊,妳再不專心,妳的起頭可真的難了。」那人悠悠地開口。

      梁橙柒一顫,趕緊轉過頭坐好,慢半拍地領悟了他那句「二一學姊」。忍不住斜眼看他,再趕緊瞥回來。

      剛剛不是從點名就在睡覺嗎,還能聽見她一二二一的小故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