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籠中鳥》---社會文

─望向高空,我試著抓住浮雲,卻忘記了,那重重枷鎖……

  「你怎麼又打架鬧事!說!你要怎樣才會聽懂我的話!」一震咆嘯如雷的怒吼就這樣打破了校園那份寧靜,學務處裡面的老師似乎早已見怪不怪,繼續圍在一起聊是非

「我在跟你說話你是沒聽到是嗎?我問你為什麼又打架!」見生教組長氣沖沖的朝站在他面前的那名男學生一再咆哮,而那名學生依舊一言不語,只是靜靜地接受辱罵,而那名學生身旁,則站著一位看似斯文的男學生,只是被打得鼻青臉腫

「你看看!你把人家打成這樣!他可是未來要考T大的人才唉!是國家未來光明的棟梁……」

這時,方才一言不發的男學生緩緩抬起頭,緊皺著眉頭

「他是光明的棟梁!?我打架鬧事我不對,但我也只是在替社會教訓這個敗類!你知道這混帳……」

「不要一堆理由!打架鬧事你就不對了!人家一個品行優良的好學生被你打成這副德性,要是他因為這樣沒考上T大你要負責是嗎?」生教組長怒視這名男同學,一點反駁的餘地也不肯施捨

看似面無表情,實際上仔細一看,那攢緊的拳頭已經將他真實感受表現出來,此刻的他,卻只能默默地承受生教組長將莫須有的罪冠在他的頭上

腦袋昏昏脹脹,那如雷貫耳的斥責也突然消逝無蹤,專注的望著那片湛藍,見那翱翔的飛鳥,煩躁的心情,似乎也漸漸平穩了……

終於熬過了生教組長的不講理,他率先走出了學務處,走沒幾步,便被那名看似斯文的男同學抓住了手臂

一道冷冷的目光瞪上那抓住自己手的主人,強忍住心中那股說不清的怒火,就怕自己一個失手,那麼方才那些罪狀都不再是莫須有

「有事嗎?雙面人」話語間帶著諷刺,想起來不久前的歷歷,眉宇不禁深鎖

「我勸你最好不要把那件事情說出來,反正,你說的也不會有人相信,不要徒增我的困擾」看似乖巧的貓,此時卻染上吞噬一切的黑暗,成了一頭嗜血的禽獸

「敢做敢當,如果剛剛那個老頭看到這最真實的你,真不知道會怎麼想」輕輕揚起嘴角,接著俐落地拍掉那抓著自己的手,但那人卻再度抬起手,抓著他的肩膀

一而再再而三的糾纏,使他的忍耐到了邊緣。下一秒便直接轉過身,一個拳頭朝那人的臉上衝了過去

「還想要活著畢業,就不要讓我再看到你」那人睜開眼睛,看見那極具壓迫感的拳頭近在眼前,咽了下口水,一陣腿軟讓他站不住腳

整理一下制服的袖子,將領口的扣子鬆開,窒息感壓的他喘不過氣

「那個…」一道輕柔的聲音喚回他的思緒,不發一語的看著她,等待著她的下文

「謝謝你,剛才的幫忙」女孩懦懦的向那男孩致謝,男孩看著她的臉龐,她的擔憂、抱歉、感激等等都清楚的寫在臉上

「沒事就好」留下這麼一句,男孩便繞過女孩離去,在那女孩看不見的地方,觸碰臉上的傷口,輕輕揚起微笑

上課鐘聲響起,學生急忙拔腿奔回教室,誰也沒去注意,那往反方向孤獨的身影

躺在無人的頂樓上,愜意的獨吞這份靜謐,微風徐徐吹拂,這是得來不易的自由

不經意觸碰到傷口,闖入腦海中的,是那女孩靦腆的致謝以及不久前發生的事情

「安分點!」沉寂的校園角落,任何一點聲音都感覺突兀,逃避午休的他,正巧,經過了那附近

循著這不尋常的聲音,男孩發現了源頭,嘴角是遮掩不住的輕蔑

「你在看什麼?!」似乎是因為被第三者發現自己在做甚麼,那人一瞬間有些惱羞成怒

「沒,我只是在看一表人才成了一頭野狗」帶著數落與輕視,忽然瞥見那人的身後似乎還有個女孩,看他的衣衫不整與微微紊亂的呼吸,以及那在幽暗處閃起的那點淚光

有神的眼眸瞇成了一條線,微微解開了束縛的衣袖,臉上帶著邪魅,朝他們走了幾步後,便直接衝了過去

他將女孩先拉離這護在身後,硬生生承受了他的重擊,確定女孩不會被波及後,便和那人扭打了起來,他的憤怒轉換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攻擊,當然自己也吃了不少拳

等到生教組長來,那女孩早就先跑了,也因為自己有著前科以及附近沒有攝影機,自然就被誤認為是這件事的起因

反正,這種事情,早就習慣了不是嗎?

一直以來,不過就是想自由自在,順從自己最真實的感受,卻被一而再再而三冠上莫須有的罪名

或許在他們眼中,符合他們期望的才是「對的」,所有脫離他們的認知,違反常理,就會被視為「錯的」

活在這種世界,興許這些種種都只是「異類」才會有的行徑吧!於是他們會用自以為的「人生歷練」以及沒有人明確賦予的「權力」去將所有人導向

也正是因為如此,那一個個看似傑出的才子,實際上不過是符合大眾認知的期望,所產出的悲哀吧

連做自己都不敢,畏畏縮縮,又或許,是連自己都早已迷失的小羔羊吧!為了得到他人的認可,而選擇放棄那最真實的自己,為何呢?

保有最真實的自己,卻遭到這世界的唾棄,還有什麼比這更可可笑的呢?那一個個雙面人,或許才是這世界的生存法則吧!但卻又那麼讓人嗤之以鼻

外表看起來人模人樣,內實際上內心是什麼?誰在乎呢?只要外表包裝的好好的,即使是個人渣,應該還是會贏得這世界的愛戴吧!

抬起手,我試圖抓住那自由翱翔的飛鳥,卻發現,身處在泥濘之中

或許,唯有逃離,才能做真正的自己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