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面具》---社會文

—究竟是真是假,存在著千萬疑慮⋯⋯

每個人拋棄天真單純,踏入了面具世界,也就是「社會」

不願妥協的人,就只能被踩於足下,吃香的,永遠是都是阿諛奉承者。

無奈下,只能戴上一個又一個的面具,將真實的自己—偽裝。

「為什麼你總能把客戶氣走?以客為尊!你是要我說幾次才明白!」一陣怒吼從不遠的辦公室傳出,而外面的員工似乎已經當成習慣,皆埋頭處理自家手上的業務。

而在辦公室裡,有個氣急敗壞的中年男子正不斷地向眼前沈默的男子咆哮,那名男子低著頭看著地板,面無表情的聽著訓話。

此時,有個看起來三十初頭的女人持著一份文件,打破了現場的氛圍。

「老闆~這是剛剛那位客戶的訂單,大手筆呢!」那女人用種嬌媚的聲音,炫耀著她的戰績。

「哈哈哈!真不錯!你看看,人家才剛進來公司不到一年,業績還不到人家的一半,多學學她好不好?」老闆滿意的看著手上的文件,有色瞇瞇的看著那女人。

「阿諛奉承的錄事⋯⋯」我低聲咒罵。

「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下次再把客戶氣走,你就準備東西收一收走人了!」

我微微點頭,退出辦公室,拿起隨身包包,向停車場走去。

騎著野狼125,去超商買了打啤酒,就這樣一路騎去海邊。

坐在消波塊上,暢飲著啤酒,吹著海風陪著夕陽。想當年還是學生時代,只要有實力就能出人頭地,朋友間也不用偽裝,可以毫無顧忌地暢談;出了社會後,一切卻則反⋯⋯

「啊~!」我怒吼著,而浪花依舊拍打著消波塊,激起照舊的浪花;夕陽依然橙紅,持續的下降。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歇斯底里的狂吼。

「少年,你在吼什麼?」一位素昧平生的老先生緩緩走向我。

「我不明白,為什麼人要拋棄純真,只為了迎合他人。到底什麼是真是假,我真的分不出來也厭倦了。」我眼眶轉著淚水。

「少年,也許這些東西會對你有所幫助。」老先生思索一番,便把一包物品交給了我,然後便瀟灑離去。

我帶著遲疑的心情,將物品拆開。

「面⋯⋯面具?」我疑惑著,看到一旁的小字條,便將其拾起。

「上班時戴上它,你將會得到答案。」而我也默默地遵照紙條上的指示去執行。

赫然發現,即使客戶多麼不講理,我相信我臉上表情也好不到哪裡,但是生意談起來卻意外順利,不像先前,而老闆也開始誇獎我開竅了,說懂得迎合客戶,直到我某次照到鏡子才明白。

原來,當年潘朵拉打開盒子後,一切就定案了,社會上存著虛偽、做作、矯情、嫉妒、猜忌,但為了生存,自己的真實就必然要被包裝,戴上一層又一層的面具,比的就是誰能在這遊戲中最怡然自得。真正的疲憊不是因為其它,只是偽裝。究竟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什麼是虛?什麼是實?藏在虛幻裡的真實,藏在真實中的虛幻。未嘗得知。

我再度發動引擎,直奔海邊,面向大海,一躍而下。

我們就像這樣,出了社會,就沉入了茫茫大海,何時能重見光明?脫離水中枷鎖重回自由?

我猛然驚醒,卸下那令人窒息的面具,掙扎似的重返水面,而那面具卻毫髮無傷的浮上海面。

此刻我終於明白,唯有卸下面具,才能活出自我,但卸下的同時,必須將面具粉碎。

我將面具拿起,游回岸上,用岸上的岩石敲打,不見面具有絲毫損傷,我便開始了解到這不是普通的面具。便騎上野狼125,決定開始實施革命!

我穿上西裝、繫上領帶,將那面具戴起,我決意要讓這個面具徹底粉碎!

在客戶面前,那張面具始終維持著讓客戶能心情愉悅的表情,但我清楚明白,面具下的我絕不是如此。

「呦!我記得你之前都不是這樣的啊!我記得你應該很兇狠的才對啊」我面前的這位客人開始在數落我

「您真的想知道原因嗎?」原本轉身要走的我停下了步伐

「那我告訴你,因為要迎合你,我才有飯吃,才有機會升官,才有機會被社會看得起⋯」我發現,面具開始在剝落

「那你現在說這些是想做什麼?」

「我要⋯⋯做我自己,不再迎合任何人!如果為了這些就要作賤自己,那我什麼都不要了!」我似乎找到了真正解答,我把那份契約丟在桌上,大步離去。

我把辭職信丟在老闆桌上,而老闆被我嚇個正著。

「如果一個人只是為了權利、金錢、慾望就不能選擇做自己,那我寧可放棄,至少我贏回了自己,而不是虛假的幻影!」正當我說完這串話後,面具剎那間粉碎個精光,而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離開公司。

—如果一個人不能自在做自己,那你究竟是為自己活?還是在位虛幻而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