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一

芸芸眾生必有注定好的人生,甚至是情也是。

青瀟散去腳下的祥雲,步伐無聲,快步步入眼前藏於霧茫茫一片中的大殿。

她沒有說話,因為她知道,他喜清靜。而且她把卷軸放於木桌他又有什麼理由視而不見?

所以一切不論是步入、化出卷軸、立於他前面,甚至是問候,她都沈默且不語。

誨青不由得一愣,收起卷軸,輕聲說:「青瀟......」

「難不成青瀟寫錯了?」她有些詫異,因為從她幻化成仙可是一次錯誤也沒有,誨青不會沒由來的亂喊她的名字。

「不。青瀟你從來也沒有錯。是本尊,是本尊錯了。」雖然經過多年他卻沒有出現蒼老,可是當他揚起苦笑,青瀟卻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改變,「至始至終都是本尊錯了,身為管理情的人卻做了最明白的差事,你說本尊是不是很蠢?」

「大人您在說笑嗎?青瀟不明白。」是啊⋯⋯她從來都沒明白,不過他卻沒有要讓她明白過。

「青瀟你可對凡間感興趣?」誨青遲遲未下著筆,可看著墨堆積在一處空白就好像他此時的心。

「從來也不。」她回的堅決。

「那如果本尊要你去呢?」誨青說,不過也只有他明白此時手中的那根筆已斷。

「那青瀟便不得不去。」青瀟淡道,修長的睫毛眨了眨,將一絲髮絲往後一撥。

而誨青手一旋,青瀟的身影便消失於過於偏大的大殿中,他不明白,這樣是對的嗎?只是也許也只有她的離開他才能暫時忘掉她的身影和她的聲音,甚至是對她的愛慕......

「孟青瀟你當朕瞎了?你懷不上皇嗣卻如此陷害華貴姬,你可知罪?」男人咆哮著,覺得眼前的女人實在噁心,當年會娶她可是因為孟家,不過他卻三番兩次找麻煩,連他最愛的女人都敢傷那把他的面子往哪放?

孟青瀟卻猖狂的笑道:「臣妾懷不上皇嗣又是為何?皇上你可有指著自己的良心問?」

楚遙這可氣瘋了,被孟青瀟一說說得好像自己在某個部分輸了一樣,怒道:「孟青瀟!」

「臣妾談不上沈魚落雁,卻自知沒做出婦道人家不該有的事。也許這後宮三千當真沒有臣妾的位置。」孟青瀟原是整齊的髮絲現在卻凌亂不堪了,是楚遙扯的,罵著她是瘋女人,不是。她從來都不是,只是在這當中磨銳了自己的刀鋒保護自己罷了,那麼站在他身後的女人呢?她就不是嗎?喔不,她不該這樣想,因為皇上不會懷疑華倩的。

「幸虧你還又點自知之明,孟昭容希望你自重。如果在動華貴姬一步那你就是罪該萬死!」他憤怒的看著孟青瀟,可是這就像一個反比照一樣他憤怒,她卻笑;他在笑,她卻哭;他在哭,她卻笑得瘋癲。他選擇走人。

「皇上,臣妾話還沒說完呢。」孟青瀟無奈的道,他會聽完的,可是結果還是那樣———

「有話快說,朕沒那麼多時間和你這賤貨玩。」楚遙說。

「噗,皇上您當真以為臣妾在跟您玩?可否問一句?」孟青瀟淒厲的笑著說,略略將遮往眼眸的髮絲撥起,希望讓楚遙看到自己的認真,儘管如此她卻明白他絕不會回頭面對她那可憐的愛。結果亦是如此。

「你可曾認真愛過我————」孟青瀟知道這是她生前最後一句話,帶著一把刀一般刻著她的心頭,這句話看似浪漫卻是她最抗拒的話語。因為她一直知道,他不愛她......

「微臣不敢忤逆皇上,不過皇上將孟娘娘貶為庶民可是萬萬不可。」許見皺眉說道,這皇上年少輕狂欠缺沈穩,不過只需好好栽培必成大器。

「如果許太傅是忌憚孟家勢力那大可不必擔心,朕自有辦法。」楚遙看著眼前許見,對於孟家他不會畏懼,現在他的勢力以穩固,那孟家算什麼?不過是個墊腳石罷了。

「皇上孟娘娘雖不慎將華貴姬推落水池,不過孟家與華家,自是孟家更得人心。這傳出去皇上覺得眾人如何想?」許見支持這位皇上所以不會讓他背上昏君之詞,畢竟華貴姬得寵是人人皆知,搞不好還會說楚遙編造謊言。

楚遙聞言,一愣,有些疑惑說:「那許太傅可有什麼法子?朕可不希望孟昭容還留在我後宮裡。」

「微臣認為將孟娘娘遣去七王爺那吧。」許見微微打量楚遙神色,說。

「哈哈———許太傅朕有你這樣的人可是三生有幸!快快快!刻不容緩!」喜上眉翹的楚遙可是趕緊備人去準備轎子,只是誰知道那個他熟悉的孟青瀟早就已經從此消失了......

「微臣不敢當。」許見拱手謝過,轉身離去。

七王爺,已痴傻為名的王爺。

青瀟扶了額頭,暈眩感使她有些不穩。髒亂的房間、凌亂的頭髮還有散落的東西。深吸一口氣,發生什麼事了?

這不是她熟悉的天庭,她也不曾有過這樣的遭遇。忽然間,一道混濁粘膩滑過手指,才發現那隻手剛剛正扶著額頭,所以她的頭受傷了嗎?

難怪有暈眩感......

「先......找到......藥......」她喃喃自語。

「娘娘請移步——」一名侍衛瞧著緩步行走的青瀟。

可青瀟沒有回頭,依然四處尋找可用的東西。

「娘娘!」侍衛又喊了一聲。

「娘娘你受傷了,侍衛娘娘受傷了!」一名身穿黃色粗糙衣布的少女著急說道,瞪著門口的侍衛,她怎麼離開一下所有一切都變了?

「在下不過是將娘娘接去皇上那兒,哪來還多了拿藥這工作了?」侍衛不屑的雙手環胸。

「哼,我看你根本就是想置娘娘於死地!我就要看皇上看到一具屍體是作何感想!」雁鶯輕扶了青瀟一把,憤憤說道。

侍衛聞言,抿了雙唇,「嘖。」轉身去和藥局拿藥去。

盯著侍衛走遠的身影,雁鶯倒抽一口氣,「娘娘!娘娘你可怎麼了?是皇上嗎?是嗎?我已經叫人去取藥了,娘娘可不能倒。娘娘明明比華貴姬好,皇上怎麼沒瞧見?總有一天皇上會看見的!所以娘娘你!你真的不能先離雁鶯,要的話雁鶯代妳也行。」

青瀟愣了一會,明白了一切。誨青給予她的身份是——楚國後宮孟青瀟孟昭容。

雁鶯小心翼翼的挽著青瀟的手,道:「娘娘您現在身體還未康復,又受了皇上那般刺激,先歇著罷,燕鶯待會回來陪娘娘」

雁鶯步向門口,望見常侍在皇上身邊的徐公公,徐公公見了雁鶯,撩起門簾,兀自走進門。

雁鶯見忙礙著徐公公不讓他向前。

大聲喝道:「娘娘未允你入門怎麼自己就走了進去?如今不只華貴姬,連你也不把娘娘看在眼裡了麼?」

徐公公此時慌了神色,剛剛啟唇,又閉了起來道:「這是輪不到你這下人來管,是咱家要與娘娘商量的,你若不讓,就是違背皇上的旨意,下場如何,咱家可擔保不了。」

雁應慧黠的笑道:「可是麼?娘娘正忙著哪,你打擾娘娘,將如何處置,到時可別跪地求饒。」

徐公公態度緩和了些:「是、是,你就讓咱家好辦事,教了差我就走,不礙你的事。」

雁鶯移了步伐,手指著門簾,即往藥房走去,途中回了回身,確保沒人對青瀟怎樣。

徐公公笑容滿面的看著青瀟,想起自己忘了行禮,逐又跪到了地上。

「平身」青瀟無力的說「今日徐公公前來所為何事?」

徐道:「奴家還有事物要處哩,想來娘娘是深諳此理的,奴家也不多說,今日前來只不過是想通知娘娘,皇上要娘娘在下日一同前往行宮避暑,順便敘敘舊情。」

「何時?」青瀟冷冷的說。

「這奴家就不知道了。」徐公公低頭。

青瀟忖道:「失寵,聽起來多刺耳,若說我從未受過聖恩呢?而說是絮就情,又是如何好聽?舊情早已蕩然無存,去行宮又有多大作用呢?」

想到這些,青瀟極小聲的吐了氣,「娘娘究竟是為了什麼總是嘆氣??」

青瀟怔住了,看見雁鶯撫著自己的肩,又笑道:「沒什麼、自是沒什麼。」

但眼底去浮出淡淡的惆悵,而與他方才的笑,違和的是緊抿著的雙唇,雁鶯知曉她的性子,知道多說也無益。便靜靜的調著藥,端出來時,卻見青瀟已然睡去,只是幫她蓋被子,未作出任呵驚擾她的事。

隔日晨曦照拂在臉上時,青瀟便醒了,卻感到影種從未有過的憂愁悶在胸上,她換上白色紗袍,輕輕步出門外,她望見兩隻蝴蝶雙宿雙飛,又看見僮僕揀起石子向上投擲,一隻蝴蝶垂落了下來,青瀟笑了出聲,這真是在宮中第一次這麼真誠的笑,由其蝶翼被石頭穿破時,心中是無限的快樂,而是從何而來,她說不出,畢竟她也是第一次為這種事發笑。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