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抽好禮!
HOT 12/19 機房設備維護閃亮星─佐渡遼歌 付費章回空白教學耽美稿件大募集完本獎勵計畫

尋覓

尋尋覓覓,所幸尋到了你,才能毫無遺憾的走下去。

「是撕票還是純粹綁架?」蕭珒玵揚起眉,有些嘲諷的看向男人。

「小妹妹,我看起來這麼善良,怎麼可能綁架你?」男人哭笑不得,不懂好好的心意怎麼被

蹧蹋成這樣。

是吧,好好的心意就這樣變的一文不值,當初為什麼要救呢?

金色的陽光透過窗口斜了進來,灑在蕭珒玵的臉龐上,配上那脂粉未施的乾淨面容,顯的格外恬靜。男人竟因此失了神,為這美景駐留了好幾秒。

「喲,沒見過如此善良的人了。」蕭珒玵輕笑了下,開始觀察起這屋子的規格與擺設。

「現在見識到了。」男人從美景抽離,轉身走進廚房。

蕭珒玵淡然一笑,「我還沒死嗎?」

聞言,男人身子一僵,隨後恢復鎮定,「為什麼這麼問?」

「我早該死了不是嗎?」蕭珒玵淡漠的掃過整間屋子,平靜的問道。

「你沒有死,我發現你時你還活著。」

「是嗎。」蕭珒玵步到窗戶旁,伸手一推,整個森林的壯闊的一覽無遺。

小鳥兒飛上了枝頭,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使她驀然的想到了一首歌。

她無意識的開始哼唱,「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想要飛呀飛卻飛也飛不高,我尋尋覓覓尋尋覓覓一個溫暖的懷抱,這樣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男人聞聲,步出了廚房。聽見那清亮的歌聲,心不禁微微一震。

他情不自禁的跟著哼唱,卻沒發現蕭珒玵早已停下來盯著他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大叔,你叫什麼名字?」趁著男人喘口氣時,蕭珒玵開口。

「什麼?」男人滿臉疑惑,呆愣的看向蕭珒玵。

「大叔,問你名字呢。」

「閭爙。不對,為什麼我是大叔?」瞧見閭爙怪罪似的嚷嚷,蕭珒玵笑出了聲。

「閭爙大叔,你──」話還沒說完,就被閭爙插了嘴,「不准加大叔!」

「嗯哼?」竟然還給他嗯哼?閭爙氣的牙癢癢。

「你剛剛是想說什麼?」閭爙不忘重點,強忍心中怒氣問道。

「喔。我是想說你唱歌很好聽。」說完,不忘附上一抹笑,而閭爙的怒氣也因此不爭氣地消失。

「還有,大叔這裡是哪啊?這麼漂亮。」

原本被平復的怒氣又燃了上來,閭爙瞇起眼,「你要是再叫一次試試看。」

「好啦!」蕭珒玵吐舌,「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仙境。」閭爙抬起頭,不可一世的看向蕭珒玵。

「仙境你頭。」

「我的地盤就是了,管那麼多。」

「好吧。」蕭珒玵噘了噘嘴,「你為什麼要救我?」

「救人是應該的吧?看見你昏倒在森林裡,不救怎麼行。」

「既然你問我那麼多問題了,換我問你也不為過吧?」

「問啊!」她笑吟吟的答,「反正我也沒什麼好知道的。」

「你為什麼會在那兒?」

「哪兒?」

「你昏倒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她低語,「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那,你叫什麼名字?」

「蕭珒玵。」她用細微笑意將眼底的陰鬱遮蓋掉,但卻遮蓋不掉那籠罩她的憂鬱氛圍。

「挺美的名字。」

「是吧?我也這麼覺得。」蕭珒玵抬起了頭,「你還剩下一個問題。」

「你有喝樓上那杯可可嗎?」

「怎麼可能啊!」她白了他一眼,「到底是哪個聰明到家的人才會寫保證沒毒?」

閭爙無語,倒是說了句無關的話,「我們明天就要走了。」

「什麼?」

「我明天就要離開這裡了,你要跟我一起走嗎?」他伸出手,揚起燦爛的笑,在歲月的痕跡留下的清晰的印記。

突如其來的邀約使蕭珒玵一時失了神,曾經也有人對她說過類似的話,不過他已經不在了。

「我......」蕭珒玵很是猶豫,但卻想為自己踏上一次不同的旅程,最終還是覆上閭爙的手,跟著漾開了笑,「好。」

「蕭珒玵?」一聲呼喚將她從過去的情境拉回現實。現實是,她的臉上滿是淚水,鼻涕留的滿臉都是,又在充滿骯髒的環境下,她不禁僵住。

「你怎麼在這?」他又開口,滿是疑惑的問。

她隨手抹掉淚水和鼻涕,故不得乾不乾淨,裝做沒事的迴過身,「倒是你,你怎麼會來?」

「我家路上啊。」他指了指前方,有棟屋子矗立在前。

「原來。」她點了個頭,沒發現他眼裡的釋懷與些許落寞。

「你不回家嗎?」他問道。

「要走了。沺癸承,明天見。」她揮了揮手,隨後朝向自家走去。

「掰。」沺癸承跟著揮手,目送她離開他的視線,也目送她離開他的世界。

「明天就見不著了呢。」他輕聲說道。語落,一滴淚悄悄的滑落至嘴角。

蕭珒玵小跳步的跳回家,剛哭完心情特別舒暢,神似便秘大出來後的爽感。

看見同樣是紅色的大門,高聳的立在那兒,心理那惆悵又浮了上來。

她嘆了口氣,推了推門,發現沒鎖,便歡喜的一腳踏進。

「閭爙?」她高喊,結果沒見到人,燈也還是暗著。

「奇怪了,照理說他應該到家了啊!」她小聲嘀咕了下,轉身去開燈,就在要開啟燈的那瞬間,燈突然全亮了。

還沒適應突如其來的燈亮,蕭珒玵一時瞇起了眼。只隱約看見有個模糊的人影在前頭晃動著。

「SURPRISE!」閭爙雙手拿滿氣球,笑吟吟的看著蕭珒玵。

「哇!」看見滿屋子都是氣球,蕭珒玵不禁張大了嘴。

「這......」蕭珒玵驚訝的說不出口,「你準備的?」

「是呀,今天我生日呢!」閭爙眼底滿是笑意,看見蕭珒玵瞬間變了臉,才把笑意收斂些。

「......沒見過有人如此不要臉。」她不禁感到有些惱怒,轉身就要走。

「別走,我有驚喜要給你,而且你還沒送我禮物欸!」閭爙急忙說道,卻不知當她聽到前半句心情突然變的雀躍,但聽到後半句心情又變差。

「想要我的禮物,作夢的話你可能會夢到。」

「欸,等等啦,我有驚喜,你不要嗎?」

聽見這話,蕭珒玵停下腳步,內心正在衡量哪個對自己才有利。

過了半晌,她轉過身,直直朝閭爙走去。

「驚喜呢?」

閭爙羞紅了臉,頓時扭捏起來,「你確定現在就要了嗎?」他害羞的問。

「當然。」蕭珒玵為他的態度感到納悶,狐疑的回。

深吸口氣後,他緩緩的道,「你願意嫁給我嗎?」語落,他單膝跪了下來,臉上佈滿紅暈。   

她先是愣在原地,後才想到他是在向自己求婚。也才震驚的倒抽口氣,「你不是滿骨子都是浪漫嗎?怎麼落個這麼普變的求婚?」她噘起嘴,不滿的道。

「喂,肯向你求婚就很好了,你還嫌?」閭爙大叫,兩人一把將周圍的曖昧打破了。

「所以,你要答應我嗎?」閭爙步入正題,莫名感到害臊。

「我......」蕭珒玵頓了頓,瞥見一旁周圍都是氣球,頓時明白他的一番心意。她漸漸感到臉頰上的溫度越來越高,急忙的偏過頭,卻也看見了閭爙的細心。

牆上用的噴漆寫著我愛你,雖然成品不怎麼好看,但她卻覺得很感動。

她的眸裡出現了淚光,哽噎了起來,心正快速的跳動。

周圍又出現的迷幻的氛圍,她漸漸的看不見周遭的景色,因為被淚水覆蓋。

她看向閭爙英俊的面容,以及那帶笑凝視她的溫柔眸子,她終於曉得了答案。

這時,她彷彿看見袰俆出現在她面前笑著說:去吧,我的青梅。

淚水瞬間決堤而出,她也在淚水落出前的一刻,投向了閭爙懷抱,「我願意。」

上頭是催燦的星空,似乎拼湊出袰俆的面容,青春的臉龐盈滿溫柔,終究是沒有遺憾了。

尋尋覓覓,她終於尋到了自己的寶,終於毫無遺憾的笑開來。

她望著閭爙的面容,安祥的閉上眼,將自己依偎在閭爙懷中。   

上一章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