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發紅包嚕~
HOT 閃亮星─東波書籤功能開放使用啦耽美稿件大募集

起點

謝謝你救我出來,但我還不了。不如,用我還你好了。

正值夏日,外頭太陽高照,一顆大樹直立在那兒,樹下的人兒不受炎熱的躺在那。

她安祥的躺著,一張乾淨的小臉令人感到格外清爽。

有個男孩偷偷走了過去,格外小心的模樣像是小偷,不過明眼人都曉得不是,因為環繞在他兩人之間的奇妙氛圍太明顯了。

「親愛的起床了!」男孩大喊。

女孩不理會他,翻了個身繼續睡。

男孩見狀,眼中掠過一絲算計,盈滿笑意的臉龐顯的特別青春的陽光。

「你不起來嗎?那......我要去小牧師那兒玩囉,不跟我去嗎?」男孩語氣中的笑意透露了訊息,故作可惜的抬起了腳採了地板幾下,以裝作要離開的企圖。

躺在樹下的女孩倏地睜開眼,挑起了眉,道,「咱一起睡,要不?」

男孩羞紅了臉,嬌羞的眨了眨眼,「說什麼?大白天說這不害臊?」

「怕什麼。」女孩搖了搖頭,伸起長手把男孩給拉了下來。

「唉喲。」男孩叫了一聲,嬌嗔的往女孩身上蹭去。

「娘子,別這麼邋遢的,有點噁。」女孩嫌惡的朝他瞥去。

「公子,咱這不叫邋遢,叫恩愛,懂了嗎?」男孩撇了撇嘴,有些無奈。

「在我眼裡就是邋遢,有意見嗎?」

「豈敢,您說了算。」

「聰明。」女孩彈了個響指,滿意的點了個頭。

男孩心中不斷無語,怎今日變這樣個地步,原本想鬧鬧她的。

「蕭珒玵!今日你要是趕再踏出一步,你試試看!」

熟悉的話語直接越入心頭,蕭珒玵驚了一下,隨即查看四周,發現沒事才鬆了口氣。

「怎麼了?又來了?」男孩問。

蕭珒玵沉默不語,眼中的光彩越變越黯淡。

看這表情,想必是了。閭爙擔憂,這會干擾到永遠。

「別怕了,有我在。」最直接的話語,往往最讓人明白。

閭爙將蕭珒玵擁入懷,藉此安慰那幼小的心靈。那折磨不堪的暗流,什麼時候才得以沖洗乾淨?

蕭珒玵嘆了口氣,明知道不能這樣,卻又不由自主。

她閉上了眼,借此貪圖僅有的溫暖。

永遠回在痛苦中,或許是他給她的教訓。

走不出,永遠存在著。秘密,隨風飄來。

當蕭珒玵還沉浸悲傷了氣氛時,閭爙一把將它打破了。

「走吧。」閭爙拉起還坐在地上的蕭珒玵。

悲悽。

閭爙的腦海瞬間閃過了這個詞,不禁看向走在他身旁的女孩。

蕭珒玵彷彿感應到他的視線,敏感的抬起頭,挑了眉看向他。

閭爙搖了搖頭,逕自牽起了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呵護著。

「小倆口,逛大街,不顧人,逕自閃。」前頭傳來調侃的聲音,聽見這佳句,不用看就知道是誰。

「沺癸承,用不著這樣酸人,來比劃比劃就知道了。」閭爙笑咪咪的看向他。

「您說的,可不能反悔。」沺癸承挑釁的看了回去。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有這話保護,安心安心。」

「我先。原來這世上真有真愛,明眼人都曉得何去處。」

「咱來先和愛情比劃試情,才知這是種罪惡的開端。」

沺癸承雖然表面笑了笑,心中卻有些苦惱。這條大漢子什麼時候變這麼溫婉動情了,聽他唸起來怪噁心的。

「最好當個永遠扯不上關係,永遠當旁觀者以辨別視角。」早知就不用愛情這題材了,沺癸誠心中不斷懊悔。

閭爙有些欣喜,因為沺癸承用了這題材,所幸自己最近被蕭珒玵薰染不少。

兩人的想法截然不同,一個欣喜,一個懊悔。

「嗯......」閭爙停頓了下,正要開口,清麗的嗓音頓時從旁傳來。

「你將我遺留在時光的長廊中,卻也自私的以為沒有人發現。」

「不算,做人正當,不能這樣幫的。」沺癸誠連忙說道。

「天知道有這規則,我想幫他不行嗎?」蕭津玵睜著大眼,可憐兮兮的看著沺癸誠。

沺癸誠有些失神,險些被這精緻臉龐給蠱惑。

他被這失神給嚇到,往後退了三步,震驚的瞪著蕭珒玵。

「怎麼了?」蕭珒玵看著沺癸誠,疑惑的問。

「沒事。」他回,裝的雲淡風輕,心裡卻波濤洶湧。

「不比了嗎?」閭爙問,心裡竊喜。

「不比了,不比了。」沺癸誠隨便擺了擺手。

「我嬴了情話大師,我嬴了情話大師!」閭爙高興得大叫,整個走廊上的人都朝他看來。

蕭珒玵站在他身邊,無奈的抬起手遮起了臉,真是的,丟臉死了。

「別再叫了。」蕭珒玵用手肘撞了閭爙的腰。

「很痛。」閭爙吃痛的叫著,一雙隨時都在放電的桃花眼朝她瞪去。

「不痛的話打你做什麼?」蕭珒玵翻了個白眼。

「安慰我。」閭爙盯著蕭珒玵,神色很認真,不容拒絕。

蕭珒玵一臉黑線,打算圖個清靜,不理會他。

「安慰我。」他還在她耳邊吵著,沒被安慰到不罷休。

「好啊!」蕭珒玵忽然轉身,閭爙差點撞到她。瞧她笑的一臉燦爛,誰知道她那一肚子黑水在想什麼。

「安慰我。」閭爙伸出手,一副要糖吃的模樣。

「姊姊帶你去吃糖糖好嗎?」蕭珒玵一臉和藹的看著閭爙。

「不要。」閭爙轉過頭,賭氣的模樣竟有些可愛。

蕭珒玵摸了摸他的頭,笑意佈滿臉上,「既然不吃糖糖,那姊姊帶你去吃大便好不好?加強版的喔?」

閭爙後悔了,就知道她笑得越燦爛越沒好事。

他不發一語,驀然轉身就走。

「不吃嗎?姊姊請客喔!」蕭珒玵在後頭大喊。

「不吃。」

「真可惜。」蕭珒玵癟了癟嘴,輕笑了下。她掉頭走向了另個方向,像在敘述他倆的從來不是同個方向的人,格外不同,也沒機會相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