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荼蘼盛極

      明明前一刻的記憶還停留在當年初夏的花雪紛飛,

      為何這一刻的畫面已定格在今年暮秋的丹色楓雨?

      *    *    *

      似翩翩彩蝶舞動的衣袂,隨輕輕微風飄揚的髮絲,肌膚如玉無瑕,眉黛似畫勾勒,眼畔若水柔然,舞姿同火熱情,全身上下刻畫出最極致的完美。

      這便是他眼中令人驚豔的她。

      斜倚在夕照下的男子,正偏著頭淺笑,眷戀的目光流連在她每次回眸處,無聲讚嘆著她的美麗,彷佛琴師摩挲著最珍愛的琴那般沉醉。

      「妳,真美。」他平時冷酷的聲線在此刻卻不由自主地溫柔。

      女子呼吸一窒,隨即停下舞步,抬眼望向坐在不遠處的他,兩人眸光交錯剎那,笑意就這麼渲染上了她的眉眼,濃得醉人。

      「我此後一生只為你而舞。」她朱唇微啟,口中吐出的字句是萬分堅定。

      承諾方落下,原以為會是冬日暖陽那般和煦暖心,但卻見男子嘴唇一抿,竟是忽然別過眼,神情苦澀地望向一旁的風景,從遠處盼歸的楊堤柳觀至身邊迷情的紫藤花,他的眼神似尋找著什麼,也似感嘆著什麼。

      當她開始對於他的漫不經心感到委屈時,就見男子起身走了幾步,折下了一朵象牙色的花朵,朝她招了招手。

      她快步走至他面前,眼帶詢問。

      男子先是沉默地把花兒別在她的髮側,而後才低語道:

      「荼蘼花──象徵著韶華勝極……」他頓了頓,輕挑起她的下巴,倆人四目相對,她瞧見了他眸中流轉的光輝,「記住,當此花由白轉紅後,待我尋妳。」

      接著他傾身,將臉埋至她混著花香的頸邊,閉起眼,靜靜嗅著她獨有的清香,發出滿足的嘆息。

      陽光灑落,純白的瓣映著墨色的髮,這不搭調了兩色竟在他們靜謐的氛圍中變的無比合諧。

      時間就這麼候著、等到了夕陽落下、等過了漫天雪花,給了他們一段相愛的時間。

      接著,才無情地轉動起來。

      *    *    *

      「討伐妖女!討伐妖女!蠱惑君王者罪無可赦!」

      「處死!處死!處死!處死!」

      百姓瞅著一臉倦容的女子高聲呼喊,句句帶著濃濃地厭惡與殺意,彷彿除掉了這個女子天下便會太平般。

      此憤怒之舉印進眾臣的眼裡,引起紛紛議論,也印進了帝王的瞳眸,惹出縷縷沉慟。

      自古帝王總無情,應是以大局為重,他卻偏偏在最不對的時候動了心。

      她的純淨與深情是他從未在他人身上見過的,透過她的笑,他彷彿能找回當年隨心而為的自己,她隨風翩飛的身影彷彿白蓮般綻放於他心間,久久難以忘懷。在她眼中他不是君臨天下的王,而是一個專屬於她的有情郎。

      因此他不惜代價想與她廝守,他用即將燃盡的生命,激盪出無可救藥的瘋狂與熱情。

      要瘋,那便為她瘋個徹底。

      只是這位帝王,自以為能替她抵擋一切,不顧眾臣阻撓,如同最狠毒的暴君,摧毀會傷到她的所有事物,以鮮血建立出一方樂園,把她護於塵世之外,他道這國負了他、滿座奸臣也負了他,當他終得淪為祭奠那滲血寶座的一代螻蟻,那他為什麼不能在故事的最後奪回點什麼?一幅酒池肉林圖傳世也罷。

      那些自詡懂得帝王心的人也看不透他,他們只臆測著那女子誘人難耐,殊不知他將她的存在意義推展至無限大,彷彿一朵峭壁上絕處逢生的嬌花、詩人臨終前傾力所寫最後一首絕句、那三途河畔僅此一窺的歌舞,她投射了所有對末路無限地美好遐想。

      儘管夢想再如何絢爛,現實也總會無情而至。他剛愎自用的手段令得群眾揭竿而起,拿著火把闖進了人民口中萬惡的根源──琉璃宮,在他百般算計後的疲憊之下,奪走了他視若生命的寶物。

      帝王昏政,妖女蠱誘,棄嬪妃獨尊一后,費萬金建琉璃宮,夜夜把酒笙歌,數朝不早朝;萬里江山付水東流,錦繡前程盡毀一旦,社稷大亂,百姓何辜?

      一時間,市井上各種流言傳出,稟請處決妖女之聲逐日高漲,舉國一字蔽之──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