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3

      經過了漫長的一天,六點的下課鐘聲終於響起。

      收拾好書包之後,我快步走出教室,並掛上耳機開始播放Chainsmokers的新歌,腦中思考著等一下晚餐該吃什麼。

      「孫永婓。」

      在音樂的空隙間,我似乎聽見有人喊我的名字,腳步不自覺地加快。

      「孫永婓!」

      我感覺有人大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頭一看,映入眼簾的是周凡勳那張燦爛的笑臉。

      笑裡藏刀。

      「嗨,學長。」我拔掉耳機,並有點心虛地低下頭。

      「學妹,妳走這麼快是要上哪去啊?」他依舊笑著。

      「呃⋯⋯」

      「該不會是要趕著回家吧?」他假裝驚訝,「妳身為系學會的幹部,應該不會這麼不負責任,忘了每週一晚上六點要開會吧?」

      聽他這麼說,我不禁乾笑了幾聲,「怎麼可能,我這不是要往會議室去嗎?」

      「真巧,我也是,那一起走吧。」周凡勳笑眼瞇成了一條線,我則是小聲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跟著他走。看來晚餐必須延遲了。

      望著周凡勳那比我高一顆頭的背影,我不禁在心裡默默咒罵。走到一半,他忍不住笑出聲,「好啦,剛是鬧妳的,但是妳一直缺席會議真的不太OK。我人很好,但其他人可沒這麼nice,再這樣下去有些人會開始說閒話的。」

      聞言,我不禁嘆了一口氣,並埋怨地瞪了他一眼。

      因為我根本從頭到尾都不想加入啊!

      回想起大一的社團博覽會,我在路過經濟系系學會的攤位時,不小心和周凡勳對上眼,他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接著指著我問,「妳是老孫的女兒吧?我在他研究室看過妳的照片。」

      老孫,孫正德,我的父親大人,同時也是盛宇經濟系的教授。

      結果被他這麼一喊,其他的學長姐一窩蜂地圍住我,好奇地問東問西,然後在一群人的吹捧之下,我莫名其妙地加入了系學會。

      原本打算大一結束後退出,沒想到因為太多學長姐畢業,幹部人數不足,我便被周凡勳、也就是現任會長給強迫留下。

      「禮拜六的講座妳怎麼沒來?」

      「我回桃園找我媽,今天早上才回來的。」

      「喔,這麼突然?為什麼?」

      「我媽想我,叫我回去啊。」

      其實是因為我以為何岳這個禮拜會回去,為了想跟他見面才回家的,沒想到他最後一秒突然有工作所以沒有來成。

      「喔⋯⋯」周凡勳點頭,沒再多問。

      打開會議室的門,大家一看到我跟周凡勳一起出現,不禁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

      「呦,你把大小姐抓來了啊?」巧妍學姊率先出聲,並上前拍了拍周凡勳的肩,「不錯嘛,我們剛才還在討論說是不是要跟老孫報告,請他幫忙找人。」她說完,其他人不禁笑出聲。

      雖然楊巧妍表面上是在開玩笑,但語氣卻讓我覺得刺耳。

      由於我爸教的科目是財務經濟學,而他本身投資很多股票,所以偶爾會在上課時提到,許多人便誤以為我爸是股票大亨,並開玩笑叫我小姐。

      玩笑無傷大雅,只不過從楊巧妍口中說出來就多了一絲嘲諷意味。她似乎想要幫我塑造出一種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形象,這讓我不是很舒服。

      「⋯⋯」原本想回嘴,但我最後還是打消念頭。

      沈默,在這個場合,是最好的回應。

      楊巧妍是副會長,也是學姊,雖然不知道她對我的敵意是從哪裡來的,但我知道她這種女生是最惹不了的那型。

      「好了安靜,開會了。」周凡勳拿出筆電,並問道,「星期六的講座,各位覺得怎麼樣?」

      然而,全場卻一陣沈默,沒有人想回答。

      「怎麼了?」我壓低聲音,向我旁邊的陳詩芸問。

      「來的人數不到十個,演講者比聽眾還多,超尷尬的。」詩芸小小聲回。

      我跟詩芸在同一個時期加入系學會,並一起被分到活動組,再加上修的課很多相同,所以她算是我在系學會裡比較有交情的朋友。

      「沒去講座的人舉手。」楊巧妍問,大約有五個人慢慢將手舉起來,包括我,但她的視線卻只地停留在我身上。「孫永婓,妳為什麼沒去?」

      「我有事。」

      「什麼事?如果要缺席活動,最晚二十四個小時前要向我們通報。妳都加入一年多了,連最基本的規則都不知道嗎?」

      她越講越生氣,大家都不敢吭聲。

      「⋯⋯對不起。」

      「妳再——」

      原本她打算繼續罵下去,但周凡勳卻出聲阻止,「她有跟我說週末要回桃園所以不能來,是我忘了跟妳說。這是我的疏失,別氣了。」

      周凡勳摸了摸楊巧妍的頭,這是他的招牌動作。

      他對每個女生都很溫柔,這點跟何岳有些相似。

      楊巧妍被他這麼一對待,原本龐大的氣勢一下子被澆熄,瞬間變成了一隻小貓。

      「不過還是要再次提醒大家,身為幹部,出席活動是最基本的要求,除非你有特別的原因。」周凡勳朝我的方向看來,「說到活動,永婓跟詩芸,上個禮拜有提到要妳們辦一個系上的social,妳們有想到什麼點子嗎?」

      我看向詩芸,上禮拜會議我沒來,所以我不知道。

      「呃⋯⋯」她似乎也忘了這件事,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

      見狀,周凡勳嘆了一口氣,「下禮拜把活動流程交上來。」

      轉眼間,一個小時便過去,會議結束時,天也黑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隨便買了一個便當當做晚餐。一進到房間裡,我便像顆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攤在床上,並將臉埋入枕頭裡。

      「啊啊啊啊啊——」我忍不住將心裡的怨氣大聲發洩出來,「該死的系學會、該死的楊巧妍、該死的何岳,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

      一個人住的好處就是發瘋的時候沒人管妳。

      正當我情緒宣洩到一半時,放在旁邊的手機忽然發出叮的一聲。拿起來一看,我整個人瞬間從床上跳了起來。

      何岳:我這個禮拜會回家。

     

      僅僅是八個字,我就已經忘了上一秒是怎麼咒罵他的。

      何岳對我而言就是這樣,我永遠都沒有辦法真的討厭他。

      就算他讓我傷心難過,也一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