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題、質數與虛數 three

暖身結束後,高二的學長們帶著高一新進的學弟們做成一個大圈,彼此自我介紹之外,也稍微說明一下球隊的練習時間和菜單,我和江崇浩跟著成旭到他們那邊時,正巧聽到少驊問了這麼一句。

「陸禺啊,你為什麼都認識我們幾個啊?」

因為有點晚到所以還在暖身的小慎也一邊拉筋一邊附和少驊的問題,「對啊,就連小瀞學姊都認

識欸,你也太厲害了吧。」

尷尬的是當他說完小瀞學姊這個詞之後,我看見很多學弟們迷茫的眼神。

唉,這是屬於老人的悲傷……

「你怎麼知道他認識學姊?」

「我剛剛有看到他們和學長在外面聊天啊。」

話題回到了陸禺後,突然成為眾人焦點的他,整張臉瞬間刷紅,一下子結巴了起來,還莫名其妙

地朝場邊的我和江崇浩看了一眼,和我們不小心對視到以後才又怯怯的縮回視線盯著地板看。

「沒為什麼,我們之前有幾場比賽他都會來看,國一開始,最大心願就是進白桐籃球隊。」成旭

大喇喇地以陸禺旁邊那個位置為起點,穿越大圈的中心點之後,坐在了小慎的旁邊。

高二的球員們聽到成旭的說明後很有默契的對視一眼後,立即爆出了愉悅的笑聲,「原來是我們的粉絲啊!哎呀,早說早說嘛,沒想到竟然真的有為了進球隊考上白桐的人啊,我還以為當初只

有我這麼熱血勒!」

「欸,搞什麼!原來你也是為了球隊進來的喔?我還以為你是因為白桐離你家比較近勒!」

「開什麼玩笑,白桐球隊沒有我不行啊,我是受到召喚才來念的好嗎?哪像你打那麼久還一直被

吹走步。哈哈哈哈哈哈!」

少驊果然又把小恭給激怒了,兩個人瞬間互下一對一戰帖,惹的小慎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吵什麼卻

依然很想參一咖,晨濬則是選擇和小律一起默默遠離戰火,省的自己也莫名其妙被拉下去。

雖然不久前才和大家一起去了隊遊,不過在充滿複習考的高三生活裡,能夠看見大家這麼有活力的樣子真好。

趁著大家開始彼此認親的混亂時刻,我默默湊到我們最帥氣的裁判耳邊,偷偷問他為什麼會這麼

了解陸禺,沒想到他卻忽然換上痞痞的語氣回問我,「想知道?」

「想啊。」我乖乖的點頭,表示是真的好奇。

「那妳親我一下。」

他帶著很有魅力的笑容順勢把側臉湊近我,我看著他嘴角邊那可愛的酒窩,忽然覺得心臟跳的好

大聲。

似乎是發現我沒有回答,他乾脆把臉轉了過來,「不然妳讓我親一下。」

「現、現在?你神經嗎!」

正當我極度驚恐於這個發春期的小夥子臉皮到底有多厚時,從剛才就被眾人遺忘的陸禺突然就站

在了我的面前。

「蓉、蓉瀞學姊!」

我瞬間被嚇了好大一跳,急忙暗地裡推開刻意黏上我的姚成旭,若無其事的扯了個笑臉。

完了完了完了,剛剛的對話被聽見了嗎?不會吧,我們剛剛很小聲啊!

但就算被聽見好像也不會怎樣,我們是情侶啊,球隊的人不是早就知道了嗎?不對不對,可是現

在成旭是隊長,如果新進的學弟知道了我們在一起,我以後還有什麼立場來看他們練習啊,他們

一定會覺得這學姊很煩很黏人吧!

不行啊,我不要變成那樣!看他們打球是我高三僅存的紓壓管道啊!

「怎、怎麼了嗎?」

該死,葉蓉瀞妳的聲音要不要這麼緊張啊,還結巴?冷靜點好嗎冷靜!

幸好其他人各自開著小視窗在閒聊,沒有人注意到我和陸禺這邊的對話。

「學姊我、我……」

「嗶--」

就在陸禺紅著臉結巴的我了半天我不出個什麼東西的時候,成旭突然吹了聲哨子,似乎有些刻意

地看向了我和陸禺這邊,像是在阻止他和我的對話,很有隊長架式的朝陸禺說,「好了,準備開

始。」

一聽見隊長下的聖旨,陸禺連忙起身,小跑步到球場上預備。

趁著他還聽得到的距離,我朝陸禺喊了聲「比賽加油」,他有些驚喜的回過頭朝我比了個ok的

手勢,那個笑容好年輕,真羨慕。

不知道什麼時候,整個場邊已經為了滿山滿海的人,小琦和江崇浩坐在紀錄台旁邊,向我招著

手。

仔細一看,幾個和我同屆的退休球員也坐在江崇浩旁邊的位置上。

那是……老人的貴賓席嗎……

雖然我從剛踏進球館就一直發出老人的感慨,但是大家真的好久沒見了,這次有這麼多人回來真

是太好了。

壓抑不住嘴邊的笑意,正要迫不急待地和他們會合時,成旭正從場邊迎面向我走來,我才打算和

他說聲加油,他卻在經過我旁邊的時候伸手摟了一下我的腰,雖然看起來我們只是擦身而過,但

是他卻在我耳邊說了一句,「在自己男友面前幫別人加油?」

「你又沒比賽,為什麼不行?」我覺得莫名其妙。

「就是不行,妳只能幫我加油。」

似乎是沒想到我會這樣回答,他竟然順著衣襬把手伸進了我制服裡!

這裁判違規!快點叫他下場!

「姚成旭!」

我試著想要掙脫他,沒想到他卻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讓我無法動彈。

比賽都要開始了,他一個裁判到底在幹嘛?

正要發怒,他忽然就說了這麼一句--

「真想在球場吃掉妳。」

一聽完這句話,我便立刻推開他,感覺全身上下的熱氣都往臉上湧,我瞪向他,卻看見他一邊跑

向球場一邊朝我回眸一笑。

該死,這傢伙大白天說什麼鬼話,害我腦細胞不知道死了幾個。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坐在老人席上看著他們在場上為了追逐一顆球而賣力奔跑的樣子,我瞬間就

想起了之前的許多回憶。

想當初,我跟這些人根本就是毫無關係的陌生人,直到那個江崇浩拉著我鬼吼鬼叫又哀求我答應

當球隊幫傭的夜晚之後,我的世界好像開始變得越來越不一樣。

我從一個單純等著姚成旭練完球放學一起走回家的局外人,逐漸變成了小慎和球隊吵架的和事

佬、少驊和小恭口中蓉瀞學姊、江崇浩眼裡最不會做家事的人類……再到後來,和他們一起參與了

大大小小的比賽,有輸有贏,有哭也有笑。

而他們呢?

從來不曾交集過的一群人,只因為有著共同的信念,共同的喜好,於是陪伴著彼此經歷了一次又

一次的練球,一場又一場的比賽。在球場上奔跑的步伐、揮灑過的汗水、不甘心而留下的眼淚、

每個人身上大大小小的新傷舊傷……

我側過頭,看著身邊那些已經退休的同屆和學長們,他們曾經也是球場上眾人矚目的光,也有著

這樣執著專注的眼神,有著不到最後一秒決不放棄一顆球的堅持。而現在,他們成為了別人口中

的OB,成為學弟們內心崇拜的存在,成為觀眾席上最能感同身受的一群人。

如果不是親眼見過他們的蛻變,我也難以相信這群平時幼稚到不行的男孩們,對於自己所喜愛的

事物也能夠有著如此虔誠的眼神。

而球場上的他們,也不再是那群基礎不熟練、默契不佳又常互相責怪的學弟,而是,已經能夠獨

當一面的學長了。

我看了看球場上的少驊、小恭、小慎,默契十足的傳球、準度驚人的遠投、幾乎不出任何差錯的

上籃,突然想起了身邊這群OB們打球的畫面。

今天有回來,真是太好了。

「欸,姓江的。」

「不客氣。」

他竟然知道我想講什麼!這心電感應也太噁了吧?

「你……」

「借我後天的英文作業就好。」

這傢伙……

可以不要那麼愛打斷我說話嗎!

我壞壞的笑了笑,故作妥協的說,「那你得背完第一冊的單字。」

「怎麼可能!我是誰啊拜託!」原本還一副很從容的前隊長大人突然表現的很激動。

就是因為你是江崇浩我才只說第一冊啊……

而且那句話應該是用在自我膨脹的時候吧,怎麼會用來自我吐槽?

這人是有沒有這麼瞧不起自己啊……

練習賽結束後,雖然已經宣布了可以解散,時間也已經七點多了,但卻還是有不少學弟留下來詢

問事情,甚至,連一群學妹都還窩在球館裡不肯走。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小瀞妳不走嗎?」從剛剛就一直和我一起坐在老人席的小琦已經拍拍屁股準備走人,卻看見我

意猶未盡的坐在地板上,一動不動,便低下身推了推我的肩膀。

我抱著自己的膝蓋,身體順著小琦推的方向晃了晃,眼神卻依然堅持著什麼似的盯著球場,不願

起身,「小琦,妳不覺得,剛剛那場比賽,其實才是暖身嗎?」

聽完我的這句話,她很沒誠意的哦了一聲,順著我的眼神看著已經結束比賽的球場,卻也似乎發

現有些不對勁。

她沒回答,似乎也在思考著眾人仍不散場的原因,我於是接著說,「總覺得剛才的小慎和少驊他

們,沒有使出全力來打啊。甚至連在旁邊看著的那群學妹,一直到現在,也都沒有發花癡,反而

是安安靜靜的待在角落裡滑手機。那她們來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啊?」

這時,已經和學弟抬槓過一輪的江崇浩走了回來,拎起不知道什麼時候掛著脖子上的那條吹哨在

我和尚允琦的眼前晃了晃,「那當然是示範賽嘍!」

「示範賽!」

我和小琦一聽見關鍵的三個字,立刻興奮的看著對方尖叫。

因為這代表--姚成旭要上場打球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