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壹、蒲月(4)

      「掌門師兄為了救我,摔下山谷,歿了。」霍征鴻面色沉痛地宣布。

      步長雪臉色唰地一白,不敢置信。「怎麼可能……師、師父武功高強,怎麼可能!」

      「那山谷的高度,就是武功再高強、輕功再了得,摔下去了也是難逃生天……」

      「我們有試著繞下山谷,看看能不能找到掌門,可那山谷太陡,連下到谷底的路都沒有……」

      兩名師叔也神色悲痛地說道,一廳子的弟子們都不敢相信這突來的噩耗。

      在眾人心中最是高深莫測的掌門人,竟一夕之間歿了?

      「都怪我大意……竟被狡詐的山賊引誘到絕崖邊……」霍征鴻懊悔地用力槌著椅子扶手。

      「師父,這也是意外,您別太自責了……」慕容殊想安慰自個兒師父,卻又不免顧忌地望了步長雪一眼。

      只見她咬牙強抑著悲傷,瘦弱的雙肩止不住地顫抖著。

      「意外?」步長雪聽見慕容殊這番話,不以為然地抬起濕紅的雙眼,瞪著霍征鴻,「真的是意外嗎?你其實……一直不希望我師父去參加天下劍試吧?」

      她曾經偷偷聽見霍征鴻與師父私下的爭論,聽得雖不是太清楚、也不懂爭論的緣由,但她知道霍征鴻反對盛無缺出賽天下劍試。

      有什麼好反對的?師父武藝那麼高強,派中眾人都看在眼裡,南槐派不由他代表出戰,還能由誰?

      當初,步長雪不懂霍征鴻為何要反對,如今,她好像猜到了原因。

      「妳妳妳……胡說些什麼!」霍征鴻還未開口,一個師叔臉色大變地喝斥她。大抵也是猜到了她這番話所指涉的意涵。

      「掌門人遭逢不測,眾人都很悲傷,妳乃掌門親收弟子,難過也是當然,但怎能含血噴人?!霍師兄向來一心為南槐派,怎麼可能反對掌門參與天下劍試、為南槐派博得劍道最高名譽?」另一名師叔亦斥責了她此際不妥的發言。

      霍征鴻聽見這番話,沉痛的表情一轉愕然,未料到步長雪竟會如此指責他。可他也看見兩名師弟雖替他幫腔,卻悄悄向他投來不解的眼神。

      掌門人之所以身為掌門,自然是武功造詣最高,雖說霍征鴻的實力也是門派中數一數二,但他對南槐派的勞心戮力,眾人都是看在眼裡的。反而是掌門盛無缺,總是一心於自身劍法鑽研,頗有幾分獨善其身的姿態,對於南槐派的管理,反倒不如霍征鴻這般出力。

      難道……霍師兄是因此心有不平?

      霍征鴻兩位師弟一時間還真的有了這念頭,但仍不願相信。

      「是我親耳聽到的,你私下來找我師父,要他不要參加劍試。」然而步長雪口吻篤然,竟教廳內眾人一時不知如何開口替霍征鴻解釋。

      「若我師父真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慕容殊是唯一沒有動搖的那人,他相信自己的師父,但這一廳中多是自己師輩,他不欲僭越發言,所以這話是對著步長雪說的,卻又不直面否認步長雪所言。他不是非黑即白的人,不是為了相信師父所言,就必須否定步長雪所看見的真相。

      察覺眾人們眼神中的不解,霍征鴻長出口氣,沉澱了心緒,才緩緩開口:「沒錯……我確實曾找上盛師兄,請他不要參與劍試。」

      可他一開口說的,不是消弭眾人心中疑惑的答案,反而更坐實他們心中的疑問。

      「師兄,你為何要……」霍征鴻的師弟焦急地追問,希望霍征鴻能給出一個答案,讓他們明白,他這麼做必定是有不得不為的理由。

      他們渴望相信霍征鴻,但追問理由此舉,讓他們看來反倒不如慕容殊對霍征鴻那麼堅信不移。

      十幾雙眼落在霍征鴻身上,但他卻只是轉過頭,淡嘆一聲。

      「原因,恕我不能說明。」

      聽見這回答,眾人面面相覷,一臉茫然,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看著霍征鴻而眼神仍然堅定的只有二人,一是慕容殊,他一派自然,打從心底不相信自己的師父當真與掌門人的死有關。

      一是步長雪,她憋紅的雙眼裡蘊著憤怒,她環視著廳內眾人的表情,雖然他們對霍征鴻疑惑了,可未必就代表相信了她的話,她知道霍征鴻素來在派內的名望,不是自己一個初入門一兩年的低階弟子可以動搖的。

      她也沒想著說服眾人,但兩人那日的爭執,她敢保證確有其事,甚至就在流寇襲擊山村的消息傳來前幾日而已,接著盛無缺親自帶人下山剿寇,怎麼就突然身故了,還是為了救霍征鴻……

      巧合得教她難以相信,霍征鴻真的與此事毫無干係。

      但霍征鴻並未面對她質疑憤恨的目光,只是無奈且沉痛地逕自宣布:

      「掌門人意外身故,是南槐派最大的悲痛,雖然沒能尋回屍身,但掌門葬儀之事,絕對不可有絲毫怠慢,弟子們傳令下去準備,七日後為掌門舉行隆重葬禮,另外,南槐派內即日起齋戒一個月,為掌門人祈求冥福。此次前去剿寇的眾人一路上都累了,都先回房好好歇息吧。」

      眾人在霍征鴻的示意下散了,離開大廳之際臉上仍有著不敢置信。

      但霍征鴻沒再理會,難掩面色憔悴地在慕容殊的陪伴下先行回房。

      只有步長雪,愣愣地站在漸漸空無一人的大廳裡,有幾個捨不得她的師叔們在離開之前過來安慰了她幾句,她聽了、卻聽不大進去,只是憤怒地看著最後一個離去的霍征鴻走遠。

      她才趴在地上哭了起來。懷中,還揣著那本師父離去前留給她的劍譜。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