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靈魂

    翌日早晨,秋風溫柔的像是蠶絲般撫上臉頰,細吻著夏語天的五官,深吸口氣,一種自身在花園的香氣竄入鼻腔,各個器官隨著薰香跳動,像是會淨化身心靈般,連心跳都變得沉穩,是媽媽在陽台種的薰衣草。

    不對,現在不是享受花香的時候。

    昨天甜美的轉學生遇上變態癡漢這件事已經登上學校的粉絲專業,但大家卻不把重點放在那裡。

    而是這個旋風轉學生居然是校草羅宇徹的妹妹!

    「你這個臭小鬼居然敢招惹我妹?」

    呃啊啊啊啊啊—

    這個癡漢像媒體般把事情無限誇大,有八成是以報復心態來亂,而羅宇徹那句「以後再敢巴著她不放,我絕對讓你的名字紅遍整個學校」的宣示主權,那霸氣的程度讓粉絲又多了不少,更別說是那誇張的『妹控』兩個字是怎麼來的了。

    她還是第一次知道八卦的傳播速度比光速還快!夏語天崩潰的抱頭蹲下,嘴裡發出無限哀號。

    「喂。」羅宇徹無奈的靠在夏語天的房門邊,雙手抱胸,食指叩叩門板,還翻了個白眼,「妳蹲在那裡是在大便喔?公車要來了,快走。」

    每次夏語天只要被男生追求一次,羅宇徹絕對會發出無限「兄」愛...應該說是變得更煩人,總之,他要求夏語天放學不能亂跑,一定要等他一起回家。

    「上學也要一起?」夏語天睜開水汪汪的大眼,眨巴眨巴的都要滴出水來,哀怨地說,「大哥,你能不能多為我想想?」

    光想到整天要應付那些花癡的視線,她就忍不住連打了好幾個哆嗦。

    「是要想什麼?走啦。」他一把將她跩起,毫不溫柔。

    一下樓,程子軒看著一同走來的兄妹倆,羅宇徹還勾著夏語天的脖子,看夏語天一臉面癱,嘴角忍不住抽了幾下。

    「嗨,學弟,」羅宇徹放開夏語天,朝程子軒踏出一步,誘惑的抬起他的下巴,雙眸危險的瞇起,「不是跟我說要好好照顧她?她昨天發生什麼事你應該清楚的很,你說說,這是誰害的?」

    「我要補習啊,我有什麼辦法?」程子軒紅著臉揮開羅宇徹的手,「你不是擺平了嗎?幹麼還來找我?」

    「當然是擺平了才來找你,要是擺不平,你今天就不會待在這兒了。」羅宇徹陰險的朝他一笑。

    「給我閉嘴,大哥。」夏語天一眼死魚,做出投降的手勢,「你在不在意別人眼光是你的事,所以算我求你,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就別來找我,拜託了。」

   

    「夏語天,妳給我過來!」一進教室,韓舒紜就盛氣凌人出場,像刁小雞那樣抓著夏語天的衣服走到教室角落。

    該來的還是要來。

    唉。

    完全失去希望的夏語天雙眼無神的看著韓舒紜,無力地甩開她的手,「幹麼啦?」

    「昨天問妳宇徹學長是不是妳哥哥,妳為什麼不要承認呢?」溫詠瀅噘起嘴,無辜的問。

    「必不得已的啊!」她崩潰。

    想到剛剛進校門時,那些像紅外線一樣的目光像是想把她的身體穿出一個大洞,這些就算了,那個自以為是的男人還很享受,最後居然還搭住她的肩膀,讓每個女生的眼睛都要著火了。

    「妳以為我想呀?成天應付像妳這樣的花癡就很累人了,而且都要拖我送什麼情書、巧克力啊,妳們以為每天都是情人節啊?」從國中就是這樣,不知情的人以為她會安分地當信鴿,事實上那些巧克力都進了她的肚子裡。

      「妳怎麼說她是花癡勒?她可是羅宇徹的鐵粉,從國中就暗戀他到現在了。」韓舒紜沒好氣地看了溫詠瀅一眼。

    嘩,還真的是要給她拍拍手,能不能換個說法,每個人都這樣說啊!

    「就算妳上輩子就暗戀他,我也不會當妳的媒人!」她爽快地拒絕,完全不給人台階下。

    「妳怎麼這樣!」溫詠瀅扁起小嘴,好可憐地望著夏語天,「我從國一就喜歡他了,如今...我都還沒跟他講過一句話...」

    媽呀,居然還講到哽咽,有沒有這麼誇張啦!

    「齁,好啦,我幫妳問問看啦!」夏語天明知道一答應就沒完沒了,但她還是心軟了。

    「耶!語天最好了,我最愛妳了!」溫詠瀅馬上收起悲傷,抱著夏語天想親上她的臉頰,「話說,你們為什麼不同姓呀?」

    「噢,因為一個從父姓一個從母姓呀,很難猜的到嗎?」居然連這個都要問。

    「唉唷,好好喔,我也好想要當宇徹學長的妹妹,整天跟他生活在一起,好幸福呀!」溫詠瀅捧著雙頰,眼睛像是冒出無數愛心般,「妳有和他睡覺過嗎?洗澡呢?」

    「小時候難免都會...」

    「啊啊!」溫詠瀅興奮的尖叫,「太令人羨慕了啦!那他身材好嗎?好嗎?」

    「每天都往健身房跑,也沒看過他有什麼進展啊...」誰想看他露身材啊。

    「好忌妒啦!身在那個家庭好幸福呀!還可以長的那麼漂亮...」溫詠瀅摸摸她的臉頰。

      韓舒紜看著擁抱在一起的兩人,忍不住也勾起唇角,夏語天看著韓舒紜的微笑,不知不覺有些呆了。

    「舒紜,」夏語天莫名緊張,嚴肅地說,「妳會唱歌嗎?」

    「唱歌?」韓舒紜不明白她為什麼沒頭沒尾地冒出一句,但還是認真回答,「會唱啊,可是五音不全就是。」

    「喂,辛巴,外找。」程子軒突然拍拍她的肩膀,用拇指比比窗外,然後低語,「妳怎麼搞的?羅宇徹一個還不夠嗎?現在連東翊翔都搭上了是怎樣?」

    東翊翔?

    夏語天望了一眼門外,東翊翔拿著一杯飲料,微笑著朝她招手。

    她狐疑,「什麼鬼?我跟他又不熟。」

    「語天,他找妳做什麼啊?」韓舒紜拉住夏語天的袖子,疑惑的問。

    「天知道?」她兩手一攤。

    一出教室,東翊翔側身靠著牆,毫不掩飾的上下打量著她,她也反射性的抬頭看了眼東翊翔,他估計有一百七十五以上,膚色不算太黑,但也不是很白,是美麗的古銅色;左耳上釘了一個耳釘,細長的眼角微微下垂,加上雙眼下的臥蠶,看起來有些無辜。

    她被看得像身上爬滿無數隻螞蟻,於是先行開口,「學長,有什麼事嗎?」有屁快放,我快被大家的視線淹沒了!

    「沒什麼事,只是妳哥叫我幫忙跑腿,」東翊翔朝她淘氣的眨眼,長手朝她一伸,「聽說妳生理期,羅宇徹要我買一杯熱可可給妳。」

    一抹不自然的紅暈緩緩爬上夏語天的臉,她臉紅的像是煮熟的蝦子,尷尬的接過杯子。

    呃啊啊!羅宇徹是怎麼知道她生理期啦?而且是關他什麼事啦!?難怪會被叫妹控!

    「幹麼叫學長送啦?他是自己沒手沒腳喔?」忘記東翊翔在場,夏語天用力翻了一個白眼,隨後發現學長在盯著自己看,又搔搔頭乾笑。

    「聽說妳叫他不要來找妳。」東翊翔好笑的看著她。

    齁!幹麼跟別人講啦!而且換一個更帥的來是有比較好嗎?看戲的人更多了啦!

    「呃,謝謝學長,沒事的話小女子先離開了。」她抱著身體慢慢往後退。

    「有事啊,怎麼沒事呢?」東翊翔毫無預警的朝她跨出一步,雙手突然還抵在她的左右邊,「是說,上次妳那麼凶狠的罵我,今天怎麼變的畏畏縮縮的?」

    啊啊啊啊啊——是壁咚!學長的臉好近好近,連鼻子都要碰到了啦!

    夏語天的腦袋熱烘烘的,像是在大太陽下烤了一天,昏昏頓頓的,完全沒有認真在聽東翊翔的話。

    「學、學長,要講話拜託後退一點好不好?」夏語天嚇得緊閉雙眼,伸出雙手想推開他。

    「嗯?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啊,為什麼?」東翊翔瞇起眼衝著她一笑,電的她心花怒放。

    天啊,怎麼會有人長的那麼帥啊!那個睫毛長的超不科學,還有那宛如嬰兒般平滑的皮膚,看起來好好摸…

    這還是她第一次感受到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真正道理。

    「為什麼...為什麼...」原因是,因為你太帥。但這種花癡如他的話她絕對不會說出口,所以她說,「因為、因為我有口臭啦!你離我遠點,小心被我醺死啦!」

    「噗。」

    東翊翔突然抱著肚子大笑,不誇張,笑到流眼淚那種。

    「笑什麼啦?」

    「語天,妳真的是很可愛耶!」

    怦咚。

    才第一次對話,他居然就叫她語天!而且還說她很可愛!

    感覺的鼻梁流出一股腥甜,她捏著鼻子蹲下腰離開東翊翔的束縛,迅速逃進教室,決定離那個讓她快得心臟病的雄性生物越遠越好!

    「...真有趣。」東翊翔收回撐在牆上的手,看著夏語天手忙腳亂的樣子,涵義不明的勾起唇角,心情很好似的,手插口袋的離開了走廊。

☔️

    過了一個禮拜,大家漸漸收起放完暑假煩躁的心,慢慢步入軌道。

    「二年K班夏語天同學,現在請立刻前往輔導室繳交社團申請單,如在午休之前仍未繳交,視同放棄社團選修資格。再重複一次,二年K班...」

      午餐時間,當夏語天好不容易盛到飯,正要大快朵頤時,一到低沉的嗓音透過廣播系統傳遍學校,那帶著電磁波的嗓音令她寒毛一豎。

    「范紹寧的聲音。」東翊翔挖了口飯,優雅的含住湯匙。

    「倒胃口的傢伙。」夏語天聞言後放下湯匙,還翻了個白眼,   「什麼社團申請啦?晚幾天再交不行喔?」

    「妳不想參加社團嗎?」溫詠瀅咬著筷子問。

    「想呀,可是有好幾個社團耶,誰知道要選哪個?」

    「不然來籃球社啊。」羅宇徹表示,還順手夾走了夏語天的魚排。

    夏語天手一伸,將羅宇徹剛要入口的魚排夾回來,「我才不想跟你同個社團咧!」

    拜託,上下課時已經被羅宇徹限制了,社團這個唯一的自由時間她不可能在去自找麻煩!

    而且現在連午休時間也被強迫要一起吃飯,原本夏語天還考慮自己帶便當在教室吃,但又在溫詠瀅的眼神壓力下打消了念頭,所以現在就變成了七個人一起吃飯的局面。

      想到這裡,夏語天就氣得用力踩了一下羅宇徹皮鞋。

      由於皮鞋很厚,所以並沒有實際踩到他的腳,但羅宇徹還是誇張的哇啦哇啦哀叫,「痛死了啦,我需要療傷。」說完就和一群男生走了。

      「不跟嗎?」程子軒斜眼看著無動於衷的東翊翔,而後者只是聳肩。

      程子軒也沒再理他,回去剛才的話題,「說到籃球社,不是只有男生才能參加?」

      「想到這個我就氣,為什麼要性別歧視啊?誰說女生籃球就打得不好呢?我國中還是校隊欸!」韓舒紜用力咬了一口丸子,忿忿地說自己就是因為性別才被刷下來。

      「所以妳現在是什麼社團?」夏語天好奇的問。

      「啦啦隊。」

      「噗——」夏語天忍不住噴出滿口飯粒。

      天啊,是韓舒紜耶,一想到她豪爽的個性要搭上蓬蓬裙和彩球,夏語天就笑到不能自我!

      「語天妳好髒!」溫詠瀅一臉嫌棄的看著她噴出的狼藉,「妳以為啦啦隊只是加油而已嗎?學校的啦啦隊進去還要看成績,只要考試達不到一定的分數就會被退社。」

      「為什麼要看成績呀?」夏語天不解。

      「因為要跟著籃球社參加很多比賽,而且高三以後還不能主動說要退社,所以如果影響到成績就會被退。像我就是因為上次考試退步才被退團。」溫詠瀅哀聲表示。

      「那妳現在又是什麼社呢?」

      「空手道。」

      「咳...」

    夏語天忍不住要懷疑她們兩個女生是不是有病了,柔弱的溫詠瀅參加空手道是怎樣?

    東翊翔撐著臉,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所以說,妳要不要來啦啦隊呢?依妳的條件應該能待到畢業。」

      「什麼條件?」她愣愣反問。

      「成績呀,加上妳外表可愛的優勢。」東翊翔朝她露出一口白齒,燦爛的笑。

        妖孽啊啊啊,心中的小鹿撞的她胸口好痛!

      「對呀,語天,而且啦啦隊可是學校最有人氣的社團,每天都可以見到顏值和身材一等一的帥哥,多好!」韓舒紜興奮的說服。

      「是喔...」夏語天將耳後的髮尾放下來,遮住燒紅的臉頰。

      「而且比賽很多,得獎還能記功,有時候還可以用練習的名義光明正大的翹課。」程子軒也附和。

      東翊翔霸氣的補上最後一句,還微微張開雙臂,「是啊,學妹,來吧。」

      那模樣像是在說:來吧,快點來我的懷抱吧!

      討厭,學長幹麼一直對她放電啦!而且還一直對她笑!

        「那就去啦啦隊吧。」夏語天兩手一攤,唇角一抽,決定忽視東翊翔,專心思考社團的事。

        反正她也沒有特別想參加什麼社團,而啦啦隊的福利似乎挺好的,還有認識的人,況且東翊翔也是籃球社的...

      等等,她幹麼想到他?夏語天用力搖頭,想甩掉這個莫名其妙的想法。

        「學妹,快打鐘了,快去交單子吧。」東翊翔突然叮嚀。

        「啊,好。」

        程子軒聞言後迅速站起,「辛巴,我陪妳吧。」

        不等夏語天回答,韓舒紜搶先說,「還是我跟妳去吧。」

      「嗯!」

        學生餐廳因為太混亂,所以夏語天才沒發現韓舒紜臉上有異。

        離開學餐,韓舒紜若有所思地看著地板,不自然的喚道,「語天。」

      「嗯?」

      「妳跟子軒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她沒去細想韓舒紜這句話的涵義,只是低頭認真的想了一陣,回答,「嗯...我也不知道耶,自從有記憶以後就認識啦。」

      聽了夏語天的回答,韓舒紜有些不悅,但她並沒有表現在臉上,表情慢慢變得漠然,「那妳跟他感情應該很不錯囉?」

      夏語天並沒有思考太久,毫不猶豫的點頭,「那當然啦,我們倆比家人還親,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在一起,連羅宇徹都不見得比他還了解我呢。」

        「啊...是這樣嗎...」韓舒紜假裝心不在焉的回應。

        「喂,辛巴,」程子軒突然從樓梯間探出頭,朝夏語天擠眉弄眼,「宇徹哥好像也要去輔導室,妳快點交完然後逃吧。」

        「好喔,感謝通知。」夏語天朝他俐落的行了禮。

        看兩人親暱無比的互動,韓舒紜只是垂下眼,沒有其他動作。

        「為什麼叫辛巴?」等程子軒離開,韓舒紜又問。

        「喔,因為他一直說我的頭髮很像獅子的鬃毛什麼的...」夏語天捏起一小搓自己微棕的髮尾,瞇起雙眼沉浸在回憶裡,「唉呀,說到辛巴,這個綽號也很久了,應該有十年了耶...」

        聽到這裡,韓舒紜低下臉緊咬著唇,任憑長髮散落而遮住自己,有意無意地隱藏了那嫉妒無比的神情。

        「呀,到了。」夏語天正要推開門的同時,鐘聲倏然響起,「打鐘了耶,妳要不要先回去呀?」

        「喔、喔好。」

        「掰啦。」夏語天朝韓舒紜揮揮手,隨後開了輔導室的門,發現裡頭沒半個老師,只看見某個觸霉頭的傢伙,便停頓了一下才踏進輔導室,「報告,我是來交...」  

        「太慢了。」一陣冷冷的嗓音打斷她的話,男生不耐煩地用原子筆敲敲桌子,「廣播應該說得很清楚,午休後交就不收。」

      臭龜毛男!

      夏語天往范紹寧看不見的方向大翻白眼,接著轉回身子,好聲好氣道,「噢,學長,上課鐘響才響完沒一分鐘...不對,連三十秒都不到耶,應該來的及吧?」

      「妳遲交是事實,不收。」范紹寧翹著腳,淡漠的回應帶著一絲堅決。

      這男人!是在吹毛求疵什麼啊!要不是沒參加社團就沒分數,她才不會來找他!

      「齁,收這個的不是社團組的事嗎?」夏語天不屑的白眼都要翻到後腦勺,努努嘴,「社團主任勒?」

      「這裡只有我。」某個討人厭的聲音打破她最後一絲希望。

      認了認了!夏語天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她搓搓雙手,必不得已才軟下聲,「學長,拜託嘛,那你就破例一下你那該死的原則,幫助一下小女子通融一下好嗎?喔?不然我放學請你喝五十嵐嘛~」那「該死」兩個字她說的咬牙切齒。

      「不用了,反正這單子原本就是放學前再交就行。」突然,東翊翔從她身後冒出。

      「媽啊!」她嚇得直直撞上後方的櫃子,櫃子上的書本和文件搖搖晃晃地掉了下來,「翊翔學長你怎麼在這裡?」

      「拿輔導日誌。」他微笑的拿起被她撞掉的輔導日誌,幽幽的說,「反正學校也是放學後才會處理社團的事情,范少你幹麼那麼堅持?」

      他嘖了聲,「下午社課就會用到。」語畢,輔導老師剛好也回來了,范紹寧朝老師禮貌的點了個頭,便匆匆離開。  

   「根本就是在刁難我。」夏語天咕噥,突然感到不對勁,「不對啊,要是學長早就知道放學前再交就好,幹麼不早點說啦?」

      東翊翔沒有回應,只是朝她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後,轉身離開了輔導室。

      下午是連續兩節的社團課。

      講到社團課,個個少男少女們加快了收拾的動作,像是要搶頭香一般,迅速往社團教室移動。

      學校的社團課種類繁多,學生也多,不管冷門的木箱鼓、天文社,還是熱門的籃球、啦啦隊,社團教室總是擠滿了人。

      說到學校的籃球社,每次比賽若是第二沒人敢稱第一,為了維持這等事蹟,學校還特地蓋了籃球館,也總會無條件開放籃球社學生隨意進出館內,以方便練習。

      而啦啦隊的素質和籃球社相比,也許比較沒有那麼光彩,但和一般學校相比毫不遜色,總是會抱回大大小小的獎項。

      但這都不是啦啦隊熱門的原因。

      原因無他,因為三個校草都聚集在籃球社,以和籃球社員同進同出的啦啦隊員來說,完全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啊!

      「那我先走囉。」夏語天背起書包,朝韓舒紜和溫詠瀅隨意揮了一下手。

      「嗯,祝妳選的上啦啦隊員!」兩個女孩握緊拳頭,朝夏語天做出一個加油手勢,「Fighting!」

        啦啦隊除了重視成績以外,最主要的不外乎還是柔軟度、體力、韻律感和肌肉放鬆等,連肺活量都是一個重要的環節,畢竟啦啦隊不單單只是加油,還結合了舞蹈、加油歌、無麥克風加持的吶喊聲,必要時還會去請教旗隊,在加油時穿插旗舞表演。

        而徵選對於國小時學過舞蹈的夏語天,根本是一塊小蛋糕。

      「辛巴,要走了啊?」程子軒一看見夏語天匆匆忙忙的模樣,便壞壞的擋在她面前。

      「讓讓,大哥,徵選要開始了。」夏語天嫌擋路的朝程子軒擺擺手。

      「我可以去看妳徵選嗎?」程子軒一副只想看好戲的樣子,惹來夏語天的白眼。

      「你去吃屎好了!」她朝他很沒氣質的吐舌,繞過他想離開。

      程子軒輕笑一聲,朝她的背影大喊,「祝妳順利,加油啦。」

      夏語天沒有回頭,也沒回應,只是舉起手比一個讚,朝他晃了晃,表示沒問題。

      走沒五分鐘,一看到籃球館,夏語天忍不住驚呼。

      好大!圓頂式的籃球館就像是外面給人比賽用的一樣,估計有三、四層樓高。

      一打開門,一陣冷風從縫隙中跑出來拍打在她的臉上,讓她忍不住連打了幾個鼻涕,莫大的體育館沒有半個人,也沒開半盞燈,令她不禁吞了口口水。

      嗚嗚,好黑啊!拜託誰來陪她一下,誰都好!

      老天爺像是聽到她的請求般,派了一個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現在門口。

      「別擋路。」

      「哇啊!」被范紹寧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夏語天往後跳了幾步,驚恐的望著他,「進來怎麼不敲門啦!嚇死人!」

      「敲什麼門,這裡又不是妳開的。」

      「話說這節不是新生徵選嗎?其他人都待在教室欸。」夏語天皺著眉,一陣懊惱。

      「我是副社長。」他語調毫無起伏的回。

      「你?真假?」夏語天驚訝到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天啊,籃球社副社長欸!在學校最有地位的就是籃球社長,而副社長居然被這個討厭鬼輕鬆拿下!

      「我還以為你是只會念書的斯文敗類耶!副社長!哇唔,世界真是無奇不有。」夏語天表面像是在褒獎他,時則是在說他不夠格。

      「妳好意思說我是斯文敗類?」他瞇起眼,冷到刺骨的聲音狠狠鑽入她的耳裡,不禁讓她打了個寒顫。

      「呃,不是啦,我只是在稱讚學長又會玩又會唸書...」夏語天連忙澄清,慎機轉了個話題,「那社長是誰?」

      「東翊翔。」

      嘖,這種好康都被那些人生勝利組拿下就好了啊,真是不公平。

      夏語天隨後替自己的哥哥感到丟臉,一樣都是風雲人物,其他兩個學長事業做的那麼大,羅宇徹還一副自以為厲害的樣子,在家就只會玩電動!

      「妳為什麼會想來?」范紹寧突然沒頭沒尾的冒出一句,見夏語天一臉疑惑,他又說,「為什麼想來啦啦隊?平常都已經夠好動了,是精力太多沒地方發洩?」

      「什麼東西啦,才不是勒。」夏語天抽抽唇角,忍住白他一眼的衝動,「因為可以不用參加朝會呀,而且舒紜也在,有認識的人都會比較放心,不過最主要是因為翊翔學長在籃球社...」講到這裡,她倏然閉嘴。

      完蛋了,講的太順口居然連東翊翔都講了啦!

      看范紹寧的臉連抽的沒抽一下,是不是沒聽到啊?拜託沒聽見啊啊!

        「妳喜歡東翊翔?」

        死了,被聽到了。

        「也、也沒有啦,就覺得他為人很親切而已,然後一直想到他,知道他是籃球社長還覺得很驕傲...」她抿抿唇,吁了一口長長的氣,「...應該算是有好感吧。」

        有沒有那麼快啊,程子軒才剛交女朋友耶,夏語天。

        那麼見異思遷是不行的啦!

        「欸,學長,你可不能和翊翔學長說喔。」她突然的想到根本問題,舉起食指放在唇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范紹寧聽了只是面無表情的聳肩,一副不想自淌渾水的模樣,隨後進了器材室。

        「那邊的學妹是來徵選啦啦隊的嗎?」

        突然一個輕亮的女聲朝夏語天高喊,夏語天連忙轉身,瘋狂點著頭,「是!我是!」

        「是羅宇徹的妹妹吧?快跟我來吧,徵選要開始了。」學姊朝她友善一笑,臉頰邊帶著一個酒窩。

        嗚嗚嗚,她的高中生活注定要被貼上「羅妹妹」的標籤了。

        和學姊摸黑走上籃球館二樓,映入眼簾的是一間亮著燈的小教室,學姊連忙跑過去推開門。

        「趙雅靖,我叫妳去找個人是去美國找嗎!過十分鐘了!」一進入教室,一陣尖銳的叫罵聲就列隊歡迎。

        叫囂聲的來源來自講台的長桌,一個學姊頂了頭大捲髮,假睫毛長到可以當扇子,制服扣子只隨意扣了幾顆,緊繃的程度都怕隨時會爆開。

        雖然很難聽,但除了「妖豔賤貨」和「騷」這幾個詞以外,應該沒有更適合這個學姊的形容詞了。

        而剛剛帶夏語天進來的酒窩學姊翻了個白眼,「妳以為妳在兇誰?我是妳的後輩嗎?」

        「妳...」

        見戰爭就要一觸即發,現場散發出濃濃火藥味,夏語天趕緊識相的向前不停鞠躬,「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是我找不到教室才這樣的。」才怪,明明就是為了跟范紹寧抬槓。

        「妳也知道是妳的問題?還不快過來坐下!」妖豔學姊用力拍了一下桌,桌上的文件跟著飄起,最後又緩緩掉下。

        討厭,當她是聾了嗎?叫那麼大聲幹麼?

        眼看這女的不好惹,夏語天只是摸摸鼻子,乖乖的和其他新生一起坐在台下。

        視線從妖豔學姊身上離開,她環顧一下四周,教室不小,大約是一般教室在大一點點,講台上有個簡單的小白板,白板兩側放著看似價值不斐的音響,而四周都是鏡子,台下隨意擺著幾個小板凳,教室後面還放著一些軟墊之類,就像是外面租一次一小時兩百的練習室一樣。

        「大家好,我是啦啦隊的隊長,劉嘉娜。」妖豔學姊扯了一個不算笑容的笑容,接下去說,「這個學姊是副隊長,趙雅靖。」

        酒窩學姊和劉嘉娜並肩而坐,翹起二郎腿,沒好氣地又翻了個白眼。

        「相信大家在來之前就已經聽說啦啦隊的事情了吧?」趙雅靖接話,「啦啦隊的比賽是和籃球社一起的,假如沒有變數的話,照理來講是一個學期比一次。」

        「而啦啦隊的社員都要是最優秀的,成績和柔軟度都不用說,我們連身材和長相都有可能列入考慮。」搭配得很好似的,兩個學姊左一句右一句的講解,就像是一起練過無數次般。

        以為是明星選拔會嗎?還身材勒!

        「像那邊那個學妹,妳太胖了,要是在一個星期沒有改善妳的身材,我們就只能請妳走了。」劉嘉娜舉起那隻擦了亮晶晶指甲油的食指,惡狠狠地指向夏語天旁邊的女生。

        天啊,也太直接了,而且拜託,一個禮拜是可以減多少肉!太強人所難了吧!

        夏語天在心裡默默發聲,一臉悲憫的望向那個女同學。

        「對、對不起。」那個女生只是好可憐的低著頭,一副不敢忤逆的小媳婦模樣。

        「好了,那廢話不多說,我們先來徵選吧。」趙雅靖看了一下點名表,視線又往台下掃了掃,大家屏住呼吸坐直身子,活像一個個木頭人。

        「一年D班陳欣維,先行上台吧。」劉嘉娜拿起麥克風放在唇邊,「我現在先放一段音樂,請妳就隨意表現,做出高難度動作有加分。」

        劉嘉娜說完將麥克風放下,夏語天遠遠看到麥克風上有個鮮紅唇印。

        是即興表演嗎?太難了吧!

        那個名叫陳欣維的女生明顯非常緊張,站在一旁的空曠地,緊緊咬著上唇,腳還微微發抖。

        夏語天壞心的在心裡偷笑,劉嘉娜看陳欣維的眼神越來越冷,音樂還沒開始,劉嘉娜就出聲了,「學妹,那麼緊張不用來參加徵選,妳那隻腳在繼續抖沒關係,我等等就把妳轟出去!」

      陳欣維身體一顫,好不容易正定心情,音樂一下,陳欣維雙腳隨意張開,令人訝異的是,音樂不管怎麼繼續,她就只是站在那裡完全沒有動作,正當大家以為她絕對選不上時,音樂來到後段,她突然身體一躍,在空中連翻了三圈,最終雙腳一開,像是橡皮人一般,以一個令人驚艷的劈腿做為結束。

      大家像是還沒反應過來,安靜了幾秒,只有陳欣維急促的呼吸聲,接著趙雅靖歡呼,如雷掌聲在教室內響起,久久無法平息。

      夏語天倒抽一口氣,天呀,怎麼這麼厲害,害她壓力變得好大,她完全沒有練習啊!

      在內心一陣自我嫌惡之後,劉嘉娜像針一般的聲音冷不防又竄進夏語天的耳,「羅妹,就妳了,上來吧。」

      羅、羅妹?!

      看其他人都掩著嘴朝她偷笑,夏語天感到一陣惱怒,在心裡不斷問候劉嘉娜的祖宗十八代,發出很沒用的小小抗議。

      音樂奏下,這次是像芭蕾舞般優雅的小步舞曲,夏語天深吸口氣,在腦中不斷想著要怎麼呈現這種舞蹈。

      加油夏語天,妳可以的!

      在心裡默默勉勵了一下自己,她深吸口氣,雙手一開,腳步輕盈的像是蜻蜓點水,步伐跟著音樂的拍子和頓點輕輕躍動,動作乾淨俐落完全沒有拖拍,乍看下去還以為已經練習多遍。

      很好,就是這樣,照這樣跳下去絕對上的了啦啦隊!

      音樂似乎就要結束,夏語天打算來個像天鵝般典雅的單腳站立做為Ending。

      她牙一咬,右腳朝後方緩緩抬起伸直,雙手優雅的呈現水平,左腳微微踮起,正當她覺得絕對沒問題時,左腳的小拇指非常不配合的一陣抽痛,夏語天的臉頓時痛苦的一皺。

        「痛!痛啊啊——」夏語天突然怪叫著,腳一拐,跌了個四腳朝天。

      呃呀呀,抽筋、抽筋了啊啊!老天爺怎麼那麼不眷顧我!有沒有怎麼那麼悲衰!

      她不甘願地看了一眼鏡子,鏡中的自己也一臉哀怨的回望她,臉部的表情就像是那隻抽筋的小拇指一樣,糾結在一塊。

        「所以勒?妳覺得妳可以過嗎?」下課時,正要來上社團課的韓舒紜緩緩走進籃球館,一看見夏語天便開始追問。

        「...我覺得不行。」她開始唉聲嘆氣,假如那隻小拇指的筋可以等音樂結束在抽,她就不會落的那麼悽慘了啊啊!

        「為什麼?」  

        夏語天唉了聲當作回答,順視往韓舒紜的身後望去,東翊翔和羅宇徹正嘻嘻哈哈的往范紹寧的方向走去。

      夏語天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絕對不能讓東翊翔看見她那失敗的羞恥模樣!

      她拉起運動服的領子將自己的臉蓋住,很鴕鳥的縮起身子,還躲在韓舒紜的後面。

        「喂,在裝死啊,夏、語、天學妹,看到學長都不打招呼?」東翊翔雙手插著口袋,滿臉笑意的斜看了眼韓舒紜後面那團瑟瑟發抖的生物。

        齁!學長幹麼把她的名字叫的那麼大聲啦!夏語天這三個字就在空曠的籃球館迴盪著,讓她恨不得變成一隻土撥鼠,好以鑽洞給自己躲!

        「呃呵呵,學長好。」她尷尬的從韓舒紜背後探出頭,假笑凝結在唇邊。

        羅宇徹蹲下身子,與夏語天視線平行,直直盯著她的雙眼,「妹,怎麼樣?還順利嗎?」

      夏語天不耐煩的撥開在她面前的那張帥臉,又一次嘆氣,「別提了,這個過程我完全不想再回憶一次。」

      東翊翔向蹲著馬步的羅宇徹看去,而羅宇徹也朝他點了一下頭,似乎在交換著某種訊息,羅宇徹隨之站起,兩人一同往啦啦隊教室的方向走去。

      上課鐘聲一響,夏語天和韓舒紜緩步進去教室裡,夏語天赫然發現加上原本的隊員,居然只有二十幾個!

      她還以為以啦啦隊的人氣可以有五十個以上的隊員耶!

      「現在先公布新生的啦啦隊入選名單,一年A班賴祐柔,一年B班莊佳誼,一年D班陳欣維,二年K班夏語天...」

      「呀——」夏語天不可置信的捧著臉頰尖叫,接著緊抓住隔壁同學的肩膀搖晃,「我上了耶!我上啦啦隊了耶!啊啊真是不敢相信,妳有聽到嗎!太興奮了啦!」

      「夏語天,妳在吵,我等等就把妳趕出去!」劉嘉娜板起臉孔吼道。

      夏語天的雙眸透出微光,朝劉嘉娜不斷笑著道謝,「謝謝!太謝謝妳了!學姊最美麗了!」

      「咳...接下來先來抽球員名單...」

      夏語天用手肘頂頂一旁的韓舒紜,疑惑的問,「什麼球員名單?」

      「就是一個啦啦隊員要和一個球員一組,在籃球社比賽的時候就只能幫自己的球員加油,像是我去年的球員就是程子軒。」

        原來他們的戀情就是這樣促成的!那假如她的球員是東翊翔,兩個人的感情就會迅速加溫…

      想到這裡,夏語天忍不住將臉埋進手心,癡癡笑著。

      「不過這些都是劉嘉娜定的規定,前幾屆的啦啦隊隊長是沒有出這種特例的。」韓舒紜突然冒出一句。  

      夏語天的臉激動的從手心上彈開,「什麼意思?」

      「誰不知道她喜歡東翊翔?她每次都在東翊翔的籤上做記號讓自己抽到他,常常用同組的名義幫他擦汗什麼的,噁心死了。」韓舒紜做出乾嘔的動作。

      怎麼可以這樣!好男人應該要先廝殺後再來決定主人啊!學姊怎麼可以霸佔呢?

      感情促成計畫還沒實行就已經先泡湯了,夏語天一想到這裡,就對抽籤開始意興闌珊。

      一個天真的高一學妹開始和後面的同學咬耳朵,「不知道誰可以抽到三個學長的籤?」

      「能抽到的那個人好幸運!我最想要抽到紹寧學長的籤,他真的好帥呀!」

      神經病,妳要是和范紹寧同一組,他八成會把妳當傭人使喚!

      「夏語天和韓舒紜,換妳們上來抽了。」趙雅靖朝她們兩個招手。

      夏語天和韓舒紜對看了一眼,隨後往講台的方向走去。

      韓舒紜雙手合十,誠心祈禱著,「希望可以是程子軒,拜託抽到他...」禱告完,韓舒紜搓搓雙手,手往籤筒裡一伸。

      夏語天抿抿唇,看韓舒紜和程子軒在班上幾乎都沒在互動的樣子,害她以為他們兩個並沒有想像中恩愛,沒想到豪放不羁的韓舒紜居然把程子軒看的那麼重要。

    看韓舒紜的唇角像是掛著千斤重的鉛塊般提不起來,也是,球員雖然不多,但抽到程子軒的機率還是很小。

    夏語天的手在籤筒撈啊撈,紙張發出細微的摩擦聲響,她隨意的拿起其中一個籤,一翻開,那個名字居然是程子軒!

    「妳抽到誰?」因為在學姊面前,韓舒紜用唇形無聲的問。

    夏語天在學姊看不見的角度從背後攤開紙張,韓舒紜一看見紙上的名字後,臉色更加萬念俱灰。

    「我可以跟妳換嗎?」韓舒紜雖然講得弱如細絲,她必須張開雙耳才聽得見,但語氣中的懇求卻一清二楚。

    換個轉念想,如果自己是韓舒紜肯定會非常大失所望,所以她心一軟,朝韓舒紜點頭,「好哇。」

    兩人在背後偷偷交換紙條,偷偷摸摸的樣子像極了小偷,惹來劉嘉娜的拍桌,「妳們細細碎碎的是在講什麼?還不快點報上球員的名字!」

    韓舒紜快速回答,「程子軒。」

    「等等...我看一下...」夏語天手忙腳亂地翻開紙條,一看到上面的名字,她差點有自殺的想法。

    誰都可以當她的球員,為什麼偏偏是他啦!

    「慢吞吞的是在幹什麼!還不快報名字!」

    她眼神死到不能再死,瞪了一眼韓舒紜後,欲哭無淚的回答,「...范紹寧。」

    「怎麼樣?過了沒?」放學鐘聲一響,一打開啦啦隊教室的門,映入眼簾的是令夏語天心跳一滯的帥臉。

    對於東翊翔的直問,加上兩人的距離太過於靠近,夏語天有些不自在的迴避了東翊翔的目光,「...羅宇徹呢?」

    「他有事情,先走了。」見夏語天僵住的臉明顯放鬆下來,東翊翔的雙眸裡閃過一抹狡黠的調皮光芒,「所以他要我送妳回家。」

    她將鬆了的那口氣連忙吸了回來,還誇張的差點兒嗆到,那滑稽的程度讓東翊翔的眼裡在一次浮出一絲玩味。

    這...這這這太快了吧!

    礙於少女內心的矜持,加上對方是一個比自家哥哥還要閃耀的發光體,為了換來一趟安逸的回家路,所以她忍著那種心口不一的心痛感,狠下心拒絕,「不了,學長,我還是自己回去...」

    「這不行,我已經答應妳哥了。」東翊翔一臉促狹,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羅宇徹到底是把多少人都小弟使喚啊!她視線一轉,目光落在東翊翔身後的劉嘉娜,她一臉怨氣,像是隨時都要跑過來扒下夏語天一層皮。

    她迅速移開視線,連打了好幾個哆嗦,一看見救星來到,她擺脫似的大喊,「啊啊啊,學長啊你就別費心了啦,我、我叫紹寧學長送我啦!」反正就算她想要,那個驕傲如獅的男人也不可能會陪她回家。

    一聽見自己的名字,身穿球衣,正在擦拭汗水的范紹寧反射性瞥了眼夏語天,滿臉狐疑。

    「妳說范少?妳確定?」妳不是看他很不爽?

    「對啦對啦,學長你不是還要趕公車?快去快去,學長明天見!」夏語天匆忙的推著東翊翔離開籃球館,見他還想插話,她趕緊鎖上門,暫時獲得了耳根子清靜。

    「妳找我?」范紹寧的肩膀上掛著一條毛巾,朝夏語天走來時還順勢仰頭喝了一口水,盯著范紹寧脖子上上下滾動的喉結,夏語天不自覺的跟著嚥嚥口水。

    想要避開麻煩,所以她決定無視他的疑問。

    見對方不想搭理自己,范紹寧依然面無表情的靜靜打量著她如娃娃般的側臉,夏語天不說話時氣質滿點,像現在安靜下來還有種憂鬱美少女的fu。

    「怎麼?被啦啦隊刷下來?」看夏語天一臉無精打采,范紹寧冷冷問。

    「怎麼可能?我是夏語天耶,怎麼可能沒過呀?」她挺起下巴,還學金剛拍拍胸膛,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范紹寧翻了翻內雙的眼皮,垂垂欲滴的汗水掛在劉海,夏語天忍住了想幫他擦汗的衝動。

    「就憑妳,妳以為妳能過?」

    夏語天茫然,「什麼意思?」

    他毫不留情的潑了她一身子冷水,瞬間澆熄了她的信心,「只是個社團甄選,居然還要妳哥幫妳求情,真是沒救。」

    什麼!又是羅宇徹?

    「什麼啊?誰稀罕他雞婆?哼!」她的手環抱著胸,咬著牙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抬起頭正視他的雙眼,鼻孔哼著氣,「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的球員是你喔,到時候比賽我一定會『好好』幫你加油,敬請期待,再見!」說完,她書包一甩,瀟灑地推開門,頭也不回的離開。

    聽夏語天微酸的口吻,范紹寧只是唇角一扯,靜靜的瞅著夏語天的背影,瞳孔裡瀰漫出如孩子般的稚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