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狼犬

七月盛夏,在陽光燦燦的台中市,空氣瀰漫著一股太陽味,天空藍的彷彿隨時會滴下顏料來;這幾天的溫度都維持在三十度以上,連一朵可以遮陽的雲都沒有,使得夏語天熱的渾身提不起勁,茫然的攤在書桌上,朝著暑假作業上畫圈圈。

    雖然夏語天以前待在台東的那段日子就很習慣這種天氣,但是今年一來到交通繁雜的大城市裡,她就很受不了車水馬龍排放出來的悶熱汽油味。

    夏語天微瞇起眼看著從窗戶灑下的金色陽光,便伸手擋了擋,突然,一陣開門聲隨著劃破天際的嗓音使她昏頓的腦袋瓜有些清醒。

    「欸,你知道爸媽什麼時後回國吧?」剛回來的羅宇徹一踏進家門,就往

妹妹房間裡面跑。

    「一個月後。」看著哥哥興奮的瞪大雙眼,夏語天的心中浮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那又怎樣?」  

    「派對啊!」羅宇徹忍不住大喊,「機會難得欸,爸媽不在,當然要喝酒啊!然後在帶幾個同學回家...」

    「不可以!」夏語天連忙打斷哥哥的幻想。

    上星期哥哥帶了一票同學來到家裡,晚上幾乎都要把天花板給掀了,讓她三天三夜沒闔眼,早上還要處理羅宇徹搞出來的髒亂垃圾,讓夏語天終於在某天夜晚對著所有客人的面發飆吼人!

    這種事她絕對不能再經歷一次,絕對不可以!

    「這次不會再吵成那樣了咩!」羅宇徹一眼就看出妹妹的心事,他不以為意的擺手道,「頂多在多五個人...」

    「你敢!」夏語天誇張的跳起來,指著羅宇徹的鼻子大叫,「我跟媽媽講!」

    「妳敢?」羅宇徹不像她一般激動,他只是斜斜望了妹妹一眼,「那好啊,你自己待在家,我去同學家住。」說完,他還往房門踏出一步,模擬離開時的情境。

    一聽到羅宇徹要留自己一個人在家,夏語天心中倏然湧出一股不安,最後也只能嘆口氣讓出最低限度,「...好啦,你最多只能帶兩個同學,不然...我殺了你!」

    「成交。」他吹了聲口哨,手插口袋離開妹妹的房間。

    夏語天看著羅宇徹的背影,好委屈的咬著唇,每次哥哥都拿她的弱點來威脅,明知道她怕黑,還提出這樣的條件...

    夏語天從小在風光明媚的台東待過一段時間。

    她國三那年,因為父母親就業的關係,必須搬到工作機會較多的台中,也帶著正要升上高中的羅宇徹前往;而夏語天卻熱愛那裡綠油油的稻田、黃澄澄的金針花田,以及那頗為盛名的金城武樹。為了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風景,竟是她選擇待在台東與外婆繼續生活的理由。

    原本在她國中畢業時就會往中部前進,可是卻十分捨不得國中時的好友—陶敏玟,便又在台東讀了半年的高中。

    可是,今年她卻毅然決然的選擇離開,除了羅宇徹以外,沒有人曉得原因,就連自家父母也一樣,完全不懂當時對台東依依不捨的夏語天,怎麼會狠心的放下一切?

    而成績優異的她,其實去哪所高中都不成問題;但無意間知情的羅宇徹,一知道那破碎的真相,便堅持要妹妹選擇自己的學校就讀,就近照顧。

    「嗚…」夏語天一想到要和哥哥念同一所學校,便痛苦的發出一陣哀鳴。

    暑假接近尾聲,夏語天正急急忙忙的趕著暑假作業。

    書桌上的手機突然唱起韓國團體的歌,夏語天懶懶的抓起手機,一按下通話鍵,一陣爽朗的嗓音在話筒中格外清晰,「辛巴!」

    「喂、喂,程子軒!」一聽見兩年沒見的好友打電話來,原本懶洋洋的夏語天變得渾身是勁,「好久不見!我超想你的!」

    「我也是,沒想到兩年不見,妳還是一樣沒氣質。」程子軒笑罵,一想到夏語天興奮不已的模樣,他的心情也跟著雀躍起來,「我一到台中就打給妳啦,妳現在有沒有空?要不要來我家?我爸媽說要請妳和宇徹哥吃飯!」

    「我哥去跟朋友哈啦了,沒空。」夏語天邊說邊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我十分鐘就過去,等我喔!」

    「好,掰啦。」

    程子軒一家比羅宇徹同一年來台中生活,是夏語天從小就玩在一起的好友,他們認識彼此的時間就和他們的生命一樣長,說是青梅竹馬也不為過。

    而暑假第一天,程子軒一家跑去美國玩了一個月多,一接到夏語天上了台中,就天天期待回台灣的日子。

    夏語天簡單收拾好書桌的雜物後,便從廚房拿起台中土產—池上米,跳著出門。

    「辛巴姊姊!」

    夏語天來到五樓程子軒的家,當她一按下電鈴,便聽到程又嘉稚嫩的嗓音,還來不及反應,程又嘉便打開門,直接往夏語天的身上撲抱。

    「哇啊!」她反應不及,下意識後退兩步,最後承受不住重量,後腦直接和地板相親相愛去了。

    「怎麼了?」程母一聽見劇烈的撞擊聲和尖叫聲,便急急忙忙跑出來關心。

    「呃…嗨,阿姨。」被程又嘉壓在身下的夏語天眼前冒出幾顆小金星,還不忘和程母打招呼。

    「又嘉真是的,」程母笑著呢喃,「又嘉,哥哥買了蛋糕,來吃吧。」

    「呀~蛋糕!蛋糕!」一聽到蛋糕,程又嘉倏然跳起,咻一聲跑進屋裡。

    「有沒有怎麼樣?」程母伸手扶起夏語天,慰問語氣飄著擔心的味道。

    「沒有啦,我好的很,嘿嘿…」夏語天摸摸發疼的後腦,突然想到,「阿姨,這是我從台東帶回來的池上米,又Q又好吃喔!」

    一看見池上米,程母的雙眼一亮,「哇,謝謝。快進來吧。」

    「好。」她脫下鞋子,隨即進了屋裡,映入眼簾的是程子軒站在餐桌邊的高佻背影。

    她的心臟猛然一揪,深深的罪惡感就要把她淹沒。

    他曾經是她的初戀。

    雖然當年的熱情已經不在,但罪惡感卻沒有因為時間流逝而沖淡,反而日漸倍增。

    夏語天甩甩頭,想把複雜的情緒甩掉,接著湧出調皮的念頭。

    她踏出腳步,接著快速往程子軒移動,張開雙手,像狼獵食兔子般往程子軒身上撲——

    「呃啊——」程子軒不及反應,甩甩雙手想克服地心引力,身體卻依然往前傾,瞬間擁抱住地板。

    「嘿嘿,好~久不見呀,有沒有想我?嗯?」

    「唔唔唔唔唔...」他的嘴被夏語天的身體擠壓而無法發出聲音,只發出痛苦的唔唔聲。

    「有沒有想我啦?」

    程子軒使出渾身解數,用力撐起身子,兩人翻了一圈,程子軒的雙手壓在夏語天的頭兩側,左大腿還曖昧的放在她的雙腿間。

    「媽媽呀——走開啦——變態——」她摀住臉大叫。

    程子軒趕緊站起。

    「變你個頭,誰知道妳會突然撲過來?」程子軒紅著臉反駁,「三八。」

    夏語天咬牙打他一掌,「奇怪耶你,一年沒見,這是對待客人的態度嗎?」

    他痛的嘶了一聲,撫著背,惡狠狠地瞪了夏語天一眼,   「痛死了,是不會控制一下力道啊?」這暴力女的本質依然沒變。

    明明外型甜美可愛,安靜下來也很有氣質,但只有他知道,要是剝去她的外皮,裡頭完全就是一個鄉村野孩子!

    她很糊塗,很暴力,而且還有一點過動,不過撇除這幾點,她的確是蠻好相處的。  

  「嘿嘿。」她不好意思的抓抓後腦,才剛見面就餵對方吃拳頭,「話說回來,你是不是變高了呀?」夏語天轉了個話題,也轉了視線到他的身上。

    他膚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帶著一抹俊俏,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有些復雜,像是各種氣質的混合,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笑起來時露出的一顆小虎牙。

    她微笑,他還是那個記憶中的陽光男孩,唯一改變的,就是原本和她差不多高的身材,她現在居然要完全抬頭在看的見他的雙眼。

    「我倒是覺得是妳變矮了。」程子軒舉起手蓋住她的頭頂,像拿籃球那樣,搖搖頭感慨的笑道,   「時間真的有魔法欸,居然讓小矮人變得更矮了,都快看不見了。」

  「喂!你很過份耶!變高有什麼了不起?」

    看她又作勢要打他,他連忙揮了一下手,   「欸,對、對了,要不要吃蛋糕?」他連忙轉移話題,要他在接收一下她的熊掌...他禁不起啊!

    「哼!算你識相。」她斜斜的瞥了他一眼,哼了聲終於肯進去客廳,與吃蛋糕吃的津津有味的程又嘉並肩而坐。

    她掃了一眼客廳,一台普通的液晶電視在客廳正前方,一套棕黃色沙發緊貼著牆,牆上掛著無數的畫作,全出自於程爸爸之手。整體煞看之下雖然小,但十分溫暖,加上一旁的玻璃展示櫃擺滿了照片,讓這個空間又添了許多溫馨。

    她自動地拿起叉子和盤子,美麗的雙眸閃著微光,舉起叉子往一塊草莓蛋糕插去,在硬生生塞入嘴裡,瞇起雙眼,小臉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看夏語天看見蛋糕比看見自己還開心,程子軒沒轍的笑了笑,托著腮側臉看向她,決定切入主題,「所以說,分班結果出來了沒?幾班?」

    「你猜猜呀。」她俏皮的朝他眨眼,又往嘴裡塞了顆草莓。

    他望了往房間跑去的程又嘉一眼,又看看夏語天的臉,「看妳這個樣子,該不會跟我同班吧?」

    「很巧吧?對吧對吧?國小同班六年,上了高中又同班耶,該不會是命中注定的緣分吧?」她滿嘴奶油,抽了幾張面紙隨意擦拭,又虎視眈眈著程子軒盤中的起司蛋糕。

    「給妳吧。」他將盤子往她的方向一推,夏語天見狀,連忙又挖了一口塞進嘴裡,「妳到底是幾天沒吃飯啊?」

    「有吃呀,只是很~久沒吃蛋糕了。」直到桌上只剩下紙盒和盤子,她滿足的摸摸發脹的肚皮,突然想到,「喂,大哥,我跟你說一件事,你絕對要保密。」

    「啥事?」

    她神秘兮兮地開口,「羅宇徹是我哥哥的事...可不可以不要跟學校的人說?」

    他疑惑,「為啥?」

    轉念一想,羅宇徹從國中人緣就很好,上了高中更不得了,他本身的帥度已經是會被跟蹤的那種,加上夏語天也長的很可愛,開學後必定會被一大堆人糾纏,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好吧,我幫妳保密,但我跟妳的關係應該就不用太隱藏了吧?」

    「隨便你,反正你也沒什麼人氣,說了也沒差。」夏語天悠哉的損他幾句。

    對於夏語天的微酸口氣,程子軒帶著微傲的語氣反駁,「可笑,高一開學沒多久我就收到一堆情書。」

    「哈哈,就憑你?」她放聲大笑,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收起笑顏,「...等等,你該不會有女朋友了吧?」

    他點頭,語氣有些靦腆,「等等,我找照片給妳看...」

    他從手機滑出一張照片,照片中的女孩五官立體,有點像美歐那邊的混血兒,還有著一種清新美的氣質,看到這裡,夏語天不禁一愕。

    這一刻,她心中的某一處喀一聲碎裂了。

    「蠻、蠻漂亮的欸...」她敷衍似的稱讚,吞吞口水,不自然的說,「那個...我等等還有事,先離開了喔。」

    「蛤...那麼快喔?還不到兩小時欸。」他沒注意到夏語天的異狀,隨即又掛上笑容,「好吧,妳的事比較重要,那就開學見囉,我會找妳一起去上課。」

    「嗯,掰掰。」她抓起包包,逃跑似的離開這裡。

    為什麼會這樣?

    已經過了快一年了,沒想到程子軒會那麼放不下過去,那執著的程度,似乎已經不怕去傷害別人或是自己。

    一看見程子軒的女朋友,她第一個湧現的情緒不是失去初戀的悲傷,而是一種令她更加罪惡、更加令人恐懼。

    要是被程子軒發現,這一切都是她的所為,他會怎麼想?跟她絕交?她沒辦法想像沒有程子軒的日子。

    夏語天有些不安,呼吸漸漸急促,明明還沒天黑,難道她的症狀會越來越早浮現?    

    她抬頭一看,那顆令她心安的太陽正緩慢地下降,不再那樣閃耀,身旁的熱氣像是被一併抽走般,只剩下寒冷的孤寂。

    還是先回家好了。

    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公寓,明明才出門一個半小時,卻像是去出差一年一樣倦累。

    上了十二樓,回到家,隨即映入眼簾的是兩雙沒見過的球鞋,緩緩抬頭,餐桌上有著三個油膩膩的空便當盒,和一個還沒被動過的雞腿便當。

    「我回來——」她還沒說完,一陣劇烈的拍打聲打斷了她的話。

    她一驚,本能似的快速脫下鞋,跑進屋內,尋找聲音來源。

    同一時間,房間裡的羅宇徹隨性的張開長腿坐在地上,手肘撐在一旁的床頭櫃,怪叫道,「我的媽啊,范少,你評評理,東翊翔那小子講那什麼話啊?這世界還有天理嗎?」

    「我說錯了嗎?一個快大學的男人還跟妹妹一起睡覺,拜託,你是變態還是怎樣,這太扯了。對吧?范少?」東翊翔坐在滾輪椅上,他就算瞇起雙眼,還是藏不了雙眸間桀騖不馴的味道。

    「你是羨慕我有妹妹是不?而且是她自己要跑來的欸,關我屁事啊?范少啊,你說是不是?」

    而坐在床沿的范紹寧渾身散發出凌厲又陰寒的氣息,在兩個火山似的男孩之間顯得有些突兀,他濃眉一皺,飽滿的唇微微張開,吐出一句,「不要叫我范少。」

    房內鬧哄哄的,鬼叫聲參雜著重金屬音樂聲,雖然聽得出只有三個人在內,但那音量也足夠把房子拆了。

    「唉呀,生氣了?」東翊翔站起來,手習慣似的插在口袋裡,朝范紹寧的方向彎腰,細細打量著范紹寧的神情...呃,除了面無表情,還真看不出來他的情緒。

    眼看對方的臉慢慢朝自己逼近,范紹寧挑眉,朝東翊翔微勾唇角,接著舉起右手,直直給對方的後腦勺一掌!

    啪一聲,帶著東翊翔的哀號。

    「噗哈哈哈哈...」羅宇徹見狀放聲大笑,一看見門邊的夏語天,他瞬間收起笑臉。

    看了眼手錶,完蛋了!六點半了!

    夏語天雙眼盯著地上的一片狼藉,一大堆鋁罐堆在角落,旁邊還有兩雙穿過的襪子,音樂放得震天響,重點是…

    這是她的房間。

    「羅宇徹。」她冷冷地望了哥哥一眼,雙眸微微瞇起,「你為什麼在我房間?」

    房內的溫度因為夏語天驟降了十度,其他兩個大男孩眼看氣氛不對勁,也瞬間鴉雀無聲,只剩下音樂的吵雜聲響。

    「還有地上那些是什麼回事?」她往她的衣櫥一比,她的衣櫃被掀得亂七八糟,地上還有一件她的內衣。

    「沒有...那個只是...」

    「閉嘴!你聽我把話講完!」她打斷羅宇徹的話,冷冽的語氣使他身體一抖,「你那音樂是怎麼一回事?你明明知道我討厭重金屬,居然還在我房間放的那麼大聲!」

    「那個不是我,是他!是東翊翔啊!」羅宇徹怪叫著,往東翊翔的方向一比。

    夏語天將視線轉到那雙深邃的眼睛,東翊翔的背瞬間一涼。

    她與他對看了數秒,被一個帥氣的男生這樣盯著,夏語天的臉就要沸騰,她紅著臉,傲嬌的吼,「你看什麼看?還不快點把音樂關掉!」

    東翊翔嚇得切掉音響。

    房間一陣寂靜,眼看沒有人要動作,夏語天的臉微微下沉,羅宇徹見狀,識相的從地上彈起來,趕緊收拾地上的垃圾,東翊翔也隨著羅宇徹的步調清理著地板。

    范紹寧瞥了眼好友們狼狽的身影,便將目光停在夏語天身上。

    「真的可以去你妹妹的房間?」

    「安啦,我妹脾氣超好,而且她房間的音響超高級的,我們來開趴啊!」

    想起羅宇徹的話,范紹寧微微糾結著「我妹脾氣超好」這句話上,越想越不對勁,看夏語天那無辜地像隻小狗般的臉龐,加上嬌小的身軀,頂多一五五,任誰看了都會以為是溫柔甜美型的女生,但眼前的氣場...像火山爆發一樣,連落下的石塊都還在燃燒,這種個性和她的外型一點也不搭。

    注意到范紹寧的注視,夏語天轉頭一瞧,范紹寧直盯著自己看,那眼神不帶任何情緒,就只是觀察什麼稀奇事物那樣。

    「看屁啊?你以為你沒事嗎?還不快來收拾!」夏語天指著范紹寧的鼻子大吼。

    范紹寧沒有因為她的話而動搖,依然我行我素,緩緩拿起地上的雙肩背包,手插著口袋,緩步離開房間。

    「你站住!誰允許你離開的?」

    看夏語天一個人在背後鬼叫,范紹寧嘴角微勾,覺得有些好笑,看了一眼暴跳如雷的她,開了大門,獨自進入黑夜裡。

☔️

    拿起合身的黑色制服裙,往自己的腰比了比,長度到膝蓋上兩公分,對夏語天來說算很短。眼睛不經意的瞥到床頭櫃上的鬧鐘,在十分鐘公車就要來了,她不禁加快動作。

    褪下睡衣,拿起一旁白到發亮的新襯衫穿上,發現扣子有些扣不起來,花了不少時間才整理好,望了眼鏡中的自己,學生襯衫貼身的像是超人的緊身衣,加上不像學生裙的短裙,整個人就像是不良少女,尺寸完全就是小一號,想必運動服一定也十分「合身」。

    還在猶豫放學後要不要拿去換,書桌上的手機便響起,夏語天看了眼來電名稱,原以為會是程子軒,沒想到卻是羅宇徹。

      「就在家裡而已打什麼電話啦?」一接通,夏語天便大聲抱怨。

      「沒有啊,我只是懶得敲門而已,」羅宇徹悠哉地說,「時間快到了,要不要一起走?」

      連考慮都沒考慮,夏語天無奈地嘆氣,「大哥,你想害死我呀?」

    為了未來兩年平靜的高中生活,我絕對要和你撇清關係!

        「什麼害死?」聽他的語氣好像真的不懂。

      嘟嘟兩聲,一定是程子軒的插播,夏語天不耐煩道,「齁,今天回來我在跟你解釋啦。」

      「早安啊,辛巴。」   一摟早辰的光穿破雲端灑落在程子軒若隱若現的虎牙上,亮麗的讓她移不開眼。

    「你還真的來了啊?還以為你會跟你女朋友一起...   」  

    「怎麼?不行嗎?那麼多年沒一起走了。   」   他輕笑,手習慣性的搭著夏語天的肩膀。

    從小就是這樣,他和她從未有男女生的距離感,像這種親密的肢體接觸,夏語天知道隨著年紀增長應該要避免這些,但她不知如何開口也不想開口。

    那程子軒呢?他對所有女生都保持著該有的距離,唯讀對她總是毫無迴避,彷彿...

    從來沒有把她當女生看待。

    「齁,就說在外面不要這樣了,別人還以為我們是情侶勒!」   她撥開他的手,眼看公車停站,她趕緊上車,擠進人群中。

    「怎樣?跟我當情侶不好嗎?   」   他開玩笑似的說,手又毫無防備的勾著她的脖子,另一手掏出口袋的悠遊卡,嗶一聲。

    「當然不好!而且你都有女朋友了,有點腦袋行不行呀?」   這次,夏語天舉起金手掌,往程子軒的手肘用力一拍,「跟別人交往以後就應該要和異性保持距離!」

    「我跟所有女生都保持著距離啊,妳不是男的嗎?」   他邊揉著被她打痛的手臂邊挑釁,眼看又一掌想命中他的要害,他趕緊改口,「   我是說家人!妳是家人!」

    「就算是家人也一樣...」   她不經意地往車門一瞥,倏然閉嘴。

    「妳很...   」他還沒說完,夏語天快速地摀住他的嘴。

    「噓。」   她將食指抵在唇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看那裡。」

    往她的視線看去,一個男生穿著和自己相同的制服上了公車。

    那人拿出錢包掏出幾個硬幣投進箱子裡,隨後站在門前抓著桿子,再緩緩拿出手機,那不疾不徐的模樣加上一靠近就會凍傷的氣場,化成灰她都認得!

    是那天弄亂她房間三人組的其中一個人,而且還把她的命令當空氣,直接拍拍屁股走人的討厭鬼范紹寧!

    程子軒拍拍夏語天的手,保證自己會小聲後,夏語天才放開他。

    「這不是跟宇徹哥很要好的學長嗎?」   程子軒對於夏語天那看到鬼的表情感到十分不解,低聲問,   「怎樣,你煞到他了喔?」

    「煞到勒,那張萬年冰塊臉我怎麼可能感興趣?」   她哼了哼聲,   「孽緣罷了。」          

    「他有什麼不好?三年級校排第一耶,而且還是校草級的,喜歡他的女生超多,跟妳哥有得比。」

    「噗哈哈,就憑他?」   夏語天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天哪,笑死我了,不行不行,噢我的媽啊,哈哈哈哈哈。」

      「有什麼好笑啊?」程子軒嘖了聲,   「   欸,妳小聲點,他往我們這裡看了。」

    夏語天趕緊閉上嘴巴。

    范紹寧深深望了夏語天一眼,眼神不是像上次那樣毫無情緒,而是若有所思,又帶點玩味,或是嘲弄般的輕蔑。

    他和夏語天對看了幾秒,出自於禮貌,她舉起手打招呼,「呃...嗨嗨,記得我嗎?我是羅宇徹的妹妹,就是上次...」

    「毛狗。   」   范紹寧丟下一句,便轉身不再看她。

    「啥?   」   程子軒覺得莫名其妙,   「   學長怎麼沒頭沒尾的冒出這個詞啊?」

    「毛狗是什麼?」   夏語天疑惑道。

    「狼的別名。」

☔️

    「哈囉,大家好,我叫夏語天,雙子座AB型,有時候還會有點人格分裂,請大家多多包涵唷。」   夏語天說完,便朝大家嫣然一笑,隨後迎來的是男同學們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喔天哪,好可愛,我的心臟快負荷不了了!」

    「這麼漂亮的女生居然在我們班!」

    「有那麼誇張嗎?而且衣服穿成那樣是想露身材?」坐在最後一排的韓舒紜翹著二郎腿,發出不屑的哼聲,接著伸出修長的腿踢了踢隔壁同學的桌子,「欸,詠瀅妳看,妳不覺得她長得很像羅宇徹嗎?」

    「羅宇徹?」正在梳著瀏海的妹妹頭女生溫詠瀅看了一眼講台,噗哧一笑,     「妳好誇張,明明是我喜歡宇徹學長,怎麼變成妳在乎他呀?完全不像呀。」

    「最好啦,超像的好不好?」韓舒紜往夏語天的方向一指,「尤其是眼睛,根本一樣!該不會是他妹妹什麼的吧?」

    「怎麼可能?一個姓夏,另一個姓羅,不可能吧?」

    「說不定是同母異父...」

    「歡迎語天來到我們班,那妳就先坐在那個女生前面吧。」班導指了指溫詠瀅,     「我知道有新同學大家很開心,但上課還是要認真,知不知道?」

    「坐妳前面耶。」韓舒紜圈住嘴巴小聲的對溫詠瀅說,「好倒楣喔妳。」

    「為什麼?」

    「妳看她現在人氣正旺,我保證妳三天的下課不得安寧!」

    正如韓舒紜所說,下課鐘聲一響,夏語天的位置周圍擠滿了人,大部分都是男孩子,他們像記者般爭先恐後的對夏語天做身家調查。

    「妳為什麼會轉學?」

    「學校生活還習慣嗎?有問題可以來找我喔。」

    「可以跟妳加Line嗎?」

    「妳的臉書帳號多少?」

    像蚊子一般吵雜,夏語天不知道要先回答哪一個人,面對這一個比一個隱私的問題,她只覺得頭熱烘烘的,像暈車一樣。  

    「喂,辛巴。」程子軒嚴肅道,朝她勾勾手指,「陪我去買早餐。」

    夏語天愣了愣,連忙站起,「呃...抱歉,先失陪一下。」說完,他們倆穿過人群,離開了教室。

    「她認識程子軒?」

    「為什麼要叫辛巴?」

    「咦?舒紜,妳男朋友跟新同學是什麼關係,妳知道嗎?」溫詠瀅站在走廊邊吹著風,看到程子軒和夏語天兩人走在一起,便用手肘頂頂一旁正在喝飲料的韓舒紜。

    「好像是青梅竹馬。」韓舒紜咬著吸管,淡淡說著。

    「你們班的同學都那麼瘋狂嗎?好恐怖。」畫面一轉,躲在樓梯間的夏語天鬆了口氣。

    「那是因為是妳,看到漂亮的人,男生不都會興奮?」

    「喔?所以你也覺得我很漂亮囉?」夏語天微瞇起眼,往程子軒靠近一步。

    他後退一步拉開距離,難為情的抓抓後腦,「又不是只有我那麼覺得...」

    「老妹!」

    夏語天下意識轉身,程子軒也望了過去,羅宇徹朝她揮了揮手,「嗨,去哪啊妳?」

    她一臉驚恐,往其他走在一起的兩人看去,一旁的東翊翔朝她微微一笑,而范紹寧依然沒有反應。

    想起那天的窘狀,夏語天只是大叫。

    「呃啊!」她嚇得抓著程子軒的手快速逃離樓梯間。

    不知不覺跑到了五樓,兩人靠著牆壁喘息了幾秒,程子軒先行開口,「妳還沒跟妳哥說?」    

    夏語天撫著胸口,擺手道,「來不及啦,他太笨了,要花多一點時間解釋。」

   

    熬過了幾節下課,午休鐘聲一響,大家像餓了好幾天般,迅速往學生餐廳移動。

    「語天!」溫詠瀅熱情的靠向夏語天,揚起笑容說,「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吃午餐?」

    對於同學的熱烈邀請,她反射性地看了程子軒一眼,程子軒對她擺擺手,接著揚聲道,「舒紜,妳可別欺負她嘿。」

    「知道啦。」韓舒紜朝程子軒笑了笑,不等夏語天回答,她親暱的挽住她的手臂,   「走啦,語天,一起去吃飯。」

    途中,夏語天被兩個女生左右夾攻,像是怕她逃走般緊緊貼著,她無奈道,「妳們想問什麼就問吧。」

    「哈哈哈,妳為人真爽快,那我就不客氣地問囉。」韓舒紜停了幾秒,吊吊夏語天的胃口,害她怕是不是要問什麼難回答的問題?

    「妳有沒有兄弟姊妹?」一旁的溫詠瀅搶先問。

    原來只是要問這個呀,「有哇,一個哥哥。」不知道她們問這個做什麼?

    其他兩個女孩隨後倒抽一口氣,「天啊,妳哥哥該不會是羅宇徹吧?」

    這次換夏語天倒抽一口氣,她先驚愕了一下,然後支支吾吾的回答,「...蛤?羅、羅宇徹是誰啊?」

    她們怎麼知道?該不會是程子軒說的吧?

    「唉唷,我就說吧,哪有可能那麼巧?」溫詠瀅失望地看了韓舒紜一眼。

    「不過,妳真的不知道羅宇徹是誰?」韓舒紜驚訝道,「妳知道想進這所學校的女生幾乎都是衝著他或其他兩個學長來的嗎?他很有名耶。」

    「什麼其他兩個學長?」夏語天問。

    「就是翊翔學長跟紹寧學長呀。」溫詠瀅回答,「他們三個是學校的『三帥』,三個人是很好的朋友。」

    沒想到那三個臭皮匠那麼受歡迎,看樣子他們一起出沒在她的房間裡,她應該感到莫大的榮幸?    

    東翊翔和羅宇徹受女生歡迎她還能理解,但...范紹寧?她承認他是長的挺好看,但他的個性那麼腹黑,讓她不禁懷疑這所學校的女生是不是都被那個冰山男人給下蠱了?

    到了學生餐廳,韓舒紜替她開了門,隨後夏語天被眼前的一切給嚇了一跳。

    她還以為學生餐廳會像國中一樣,四五個餐桶擺在前面讓學生自己去夾菜,沒想到這裡的菜色不只多了許多樣式,連那些菜啊、肉啊都精緻的放在瓷盤裡,乍看之下她還以為自己來到了吃到飽餐廳。

    「嗯?怎麼了?盛菜呀。」溫詠瀅拿起一旁的瓷盤,另一隻手拍拍她的肩膀。

    夏語天趕緊回神,「喔、喔好。」

    她絕對不會說自己覺得這裡很高級,因為看其他剛入學的學弟妹見怪不怪的樣子,顯得她特別土。

    「舒紜,」排隊盛菜時,溫詠瀅對排在前面的韓舒紜低聲咬耳朵,邊說還邊瞥了瞥夏語天,「我看妳好像不討厭她的樣子,真的是因為程子軒才靠近她?」

    「原本是這樣,」韓舒紜朝溫詠瀅笑了笑,「不過看她呆呆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心機吧?要是程子軒真的可能會喜歡上她,應該早就...」

    「喂,妳今天早上幹麼不理我?」羅宇徹一看見妹妹,便跑過去戳戳夏語天的背,無辜的扁嘴,「我有東西要給妳耶,怎麼看我像看到鬼啊?」

    夏語天想假裝不認識他,沒想到那個厚臉皮的男人居然和排在她後面的女同學說,「不好意思,同學,願意借我插個隊嗎?」說完還附送一個五百萬級伏特的笑容。

    這個做作的男人!

    然而那個殊不知被放電的女同學笑的花癡亂顫,還嬌滴滴的紅著臉說,「我願意。」那一副自以為被羅宇徹求婚的樣子。

    「老妹別裝死啊,理我一下,」他不斷拍著夏語天的肩膀,跳針似地喊,「快點快點快點!」

    夏語天不耐煩的瞪了哥哥一眼,右手比了比那些眼冒愛心的粉絲,接著將手指靠向自己的嘴唇,做了個拉拉鍊的動作,表示:你閉嘴!要是不想看到我死在你粉絲手裡的話。

    「啥啊?」

    「閉上嘴就對了!」她用氣音說,不經意地看見前面的溫詠瀅正盯著自己看,又掃了眼四周,幾乎所有女生都在看著自己。

    啊啊啊,真的會被他給害死!

    「誤會!誤會!他認錯人了!」她不自然的朝大家搖搖手,還乾笑著和羅宇徹說,「你哪位呀?先、先生?我不認識你吧,哈哈哈。」

    「白癡,在演哪齣?」在一旁看好戲的程子軒翻了翻白眼,接著高喊,「辛巴!過來!」

    「啊哈哈哈哈,大家吃飯吃飯,我走啦,哈哈哈。」夏語天以極不符合人體工學的走姿,同手同腳的往程子軒的方向移動。

      走到程子軒面前,他先是露出奇怪的表情盯著她看,接著放聲大笑,「噗哈哈哈哈,辛巴,妳在幹麼啊,在耍寶嗎?哈哈哈。」

    「不要笑了!討厭!」夏語天熱著臉羞窘的吼,隨後看了眼坐在程子軒旁邊的男生,臉一僵,比著那個男生高聲問,「你幹嘛跟他一起吃飯啦?你們很熟喔!」

    范紹寧挑眉,靜靜的看著夏語天,嘴巴還一邊咀嚼。

    「幹麼?吃醋喔?不然我讓座給妳啊。」

    「吃什麼醋啦?」

    「妳不是煞到他?」程子軒無辜地反問。

    「煞你個頭啦!我不吃了!」夏語天氣呼呼地跳著腳,飛也似的逃出學生餐廳。

    程子軒大笑,坐在對面的東翊翔也笑,一旁的范紹寧只是看了東翊翔一眼,冷冷的問,「你笑什麼?」根本不關他的事。

    「沒有啊,」東翊翔擦了擦眼淚,「你是怎麼惹到羅宇徹他妹的啊?她怎麼一看到你就變臉?」

    范紹寧只是聳肩。

    「欸,學弟,你跟那個女生很熟?怎麼樣?你也有看過她人格分裂的樣子?」    

    「什麼人格分裂?」程子軒不解。

    「別看她一副很好欺負的樣子,你知不知道她兇起來像世界末日?」東翊翔手撐著頭,側著臉說。

    「哈哈,世界末日,你說這話我絕對贊同!」剛盛完菜的羅宇徹坐到東翊翔旁邊,拍拍他的肩膀。

    兩個學長笑的東倒西歪,程子軒只是望著剛才夏語天離去的方向,漸漸沉入自己的思緒裡。

  放學後,程子軒因為還要補習,所以兩人在對面的騎樓分手後,夏語天獨自一人上了天橋。

    她抬頭看了眼昏暗的天空,明明天氣還那麼熱,太陽怎麼像冬天一樣,那麼早就要下山了呢?

    沒有太陽的保護,夏語天只是加快腳步,往家裡的方向狂奔。

    還記得今天第一次見到程子軒的女朋友韓舒紜,一看見本人比看到照片還令人震撼,尤其是她雙眼散發出來微光,讓她以為自己的好朋友陶敏玟就在她的面前,虛幻而唯美。

    眼看地上的影子越來越模糊,太陽就要消失在地平線,夏語天咬著下唇,緊閉著眼,越跑越快…

    拜託,拜託。

    等等我,陽光。

    不要那麼快消失...

    「唉呀!」

    太急著回家的夏語天沒注意到後方來往的人,像慢動作般,夏語天的人整個往前撲,而後面的行人就這樣直接倒在夏語天身上,讓她當了結結實實的肉墊。

    「喂!你幹麼啊?走路不看路...」夏語天好不容易撐起身子,揉揉發痛的膝蓋抱怨,一抬眼,發現那個人居然是她們學校的學生!

    「對   、對不起,我是來找妳的。」那個男生對她微笑,那個猥褻的笑容令夏語天起了個雞皮疙瘩。

    「找我幹麼?」她急急忙忙地想要站起,快天黑了啊!

    「當我的女朋友好不好?」那個男生抓住她的手腕,哀求似的說,「妳好漂亮,我好喜歡妳。」

    天黑了。

    夏語天的手緊抓住胸口,大口喘氣,心臟跳得飛快,像是想要跳出身體。    

    「放開我!」夏語天大叫,手想掙脫,但又被那個男生死死抓著,完全無法脫身,「你是誰啊?快點放手!」

    「很簡單,快點答應做我的女朋友,我就放妳走!」他將夏語天朝自己用力一拉,夏語天又再次跌下。

    「走開,拜託,快讓我回家!」

    她好害怕。

    不知道哪天開始,她就從來沒有在黑夜中待在家門外,因為只要一離開家,一離開燈光的保護,她就像是快要窒息一般,身體裡的氧氣,連同靈魂迅速的被抽離,只剩下一個空殼。

    黑暗使她感到無比恐懼。

      「夏語天!」

    突然,她的手得到了自由,夏語天抬頭一看,羅宇徹舉起拳頭,直直往那個男生的肚子直直揮去!

      「噁!」那個男生抱著肚子,難受的在地上吐了一地狼藉。

      「媽的,你這個臭小鬼居然敢招惹我妹?」羅宇徹粗暴地抓起對方的頭髮,將他拉向自己,瞇起眼恐嚇,「我告訴你,以後再敢巴著她不放,我絕對讓你的名字紅遍整個學校。」

    那個男生驚恐地抓起書包站起,跌跌撞撞的離開了騎樓。

      「語天,妳還好...」

    啪!

    羅宇徹驚愕的撫著右臉頰,連氣都不敢喘一下。夏語天握緊拳頭,低喝,   「我不是叫你不要來找我嗎?」

    「可是妳...」

    「不需要你多管閒事。」夏語天嫌惡似的說,低著臉站起,往家的方向離開。

    羅宇徹面露慘然的看著夏語天的背影,像是迷失方向的小狗,抱住自己漸漸發抖的身體,不知如何是好。

    雖然夏語天一次又一次的推開他的善意,但他無法坐視不管,看妹妹自以為堅強的樣子,他始終心疼,也痛恨無能為力的自己。

      「哥——」

    夏語天突然轉身,像水晶般的眼淚撲簌簌地掉,她用袖子胡亂抹著臉,嗚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那麼兇的...」

    羅宇徹咬著唇,溫柔地將妹妹拉向自己,像是哄著孩子一般輕撫她的背,「沒關係,沒關係的。」

  「對不起...對不起...」夏語天靠著羅宇徹的肩膀,如孩子一般嚎啕大哭,帶著哭音呢喃,「我受不了了...我好痛苦,好痛苦...」  

    羅宇徹知道自己無法給她需要的安慰,只能更用力地擁抱住她,不讓她再次受到傷害,掉進無底的深淵。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