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章(上)

冥媱追到輪迴井為時已晚,她只能先將工作暫告一段落,再去探聽戰神輪迴轉世至凡間何處。

發完一輪的孟婆湯,冥媱飛快捏了個法訣從孟婆亭內消失,瞬移來到了黃泉路口。

黃泉路口乃是死人入幽冥鬼界的第一道門,進了黃泉,花期時入目皆是豔豔的紅花彼岸,但如今彼岸花正逢千年花落之期,是葉開之時,所以只見一片翠綠。

翠綠之中,有名女子站在路口引領著入鬼界的魂靈往前走,她一身銀白衣裙,襯她本就蒼白細弱的肌膚,眉目間的秀美更添幾分。

前進的靈魂稀稀落落的排成了一長串,冥媱遠遠的就見到立在綠叢中的二姊,連忙繞路。

「二姊、二姊!」

冥妜見她慌張,也趕緊迎前幾步。「怎麼了,孟婆亭那兒出狀況了?」

一語就中的,冥媱明知道是還要硬裝不是,朝她乾笑:「不是,孟婆亭好得很,只是我忘了絳娘交代我一件事,很要緊的,我現在要去辦!」冥媱實在找不到什麼好理由可以讓冥妜答應她,所以只好先搬了絳娘的名頭。

說起絳娘,她本是這黃泉路口的接引人,身分和職務認真說起來,應該是不比她們這些公主皇子高,但她在幽冥鬼界的時間極長,又以自己的元神花香來滋養這片貧瘠的幽冥之地,所以這幽冥黃泉之中,沒有一人敢不敬她。

就連冥王和冥后有時也會聽她之言行事,是以她交辦的事情鐵定極為重要。

「要什麼緊的事?」冥妜輕瞥了眼冥媱,只見她略微不安的偷瞧著她。

「這、這個絳娘說不能告訴其他人。」一邊演戲還要一邊撒謊,冥媱頭一次做這種事,緊張得手心發汗。

「不能說嗎……」冥妜沉吟,卻也沒有再多問了。

絳娘做事極有分寸,也許真是大事?姥姥如今沉睡千年不醒,也許她讓媱兒去辦的這事是為了姥姥也說不定……

「我知道了,剩下的二姊會處理,妳去吧。」

見冥妜頷首,不疑有他,冥媱心裡鬆了口氣,連忙扯起了一抹笑弧。「謝謝二姊,那媱兒就先走啦。」一個溜煙就消失在黃泉路畔。

冥妜看她如此急忙匆促的身影,不由無奈失笑。

####       ##

冥媱向冥妜告了假,也不在冥界多做耽擱,到第十殿問完消息,接著就直奔到人間,往神君的轉生地而去。

她從幽冥鬼界來到人間時,才知道從她給神君喝湯到他輪迴出生,人間已過去五個年頭。

戰神下凡歷劫,投胎到黎國的莫大將軍府,排行老二,今年已經五歲。

因將軍夫人懷胎時遭小妾陷害差點落胎,孩子出生後又差點夭折,養了幾日才漸好,故取名「莫殤」,期許他健康長大,莫痛莫殤。

她隱去身影,在偌大的將軍府裡尋找投胎的小莫殤,將軍府裡雖沒有積年世家那樣繁複華麗且彎彎繞繞的庭院山水,卻也少不了幾處層疊的山景小苑,走過兩道長廊,前方的路越發偏僻。

冥媱因細看院內景致沒有止步,往裡頭走去。

將軍府的偏院裡,奶媽和丫頭兩人,在院裡石桌前對坐講話,雖知她們見不到她,冥媱仍下意識隱在暗處偷聽。

「本以為是個不錯的差事,沒想到反倒葬了一輩子……」約莫十三歲的年輕小丫頭,看著眼前一起被派過來的陳嬤嬤,忍不住抱怨。

本來還想若是主子有出息,自己就能從一般的小丫頭,變成掌管一院的大丫頭,就算是做主子身旁的貼身丫頭,也好過之前,沒想到盡心盡力的服侍了這小祖宗兩年,大夫卻說這主子天生智能不足、反應遲緩,怕是一輩子也好不了。

「丫頭,雖然主子痴傻,但還是主子,這話得少說。再說了,當初可是妳自願要來服侍二少爺的。」陳嬤嬤一臉冷淡,已有年歲的臉龐不笑便顯得嚴肅,不見半點和藹。

彩環被這一句不冷不熱的訓斥,不由有些委屈的咕噥:「陳嬤嬤,妳也知道的,當初二少爺出生時,將軍、夫人和大少爺有多開心啊!本想著二少爺是么子,這疼寵是少不了的,誰知道風光只有那三年,後來夫人察覺不對找了大夫,大夫就說二少爺是個傻子,還是好不了的……」

「好不了妳也是得照顧二少爺!老爺夫人既將二少爺交給了我們,就得好好照看著。」陳嬤嬤又唸了幾句,隨後不知想到了什麼,朝她道:「挑去妳那些心思,這裡雖是偏院,實際上跟冷宮沒什麼兩樣,主子不待見更好,只要不死、不鬧人命,我們想怎樣別人還管得了?」

躲在暗處的冥媱聽到這裡,秀眉已經蹙起,轉身就離開了長廊拐角,心裡有一股暗火在燒。

可惡!本來還以為那個陳嬤嬤看起來雖不面善,但應該是個心善之人,沒想到全都不是善類!

他可是仙界裡跟玉帝同等級的玉玹神君啊!這群凡人竟然敢這樣怠慢他!冥媱不禁為莫殤抱屈,同時又有一股愧疚瀰漫開來。

更該怪罪的是她才對!要不是被他容貌所惑,忘了讓他喝下漱靈湯,也不至於變成這個樣子……冥媱往院子深處走去,在迴廊下看見一道小身影倒在地上,發出若有似無的淺淺低吟。

她趕緊跑上前去扶他。

幸好時值夏季,入夜不寒,僅有些涼意。

「你還好吧,有沒有摔疼了?」冥媱扶穩地上的小身軀,關心的問,一邊幫他拍去衣上的塵土,一邊檢視他的狀況。

小人兒聽見這長串問話,並沒有半點回應,睜著圓亮的眼睛看著她。本來應該是嬌嫩的孩子肌膚,卻因長期疏於照顧而顯得有些黯淡,甚至臉廓和身子也有些乾癟。

冥媱沒有照顧過孩子,更何況還是個小傻孩,頓時手足無措。

只見他朝她眨巴著眼,一臉無辜的看著她。

兩兩相看無語。

冥媱看著他這樣,苦惱皺眉,然後輕戳了戳他的小臉頰。「戰神大人,你這是傻成了什麼程度啊……」

傻成這樣,她也不知該如何補救,當務之急,應先是好好照顧他這瘦弱的身子,那些侍僕是怎麼回事?都沒在餵他吃東西嗎!

「啊唔。」小人兒感覺到眼前的人戳他臉頰,想也沒想就抓住她的手,一把含進了嘴裡咬。

一瞬間,冥媱便感受到指尖傳來痛麻感直竄手臂。她一愣,想著莫殤的仙力在這時候就已經顯現了嗎?

疑惑間,面前傳出嘖嘖吸吮的水聲。

「別別別,不能吃啊!大人啊你別又吸又咬的啊……你餓了我帶你去吃東西就是,你別吃我指頭啊……」冥媱被咬得沒辦法,想抽出來又怕傷到他,畢竟眼前的是個軟糯的孩子,可不是上過戰場殺伐決斷的戰神。

冥媱一邊哄他一邊試圖慢慢的抽出指頭,但他的小牙齒還是不願意放過她蔥白的手指,她只好摸索著身上,看有沒有小零嘴。

但摸了半天,什麼也沒摸到,而被他咬在口中的指尖卻一片溼溽腫脹,冥媱果決的放棄讓他鬆口,直接將他抱起,帶他出去吃東西。

「嗚嗚,大人你咬小力點行嗎?我帶你去吃東西可以了吧?別咬得那麼用力啊,會疼……」冥媱忍不住嚶嚶求饒。

他現在每一次咬合都會不覺地散出仙力,再這樣下去她的指頭真的會被咬下一塊肉。

臨行前,她隨手捏了法訣,丟出一個假分身放在他房裡,裝成在床上睡覺,再施法幻化一下外貌,便抱著孩子離開了將軍府。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