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財神搞失蹤

 

        快過年了。

        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過年對凡間來說可是最重要的日子,儘管科技愈來愈進步,觀念也不斷在革新,春節對於人們的影響力及重要性還是在生活中佔據著一定的地位。

        凡間蔓延著一股欣喜雀躍的氣氛,天界也是。

        眾神仙們過年跟著放假,平時辛勞的事都能暫時擱下,享受幾天悠閒的氣氛。

        聚在仙茗樓的兩位神仙對談著。

        「清文兄,這次春假你想怎麼過?」

        清文:「噢噢,聽說凡間這時有辦書展還是動漫展,挺新鮮的想去看看。云曦兄你呢?」

        愉悅的云曦:「嘿嘿,我可只告訴你一個。據說最近有冬季比基尼辣妹選拔賽,比、基、尼喔!那種只有兩塊布遮著的比基尼喔!我當然得順道下凡看看嘛,辣妹耶,很棒吧?哈哈哈哈!」朗笑幾聲然後他發現友人的不對勁,「幹嘛?清文你那什麼臉?嫉妒我完美無缺的計畫嗎?」

        清文一臉卡到東西的模樣。

        「哦,超、嫉、妒、的、呢……」一道陰森森的聲音悠悠從背後傳來。

        竄上雞皮疙瘩的云曦:「咳、清文兄很嫉妒呀嗯嗯,可是你怎麼好像變聲了?變得好像我娘子啊呵呵呵……其實如果你有這種嗜好,我也不會歧視你的,各有所好嘛,可是別弄成我娘子,我怕啊……」

        被當成有特別喜好的神仙咳了幾聲,拍拍好友的肩,「那個,云曦兄,我沒有這種興趣我想你是理解的,另外我認為身為你的朋友,我有義務告訴你,我剛剛沒有講話。」

        「沒有講話?難道是我幻聽嗎?啊哈哈……這麼年輕就幻聽實在不太好。」云曦戲劇性慢慢的轉過頭去。

        突然他的耳朵被扯開,「陳云曦!你就最好一輩子幻聽吧!你跟我說什麼要去凡間進修,結果竟然是去看比基尼辣妹?難道我不辣嗎?啊?」

        很憤怒的云曦娘子:「還有!什麼變成我這樣很可怕!當老娘是怪獸啊?」

        「哇啊啊娘子我說錯話了!妳是最美的!妳怎麼可能是怪獸呢?耳朵會斷掉會斷掉真的會斷掉啊!」

        「斷掉最好,你給老娘回去跪榴槤吧!」

        「唔啊,跪荔枝好不好?啊不然跪鳳梨也可以啦啦啦啦!」

        清文揮揮手看著自家好友消失在晨曦之中,「云曦兄,你放心吧,所有你沒辦法達成的遺願小弟一定會幫你實現的。」

        以上諸如此類溫馨和樂的畫面不斷上演,而在此融洽的氣氛之中卻有人顯得格格不入。

        少年不斷地狂奔、狂奔,嘴裡還唸唸有詞,破壞了過年時該有的穩重安詳,但是沒有人多注意他,頂多就是被他的無禮感到不悅。

        他像是和天界歡樂的氣氛隔絕了,那樣的匆忙慌張。

        他一路跑過天宮南天門、玉池、八仙府,沒有休息也沒有停止,揮汗如雨的臉頰寫滿緊張二字。

        「不、不好了!」小兵慌慌張張的衝到目的地──玉清宮,正要進主殿卻被一旁天將攔下。

        「大膽!玉帝面前怎容你如此莽撞!」

        「放肆!至尊腳下怎容你如此輕率!」

        小兵著急得慌,胸膛不斷上下起伏爭取空氣,手裡一封書信捏的死緊。

        「我要見陛下!」他不顧一切大吼,天知道他這樣的小兵如此真是大不敬,但是、但是為了他家大人,他不能退縮。

        本來天將還要阻攔,卻被玉帝打住。

        「放他進來。」殿上主人慵懶的啜了一口茶,撐著頭看向立馬跪在地上的小兵,「何事不好了?」

        坐在龍椅上的玉帝一襲金色紫繡龍袍,手裡捧著茶杯輕啜,除了本該有的威儀高貴,更散發一股優雅從容的氣質。

        而玉帝這一問,倒是讓殿下小兵急得快哭出來,他抹淚邊道,「財神、財神大人翹家了!」

        翹家了翹家了翹家了,這幾個字像五雷轟頂般瞬間敲得玉帝面色鐵青。

        但是絕對不是擔心的緣故。

        歷練多如玉帝,很快就恢復冷靜,「別哭了,怎麼回事給朕說清楚些。」

        玉帝的話儘管那麼緩慢懶散,卻有股懾人心魄的力量,小兵仍然傷心得慌,眼淚卻不再落下。

        他穿的是財神府特有的紅色長衫,原來是府裡的侍衛,當他一早滿心歡欣終於輪到他到正殿侍候財神處理公文的時候,卻發現他家大人不見了。

        他哪裡都找過了,花園裡書桌下房間中膳房裡,甚至連膳房的大鼎茅廁的馬桶蓋都掀起來看了還是沒找到他家大人!

        會不會因為今天是他伺候大人不開心才離開的?一想到這可能性小兵的臉色瞬間蒼白一半。

        可是奇怪的是,連大人身邊的將軍與五大隨侍也通通失蹤,影子也沒留下,到底是串通聯合好抑或?

        這可說是財神府上驚天動地、史無前例、前所未聞、亙古未有的大事,最後府裡的幾人商量好派腳程最快的他出來見玉帝。

        小兵摀著臉表示財神大人是如此戲劇小說般雲淡風輕的消失,輕輕地走正如他輕輕地來,他一聲再見也無,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彩彩彩彩尼馬!至少也要帶走他還沒處理完的公文啊!

        「趴匡」的聲音從上位者手上傳來,上好的瓷杯應聲碎裂,只是玉帝並沒有沾染半分血腥,他表面上還是那副慵懶閒適的樣子。

        嗯,翹家就表示人失蹤了,人失蹤了就表示他翹班了,翹班了就表示那些公文資料都沒有處理,公文資料沒有處理就表示天界的收支狀況無人知曉,收支狀況無人知曉就表示財務容易有漏洞,財務容易有漏洞就表示銀子會損失,銀子會損失就表示財神他,死、定、了。

    「嗚嗚玉帝在上,您是不是也是擔心大人的安危?我家大人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嗚嗚嗚……」財神府侍衛情緒一到,又哭得如喪考妣,淚濕春衫袖。

        不會呢,其實相較起來他比較擔心他的銀子會有危險。

        「嗚嗚大人那麼可愛、會不會有人對他有什麼非分之想,嗚嗚……陛下您也十分痛心疾首對不對?哇啊……」

        啊,真是太痛心疾首了,天界銀庫若出了問題第一個就扣他俸祿!

        總結來說,財神在天界聖上的眼中比銀錢還不如,真是個失敗的孩子。

          本來玉帝還想好好慵懶舒適過個年的,結果一來就出這種事。

          「你就先回去罷,朕會盡快把趙愛卿找回來的。」玉帝揮揮手,說話依然從容優雅,「你手上握的是什麼?」

        他指著小兵手上的紙條。

        「啊!對,這是大人留下要轉交給玉帝陛下的。」侍衛敲敲頭,暗道自己怎麼就這麼冒失呢。

        誠惶誠恐地將書信遞上,小兵又哭了兩聲之後在玉帝的令下趕緊離開。

        一路上他只是想著,財神大人何時才會回來?他對他們屬下可說是無微不至的照顧,平時有什麼用的吃的都會給他們準備一份,過節還會有特別獎金,簡直快成了天界最好的主兒了。

        啊,玉帝陛下也是非常好的,自己如此無禮竟沒有半分生氣的樣子,不過那股不怒而威的氣勢也使人完全不敢因此放肆,真不愧是玉帝……

        然而侍衛沒想到的是,其實天界聖上沒想太多,不過是懶得生氣罷了。

        另一方面玉清宮的主人慢慢的將書信拆開,看了一眼便將之收起,「太好了,至少不用花時間找人,趙愛卿你可真行啊……」

        撐著頰懶懶地吸了口氣,玉帝一揮袍袖──

        「來人,傳朕旨諭,宣財神府書記暫代財神之職,若表現持佳,理當論賞;若藉亂滋事,嚴懲不貸。另,封鎖所有財神私自下凡之消息,不許任何神仙議論並傳出。」

        「有違指令,定罰不饒!」

          一陣陣的波動瞬間如水紋般蔓延開來,消散。

 

        「財神啊財神,都過千年了,執著什麼?」這句話,只獨自迴盪在玉清宮正殿。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