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3

校園裡每個角落此時正鬧翻騰的討論著某人,以訛傳訛;一傳十,十傳百。不同嘴形,一樣的話題。像是八卦這樣事物,從未消失般,僅僅只是一點小誹聞,但也能從談論的對象中,找出它的價值。

「你聽說了嗎?商凱琳終於來學校了耶!」、「聽我朋友說她又被甩了。」、「這次好像是學校附近那間咖啡廳的老闆。」、「呵?女女?她也太不挑!」、「聽說她在跟企管的畢東學長交往耶!」

每每經過一個地方,就能聽見自己,這些話題似是輕的能讓風帶領般的頻傳入商凱琳的耳中,但又重得令她自己覺得不堪入耳,咋了聲舌,她索性將髮圈扯下,希望能藉由蓬鬆的髮絲來掩蓋耳朵那聲聲跑進的不實謠言。

”誰跟畢東有關係啊!”

雙手插於大衣的口袋裡,商凱琳忽地回想起甫跟畢東相識的場景,那是在一場宴會裡。一場為慶祝商氏企業底下,勝勢貿易公司股票又上漲所辦的大型豪門宴,來的清一色是商業界的佼佼者。

表面上雖說是慶宴,但換言之也可以說是二代聯誼會,趁著此良緣,總有各式集團董事會帶著自家千金少爺來會會世面,一方是結識關係,一方是趁機看是否有能攀上的親家。

在商式集團的飯店大廳裡,最奪人耳目的非商凱琳及畢東這對金童玉女莫屬,兩人是在雙方父母間接介紹下所認識的,那時的商凱琳由於在與連洸交往,所以對畢東的一舉一動都毫無興趣。

但相反的,畢東卻對商凱琳有著莫大的好感,或許是商凱琳天生所煥發的光彩,那自信的面容令畢東在與她對上眼間便沉入了她瞳內的陷阱之中。

著迷的,戀著。

論才貌家世,畢東可說是胸有成竹,從小到大收到的情書不比吃的米還少,在學階段的模範生都由他任擔,更不用說他是權勢僅次於商氏企業,畢聯集團的公子哥。個性敦厚有理、謙遜自持,是每個女孩的希冀。

但他偏偏愛上的是這個絲毫不將他擺在眼底的商凱琳,為了追求到她,他無所不用奇計。九十九朵玫瑰?不!為了令商凱琳有著羅曼蒂克的感動,畢東用著自家多台跑車載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房子?畢東可沒打算用如此廉價的禮物追求到她,當畢東拿著太平洋上某處小島的島契晾在商凱琳眼前時,商凱琳著實的嚇呆了,所以在那當下,她只罵了畢東一句:「神經病!」便揚長而去。

畢東甚至為了離她更近些由台大轉到藍大,如此發了狂般的傾慕令商凱琳感到有些畏懼,所以甭想要她跟畢東有什麼後續,那是不可能的!

「商凱琳?商凱琳!」大聲喚道,站在台上仔細講解的蘇逢不滿的皺起眉頭,他推了下金絲圓框邊的眼鏡,嚴厲的雙眼盯上了此刻發著呆的商凱琳。

雙掌支在講台桌兩側,蘇逢斂起原先的肅容,丟下了句「專心點!」又旋身將手擺在佈滿各項公式的黑板上嘴裡吐出的無疑其他,認真的一一向學生解析著。

蘇逢,藍大裡最年輕有為的教授,乾淨的衣著,清俊的臉蛋,總讓學生們將他與斯文這名詞劃上等號,但表面上重視學生及親愛家庭的他卻有著不為人知的羞恥秘密──沒錯!他還身兼著商凱琳的地底情人。

兩人是在酒吧裡認識的,一夜裡,他享受著商凱琳所帶來的柔軟及那些無法從妻子身上汲取的溫暖,翌日,當她得知自己的床伴竟是自己的學生時,令人意外的,他懇求著商凱琳的留下,百般無聊之際,商凱琳也同意了。

像是可憐眸前這彷彿被人丟棄道路旁的小動物一般同情著蘇逢,商凱琳沉淪了,她成了介入他人家庭的小三,厭惡自己,卻也勸諫自己那又如何?只要快樂、放縱,倫理什麼的管它去死!

「我說教授啊!剛才會不會太誇張了一些?」在暗處,雙手攀上蘇逢的脖項,商凱琳柔聲的在他耳畔低語著,「凱琳,別這樣!這裡是學校!」推開嬌軀,蘇逢深怕被他人發現。

「哼!床上就可以?這裡就不行?」嗤鼻,商凱琳不屑的冷笑了聲,只要可以得到快活,她才故不得場合,被察覺又如何?她商凱琳已經沒什麼好失去的了!

忽略蘇逢,商凱琳猛的就是一記深吻,不斷不斷的加快速度,商凱琳在心中笑著,狂笑、浪笑,她氣憤自己的不理智,詛咒自己得到報應,卻又無任何想停下自己身下放蕩動作的念頭。

貫穿,貫穿。一波,一波。濕潤的天堂?不必。腦袋空白的滋潤劑,來吧!

肉體的交歡從不是她要的,跟蘇逢歡愛時所浮出的鎮靜才是她索求的。也許是這種不堪的行為能令她忘卻連洸所帶來的疼痛,她才選擇續與蘇逢有著性關係。

卻不知,現世報其實來得比什麼都快。

咚──的一聲,兩人的目光雙雙繞到身後的倩影上,只見眼前這冒失闖入的女子紅著雙頰,理都不理方才掉落的書便慌張逃走,蘇逢也顧不得那麼多的停下衝刺的匆匆整理著自己的衣物。

「完了啦!」繫好皮帶,蘇逢無法從容的抓著商凱琳窄小的雙肩,「怎麼辦啊凱琳?」瞅了一眼蘇逢焦急的靨容,商凱琳只是冷冷的應:「放開我。」

撩了下微捲的長髮,商凱琳低下身拾起剛才女子所丟下的書本,瞥了一眼上頭的書名及寫在書名標題旁那娟秀工整的三個字,「嚴莫褐?」她挑起了好看的雙眉,又看了眼手錶,「下午沒課啊?那就去把這本現代心理學還給它的主人吧!」唇角勾起,從容的離開。

因為商凱琳所在的沉思樓與心理系系所所位於的開志樓距離有些遙遠,思考了下,商凱琳決定開著新買的Porsche    911    Carrera    4上路,「怎麼會從開志樓來到這啊?騎摩托車?開車?」正當商凱琳不解起嚴莫褐的出現時,那抹令她疑惑的身影便倏然的出現在她面前。

”還真的是騎摩托車啊?”失笑,商凱琳腳踩油門的力道漸漸加重,唰的一聲,平坦的柏油路上留下了道商凱琳撒野的痕跡,面對著眼前這一輛白色的高檔跑車蠻橫不講理的擋著自己的去路。

嚴莫褐心裡有底的,「麻煩」找上門了。

下了自家愛車,商凱琳手拎著一本「現代心理學」,魅眸瞇成一條縫,皮笑肉不笑的倚在耀眼的白色車體上,「書,忘了拿啊?嚴同學。」四周頓時升起一股不可明狀的低氣壓。

看來,鐵達尼號撞到冰山了。

抿起潤唇,嚴莫褐那臉說有多憋屈就有多憋屈,她不明白不過就是目擊到有人在打野戰,竟會有如此下場,早知會有這般後果,她就不會自以為浪漫的躲到沉思樓吃飯了。

「謝、謝謝。」接過商凱琳手中的課本,嚴莫褐不敢輕易抬眼的轉身就想離開這淌著低迷氣氛的環境,總覺得再多待一秒,自己就會淪為待宰的羔羊。

還未坐上自己的小綿羊,便被這自恃甚高的美人兒給拖了下來,商凱琳拽著嚴莫褐的後衣領,隨即便是一丟。就這樣,嚴莫褐上了這台價值不斐的賊船了。

雖說這車昂貴的難能乘到,但她卻興不起一絲喜悅啊!

「妳這是幹嘛啊!」不敢置信的看向商凱琳,嚴莫褐一肚的狐疑瞬的湧了上來,「繫好安全帶。」淡然的應,商凱琳將車轉向往著開志樓反方向的目標前進。

「神經病啊!快放我下車!」

「不想死,就乖乖坐好。」

就這麼一句,嚴莫褐收回莫大的憤怒,安分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臉還是很憋屈。不能怪她,從五歲溺水起,她便體會到了生命的美好,她可不想因為看到野戰而死。

這種死法,太憋屈了!

等紅燈時,商凱琳偶的瞧了一眼嚴莫褐,看到了她那一號表情,莫名的笑了,悅耳的銀鈴聲入了嚴莫褐耳中只讓她火大,「笑屁啊!」她怒嗔。

兩指捏上嚴莫褐未沾脂粉的嫩頰,商凱琳不知怎的很想要調戲調戲這半路捉來的獵物,「沒什麼。」嘴角仍舊失守,「很可愛嘛妳!」。

「神經病。」將臉別於另一邊,嚴莫褐望著窗外那急速來去的車影,無法理解的情緒竄入了眉間,”真是個神經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