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2

你可否曾感受過心跳的剎那?那種感覺可以是輕而緩抑或是強而烈的。它可以是興奮劑,打一針便可激活你軀殼內每一處的細胞,那種快感是會讓人不由自主的上癮的。

但它也可以是一瓶鎮定劑,一劑的刺入,那種前所未有的安定、安心感,就好似令人沐浴在斗杓東指的春季裡,乍暖溶於心頭處。

嚐一遍,便依戀

可是佐伊在商凱琳身上感受到的,並非這兩種滋味,在與她目光交接的那一瞬。

她形容當時,在商凱琳自恃甚高的美眸後方,蘊著一絲怯弱,但卻被商凱琳給隱藏得好好的。

不過,卻還是被佐伊給一眼貫穿,穿到最深處,那看似從未開放的厚重大門,卻有著一小縫的間隙,像是商凱琳曾卸下心防的痕跡。

在伸展台後方的休息室裡,商凱琳隻手拾起擺在精美化妝台上的一瓶卸妝水,另一手則拿著一片粉白色的化妝棉。隨即,她倒了些瓶中的液體到軟棉上,又將化妝棉猛力的壓在自己那妖豔的臉龐上,像在宣洩什麼似的。

但妖豔的,只是妝容,在濃妝豔抹底下,吹彈可破的嫩頰暴露於空氣中。台上那嬌滴像是會滲出鮮血的完美弧度,此刻卻搖搖墜下,不賞任何一絲魅笑。

商凱琳將黏於眸框上的假睫毛輕輕的拔下,這一連串的動作,在平常她總是十分迅捷的解決。但今天,就在她對上那久違的褐色雙瞳,一切──

那自二十一歲起所築起的自傲磚牆......

崩塌了,毫不留情的垮了,想起方才在台面上失控的往後方逃離,在她心中升起的,不是丟人現眼的心情。

而是愧疚,對不起了一手栽培她,投注心力令她站上國際舞台的佐伊。

正當她沉浸於愧疚及厭惡交雜的情緒裡時,叩叩──兩聲震醒了溺於消極負面的商凱琳。

抬眼一看,便見到佐伊早已倚在門板邊,無起色的臉上掛著一抹難以言喻的笑容,「意外的普通呢!」雙手交扣於胸前,她瞇起迷人的雙眸,又瞧了一眼商凱琳。

「普通?我看是糟透了吧!」仍不止手邊的卸妝工作,商凱琳從鏡中的反射對上佐伊那深不可測的雙眼,煩躁的應。

「我說的不是時尚秀,是嚴莫褐。」三字甫脫口,商凱琳就停下了手邊的動作,這不禁令佐伊想著這嚴莫褐的威力可真不了得呢!

見商凱琳一語不發,佐伊撩了下稍捲的金髮後又續道:「我還以為能影響我們偉大的商千金的會是什麼俏嬌人,沒想到只是個長相樸實的小妞罷了。」

「說這些幹嘛?妳現在應該是要責怪我把秀搞砸才對吧!」淡然的回著,商凱琳又像是沒事般的重起做到一半的作業。

「Who    care?剛剛那場秀又不是妳最精彩的演出!」慢騰騰的走上前,佐伊來到了商凱琳椅背的後方,佇立在那,她微微傾身,一掌就這麼冷不防的撫上了商凱琳柔順的長髮。

握住一縷為了時尚秀而染的粉橘色髮絲,將它置於鼻間輕嗅了下,佐伊滿意的笑了笑,又將視線移往鏡子裡的商凱琳,瞅了一眼後,她湊上美人的耳畔,輕道:「Don’t    forget!You    are    mine!」

看來,這段情,注定會互殘吧!

六年前──

在遭逢連洸突地拋棄的商凱琳,初嚐了何謂痛苦,就連十四歲那年所交的男朋友在決定與她結束長跑五年愛情而分開後的那段時間裡都未有這般強烈的痛楚。

在與連洸分手後,商凱琳便過上名副其實的行屍走肉煎熬期。從早到晚沒有一刻是不讓自己酩酊大醉的,彷彿在藉著酒精來麻醉自己一般,卻不知這麼做只會加深苦楚。

瞥了一眼日曆上斗大的藍色數字,商凱琳用指抹拭了擱於唇邊的酒珠,失笑的說道:「開學半個月了呢......」隨即,她撐起躺於絨毛地毯上的嬌軀,緩步走進盥洗室中。

轉開水龍頭,大量的熱水自蓮蓬頭傾瀉而出,像是清除那不可望的戀情般的在商凱琳嫩白的肌膚每一吋流淌著”真舒服呢!”雙手掬起暖熱的清水,商凱琳將臉浸在裡頭,似是尋到救贖的感受著這片暖和。

良久後,商凱琳推開浴室的玻璃門,氤氳的熱氣裊裊上升,除了水分子還順帶夾雜著商凱琳苦悶的一起消散於廣大空間裡,「得去上課了呢.....」微啟櫻唇,坐在梳妝檯前的商凱琳先是吹乾了褐色的大波浪捲髮。

隨後,她自凌亂不堪的衣物中找出了件深灰色套頸長袖毛衣搭著剛晾乾的稍貼身黑色西裝褲,懶散的綁了個低馬尾後,她拔下帶了一整天的黑圓框眼鏡,又重新坐在梳妝台仔細的戴起昨天才買的日拋型隱眼。

看了眼課表,商凱琳將今天會用到的數理經濟學跟高等統計學課本塞於手攜型黑色皮革公事包中,便不疾不徐的走出了自買的別墅外,出門前,還順手的套上了一件暖灰色大衣。

輕踏於藍星大學內,商凱琳不改一往的自信,總是昂首挺胸的筆直往前,瞅了眼腕上的DW女錶後,發現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於是她決定找個暫時的休憩處享用手中這剛買來的卡布奇諾。

隨意選了個木製長椅坐下,商凱琳翹起纖長的腿,啜了口溫熱的杯中物,她若有所思的眺著遠方,倏然的刮起了一股寒冷的冬風,吹得商凱琳不自覺的縮起身軀。

雙膝曲起,她將下頷置於鼓起的膝頭上,淡然的看著因被風吹,落了些碎石而激起了漣漪的湖面,「凱琳?」甫又要沉浸於自己世界中的商凱琳,猛的聽到有人喚著自己。

將頭撇於聲音的源頭,商凱琳抬起雙眸,對上了雙漆黑的雙瞳,「學長?」皺起平眉,商凱琳不解畢東怎麼會在這出現的神情全寫在臉上,”三年級不是去實習了嗎?”

看著商凱琳困惑的表情,畢東揚起薄唇,笑了笑,「妳忘了我已經被我爸的公司正式錄取了嗎?」小心翼翼的坐到商凱琳身旁的空位,畢東半傾身,雙肘拄在大腿上,偏過頭注視著商凱琳。

「我壓個兒就不記得了。」慵懶的張開雙臂擱於椅背後方,商凱琳像個軟骨頭般躺於木椅上,又續道:「真好呢!又帥又多金。」

聽聞,畢東仍展著笑,有骨感的大手鬆了鬆領口,像是得到解脫似的呼了口氣,「所以妳認為我帥囉?」挑起半邊劍眉,她湊近商凱琳的耳畔旁低語。

款款溫和帶點磁性的聲線逗得商凱琳耳根子有些癢,「按一般女生的眼光評斷而已,我對你沒啥興趣。」白嫩的手心毫不留情的覆上畢東邪魅般的臉龐,隨即便是一推,像是在趕走惱人事物似的無猶疑。

「我還有課,先告辭了!」又望了眼錶上的時間,察覺快到上課時間的商凱琳迅速的起身,邁著長腿一步併為兩步的踏於鵝軟石所鋪的人行道上,「學長掰!」連回頭都懶得做的商凱琳,豪邁的高舉單臂反覆揮了揮。

凝視著那逐漸消失於自己視線裡的商凱琳,畢東有種說不上的躁亂,索性的,他闔上狹長的明眸,接受著冷風的洗禮,希望能藉此拂走他怏怏不樂的情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