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地下室的惡靈少女與不良[上]

道豐中學一間女廁裡,三個女孩子一如繼往吵鬧地在洗手台前閒話家常。

「咦?妳剛剛經過了舊校舍的地下室?」

「妳竟然敢去那裡?」

「對啊,音樂老師叫我去拿東西啊,怎麼了?」

「那裡可是鬧鬼的啊!」

「那裡看起來很陰森沒錯啦……..」

「尤其是那個地下室,據說以前是用來當防空洞使用的。」

「喔喔,我知道,就是那個鬧鬼的地下室啊!」

「什麼鬧鬼的地下室?」

「妳沒聽過我們道豐高中的那個超有名的恐怖鬼故事嗎?『地下室的恐怖幽靈早川同學』啊!」

「好直接的標題!嗯…..沒事,請繼續。」

「據說日據時期時有一個叫做明日香還是智子的女學生在那裡因失戀而自殺,從此陰魂不散地糾纏著看到她的人。」

「咦?我聽到的版本是這樣的:在白色恐佈時期,有一個叫做小香的女孩子,因為目睹了國軍的惡行而被滅口,含怨而死的她化成厲鬼開始作亂。」

「但這些都只是傳說,不是嗎?」

「不不,有一個跟我很要好的學長遇到過!」

「哇!真的嗎?說來聽聽~」

「我學長兩年前在那裡撞鬼過。那時後我學長剛進學校。

下課的時候他拿著籃球經過了舊校舍的地下室門口。突然間,他彷彿被什麼東西撞到般地在原地跌倒了!

當他跌倒的時候,手中的籃球莫名其妙地滾到了地下室裡面。

當時還是新人的學長沒有多想,馬上就走進地下室了。

那間地下室是一個破舊的大禮堂,一片漆黑──只有舞台上有一盞燈開著,燈光的照映下,學長看到一台破舊的古典鋼琴在那裡。

學長沒有多想,繼續在昏暗的地下禮堂裡尋找他的籃球。

找著找,學長突然聽到了鋼琴聲。鋼琴聲雖然是在彈奏著優美的旋律,但是學長卻感覺一陣雞皮疙答和不安的感覺。

學長轉過頭看了一下舞台,發現了一個穿著冬季制服的長髮女學生正靜靜的坐在台上彈鋼琴。

學長覺得一陣奇怪,因為明明剛剛都沒有人在的。只不過分神找個籃球,台上就多了一個彈鋼琴的女孩子,這一點怎麼想都奇怪吧?

學長仔細地打量了那個女學生,除了一頭凌亂的黑色長髮外,那一身看起來沒有血液的白色皮膚也引起了學長的注意。但是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那位女學生那雙血紅色的眼睛了。

這時學長發現自己的腿在顫抖,這是他出自生物本能所感受到的恐懼!

就在學長感到氣氛越來越詭異的時候,那位女學生慢慢的將頭轉了過來。

那張轉過來了臉,露出了不自然且令人感到害怕的詭異笑容。並且周遭開始傳來了女生尖銳並瘋狂的笑聲。

學長說他發誓,那是他一生中看過最可怕的笑臉和聽過最可怕的笑聲了!

當下已經被嚇哭的他,用了生平最快速的速度往出口處逃跑,腎上腺素標滿的學長終於逃出了那個地下室。

學長說,當他逃出那個地下室的時候,他發誓他還是依然聽到那詭異且不屬於人類該有的笑聲不斷地從一片漆黑的地下室傳來。」

「啊~好可怕啊!」

「妳好會講故事喔……」

「我們還是換個話題好了,聽說明天會有一個新學生來我們班上誒。」

「真正有影?沒騙我吧?」

「希望是帥哥。」

………………………………………………………………………………………………………………………………………………

我叫哲北。

此刻正躺在凌亂的床上。

溫暖的陽光透過沒關起來的窗戶灑在了我充滿睡意的臉龐。

六點三十分,時鐘上的數字彷彿在提醒我要起床了。

即使充滿睡意,但是身為學生的我還是從我那溫暖的床上慢慢的起身。

疲憊的我終於醒來了,一睜開眼我就看見了我那貼滿NBA球星的海報。

籃球大帝Lebron,小飛俠Kobe等的超級籃球明星全貼在我那灰白色的水泥牆壁上。

這些可是我得意的收藏,上述這些籃球員都是陪我渡過許多童年時光的籃球巨星。

不過我現在沒有多餘的心思欣賞這些海報,因為我得趕緊去刷牙洗臉了。

走到了浴室,拿起李施德耐牙膏沾上牙刷的我仔細的看了鏡子前的我。

我試著用冰涼的清水洗淨我的臉龐,然而我怎麼洗也無法改變鏡子前的那一張臉。

鏡子裡的是一個看起來超級八加九的少年。

嘿沒錯,就是我。

但我清楚鏡子裡的並不是不良少年,只是一個單純長了一張壞人臉的高中生而已。

只是一個平凡而且有點中二的高中生而已。

為什麼我會有一頭鮮豔紅色頭髮呢,我想學GD就去染紅髮,但我染起來比較像長得比較醜的櫻木花道。

凶狠的眼神,天生的,這導致我從小就長被其他混混找麻煩,或者是周遭的人因為害怕我而疏遠我。

真的很衰小。

我個性明明超溫和而且我完全不會打架。

算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當我是露出微笑的時候卻會被當成『超級猥褻的變態怪叔叔。」

你相信嗎?我曾因為對著幼稚園小弟弟微笑而被帶到警察局。

我就是那種單純想要扶老奶奶過馬路卻會被當成在勒索老人家的那種人。

但是我自己很清楚,基本上我除了長得像不良少年和看得到鬼魂外,我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對,我除了長得像是不良少年外我還看得到鬼魂。

在我還小時候,我就時常對著空氣招手或者說話。

有一次,在全家吃飯的時候,我忽然對我媽說:「為什麼叔叔都坐在那邊不說話?」

當我話一出口,我媽媽她快嚇死了。因為我叔叔七天前才出車禍去世。

後來逐漸懂事,慢慢的知道了原來平常看到的一些奇形怪狀或是沒有人理的人其實都是已經死去的人了…………

像是經過墳墓的時候對著空氣招手。

經過凶宅的時候指著空無一人的陽台說為什麼那裡有一個全身是血的人。

經過墓仔坡的時候對著沒有人的地方講話……這些詭異的行為。

我這個看得到鬼魂的能力。似乎就是民間稱之為『陰陽眼』的特殊能力了。

沒錯,我從小就具備能夠看見,聽見,甚至和鬼魂溝通的能力!

老實說,我並不想要擁有這種能力。

這種超能力並沒有讓我被山謬傑克森找去參加『復仇者聯盟』,反而讓我從小到大就因為這種能力而惹上各式各樣的麻煩和造成生活上諸多的不便。

例如現在這個樣子

「哈哈哈!」一個脖子九十度扭曲,下巴凹裂的小屁孩幽靈正在我的床上蹦蹦跳跳的。

大概是因為我忘記關窗戶,這個屁孩孤魂野鬼才跑進來我房間的。

「那個….可以請你不要在我床上跳來跳去嗎?」慢慢穿上制服的我冷冷地盯著這個把血滴到我床上的屁孩鬼說。

撞鬼經驗有十六年的我是不可能被這種區區屁孩小鬼嚇到的。

「哈哈哈!你看得到我啊!既然看得到我就就陪我一起玩吧哈哈哈~」屁孩鬼那張歪曲的頭顱露出了恐怖片的經典詭異笑容。

看來這種小鬼就是屬於莫名其妙死掉變成鬼後因為太無聊而到處惡作劇的幽靈。

我並沒有理他,因為我發現這個屁孩鬼那雙看起來幾百年沒洗過而且散發酸臭味的腳踩在了我那柔軟的枕頭上。

「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將腳從我的枕頭上面移開嗎?」盡可能忍住脾氣的我壓低著聲音問這個將血滴在我床布上的小屁孩。

「哈哈哈,你不敢跟我玩是不是?是不是輸不起啊?」將酸臭的死人腳壓在我最愛的枕頭上的屁孩鬼正用一個欠揍到不行的笑容看著我說。

我不是乃哥,我聽到這句話並不會爆氣的對著個屁孩鬼罵髒話。

我是個很理性並且能夠好好控制自己情緒的成熟高中生。

我只是揮舞手臂往那張本來就已經扭曲到不行的臉狠狠的揍了下去!

剛剛好像忘了說,我從小就具備了看的到,聽到到和『摸得到』鬼魂的能力了。

所以像現在一樣抓住這個屁孩鬼對著他賞兩巴掌的事情我當然可以輕鬆做到。

「啊啊啊~不要再打了啊我快死了!」被我抓著賞巴掌的屁孩鬼哭著掙扎。

「你已經死了!」我繼續打。

「對不起我錯了!」被我揍到哭的屁孩鬼跪在地上向我磕頭:「我一時好玩跑進大哥您的房間裡玩,對不起我錯了,我再也不會闖入您的家中了!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的高抬貴手放過小的我吧!我發誓我以後絕對不會當惡鬼會當一個熱心助人的模範幽靈的!」

看在這個屁孩鬼那麼有誠意的道歉外加我快遲到了所以我就大發慈悲的把這個屁孩鬼從窗戶扔了出去。

「這裡是五樓啊~」被扔下去的屁孩鬼摔下去的身影朝我傳來的絕望的吶喊。

「你是幽靈啊!既然有本事爬上來就有本事不要死!」我朝窗戶說完這句話後便關上了窗戶了。

陰陽眼的生活往往就是如此樸實枯燥且乏味

哎呀!時間不早了,我可要趕緊出門啊!

我今天是第一天上學啊!因為家庭因素,所以我轉來了新學校。

……………………………………………………………………………………………………………………………………………

出門後

走路去公車站的路上,我戴上了耳機。

順提一帶,裡頭播放的是Kanye   West的Heartless。

一般來說,聽音樂應該會讓人心情放鬆才對。

但我從剛剛開始走入人群後,就無法放鬆了。

因為從我走去公車站打算上學開始,我就感覺到周遭的人們全用害怕的眼神朝我這邊瞄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

可能是因為我一頭紅髮配上一米八五的身高嗎?

還是因為我那雙被別人說像是『殺過人』一般的兇惡眼神呢?

還是因為我試著露出微笑而變得像是痴漢呢?

「媽媽,那個大哥哥是不是壞人啊?」一個小男孩害怕的說。

「不可以亂講話!會被壞人抓走的!」這個媽媽講話真得很母湯喔

誒你害我內心受傷了喔,小心我告妳喔!

「天啊怎麼有人可以長得那麼像壞人啊?」這句話是由一個全身刺龍刺鳳,叼著菸額頭還有一道刀疤疑似『道上兄弟』的人說的。

誒誒誒,這句話由你來講我有點難過啊。你一臉討債樣好意思講我啊?

這些吱吱喳喳的聲音不停地從我身後傳出來。

當然,困擾我的可不只有壞蛋臉這一點。

我看得見幽靈這一點也很困擾我。

例如我走在路上遇到一對破手破腳,臉色蒼白看起來像是從恐怖片裡爬出來的死人們我也必須無視。

當然,即使我不理會他們,有時候他們也會來煩我。

「嘿嘿嘿,你跟我對到眼了對吧!」一個造型看起來像是『七夜怪談』的貞子的女鬼披頭散髮露出噁心的笑容慢慢地從水溝裡爬向我。

「很髒欸,放開我。」我冷冷地低頭看著這個用四肢走路並且伸手抓住我那雙Irving球鞋的白衣女鬼。

這種鬼就是那種很邊緣只能整天嚇人去換取存在感的邊緣鬼!

「我好恨啊~咦咦咦咦!」白衣女鬼抬起頭看到我的臉時突然發出了吃驚的聲音。

「妳冷靜一下,有什麼事情我們能夠好好說。」我壓低聲音,用著尊重,友善,包容的跟白衣女鬼交流。

「對不起大哥我錯了!我放開手,對不起請不要超渡我!請你別再盯著我看了~好可怕啊~~」目光含淚的白衣女鬼害怕地站了起來以百米衝刺的速度逃離我身邊。

「等等,妳這樣我很受傷欸!」我對著那個媲美田徑選手的背影大聲說道。

這時,周遭更多人對我投以奇怪及害怕的目光   。

「夭壽喔,在那裡在自言自語?」

「好可怕~是不是吸毒吸到瘋掉了?」

「討厭!他在用下流的眼神盯著我!」

「竟然一個人跟空氣講話啊!」

誒你們這些人講話很傷人誒,我告你們喔!

由於正常人看不到鬼魂,所以我剛剛的行為在別人看來就只是一個對著空氣自言自語的神經病而已。

兇狠長相和容易被當成神經病的行為唯一幫到我的時候,就是當我上公車時週遭的人群會自動散開所以我永遠不用擔心周遭人群太擁擠。

原本公車上擁擠的人潮在我一上公車後立即面露驚恐地朝離我最遠的角落移動。

真是的,我無奈的將頭往旁邊移動,剛好看見一個坐在位子上玩手機的國中生。

這個國中生抬起了那頂著茶色斜劉海的頭,往我這邊看來。

在和我對到眼睛後,那個國中生拿著手機的手開始顫抖。

「大哥…..請坐我的座位吧……」面無血色的國中生緊張地站了起來,用顫抖的語氣對我說。

等一下,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叫你讓座啊! 

但既然這位國中生都這麼讓座了我也就勉為其難的坐在他的位置了。

「弟弟,長大不能變得像那個叔叔一樣喔。」

我隱約聽見背後一對母子的談話。

幹你娘,是哥哥不是叔叔!

.................................................................................................................

前面似乎有說道,我因為搬家的原因而轉來了台中的學校。

經過半小時的車程,我總算抵達了我的新學校──道豐中學!

我已經到達了這所我即將去的學校校門口,放眼望去這間學校還真是巨大啊!

我轉來的是位於台中的道豐高中,這是一間從日治時期就存在的歷史悠久的高校。

這間學校在日治時期經歷過二次大戰。

在國民黨來時也經歷過白色恐怖。

近百年的時間,這所學校依然屹立於台中,並且以籃球和音樂聞名。

雖然十多年前曾經傳出女教師與男學生不倫戀,男教職員與女學生桃色事件,校長收賄,黑幫勢力和毒品混入學校,學校宿舍死過人等等負面新聞但是我依然選擇了這間學校。

這絕對不僅僅是因為我的會考和之前校內成績只能上這間學校,而是因爲這間學校的音樂和籃球很強。

絕對不是因為我的會考和之前校內成績只能上這間學校!

而且聽說這幾年改建後這間學校素質上升不少而且風評也不錯啦…….

總而言之,我被一個身材姣好,帶著眼鏡長相清純的輕熟齡女教師帶進了我即將上課的班級。

這女人是我班導嗎?年紀目測二十七歲,以老師的標準來說長得滿好看的。

只不過眼鏡下的那張臉孔卻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嚴肅感。

「哲北同學,雖然我們學校校風十分開放導致不少學生有著引人注目的打扮,但大部份的學生其實都是不敢遲到乖乖寫作業的好學生。」將我帶進教室前,目光露出煞氣的眼鏡娘老師推了一下眼鏡。

等等,為什麼我總覺得妳好像話中有話啊?

總覺得妳在警告我欸。

「總之,請你務必和同學們好好相處喔~」眼鏡娘老師再將我拉進我所在的教室之前說了一句話。

等等,我總覺得妳的話還有其他意思欸!

「各位同學,這個學期會有一位新同學來我們班級。」眼鏡娘屬性的女老師向一群坐在位置上的學生說。

這些同學一堆染頭髮,穿便服和上課滑手機吃零食的。

真不愧是…..學風很自由的學校呢。

如我所料,我那頭耀眼的紅髮和看起來像殺過人的兇狠眼神肯定會引起他們注意。

不過他們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學生,應該不會對我的外表有太多的訝異或排斥吧?

我耳朵聽見了台下開始傳來吱吱喳喳的討論聲。

「哇!他眼神好兇喔!」

「他身高好高喔,差不多有一八五吧?」

「紅髮和那個眼神!他感覺就是那種兇狠的不良少年!」

「好可怕啊!我跟他對到眼睛他會不會打我啊?」

「他看起來好可怕啊~他要是坐我旁邊怎麼辦?」

欸,你們也講得太大聲了吧?

還有雖然我長得很像不良少年但是你們各位也完全不像好學生吧?

尤其是那位說「像我這種好學生最怕不良學生了!」的是一個耳朵打了五個耳環頭髮染成綠色一臉屁孩樣的男生!

你長得比我還像不良少年啊!

為了掩蓋尷尬我露出了笑容

「誒,好噁心喔。」

「怪叔叔~」

「好變態的笑容~完蛋了人家要懷孕了!」

等一下,最後一句話太過分了喔。我幼小的心靈正在哭泣喔。

決定無視他們的我神色自如地坐到老師指定的位置上。

我的位子正是那個綠色頭髮男同學的旁邊。

「請多多指教。」我向這個看起來比我還像不良少年的同學打了個招呼,他外表跟我滿像的,或許能夠交個朋友吧?

「你…..你好…」綠色頭髮的男同學用顫抖的語氣回答我,他那隻正拿著綠色螢光筆在參考書上塗重點的手彷彿抽蓄般地顫抖個不行。

等一下,麻煩你不要擺出這種害怕的表情好不好?我很受傷欸!

還有你不是不良少年嗎?幹嘛那麼認真抄筆記啊?

總之,他似乎被我凶狠的長相給嚇到了。

看來我得好好的跟他解釋我的善意。

「剛剛你在台下討論我的事情我都聽見了。放心,我並不是什麼不良混…….」

「對不起我錯了!」我話都還沒有講完,綠髮男同學就神色害怕地站了起來並九十度彎腰鞠躬跟我道歉。

「等等…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不是不良…………..」

「對不起,大…..大哥請你放過我吧,如果要打的話拜託別打我的臉。」綠髮男學生嚇得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你不用害怕,我不會…………」

「請你放過我吧!是我不對,以為上高中染了頭髮就不會再被欺負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會乖乖幫你跑腿,按時交保護費……..還有我功課還算不錯可以幫你寫功課的……..」

「等一下!你以前到底是受過什麼心理創傷啊?怎麼覺得你心中有很大的陰影啊?」

等等,我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果不其然,班上同學全都偷偷地用害怕的眼神看著我。

「好可怕啊!一進教室就先對班上同學下馬威。」

「竟然專挑我們班上最和善的班長小綠欺負,這個不良轉學生太糟糕了。」

「噓~小聲一點啊!等一等他聽到過來打我們怎麼辦?」

「校園霸凌?我們是不是應該告訴老師啊?」

「討厭~他一直用色色的眼神盯著人家~」

「好凶狠啊!他看起來就是會因為起床氣而對小孩子賞巴掌還把小孩子從五樓摔下去的那種人!」

「好可怕啊~果然是染紅頭髮的。」

等等,你們大家都誤會了啊!

我不是不良少年啊!我只是想要向同學傳達我的善意而已啊!

還有最後一個講話的人到底是對染紅髮的人有什麼意見啊?有種大聲說出來啊!

………………………………………………………………………………………………………………………………………

現在是下課時間。

許多同學聚在一起開心聊天。有聊遊戲的,聊八卦的和聊電視劇的。

愛運動的同學一起去操場打籃球。

文靜的學生一起閱讀或是一起溫習功課。

也有人成群結隊一起去廁所或去福利社買零食吃。

而我,一個人靜靜地坐在位置上看著遠方美麗的景色。

我從小學上學第一天起,就是個喜歡獨自欣賞美景的孩子。

沒錯,我是一個喜歡欣賞風景的文藝青年。

一個人靜靜享受著下課悠閒的時光,絕對不會有任何吵鬧的人過來打擾我。

想運動的話,就一個人默默帶著籃球中午在籃球場享受無人打擾的練球時間。

比起在教室和同學坐在一起溫習功課和閱讀,我喜歡獨自在安靜的圖書館角落讀書或看書。

注重隱私的我,總是自己一個人上廁所。我認為上廁所是一個人的事,不懂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一起去上廁所。

自己一個人去福利社也不用擔心會有嘴饞的朋友跟你要食物吃。

為甚麼不和朋友一起?

我不需要朋友,我一個人就行了!

我一個人很好。

我認為和人家打好關係這種事很麻煩的,我從小就不喜歡和人家有太多的互動。

先說好,我可不是因為沒有朋友才說這句話啊!

我只是覺得和人打交到很麻煩而已啦!

我沒有被大家排擠,是我排擠大家!

從小到大,我就常因為兇狠的長相和看得到幽靈的體質而沒有朋友。

但是,沒有朋友又怎麼樣?我一個人也很好啊!

像我現在一個人去上廁所也不錯啊!完全不會有人打擾。

由於我們這層的廁所在打掃,所以我就繞到了位於隔壁的舊校舍去上廁所。

舊校舍據說是從日治時代建校初期就已經存在的古老校舍。

雖然因為氣氛詭異,導致不少學生不敢接近這裡。但對於膀胱快漲爆的我來說已經沒差了!

根據德國國家醫學院的報告指出,當人聚集了一定的負面情緒時,藉由膀胱的排泄能夠使得血液循環更加舒暢,不安的情緒也能穩定下來。

尿完尿的我果然感到身心一陣舒暢啊!

現在上完廁所的我已經走了出來打算從舊校舍走回我的教室。

我看見一個看起來像是國中生的女孩子站在地下室門口發抖,看來是國中部那邊的學生吧?

剛忘了說,我們學校是有高中部和國中部的學校。

仔細一看,這位女孩身高大概才一百五十公分而已。一頭長髮綁成了雙馬尾,一隻眼睛還戴了眼罩。

不停地自言自語說什麼:吾乃紅魔之後裔,豈會懼怕區區黑暗……

怎麼說呢…..她該不會是個中二病患者吧?

感覺…..好可憐啊!因為太可憐了,所以我打算幫助這個可憐的中二小妹。

「怎麼了,需要幫忙嗎?」我好心的過去問一下,為了怕我凶狠的長相嚇到她,我還特地擺出我最和善的笑容。

「吾乃紅魔血族,乃漆黑烈焰使者,汝是前來幫助的嗎…….咦?」將手比成ㄚ字型並且放在眼睛旁的中二小妹看到我的臉後似乎嚇到了。

「怎麼啦?妳需要幫忙嗎?」露出和善笑臉的我歪著頭問。

「偶….才不會害怕不良呢…我…吾乃紅魔血族,如果你敢傷害吾,吾會使出精神爆裂來制裁你的…..」感覺快要哭出來的中二小妹不停顫抖著雙腿。

「我….我只是來幫忙的。」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想不到連中二病小妹都害怕我。

我做人是多失敗啊?

「幫忙?難道你是因為仰慕吾的漆黑烈焰的力量所以前來投奔嗎?」中二小妹像是明白什麼似的開口,現在的她已經不再害怕了,反而用期待的眼光看著我。

「那個….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喔…..」我有些尷尬地看著這個沒救的中二病小妹。

「看你一頭紅髮,是來自深淵的修羅一族吧?既然你跟吾一樣都是來自黑暗的話,就和吾一起探索黑暗的空間吧!」中二小妹自得其樂地在我面前講著一堆我完全聽不懂的話。

「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三小。既然沒什麼事,那我就先走了。」感到有點害怕的我決定離開,畢竟這小妹妹感覺很有事。

就在我轉身離開的時候,一雙小手拉住了我的衣服。

「我….我的髮箍掉到地下室裡去了……」中二小妹低下頭小聲地說「地下室太暗了….吾下去可能會遭受敵人的攻擊。」

原來是因為髮箍掉進地下室,但不敢一個人下去撿啊?

「妳很喜歡那個髮箍嗎?」轉過身面對她的我笑嘻嘻地說。

「喜歡….因為那是媽媽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中二小妹神情哀傷地低下頭。

咦?我怎麼好像講錯話了?氣氛怎麼突然變得好悲傷?

中二小妹妳別露出那麽悲傷的表情啊!

髮箍是她媽媽唯一留給她的東西......

「中二小妹,妳的髮箍長怎樣?我下去幫妳撿。」為了平復心中的罪惡感,我決定幫中二小妹去地下室撿那個她媽媽唯一留給她的髮箍。

「吾以紅魔血族,阿克莉雅瑪莉的名義發誓,等汝回來後吾必好好犒賞汝勇於闖入地獄深淵的勇氣。」

太好了,看來中二小妹妹又恢復精神了。

………………………………………………………………………………………………

答應要幫中二小妹找回髮箍的我慢慢走進了地下室。

根據中二小妹的描述,她的髮箍是白色的而且上面還綁了兩撮綠色緞帶。

這個地下室十分巨大,雖然光線昏暗,但我依舊能夠看出這裡大概是集合用的大禮堂。

只是這裡十分破舊,感覺有十多年沒被使用了,到處都是灰塵和蜘蛛網。

但奇怪的是,這裡雖然看起來沒什麼人使用了,舞台上卻有一盞微弱的燈開著。在光線的照映下,我可以看見舞台上有一台古老的鋼琴。

雖然很詭異,但今天早上才把一個斷頭小鬼從五樓丟下去並且無意識地趕走路邊女鬼的我是不會因為這種不合理的現象而害怕的。

所以我繼續低頭尋找中二小妹的髮箍。

碰碰碰.........

我好像聽見物體碰撞木地板的聲音。

碰碰碰.........

這個聲音我好像很常在體育館聽到。

碰碰碰.........

我想起來了,這是運球的聲音。

什麼嘛~原來是運球啊!

等等,怎麼會有人運球?

我轉過頭一看,我看見了舞台上有一個穿著冬季制服,留著一頭烏黑長髮的少女正在用雙手運著一顆橘色的籃球。

嗯,其實我很想跟她說她運球的方式錯了,但我並沒有。

因為我仔細打量她,她那毫無血色的潔白肌膚和暗紅色的眼睛。

根據我的經驗。沒有錯,這個少女是鬼。

「你   看   到   我   了   」

紅眼少女轉過頭看著我,那張如同陶瓷娃娃般的臉孔露出我一生中所見過最詭異的笑容。

根據我的經驗,幽靈分成四種。

第一種是心懷善念,會幫助人的好幽靈。

這一種我沒有遇過。

第二種是單純變成鬼,偶爾會因爲太無聊而對人做出無傷大雅的惡作劇的幽靈,例如今天早上的屁孩鬼。

這種沒什麼威脅,基本上還滿弱的。

第三種是對人世間保有執念的幽靈,雖然怨氣很重而且對人有威脅但是基本上不怎麼強,你只要比他們兇或是去廟裡收個驚就能趕跑他們了。

例如今天早上被我嚇跑的白衣女鬼就是屬於這一種。

第四種,惡靈。

這種已經完全喪失理性了,招惹她們沒有好下場。

這種我以前碰過一次,那一次我差點喪失性命。

很可怕,他們無法溝通而且我也打不贏他們,更重要的是它們很擅長把氣氛營造得很恐怖。

如果你問我怕不怕幽靈,我會回答不怕。

因為它們生前也是人。

但如果你問我怕不怕惡靈,我會回答超級怕。

而且怕得要死。

眼前這個露出超級可怕笑容的紅眼少女明顯就是屬於惡靈。

在她那恐怖的笑容注視下,我的腿竟然久違的顫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陣詭異而且令人感到噁心的笑聲開始傳來,在禮堂這樣封閉的空間下,這個聲音不停地如同回音般從四面八方傳出來。

「夭壽喔~」

我當下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恐怖的笑聲在我耳邊不停穿梭,隱隱約約我一直覺得有一個人試圖伸手拉扯我的制服。

在黑暗中,我手忙腳亂地往出口處的方向逃跑。

靠,我想也想不到舊校舍的地下禮堂裡竟然會有一隻超級恐怖的惡靈作祟。

說真的,我當下的心情只有,不逃跑就要死了啊!

我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往出口處逃跑,卻發現自己因為太過緊張而被絆倒在地上了。

「幹!」

摔倒在地上的我,吃力地爬了起來。

我轉過頭,發現紅眼少女正歪著頭慢慢地朝我走了過來。

她臉上雖然微笑,但是卻毫無笑的樣子。

這時,我注意到她的頭髮上似乎帶著什麼東西。

仔細一看,她的頭上戴了一個白色並且綁了兩撮綠色緞帶的髮箍。

這不是中二小妹妹的髮箍嗎?

奇怪,惡靈幹嘛拿人家的東西?

「吾之盟友,找到髮箍了嗎?」通往出口的樓梯口上方傳來中二小妹焦躁不安的聲音。

我想起了中二小妹之前跟我說的,「這是我母親唯一留給我的東西」

而她是那麼信任我,還在上面等著我替她拿回母親的遺物。

總是被人當作不良混混或自言自語瘋子的我,第一次被人如此的信任。

雖然信任我的是一個頭腦有問題的中二病,但她好歹也是第一個信任我的人。

我下定了決心,轉過頭來看著惡靈少女。

也對啊,人死後也會變鬼。

大不了我被鬼殺死後變成鬼把她扁一頓就好了嗎。

「欸,我不管妳是多強的惡靈,隨便把別人媽媽留給她的遺物佔為己有就是不對!」心中依然緊張的我開始對著瞪大一雙紅眼睛的惡靈少女開始碎碎念。

忘了說,我一旦緊張過頭就會開始一直講一些有的沒的東西。

惡靈少女似乎有些驚訝地呆在原地。

「而且妳帶上了這個髮箍也不會比較可愛啊~妳都長得那麽可怕了就別再到處作祟了,妳這樣只會露出噁心的笑容和發出不可愛笑聲的女鬼就拜託妳不要出來嚇人了好嗎?」我吞了口水,繼續說下去:「還有我要說的是,妳剛剛在那邊運球的時候運錯了!哪有人是雙手同時運一顆球的?連這個都不懂妳是白痴嗎?整天待在這麼臭的地下室難怪妳腦子會有問題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感覺那個惡靈少女好像在握著拳頭顫抖的樣子。

不過應該是因為光線昏暗的關係所以我才看錯吧?

「躲在地下室這樣嚇人很好玩嗎?妳知道如果是心臟不好的人可能會被妳嚇死嗎?老人家可能被妳嚇到從樓梯上摔下來死掉嗎?小朋友看到妳會造成一生都難以治療的心理創傷嗎?」越說越氣憤的我繼續說:「妳有想過這些嗎?醜八怪!」

我總覺得惡靈少女那雙紅色的眼珠似乎含著淚水,而且她慢慢低下了那張如同陶瓷娃娃的臉孔。

難不成是因為我的訓話讓這隻惡靈開始悔改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了嗎?

太好了!那我繼續說下去!

「當碗龍在吃冰淇淋的時候,吃到一半的時候就在喉嚨裡融化了!妳有想過這些嗎?沒有!因為妳只想到自己!」我義正嚴辭地用手指指著惡靈少女說:「當妳在想著碗龍吃冰淇淋的時候,妳有想過霸王龍正因爲手太短吃不到冰淇淋而苦惱嗎?沒有!因為妳只有想到自......」

「吵死了!」

「啪!」

我話還沒說完,一個麻辣的巴掌就清脆地打在我的臉龐上!

「叫一個女孩子醜八怪,你......你真的是太過分了!」不再露出詭異笑容而是露出憤怒表情的惡靈少女目光含淚的說。

我發現,握緊拳頭顫抖的她發出了我所見過最強烈的怨氣了。

「那個....我只是想說,可以把那個髮箍還給我嗎?」

「呵呵呵,老娘好久沒有那麼生氣過了。」惡靈少女站著三七步,用太妹般的語氣說:「接下來,就請你   多   多   指   教   了!」

她該始摩擦她的拳頭,我能清楚聽到她拳頭骨頭傳來「喀擦喀擦」的聲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