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2)

        一閉上雙眼,末就進入夢鄉。

        有一個人,輕輕柔柔地幫她梳髮,髮絲順著梳子傾洩而下。

        「公主的頭髮很美呢!」身後那個人讚揚。

        鏡子裡,一樣留著黑色長髮、擁有白皙肌膚的她嫣然一笑:「謝謝妳。」

        這是她第五次作這個夢了。在夢裡,她是一位公主…真是一個奢侈的夢啊……

        第一次作這個夢,是在十二歲的時候,此後偶爾會作到這個夢,這個噩夢。

        「那個…我想出去逛一逛,可不可以?」

        「當然可以啊,公主殿下。」

        於是,末興高采烈地穿搭好外出服,精神抖擻地打開房間門,從樓上往樓下走去。

        「妳要去哪?」一個人冷聲問,末不禁一顫:「我、我要去街上。」

        但是,如果真的是末,早就嗆回去了。不過,這畢竟是夢,不是她能控制的,否則她真的很想送幾句不堪入耳的話給那個人。

        「小心一回來,就什麼都沒了。」那個人說。

        「妹妹,」末都還沒有回應,一個身著華服的女子走到她身邊:「不要老是對她那麼兇,公主,去吧。」

        末鬆口氣,快步離開這兩人身邊。

        在夢裡,一開始那個令人反感的,是她的二媽,也就是她那國王老爸的小三;而後來出現、身著華服的女子,是她的親生媽媽,也是正宮、皇后。

        莫名其妙,一個那麼複雜的夢,她真心想要送給害她作這個詭異的夢的人幾句髒話。

        「是白雪公主!」走到路上,每個看到她的人都這樣竊竊私語。

        奇怪了,是白雪公主會怎樣嗎?為什麼要一臉見到鬼的樣子?末心想。

        她走到小販面前,那個男人爽朗一笑:「公主,又來買蘋果了嗎?」

        「是的!我想要兩顆蘋果,謝謝你。」她露出笑容│更正,是夢裡面的她,不是她本人。說實在的,她本人不怎麼愛吃蘋果啊!

        「公主好可愛呢,來,兩顆蘋果給妳,總共是十塊錢哦!」

        末從對方手中接過一袋蘋果,並遞過兩枚五塊錢銅板。

        買完蘋果,就會發生那件事了吧……

        她嘆口氣,但是雙腿仍是不受控制地走回她的家│那作城堡。

        「我回來囉!」

        然後,怵目驚心的畫面展現在她眼前:自己的母親和父親倒在鮮血之中,而旁邊的女人則舉著沾染紅漬的長刃。

        「咚!」她手中的那袋蘋果砸落地面。

        那個人高舉著劍,露出嗜血的笑容:「啊啊…總算哪,不用再看這個女人和那個男人的臉色過生活了…我總算能刺穿妳的心臟了……」那個人步步逼近。

        醒目的鮮血刺痛末的眼窩,她恐懼的倒退,退到門口時一旋身,提起長裙快速奔跑。

        『快!再快一點!』她在內心催促自己。她曾經就是因為跑太慢,而被刺殺│雖然只是夢境,但是卻能體會到非比尋常的疼痛,從心底往胸前刺去的疼痛。

        後面的女人和她僱的追兵不斷跟著,於是她躲進樹林裡,也很順利的沒被找到。

       

        她待在森林裡值至黃昏,天色漸漸暗去,她也越發覺得不知所措。現在回去必定是錯誤的選擇│如果要結束夢境的話,這自然是最好的方法,撇除痛得要死的話。

        所以,她在森林裡走著,渴望找到一戶人家收下她。走著走著,一間磚頭蓋成的木屋映入眼簾,她走過去敲門。

        「請問是誰?」柔嫩的聲音問著。是亞斯的聲音。

        「我…我需要幫助。」末小心翼翼地回答。是的,這是第一次她的夢境進展到那麼後面│遇到好心人家,而且這戶好心人家似乎很不一樣?!

        「妳需要什麼幫助?」一個沉穩的聲音從裡面發出來,她不禁噗哧一笑│這不是貝魯的聲音嗎?

        「我被人追殺了,你們願意收留我嗎?作為回報,我可以幫忙打掃、煮飯。」

        不過一會兒,門嘎吱一聲地被打開了。

        「請進。」洛爾德探出頭,而其他弟弟們則警戒的打量末。

        真是奇怪,明明不久前大家還一起躺在床上,現在卻變成了陌生人,末無奈地想。

        「謝謝你們願意收留我。」她感激地看著他們。算了,就把他們真的當成自己的弟弟吧,性格大概不會和原版相差太多。

        彷彿是要證實她的猜測一般,札納特馬上衝上前,扯了一下她的頭髮。

        「哎唷!」

        此時,凡納特怒氣沖沖:「札納特,你幹嘛欺負客人?」

        「又沒關係。」札納特無所謂地聳肩。

        「什麼叫做沒關係!?到時後你會被媽媽罵的!」

        媽媽?末困惑,難道真的是他們的媽媽嗎?

        「凡納特!」令人訝異的是,凡納特被洛爾德吼了。末嚇得瞪大了眼,一向溫柔的洛爾德吼起來這麼有威嚴?他在家裡都是裝出來的嗎?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末不禁緊張起來。

        「抱歉讓妳見笑了。關於妳剛剛的話,我們決定收留妳,但是請務必做到妳自己說的事情,我們不想收留一個花瓶。」洛爾德的口氣硬生生地劃清彼此之間的距離,使她的心狠狠一揪。

        『我…我是你們的姐姐啊……』心中微微的苦澀。

        「貝魯,帶她去空房間。」洛爾德下令,貝魯便示意她跟著走。經過尼爾塔、狄克希和亞斯的時候,他們害怕得躲到洛爾德身後。

        『啊啊…沒辦法啊,畢竟自己對這個家來說,就只是個陌生人啊。』

        「這是妳的房間,很抱歉我們並沒有打掃這裡,還要勞煩妳自己打掃了。還有,請不要去走廊的最後一個房間,若是妳去了,我們必須將妳驅離。」貝魯瞅了她一眼。

        「…好,謝謝你們。」

        末忙碌地整理新房間,腦裡卻不斷留意剛才的所見所聞。

        從此之後,末就開始幫傭身兼租屋人的生活。

        每天的打掃、煮飯,她都做得樂此不疲│畢竟,對象是夢裡的弟弟們。雖然和現實生活中可愛的他們不盡相同,可是依然是她的心頭肉。

        除此之外,她也大概猜出那個被禁止進入的房間裡,住的是誰。

        那個人,正是他們的媽媽。

        不過,末還是想要親眼看看,媽媽的模樣。

        某一天,她從森林走出去,到市集作交易。

        在那些日子裡,她除了做家事以外,也順便做了一些生活用品,再利用上市集的機會和其他人進行交易、賺錢。

        逛著逛著,突然前方發出了一陣騷動。

        『發生什麼事了?』末暗想,原本正想要湊過去看時│

        「皇后大人有令!把所有黑髮少女抓來!」幾位士兵大聲嚷嚷,聲音離她越來越近。

        是要來抓她的人!

        末一旋身,欲要逃離這裡,但是身旁全都是人,她根本就沒有辦法逃出去。

        「借我過!」她驚慌地說。

        倏地,一個力道拉住她的手。

        她被抓到了嗎!?

        「放開我!」明知道這麼喊著絲毫沒有用,但是他就是會下意識的大叫。

        「噓,不要出聲。」那人的聲音聽起來非惡類。

        末微覷對方,是個穿著綠色系套裝、留著黑色短髮的男人。

        『好熟悉的感覺。』末呆呆地看著對方。

        「小姑娘,現在可不是待在這裡的好時機哦,趕快跑吧。」對方這麼提醒她,她也才想起現在正是被捕捉的對象。

        「你…武功很強嗎?」

        對方被這跳Tone的問題唬得一愣,隨即回答:「還…還可以吧,怎麼了?」

        「那你陪我回去,順便保護我。」她非常厚臉皮的要求。

        「喂喂,我可不做免費的勞役哦。」對方馬上打槍。

        「呿,斤斤計較的。我煮一頓飯給你,可以嗎?」

        男人退避三舍似的後退:「妳煮的東西會不會有毒啊?」

        「誰理你啊,反正我是賴定你了。」

       

        於是,那個人抵不過末,認命地陪她走進森林裡。

        「欸欸,你是做什麼職業的?」末好奇地問。

        「傭兵。」他回答。

        「薪水很高嗎?好玩嗎?」

        男人看著身旁嬌小的少女,無法理解對方興奮的點在哪。「就…看雇主拿薪水,有時候還蠻危險的。」

        末點點頭,隨後開始沉默起來。男人也很困惑,自己的回答哪裡出錯了?

        踏進森林一段時間後,末終於開口:「有人跟蹤我們嗎?」

        「沒有。」

        末這才放心地坐到一旁的枯幹上,要對方也坐過來。

        「我告訴你…事實上我就是他們在找的人。」末輕輕地說,不過對方卻十分震驚:「妳是公主?」

        「曾經是,但現在不是了。我現在住在一個小木屋裡,被小矮人們收留││正確來說是以勞役換住處。」

        那個人聽完,什麼也沒說。

        「那…我們繼續趕路吧。」末伸了個懶腰,起身時順便拍拍裙襬。那個人也靜靜地站起來,兩人一起前進。

        越接近目的地,一陣鼓噪聲越明顯。

        『發生什麼事了?』末困惑地想,下意識加快腳步向前走。

        男人一樣也感受到異狀,跟在她身邊。就在距離小木屋十步時,他一個箭步衝上前、摀住她的雙眼。

        「喂喂,你幹嘛!?」末嚷嚷著。

        「噓,妳聽。」

        末安靜下來,馬上聽到一陣粗魯的聲音:「媽的!你敢打我!?一個死矮子也敢打我,不要命了啊!?」一陣拳打腳踢│不對,是刀鋒雙向的聲音。

        『不要!』末大駭,受害者是她的弟弟們啊!

        「放、放開我!」末掙扎,想要從男人的手中逃出去,衝到大家身邊保護他們,沒想到他卻把摀住雙眼的手放到嘴上,另一隻手抓緊她,問:「妳去哪裡能改變什麼?妳真的能保護他們嗎?」

        明明知道自己什麼也做不了、明明知道自己沒有力量保護他們,但末就是不放棄掙扎。

        「他們只是小矮人!」那個人大喝一聲。

        『但是,他們也是我弟弟啊!』但是對方怎麼會知道?在這夢哩,他們就是小矮人、收養她的小矮人。

        她和那個人僵持著,突然間一個身影劃過天際,然後落在他們前方,流著泊泊鮮血。是亞斯。

        「不要!!!!!」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