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從前從前~~有個黑髮的女孩~~和她的美貌~~她的名字叫作白雪公主~~~~」

        一個柔軟的聲音輕輕哼唱著,歌聲響遍森林裡。而歌聲的主人-一名少女,雖然用著斗篷遮住自己的頭部,但是沒被遮住的臉卻十分細緻。眼前,也有些許烏黑的碎髮輕輕飄盪。

          突然之間,前方傳來一陣巨響,少女顫了一下。

        「這是從哪裡死出來的臭小子?給我打!」一陣拳打腳踢漸漸逼近少女的所在之處,情急之下,她躲到樹叢裡,透過樹枝與樹葉間的縫隙觀察。

        大約五名粗漢和一名瘦小、留著俐落刺髮的少年正在搏鬥。雖然這看似是一場極為不公的打鬥,但是看久了變會發現少年正在上風處。即便面對著五名比自己魁伍的狀漢,少年仍能屢屢化險為夷,甚至攻擊到對手們。他就像貓一樣跳上跳下,卻不失從容地應戰,輕輕鬆鬆地在樹間穿梭,並在一剎那投下一個手裏箭。

        可是,若是再看仔細一些,便會發現對手們的下手狠毒,招招都是攻擊要害。就算少年再厲害、不如那群人所期望地被打中要害,也還是有不少傷口。

        藏起來的少女看得膽顫心驚,不免為少年感到心疼。能夠忍著疼痛、保持從容的姿態打鬥,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總算,那群粗漢啐了一口,轉身落跑,卻不忘大喊:「下次就不要被老子遇到!」

       

        少女在心中狠狠詛咒那群人:『你們早就在遇到人家前先死了啦,孬種。』

        而少年也雙手插腰,望向那群人的離開之處,嘆道:「真是討厭。」

        接著,少年坐到一旁的枯木上,脫下自己的卡其色外套及裡面的黑色襯衫,果然上面全是創傷。

        少女在羞紅著臉的同時,發現那人絲毫沒有要治療自己的意思。

        『為什麼不包紮呢?還是說,要等同伴來幫他?』

        少女繼續觀察著。這時,少年又套回自己的衣服,衣料貼到身子的瞬間讓他稍稍蹙起眉頭,隨後又若無事然地著裝完畢。就在他穿完衣服的同時,一個留著栗色長髮、穿著冒險家套裝的女子跑了過來,劈頭就問:「歐比,怎麼了?」

「啊啊,沒什麼,只是看到一隻小兔崽子,就追過來囉。沒事的、沒事的。」少年嘻皮笑臉地回答。

        女子困惑地問:「兔子?在哪裡?」

        「妳過來,我就跟丟啦。」

        女子無奈一嘆:「好吧,別追了,我們走吧。」

        少年卻拒絕對方:「妳先走吧,我看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東西,我等等就去。」

        「哦?什麼東西?我也要看。」

        「當然不給妳看啦,快走快走,我等妳走再看。」

        女子雖然不服氣,嘟著嘴還是乖乖離開,「毆比真是小氣。」

        「謝謝讚美囉。」

        真是奇怪,遇到同伴也沒有說出來,少女自忖,難道他真的要忍著傷口嗎?

        少年笑嘻嘻的,等對方走開,便往樹叢靠近。

        「小姑娘,在看什麼呢?」

        少女嚇得彈起來,像隻小兔子一樣瞪大雙眼,斗篷有順勢滑了下來,一頭烏黑長髮飄逸著,她以機關槍的速度般說:「我沒有做壞事哦!我不菸不酒、不嫖不賭、不偷不搶、心地善良、光明正大,絕對沒有做虧心事!」

        少年被少女地驚人之舉嚇得一愣,隨後放聲大笑,甚至還流出了淚水。「哈哈,那妳躲在這裡幹嘛?躲起來的人哪稱得上光明正大?」

        少女被笑得窘迫,雙頰泛著紅暈,鼓著臉說:「我、我這是保命行為,難不成我要衝出去,被像沙包一樣揍嗎?」

        「那麼,那些人離開之後妳就可以出現了不是嗎?但妳沒有,而是繼續躲在那裡,看我脫衣服。」

        如果剛剛的臉是蘋果的紅色,少女敢保證現在自己的臉已經是火一樣的紅了。於是少女撇過臉,沒有出聲。

        「哈哈,妳真的很好玩。妳叫什麼名字?」少年揩去眼角得淚花,嘴角的笑容卻沒有消失。

        「哼,我又不是笨蛋,才不會告訴一個陌生人我的名字呢!」少女回答。媽媽說,陌生人裡十個有九個是要拐騙小孩的,剩下那個是世上稀少的好人。誰知道眼前這少年是好人還是壞人呢?所以,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少女非常警戒。

        「也是。像妳這樣的女孩一定不好拐走。」看!這個人果來不安好心。

        她原本要藉故離開了,但是再找到藉口前她問:「你不擦藥嗎?」

        少年撓撓黑髮:「這些傷口沒什麼呀,不久之後就好了。」

        『什麼叫這些傷口沒什麼?這些可都是刀傷啊!怎麼能這樣作賤自己的身體?』她蹙眉想著,於是秉持著善良至上的想法,她從懷中掏出一個小東西丟給對方。

        少年眼明手快地以右掌接住,攤開一看,一個精緻的小瓶子穩穩地躺在手中,少女則在一旁叨叨絮絮地唸著:「你回去以後,早上晚上各擦一次,要擦滿一個禮拜,不然傷口不會好。如果以後有機會再遇到,我再來跟你討這瓶藥的錢。」

        少年微怔。這是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有人在彼此不相識的狀況下,給他一瓶藥。

        少女拍拍自己的長裙,妥妥地穿上斗篷,說:「我要回去了,掰掰。」隨即踏著輕快的步伐,消失在森林深處。

        『啊啊…真希望有機會再遇到這個少女呢。』少年心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