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01 兩顆糖(3)

      撞到別人的黎宇翔被猛烈的衝擊力給撞倒在地上,他率先發出聲音來:「唔、好痛。」語畢,他趕緊起身上前伸出援手,想把眼前被他這麼一撞也屁股跟著著地的棠依給拉起身來。

      但黎宇翔這個動作對於棠依來說似乎是不大領情,她連向他伸手的意願都不願給他似地呆坐在地磚上,他就這樣維持著那「紳士且友善」的姿勢,看著她兩手環抱在胸前,全身微微顫抖,兩眼失神地望向自己。

      須臾,他似乎是察覺到了棠依的異樣,以及那份對於她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使他不自覺皺起眉頭來,就在他有很多疑問想脫口而出時,後方不遠處開始有躁動的聲音傳出,他轉頭一看,貌似那幾個女生快追上他了。

      他真的不能再耽擱下去,得趕快跑,不然剛剛好不容易拉開的距離又會被縮短。

      黎宇翔自知理虧在先,但現在緊急情況,只好不得已出此下策:「學妹抱歉了。」話才剛說完,他立刻用雙手把棠依環抱在胸的兩手給解開,然後兩手迅速地來到她的肩膀上,將她扶起身,再一手順著她左手的曲線一路由上摸下來,另一手趁機從他自己的褲袋裡拿出一顆糖果放在了她的左手心上,並順勢將她的手指往手心處彎曲,把糖果藏在她的手心裡,「糖果就先補償給妳,先這樣,掰。」一說完便朝向前方繼續他的逃跑之旅。

      棠依隨著黎宇翔的離開也跟著不自覺轉身過去,她呆望著他的背影,不禁憶起了五年前的他們,那兩個會給她糖果的青梅竹馬。

      就算她想起了他們,就算他已把受驚嚇的她給攙扶起來,可她的身體仍會不自覺地在顫抖著,甚至是比方才被撞倒在地時還要加劇。

      她先用右手去摸不知何時早已放下的左手臂,而後左手緊握著,被握在手中的那顆糖果彷彿是怕這得來不易的糖被搶去,又像是在克制那抖動的身子而不自覺地在出力。

      這睽違已久的第一顆糖,棠依還沒吃就覺得苦澀。

      驀地,她眼前一片模糊不清,兩行淚悄悄地從她的臉頰上滑落下來。隨著淚珠才剛墜落到地面不久,她馬上就用手背抹去臉上的淚痕,彷彿是不想讓別人看見自己的脆弱而快速、拼命地把不聽話的眼淚給抹拭乾淨。

      「妳在幹嘛?」一道冷淡的女生聲音從棠依後方發出。

      一瞬間,棠依全身震了一下。她知道這聲音是她妹妹──唐果,她深呼吸,吐氣,接著宛如沒發生過什麼事般,轉身面向對她說話的人,「沒有幹嘛,只是剛剛好像看見了一個熟悉懷念的身影而已。」

     

      「所以妳就打算這樣讓我在那繼續乾等下去唷?不是妳說有事要找我當面講的嗎?我在那等得不耐煩才想說到妳班上來找妳,看看妳是發生什麼事,結果卻是這樣。哼。」唐果言語犀利且刺耳,最後還冷哼一聲表示不滿。

      棠依無奈看著眼前的唐果,緩緩吐出話:「妹妹……妳一定要一直這樣對我說話嗎?我們就不能好好地說話嗎?」

      唐果激烈地秒回對方,彷彿這是她的痛處,她不可侵犯的領域:「不能!早在爸媽離婚以後就不可能了!」語畢,她貌似驚覺到自己說話太過激動,以致於口吻稍微和緩一些,但仍不改只對眼前人一貫的冷漠傲慢,接續道,「請妳快點講好嗎?我時間很寶貴。」

      聽出唐果的不耐,棠依直截了當地把話講明:「我不打算搬回家裡住。即使現在轉學到這裡來,我也不打算搬回家住。妳真的不用那麼擔心我會搬回去。」

      棠依本以為只要她高一選擇就讀住宿制的學校,從家裡搬出去住,經過一段時間後,她們姐妹倆自然而然就可以回復到以往相處融洽的時候,可她萬萬沒想到她們之間的芥蒂也因此越來越深。

      唐果聽完棠依講的話,頓時微愣一會兒,似乎是意外對方會對自己說出這些話,而後回過神來急忙反駁:「誰、誰會在意妳會不會搬回來呀!妳少臭美了。要不是媽叫妳轉過來繁星,我跟妳可以互相有個照應,我看妳也不會答應轉過來吧!」即使她被棠依說中自己的心事,即使她在一開始講話的時候氣焰就弱掉,她依然不想認輸、不想示弱。

      棠依起先搖搖頭,而後一臉堅定且溫和地說道:「妳錯了,不管媽有沒有叫我轉過來,我還是會轉學到妳這裡。」

      轉瞬之間,唐果的臉色變了個樣,怒形於色的她彷彿是用了極大的意志力去克制慍怒的自己,才咬牙切齒地說:「妳知道嗎?我就是最討厭妳這嘴臉。特別是妳還用這張嘴臉說出那樣子的話,聽了就很上火。」

      棠依從小到大很少看見自己的妹妹發這麼大的脾氣,以致於她被惱怒的妹妹嚇得不自覺邊倒退一步,邊畏怯地說:「我……我只是說出實話而已。如果妳不高興,不想聽我說這些,那我不說就是。」

      原本一直被壓抑的怒火因看似一句無心話,實質是火上澆油而疾速竄升到臨界點,唐果怒不可遏地衝上前去,一面揚起右手想往姊姊那張臉上狠打一巴掌,一面大聲怒叱:「棠依,妳……」

      在唐果衝上前,準備揚手打她的那一刻,棠依宛如是做好了準備,去接受即將迎面而來的掌摑聲而緊閉雙眼、緊握雙拳,但她卻遲遲沒感受到自己臉頰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感,甚至她也沒聽見那預料之內的重重摑聲。

      棠依遲疑了一會兒,才緩緩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竟是──   一個身高約一七一,身材頎長的男生正一手攫住唐果那高舉的右手,阻止了本該發生卻沒發生的事。

      葉子雨一邊擒住唐果的手,一邊從容自在地看向唐果說道:「我還真沒想到再見到妳,是看見妳正要賞別人一巴掌的時候。唐果。」

      棠依、唐果兩人一臉驚奇地不約而同注視著葉子雨。

     

☌☌☌☌☌

      隨著時間流逝,距離遊戲結束的時間點將近,參加追逐戰的女同學們都紛紛跟隨黎宇翔的腳步跑回到了遊戲的起始點。

      黎宇翔在遊戲結束前幾秒鐘,快要回到遊戲起點的時候,正巧被一名女生追到並且首次被人逮到機會抓住他。

      依這場快閃活動的主持人──于君磊在遊戲開始以前就對著所有人說的「有哪個女生第一個抓到黎宇翔的,那個人就可以從黎宇翔那裡獲得一顆『限定糖果』,外加合照一張。」,那個女生本應該要獲得一張合照與限定糖果一顆,可……卻在最後只獲得了合拍一張照片的獎勵。

      照黎宇翔在快閃活動現場給眾人的說法是說,他在與人追逐奔跑的過程當中,不小心把糖果給弄到不見,所以今天的限定糖果就沒辦法給那獲勝的女生。

      雖說那女生無法獲得她想要的糖果,但至少還可以拍張合照,有總比沒有好也就將就了。

      有的人願意將就所謂的事實,也就會有人不甘願地將就著現實,而那個不甘願將就的人正是被于君磊惡整的黎宇翔。

      校園追逐戰兼快閃活動就此宣告落幕。

      事後,黎宇翔一臉氣鼓鼓地在自己班上,人站在于君磊的身旁,對著坐在位子上,神情悠哉看書的于君磊大聲斥罵:「你知不知道你會害慘我?我們根本就沒彩排到那裡去,你突然在那邊自己無中生有地變出一個哪來的小企劃,說要來一場女追男跑的限時追逐戰,而且下海的人還是只有我一個人!再來獎品也還是我!你是想怎樣?看我這樣很好玩是嗎?」

      處在盛怒之下的黎宇翔根本沒顧及到接下來的後果,這後果就是因他而急速形成,並瞬間颳起的黯黑龍捲風。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