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難纏就甩掉(4)

    特地在校園裡踅了一圈,我不想那麼早進到教室裡面對更多的耳語,所以儘管上課鐘聲已在三分鐘前迴盪過整個校園,我仍沒有回去上課的念頭。

    走到體育館後方的大樹下,我背倚著樹幹,把頭向後一靠。

    「當人好累呀。」呢喃著,我闔上眼。

    思緒在腦中載浮載沉,逐漸飄遠,我慵懶著身體,任憑睡意朝我襲來。

    好像一點一滴的墨水渲染在我的視野裡,沒有多久,我望見一整片星空。

    一開始不太相信,我用力睜大眼睛眨了眨,想試著移動,卻發現一根手指都動不了,立在原處動彈不得。置身一片漆黑之中,我頓時感到徬徨,不知如何是好。

    漸漸地,微光滲入,點綴了本來令我將近窒息的沉悶墨黑。

    四周亮起,我仍無法隨心所欲動作,但浮躁的心情慢慢被點點光粒安撫下來,當顧著抬眸欣賞宛如星空的景致時,一個男孩的聲音,驀然竄過我的耳際。

    「嘿。」

    我朝音源望去,男孩手抓著另一名女孩往我這個方向齊步奔來,因為遙遠,我分辨不出是誰。

    發愣之時,男孩的臉部隨著距離縮短越發清晰,本來朦朧的五官,呈現出一個明亮的笑容。

    「雪嫣!」

    剎那,我的心臟彷彿被拳頭猛地重擊了一下。

    男孩在叫我,卻又不是在叫我。

    明明是歡快的語調,竟讓我一瞬間,眼眶微熱。

    「走,我們去看星星。」他大聲說,後方的女孩羞怯地笑笑,臉上掛著未乾的淚痕。

    「不要跑那麼快啦,我穿裙子耶。」

    「不管。」男孩停了下來,就在離我一步之遙,但他自始至終都不曾將目光逗留在我身上,仿似有張無形的玻璃帷幕切開了我與他們之間的世界,男孩只是對著女孩笑著,瞳孔裡只容納得下女孩。

    男孩手上力道緊了緊,拋給女孩淘氣的笑容,沒等她回神,將女孩猛然一扯,拉著她拔退狂奔。

    「喂,你慢一點啦!」

    空氣被他們切開,因跑步而颳起的風帶起我本來垂落的長髮。

    我屏息,想要用手遮住臉頰卻做不到。

    四周隨著他們離去的腳步聲暗了下來,我頓時明白,黑夜裡的星星原來是男孩帶來的。

    他用光芒耀亮我的黑夜,而當男孩離開,這裡遲早會剩下一片黑暗。

    頓悟來的同時,眼前光景瞬間定格,趴擦一聲,裂成塊塊碎片,夜空應聲崩解,模模糊糊的淡出我的視線,好像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過,只留我一個人呆立在白屏中央,孤單寂寞。

    方才的情節彷彿虛假,一陣風似的來,又一陣風似的消散,誰曉得這些究竟是記憶碎片搞鬼,還是眼淚作祟?我連白屏中的自己都模糊地看不見。

    最後,只有那股深深被人抓住心臟的悶痛感,殘忍的留下烙印,住著不肯離開。

   

    我醒了,從夢裡醒來。

    愣了一會兒,頭腦才重新運轉起來,不知道上課多久了。

    我搓著發涼的指尖,正打算起身,卻有雙腳步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妳是誰?」

    我微微抬眸,望見來者,沒打算回話就逕自忽略。

    「喂,回話啊。」被阻擋住去路,那人修長的身形橫在我前方。

    撇過頭,我懊惱地吐出一句:「不關你的事。」

    那男生皺起眉頭,被略長瀏海這去大半的雙眼瞇了起來,靜靜打量著我。

    被看得不自在,我侷促的絞著手指。

    「妳是不是黎雪嫣?」他問,不是很確定。

    聽見這句,簡直要暈眩。

    「我他媽的!雷末禹你根本故意!我們都同班快兩年,雖然沒講過話,你怎麼可能不認得我?」

    我爆氣,情緒一沸騰,憤怒的話語沒細想就衝口而出,也不怕後悔。

    雷末禹被吼得怔了三秒,他眨眨眼睛,腦袋可能被我的嗓門震得當機了。

  「呃,我真的不認得妳是誰......」他吶吶開口,似是尚未從驚嚇脫離。

    躁鬱攻心,我搔了搔亂髮,「最好是啦,班上那些臭八婆每天都在談論我多破多婊,她們肯定跟你宣揚過我的事蹟!男友照三餐換、腳踏五條船之類,你一定是故意是故意的!因為我翹課所以故意來鬧我對不對?還是知道我剛跟男友分手所以來落井下石?你老實說,我不會揍人!」我冷哼一聲,也眨了眨酸澀的眼睛。

    聽了一長串,雷末禹的表情變幻莫測,他沉下眸替自己辯解,用比方才清冷的眸光緩緩繞上我的臉,沉沉開口:「我不是沒來上課,就是在課堂上睡覺,哪來時間聽那些人五四三。」

    他說完,換我愣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