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幕

        「只要乖乖跟我走,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湛海淵帶著鬼魅般的笑容,看著眼前這名利慾薰心的中年男子,他的靈魂是多麼混濁,如沾滿汙泥般,卻渾然不自知。

        中年男子毫無懷疑的答應了,反正他也沒有退路,索性就跟著眼前這人走吧!要是拒絕這個人,他就得從夢中醒來,面對法官的審判、眾人的評論和更多繁雜的後續問題,雖然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湛海淵領著中年男子穿過濃霧籠罩的森林,男子緊張兮兮的左顧右盼,但想到自己渴望的東西觸手可及,又換了一副嘴臉,「還要多久才到啊?」他討好似的表情讓湛海淵在心裡冷笑一聲,多可悲的人啊。

        「不會讓你等太久的。」湛海淵的語調平平淡淡的,男子沒有注意到的是,他眼中閃耀著如狐狸似的狡猾──

        「到了。」語落的同時,濃霧散去,一個巨大的石像矗立在他們前方。「去吧,到那石像前,我會告訴你接下來怎麼做。」

        男子如獲至寶的奔向湛海淵所說的地方,「啊!」他慘叫一聲,從地上長出的黑色荊棘緊緊纏繞著他,他拼命掙扎,「救我!」

        湛海淵冷笑,「別傻了,跟我走比被關在監獄裡好得多,康姨會好好待你的。」同時,幾個康姨的手下從森林鑽了出來,對著男子念了幾句咒,讓男子瞬間石化。

        「夢神之子,這是你的異域寶珠,咱們銀貨兩訖,互不相欠,康姨會感謝你的。」領頭的那個將說好的價給湛海淵,其他傢伙則把石化的靈魂拎走了。

        將異域寶珠收好,湛海淵手一揮,夢境如霧似散去,眼前只剩下男子無靈魂的軀殼,「嗶──」醫療儀器發出警告聲,湛海淵看著醫護人員來來去去,男子的妻子和兒女急忙趕來,醫生一臉遺憾的對他們說請節哀。

        「哼,咎由自取。」湛海淵冷眼看了一眼以淚洗面的死者家屬,離開醫院,騎上自己的哈雷往花東海岸衝。

        來到海邊的湛海淵,眼裡取而代之的是悲傷。「媽,我回來了。」他深吸一口氣,輕輕說道。「那個害我們海精靈家破人亡的兇手,我終於處理掉他了……但為什麼,好像一切都沒變,是我自己在幻想……」

        打從湛海淵有記憶以來,他就一直住在陸地上,但他知道,他的故鄉是海洋──他的母親是海精靈,他有一半的海洋血統,但是他的母親卻因為生下了夢神的兒子,被族人驅逐,只能在陸地上生活,想辦法弄一些海水維生。

        「別擔心,我會好好的運用父親給我的天賦,把媽和我失去的都討回來。」湛海淵望著無邊無際的海洋,想著已逝的母親,她是多麼堅強,強忍悲傷也要護著血統不純正被族人歧視的孩子。

        湛海淵的手機突然發出了刺耳的聲響,打破了這緬懷過去的悲傷情境。「哥,你終於接電話了,你在哪裡?你知道你已經三個星期沒回家了嗎?」話筒的另一端是湛海淵的表弟湛海宸,一連好幾個問題讓湛海淵不知從何說起。

        「等會兒就回去了,我會幫你帶海藻沙拉。」

        「真的?太棒了!等等,你去海邊了?」

        「算是,我要回去了,不說了。」擔心湛海宸又跟他長篇大論,湛海淵果斷地按下結束通話,騎著哈雷一路飆回台北。

        「我的媽呀,崔棉哥!」湛海宸打開門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大叫崔棉,而聽到呼喚的崔棉以為有什麼大事發生,急急忙忙地跑出來,看見門口站了個流浪漢,而且長得有點像湛海淵。

        「你可以不要那麼誇張嗎?」流浪漢,也就是湛海淵,翻了個白眼並把戲劇化的表弟給推開。「海宸的海藻沙拉,崔棉的麻糬,好好吃完。」他將整袋食物放到餐桌上,徹底忽略另外兩位的驚愕表情。

        「哥,你明明有一張好看的臉,幹麼弄成這樣……」湛海宸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被欺負了。

        「海淵,再忙也不可以這樣子──」崔棉還沒說完,湛海淵就打斷他的話。「停,我嫌麻煩。」

        崔棉無奈地看著湛海淵,「嘖嘖,你這樣子怎麼見人啊?明天去蒂芬妮的店弄一弄吧!」

        湛海淵聳聳肩,反正崔棉都會幫他搞定,他也就沒意見了。

        隔天一早,湛海淵就被崔棉架去蒂芬妮的理髮美容院。這間店的特別之處就是服務人員全都是精靈,店長蒂芬妮就屬於森林精靈,而且這裡還可以稱作精靈的八卦站,話是這麼說的:所有的八卦都是從理髮院開始。

        來到理髮院的湛海淵不免再一次起騷動,主要是因為他的外型過於邋遢,蒂芬妮見到他,大大嘆了一口氣。「老兄,你的頭髮、你的鬍子、你的臉!這都是你的!」蒂芬妮激動地對湛海淵說,「拜託你花點心思在上面好嗎?」

        「這傢伙的字典沒有『美』,放棄吧。」崔棉無奈地擺擺手。

        「天啊,漢斯,交給你了。」蒂芬妮一邊說一邊翻了個華麗的大白眼。

        在湛海淵被理髮師和美容師包圍的過程中,崔棉想到還有事就先離開了,三小時候,湛海淵呈現了嶄新的面貌,所有理髮師和美容師喜極而泣,並深深佩服自己竟然把流浪漢變成了帥哥。

        煥然一新的湛海淵走出理髮院後,看著灰濛濛的天空嘆了口氣,就在這時,一個女孩從他身邊走過,湛海淵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悲傷從她身上散發,「灰色的靈魂?」等他回過神,他發現自己早就跟著女孩一起走進書店。

        女孩漫不經心地拿起一本書翻閱,突然她停下動作,抬起頭和湛海淵四目相望。一瞬間,湛海淵愣住了,她的眼神是那麼空洞,一點生氣都沒有──

        下一秒,女孩毫不在意地將剛剛拿起的書放回原位,完全沒有注意到湛海淵的存在。

        他就被一個人類女孩給忽視了?

        湛海淵在心裡嘲弄的笑了笑,跟著女孩走出書店,發現她走到一棟大樓前排隊在等電梯,湛海淵才決定別繼續跟著女孩。

        這樣說或許有點奇怪,但湛海淵從那刻起就知道,這女孩非常的孤獨,而他決定將她當成新的獵物。

        「啊,這次好像太快找到獵物了呢。」一抹詭譎的笑攀上湛海淵的嘴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