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綠眼睛的賊1-1

  綠眼睛的賊1-1

賊躲在龍的爪子底下,精明的眼睛看穿熱浪波動,不受炫目的外在干擾。那雙眼睛彷彿一對調皮的星光,隱身在淺藍色的天幕後窺視眾生。

在他眼前是一座美麗的宮殿,大理石在日光下透出微紅的光輝,極度不自然。巍峨的宮牆高高聳立在山坡上,層層包覆堆疊。紅磚道繞著宮殿圍了一圈又一圈,從庭園到車馬通行的輦道,宛如遭石材鎮壓的巨龍。水霧在河面上蒸騰,蜿蜒為宮殿覆上面紗。

少有人敢在日顯偷東西,這裡是永日的國度,受九大神王庇護的咒闍利穆斯法堡,摩蘇丹誇傲日夜兩境的盔冠之城。在這頂盔冠上有顆低調的紅寶石,藏在平日不輕易示人的後腦勺上。根據賊聽見的消息,大多數的男人說起這顆紅寶石都是一副雙眼迷濛,春心蕩漾的可悲模樣。

他可以理解這種感受。如今他正面面對紅寶石迷人的香氣,摩蘇丹的荷倫宮,公主與王子誕生的秘密寶殿。這裡可是穆斯法堡戒備最為森嚴的地方。

賊等待著,鮮明的藍天還沒被烏雲遮蔽,夜行動物在日顯活動的時間非常短暫。

山下不遠處的河岸,是附近的主婦洗滌衣物、閒話家常的地點,只要一點偽裝,任何人都可輕易接近該地。賊已經卸下偽裝用的蓋頭和斗篷,放進一處隱密的岩縫裡。在這個時候游泳,幾乎要沸騰的水溫燙得怕人,沒有過人的意志力,絕對不可能撐過這個可怕的蒸氣地獄。但是賊知道快了,他在永日的日顯裡住得夠久,久到學會用身體的感覺去精算時間的流逝。

一陣涼意飛過,暴風雨要來了。

賊忍不住露出笑臉。他知道未得手前不該這麼做,但他還是笑了。

怒雷撕開地平線,豆大的雨點像亂箭一樣從天而降,聲勢浩大的烏雲從遠方的天空席捲而來。

行動!

賊忽地一聲鑽出藏身處,伸長手腳游過護城河。他只有非常短的瞬間,趁著塔樓上的弓箭手被大雨遮蔽視線時橫越護城河,一路潛進荷倫宮的下水道。

寬敞的水道剛開始吐出涓滴髒水,賊比預料中更快抵達,這是個好兆頭。趁著水勢還沒漲滿水道,他雙手攀著磚牆像隻貓一樣四肢蜷在身邊,只用雙手雙腳爬行,推動身體沿著水道向上。下水道裡臭氣熏天,但是賊毫不在意,他向來是靠著垃圾過日子。下水道的坡度漸漸平緩,濃稠的黑水漫上他的胸膛,朝他的嘴巴逼近。他的時間只剩嘴唇到鼻孔這麼一點小間隔,此時不只行動成功與否,更是性命交關。

賊精算過時間,如果不能在時限內撐過去,等雨停的時候,護城河的下游會多一具無人認領的浮屍。

賊今天還不會死,他有自信。水愈來愈高,他閉緊嘴巴,連呼吸都暫時停止。曲折的水道一路向上,帶著賊從隱密的地道越過五重宮牆。

如果是其他時間,賊鑽出水道的時候,會馬上被一票侍女、宦官發現,拖到廣場上凌遲致死。但現在是風暴時刻,連不眠不休的太陽也要暫時闔上眼皮,躲在烏雲後休生養息。賊的計算非常精確,但也正因為如此,當他探頭鑽出地道時,迎面而來的亂棒攻擊著實讓他面臨死亡也毫無畏懼的心亂了節奏!

他計算錯誤了嗎?

不是,當然不是,怎麼可能計算錯誤。打在他臉上的是無數的落葉和雨滴,還有不知道哪裡來的大小垃圾。為了應付每天豐沛的雨量,宮殿的建築師早就想好對策,加大每個牆角的排水孔和水道。這讓公主王妃們一覺清醒的時候,不用面對整個庭院的髒水,以及四處漂浮的垃圾,著實省了侍女們好大的功夫。

也給了賊機會。

說實話,不會有傻瓜像他一樣,只穿著粗布衣褲就走進日顯著名的滂沱大雨中。要應付這樣的雨勢,需要的是全副的盔甲,還有一雙能在水中視物的眼睛。賊習慣遭人痛毆,巧合的是,他也學過怎麼在水中睜大眼睛。

或者事情其實沒這麼巧合?

賊又笑了。管他去死,他喜歡笑,笑是他最愛的娛樂。

所有的日顯人都會在雨勢醞釀的時刻,也就是溽熱難當的雨前時刻躲進室內,準備來個一日好眠。為了防範雨勢入侵,宮殿裡每扇門都用上厚厚的簾幕遮蔽,窗戶擋上護窗板。除非有人窮極無聊,在大雨中爬上氣窗向外偷看,否則賊在寬敞的走廊上赤腳閒晃,也完全不用擔心會有人發現他的蹤跡。

荷倫宮的走廊寬到可以在上面舉辦宴會,連最挑剔的貴婦也不會抱怨場地擁擠。賊翻了個筋斗,踩在鑲銀線的大理石上向前飛奔,濕滑的地面是他今天最大的阻礙。

他沒有心思去欣賞四周的景色,藏在房間裡的絕世美女,也不是他今天的目標。瑟立姆摩蘇丹冷酷的心今天可以守住原則,不用為他的妻妾盈滿憤怒的熱血,那不是賊的目標。他的目標更珍貴、更古老,從咒闍利開國就在每個宵小和英雄的心中,發出閃耀的光芒。

嶓迦尼葉之盾,咒闍利開國國王不朽的神盾就藏在這裡。也許在瑟立姆摩蘇丹心中,這些女人佔了不少的分量,需要用上傳家之寶守護他們。賊很好奇為什麼多年來不曾有人把腦筋動到荷倫宮上,凌遲處死也許有點嚇阻作用,但是拜託,這可是一整座山的美女,還有嶓迦尼葉之盾呀!

他在大雨中奔跑,讓感官滲入宮殿的每個角落,感應每個僕從的位置。男性衛兵都在第三重宮牆外,宦官也回到他們的宿舍中,這個時刻在荷倫宮的最中心只有女人和小孩。賊不需要擔心他們,但是誰知道呢?他身在一處戒備森嚴的禁地,誰也說不準會不會突然來場大戰,他得為魔法先做好準備。

說來也好笑,外頭層層戒備,最中心的第七層宮牆戒備卻出奇的鬆散。這裡不是嬪妃和侍女的生活圈,戒備到此很難繼續保持嚴謹。賊曾經假扮侍女混進來探勘,難度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低。除了廚房的廚娘們之外,沒有人想到要看掩在他面紗下的臉孔一眼,等他換上服喪用的黑紗、黑衣,連最好奇的小僕女都躲得遠遠的。

也因為如此,他才得以偷到時間,將整座荷倫宮的內部感應得一清二楚。這是他苦心修練的魔法,透過波動感應,他心中的荷倫宮地圖比當初建造它的建築師還要完善精細。

在暴雨低沉規律的轟轟聲中,更顯得宮殿中一片死寂。賊的腳步不曾稍緩,一路向著目標前進。

再穿過白色的石頭拱門,就是獨立於第七重宮牆後的宮殿,還有供奉神盾的禮拜堂。這座小禮拜堂平時有無數的侍女維持整潔,隨時應付前來禱告的嬪妃和公主。只有現在,大雨滂沱的風暴時刻,侍女才會撤離,換上武裝衛兵。

賊當然可以撂倒侍女,但是他不想這麼做,更何況他需要衛兵的衣服才能離開。他的心臟噗噗直跳,每當接近目標時,難免都會來個一兩下。他翻過欄杆,再次走進大雨中。

這最後一段路他不走走廊,矮身藉著雨勢掩護,趴在泥濘的花壇中匍匐前進。雨滴激起的泥巴噴了不少在他臉上,滿地的殘花說明來不及躲避天罰的下場。賊爬到定位等待,他還要在這裡多待一下子。

最後兩名覆著頭紗的侍女低頭走過他眼前。當然,隔著大雨他只看到模糊的影子,但是波動魔法的感應力夠他在這片混亂之中,確實捕捉到兩人的腳步遠去。第五層宮牆外,此時也有兩個衛兵帶著武器往山上走,準備在第五層宮牆外與侍女會合,交接守護禮拜堂的責任。

賊只有一段很短的時間。

三步、兩步、一步……

他們走了!

二話不說,賊扯掉身上的衣物,一邊脫個精光一邊連滾帶爬衝向禮拜堂。等他人來到走廊的圍欄邊時,全身上下已然一絲不掛,除了一條尾巴般的頭巾拖在後腦勺上。

他用磅磅作響的心跳計時。

十下心跳,他還有七十下的時間。

賊撲向禮拜堂的門,像隻為貓薄荷發狂的貓,全身汗毛倒豎,興奮得不能自己。

終於要到手了!

禮拜堂的門對他而言只是虛掩,真正的困難在神龕上。當初設計這個神龕的是一個極為高明的鎖匠兼藝術家,賊得向他致敬。但是賊可沒有因此笨到不用魔法,傻傻的像先前的失敗者一樣,用鈍針來對付堅不可破的權威。

他深吸一口氣,又過了五下心跳,一口氣的時間心跳稍緩,又是五下過去。他已經能看見燭火照在金屬上,反射出神盾難以直視的光澤。

賊把手放在神龕上,將魔法推進純金的籠子裡。這是波動魔法的精隨,他能感應到組成這座金籠的每個粒子,進而使用意志力令它們凝固或是分散。經過多年的練習,他摸透了波動魔法的訣竅,知道一味的凝聚和波動都成不了事。你得去感覺,抓住每一個粒子,將波動和凝聚兩種正反力量交互推動,然後世界上的任何物質便能任你掌握。

賊深吸一口氣,三十下心跳在瞬間就過去了。等他吐氣時,一股輕微的波動順著他的氣息吹散到金籠的每個角落,引發連鎖反應。剛才遭他哄騙聚集的粒子們,為了對抗這波波動,紛紛各自向每個小集團的中心聚攏。堅固的金籠霎時間寸寸斷裂,向內崩塌粉碎!

細小的金塊落在地上的聲音和雨點其實滿像的。

賊瞇起眼睛,就在他眼前了,嶓迦尼葉之盾,咒闍利的傳國之寶。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