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3.

        一開始說好的和平共處,在兩週後全然破滅。

        掀裙子事件的隔天,子綾踏出家門,正巧翼凌的爸爸跟翼凌也在同一時間打開家門,她本來要直接轉身離去,但卻覺得這樣的態度面對長輩是一件很沒禮貌的事情,於是她面無表情地看著翼凌的爸爸打了聲招呼。

        「早……」翼凌背著書包,怯怯地對她說。

        子綾淡淡一瞥,目光毫無溫度,直接甩頭就走。

        「怎麼?你們吵架了嗎?」翼凌的爸爸開口問,翼凌則搖了搖頭,不語的跟上子綾那越走越快的腳步。

        「欸,紀子綾!妳不要走那麼快啦!」

        子綾停住腳步,但並不是因為翼凌的話語,而是已到了路口處的路隊後端,小六的路隊長正拿著三明治啃著,見他們兩人到隨即背起放在地上的書包,吆喝著路隊開始往學校走去。

        許多來自各個地方的路隊魚貫而入校,各個學生頂著黃色的帽子抵擋豔陽,從家到學校的整個途中,對於翼凌,子綾選擇不理不睬。

        翼凌見狀,得知她仍然在生氣中,書包背帶越握越緊,耳中清楚的傳來鞋子摩擦柏油路的腳步聲、鐵便當盒的輕微撞擊聲與手微微摩擦著制服裙的聲音,明明平日這些聲音是如此的渺小,小至可以忽略,現在卻突然整個放大,感覺心頭空空的。

        兩人一前一後往教室樓梯走去,子綾在前,翼凌則在後面慢吞吞地走著,待爬上樓梯的時候,他看著子綾的深藍色制服裙隨著她的動作搖搖擺擺的,突然停止了腳步,腦中浮現出哆啦A夢的影像,又趕緊搖搖頭。

        「紀子綾!」他叫著。

        子綾停住腳步,冷眼回看,「我說過我不想跟你講話!」丟下這句話,原本一腳跨越一格樓梯,現在改成跨越兩格樓梯,很快的她的身影就消失在轉彎處。

        什麼嘛!

        明明他轉來這陌生學校時她幫了他這麼多!陪他去找老師、陪他去福利社、陪他去保健室,甚至還帶他參觀校園,帶領他認識這所學校。

        結果呢?

        他明明就在她旁邊,明明就有看到她被掀裙子,為什麼說沒有?

        為什麼不敢承認?為什麼不幫她說話?

        子綾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帶著憤怒的情緒走進了教室。

        她好氣,好氣哦……

        由於剛轉進這所小學,翼凌並沒有認識什麼朋友,之前下課有時都會找子綾的他,現在變得一個人了。每段下課時間他都安安靜靜的坐在自己那靠窗的位置,發著呆望向窗外,看著走廊上嘻嘻笑笑的學生們,他感到好寂寞。

        如果時光重回到昨天那時候就好了,他一定會勇敢的跟老師說出實情的,子綾就不會生氣,牛奶盒也不會被她打翻在地上了。

        想著想著,他的目光注視著一位經過窗外的男孩,男孩因為他的凝視而回看了他。

        「咦?你不是昨天跟紀子綾在一起的男生嗎?」那位男孩停在窗外,手倚在窗口,「我記得這位置沒有人坐啊!你是新來的轉學生?」

        翼凌點點頭,沒有開口說話。

        因為是新來的,因為才剛剛接觸到這新環境,因為不敢惹事生非,所以他怯懦了,所以他說謊了,但也因此……失去了紀子綾這位朋友。

        「我叫張昱誠,你叫什麼名字啊?」

        「……許翼凌。」他小聲的說,同時間發現對方手中拿著一盒未開封的牛奶瓶。

        「許翼凌?」張昱誠唸了一次,接著笑笑地說:「昨天謝啦!還好你沒有跟老師說,不然我就死定了,紀子綾凶巴巴的,根本就是一隻母老虎,人家也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她竟然還想脫我褲子,有夠變態!」

        翼凌聽著,然後看著他說:「你掀人家裙子,就不變態嗎?」

        「我?」他一臉不以為意的態度,「那還好吧?她自己不穿安全褲的,就算我沒有掀,搞不好也會被風吹起來啊!說來說去,是她自己底下不穿安全褲的,怪誰啊?」

        對方那不知悔改的態度讓翼凌啞口無言,整個人傻愣在座位。

        張昱誠一副輕鬆樣的將牛奶打開,然後往自己的嘴裡倒了幾口,之後又笑笑地跟翼凌講起那件哆啦A夢的內褲,「沒想到紀子綾這個兇八婆會穿哆啦A夢的內褲欸!笑死我了!」

        翼凌始終都盯著他手上的牛奶盒,目光完全沒有移開過。

        是不是當牛奶灑落在地的那一瞬間,他跟子綾之間的友誼就真的覆水難收了?

        牛奶盒外凝結成的小水珠,順勢的往他的手背上低了一滴,敏感的皮膚感受到那滴水的清涼,他不禁顫抖了一下,低頭看著那一滴水珠,滑過了他的手背,最後低落在書桌上,形成一個圓漬。

        「……道歉。」他緩緩地從口中吐出那兩個字。

        「蛤?你說什麼?」張昱誠一臉疑惑。

        「我要你去跟紀子綾道歉。」

        「幹麼道歉?剛都說了,是她自己不穿安全褲的,乾我屁事啊?」

        翼凌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教室外盯著他,「你自己也不能掀她的裙子啊!」

        「我──」

        「我要你去跟紀子綾道歉,不然,我就去跟老師說出昨天的實情!」翼凌雙眼不眨的直直注視著張昱誠,「去道歉!」

        「我……我才不要!」

        「去道歉!」

        「你神經病啊!」

        「你給我去道歉!」

        「我不要!」

        兩個人在走廊上言語開戰,你一言我一語的誰也不讓誰,只差沒打起來,惹得附近的學生紛紛圍觀,有學生見矛頭不對,跑去叫老師來。

 

        「外面在吵什麼啊?」同時間的隔壁班教室,子綾盯著那充滿吵雜聲的教室外,好奇地問著附近的同學。

        「張昱誠在跟隔壁班的人吵架。」

        「張昱誠?」子綾聽到這名字的同時一臉厭惡,自從跟張昱誠同班後,班上的同學和老師都知道這男孩一向調皮搗蛋,幾乎沒有一天不惹事生非。

        「他跟誰吵架啊?」

        「隔壁班不是有個新來的轉學生?就是那位轉學生啊!」子綾聽到一愣,下一秒馬上衝去教室去。

        隔壁班的轉學生?指的不就是許翼凌嗎?

        透過人群,她看到老師站在翼凌和張昱誠之間,不知道在對他們說什麼,之後又看到老師對著班上的另一位同學說了話,那位同學掠過人群,在看到她的同時便說:「欸紀子綾,老師叫妳。」

        「我?」

        她被帶到張昱誠面前,張昱誠僅僅的抿著嘴,一臉不情願的對她說:「對不起啦!」

        「啊?」

        突來的道歉讓她整個反應不過來,當看到翼凌凝視著她的神情,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會了幾秒,短短的幾秒之中,她似乎懂了這一切。

        「好,張昱誠,以後不准再掀女生的裙子了,你是覺得老師每天寫你聯絡簿的評語寫太少嗎?」

        張昱誠聽了整個臉脹紅,低下頭再也不敢說話。

        下一節下課,翼凌去福利社買了一盒牛奶,然後來到子綾的教室門口。

        「喏。」他將牛奶遞給子綾。

        「啊?幹麼給我牛奶?」即使嘴上這麼說,但她還是接了過來。

        「就昨天啊……」翼凌頓了頓,繼續說:「妳丟了一盒才沒喝幾口的牛奶,有點浪費欸……」

        「你還敢說?是誰惹我生氣的?那時候我真的快氣炸了,根本就沒想到亂丟牛奶會遭天譴這回事!」子綾瞪著他。

        「對不起嘛!所以我買牛奶補償妳了啊!我也不知道妳喜歡喝什麼,但昨天看妳在喝牛奶,所以妳應該不排斥牛奶才對。」

        「嗯,好吧,我原諒你。」

        「嗯……」翼凌吐了一口氣,自從昨天就有一顆大石頭懸在他的心頭上,讓他昨夜難眠,如今總算和好了,他整個人輕鬆自如。

        子綾愉快地喝著牛奶,呢喃的口中似乎夾帶著歌聲。

        「對了,所以妳現在有沒有穿安全褲啊?」翼凌問,目光順勢往她制服裙看了過去。

        「有啊!昨天一回家就跟我媽說了。」講著,子綾拉起了制服裙的一角,只拉上了一點後,她停止動作了,然後咬著吸管看著翼凌,「你變態啊?」

        「我……」明明是她自己要掀起來的,怎麼反倒說他是變態?

        「哈哈哈哈哈哈,鬧你的啦!」子綾笑了開,轉身進教室坐回自己的座位。

        翼凌看著她坐回自己的座位後,自己也悄悄地走回教室,兩個教室只有幾步的距離,然而,這幾步的距離中,他的嘴角始終都是翹著。    

        樹影依舊搖晃著,唆唆的聲音順著風吹進他們的耳朵裡,而在這一刻不曾停止的,是屬於他們兩人天真的笑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