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2.

        「許翼凌!」

        每個早晨,子綾都會來到許家門口等著翼凌的出現,然後和他一起往路口的上學路隊排隊,一同前往學校。

        而每個早晨,她都會看到翼凌的爸爸拿著公事包出門,翼凌的媽媽則在家等著幼稚園娃娃車前來接走翼凌的妹妹──許佳佳。

        「叔叔早安。」子綾開朗的對他打聲招呼,翼凌的爸爸笑了笑,輕輕的摸著她的秀髮,他打從心裡很喜歡子綾這孩子。

        「凌凌又得拜託妳了。」

        「交給我吧,嘿嘿。」

        「什麼啦老爸,都說我現在已經不害怕學校了。」翼凌撇撇嘴,有點害羞的說道,說完的同時也走掠過他爸爸,走到了子綾面前。

        子綾和翼凌為同一屆,教室剛好在隔壁班,每次的上學兩人都肩併著肩一起走進校園,走進教室大樓,待上了二樓的樓梯後,一個人往右,一個人往左,雖然教室號碼只差一號,但兩間教室中間卻隔了一個樓梯口。

        那棟四層樓的教室旁,佇立著一棵百年老榕樹,讓教室的學生即使在炎熱的天氣下還能享受到一些庇蔭,橘黃色的光線斜斜的射在樓梯間,偶爾傳來學生們嘻笑的聲音,熱鬧的聲音迴繞在空蕩蕩的樓梯間顯得特別大聲,隨風飄逸的樹影搖擺著,就這樣晃過了幾個月。

        「我有時候有點羨慕你呢!有個妹妹在身邊,都不像我,家裡沒有兄弟任何姊妹,就我一個人,有時候無聊的要命,爸媽也都因為忙碌而不能陪我玩。」子綾說著,輕嘆了一口氣。

        現在為下課時間,他們正巧在福利社碰到面,就這樣一起走回教室去。

        一路上,長長的走廊上伴隨著學生們的玩鬧聲,學生們各個活力充沛,像用不完的電池似的,也讓原本因為上課而安靜的走廊現在顯得生氣十足。

        「對了,你生日什麼時候?我只知道你跟我同歲,但不知道到底誰大誰小。」子綾邊說邊喝著手上的牛奶。

        「四月十號。」

        「四月十號?」子綾嘿嘿的笑了笑,「我比你大欸!我剛好二二八那天。」

        「所以咧?比我大又怎樣?這有什麼好比的……」翼凌有點不悅。

        「是沒什麼好比的啊!但我是姐姐哦!哈哈哈哈……」

        翼凌聽了臉色蒼白,腮幫子頓時脹紅,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在說什麼,久之才吐出兩個字:「……無聊!」

        「什麼無聊?嚴格說起來你要叫我姐姐欸。」

        「我才不要,我們明明就同歲,叫什麼姐姐啊?」

        突然間,子綾班上一個調皮的小男孩飛奔過來,順勢帶著一陣尖銳的叫聲,子綾下意識的閃躲他,卻沒想到對方手一揮,制服裙就這樣被掀了開。

        深藍色百褶裙上掀一個弧度,而後緩緩降下,當制服裙貼回大腿和膝蓋的同時,子綾瞠著眼瞪著那個調皮的小男孩,整個面紅耳赤,而身邊的翼凌也傻了眼。

        「哈哈哈哈,紀子綾穿哆啦A夢的內褲!」

        「你混蛋!」轉身將沒喝完的牛奶塞進翼凌懷中,她往那調皮男孩追打過去,邊追也同時大聲謾罵著:「你卑鄙無恥下流骯髒!死變態!給我過來!」

        留在原地的翼凌,看著女孩奮力地往男孩跑過去,下課的吵雜聲中也夾帶著子綾的聲音,他腦中不禁浮現剛剛的影像,一件以淡藍色為底的哆啦A夢內褲,並不是第一次看到女生穿著內褲,有時在家也會看到小三歲的妹妹只穿內褲走動著,但倒是第一次看到家人以外的人穿著內褲,想著想著,他的小臉漸漸抹上紅霞,手中的牛奶盒外凝結的水珠就這樣一滴一滴地流到他的手背上,然後順著他的手背而滑落下去。

        最後,他看到子綾將那名男孩給推倒在地,然後……

        接下來的畫面讓翼凌的眼睛瞠更大了,因為子綾竟然想將那男孩的褲子給脫下來!

        周遭的學生們看到嘻嘻的笑,甚至鼓吹著子綾,前來聚集的學生也越來越多。

        而被子綾壓倒在地的那名男孩死命拉著自己的褲子,就是不想被扯下來,整個五官幾乎都皺在一團。

        「欸,紀子綾,妳這樣……不太好吧?」他走到子綾身邊,小聲地對他說。

        「誰叫他掀我裙子!我也要看他的內褲!」子綾整個臉因為生氣而顯得紅通通,像一顆成熟的番茄一樣。

        眾多學生的聚集,使得一旁經過的老師前來觀看,最後老師前來嚇阻,上前將地上的兩人分開,子綾頭髮凌亂,馬尾歪一邊,髮絲因為汗水而貼黏在額頭和臉頰,那名男孩的褲子被扯下一點,兩人就這樣邊喘著氣邊互瞪著對方。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老師問:「紀子綾,妳幹麼要脫他的褲子?」

        「因為他掀我裙子!」

        老師看向那名男孩,問:「你為什麼要掀她的裙子?」

        「我……」他先是支支吾吾,最後吐出:「我沒有!那是風吹的!」

        子綾聽到更加的生氣,「最好是風吹的!老師,他說謊啦!」最後她的目光看向一直拿著牛奶的翼凌,「老師妳問許翼凌,他那時候在我旁邊他有看到,明明他是故意掀我裙子的。」

        眾人的目光一下子投射在翼凌身上,他嘴巴微微張開,看向子綾一臉因為生氣和剛剛的奮力而紅通的臉,眼角似乎還隱藏著委屈的淚水。

        「我……」他因為緊張而嚥了口口水,「我……我剛剛沒注意,所以我不太確定……」

        他的回答讓子綾整個傻愣住,「許翼凌,你剛剛明明就有看到!」同時間,她看到掀她裙子的那名男孩嘴角微翹,藏不住得意,這也使得她的怒意更深。

        天氣炎熱,又一肚子火,許翼凌又不替她說話,她簡直快要爆炸了啦!

        「好了好了。」老師柔聲的對子綾說:「就算他真的掀妳裙子好了,妳也不可以脫他褲子啊!妳是女孩子,這行為真的不太好看。」

        「老師,難不成他掀我裙子我還要跟他說聲謝謝嗎?」子綾的聲音明顯的充滿的不悅,「如果今天我被他揍,我還要跟他說『謝謝你揍我』,這樣嗎?」

        「老師也不是這個意思,或許是妳誤會他了也說不定啊!搞不好真的是風吹的,老師建議妳裙子底下以後可以穿件安全褲,跟妳媽媽說一下,不准再打架了哦!」

        老師離去,圍觀在旁的學生們也紛紛散開,只剩下子綾、翼凌,還有那名調皮的男孩。

        男孩撇撇嘴,甚至故意在她面前得意的對她做出鬼臉,之後跑開。

        「紀子綾……」翼凌上前想要關心。

        「你不要跟我講話!」子綾瞪了他一眼,忿忿的離開。

        「等一下,妳的牛奶……」

        子綾轉身,憤怒的搶走他手上那還沒喝完的牛奶,最後用力的往地上砸下去!

        碰!

        些微的白色液體噴了出來,翼凌回過神,看到四方的鋁箔盒倒在水泥地上,盒裡的白色液體緩緩地流了出來,將水泥地給染上了一大塊灰白色,漸漸的,那些液體順著那有些歪斜的水泥地,流向了排水溝處。

        子綾的腳步漸漸離去,身影在豔陽炎熱的空氣中逐漸模糊。

        翼凌看著那散落一地的牛奶,心臟一揪,開始後悔了。

        但剛剛經過的那段時光與他口中所說的話就像地上這攤牛奶一樣,一流,就再也回不來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