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對面的屋子一直是個幢空屋。

        紀子綾從房間的窗戶盯著那幢屋子發著呆,這是她一天之中無聊發愣才會做的事,闔上剛剛寫完的日記本,她腦袋空空的望著窗外。

        其實也沒有聚焦在什麼事物上,一下是頭頂上的藍天白雲,一下是那隨風輕搖的樹,一下是那嘰嘰喳喳有點吵的麻雀,最後,是那幢空屋。

        她想起母親之前告訴她,那幢屋子之前的屋主是一對夫妻,因為生不出孩兒所以對子綾疼愛有加,但因為那時子綾也才兩三歲,對此腦中完全毫無印象。之後過幾年,妻子因為生重病而離世了,丈夫也搬回老家去了,但因為屋子有著他與妻子的回憶,所以說什麼也不肯賣,只是偶爾會回來看一下。

        子綾手托著臉,看著那幢空屋,白色的屋子顯得很有氣派,只是沒了生氣,沒了聲音,一個空蕩蕩的屋子說不上是一個家,顯得是如此孤寂。

        在一天的中午,突然有輛大貨車停在那門口那,搬家工人汗流浹背一一的將家具搬進去,在那幢屋子裡進進出出,那時的子綾還在沉睡中,因為不寧靜的早晨而睜開眼睛,看著手錶,還不到早上八點。

        她睡眼惺忪的離開床,往窗外望過去,看到了一輛大貨車,兩位搬家工人依序的將貨物搬進去,一名婦人站在門前,手中抱著一個沉睡的娃兒,還有位男孩站在婦人的旁邊。

        子綾稍微皺了眉,難不成屋子賣出去了?

        小小的腦袋瓜正在思索的同時,目光卻突然和那位男孩對上了眼,男孩因為好奇新環境而東張西望,卻和對家二樓窗戶的那女孩對上了眼睛,兩雙眼睛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的。

        子綾先對他吐了舌頭,順道送了個鬼臉給對方,沒想到對方卻嚇到,身子一縮,退一步躲在那位婦人的後面。

        那是他們的初次見面,他們一樣是六歲。

        兩家人會熟識,除了是因為住在對家為鄰居外,也是因為他們小孩的名字。

        在那戶人家搬進那間屋子的晚上,子綾遛著名叫白白的小柴犬,從附近的公園走回來,炎熱的空氣使她不禁朝自己的脖子搧了搧,走到家門口正要拿出鑰匙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在叫她。

        「凌凌。」

        她往聲音來源巡過去,發現是對家的那位婦人在喚著,正在納悶對方怎麼會知道自己小名的同時,又有個男生的聲音傳了出來,「媽,我在這裡。」

        他也叫綾綾?

        子綾愣了愣。

        婦人和男孩手牽著手從家門口走了出來,發現她的婦人和藹的對她微微一笑,算是對她打招呼,但她只是呆呆的看著她,本來要找鑰匙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住,突然忘記自己要做什麼事情。

        看著遠方那對母子的影子越拉越長、越拉越遠,途中那名男孩轉了身看著她,然後朝她吐了舌頭,算是報早上的仇,子綾瞠眼看著他,就這樣看著他們離去,路燈照耀著他們離去的身影,最終消失在路口處。

        因為白白的叫聲而回過神,她低頭拿出鑰匙打開了家門。

        而隔天星期日,新鄰居前來拜訪,送上了一盒精緻的蛋糕給子綾的母親,父親剛好在客廳那泡著茶,便邀請他們進來屋子裡坐坐。

        「綾綾,叫阿姨啊!」子綾的母親使了眼神。

        「阿姨好。」

        然而,那位婦人聽到表情一臉驚訝,蹲身看著她,「妳叫什麼名字啊?」

        「……紀子綾。」

        她聽了笑了笑,將她身邊的兒子拉了過來,「他也是凌凌哦!他叫許翼凌。」然後,她對著兒子說:「凌凌,跟叔叔阿姨打招呼啊!」

        「叔叔、阿姨好。」打招呼的同時他的眼神有些飄移,像是因為害羞內向,但當目光對上了子綾的同時,他故意撇開了頭。

        子綾整個無語。

        一聊之下,得知那戶人家姓許,因為丈夫工作的緣故而搬來這裡,丈夫是一間企業公司的上班族,婦人則是傳統的家庭主婦,負責在家顧小孩。

        大人們在客廳寒暄聊天,發現他們小孩同年的同時,所聊的內容更多了,而大人們熱絡的聊著天,小孩們卻在旁邊大眼瞪小眼。

        子綾面無表情的看著翼凌,翼凌也面無表情的回看她,好似兩人有什麼天大的深仇大恨一樣。

        接著,子綾故意哼了一聲,翼凌見狀也哼了一聲,而且還故意比子綾大聲一點。

        「你哼什麼?」子綾問。

        「那你哼什麼?」翼凌卻這樣回。

        ……討厭鬼。

        這是子綾對她的第一印象,眼前這小子一定是個討厭鬼!

        明明誰也沒有惹到誰,但兩人第一次正式見面卻處不好,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如果真要追究的話起源於一個鬼臉,但最後翼凌也回了她一記鬼臉不是嗎?

        「討厭鬼。」

        「兇巴巴。」

        「你才兇巴巴!」

        結果,一言不合,兩個人就這樣打了起來,互扯衣服,互扯頭髮,原先在旁開心聊天的大人們聽到聲音紛紛回頭查看,卻看到在互相拉扯衣服的兩個人僵持在那,誰也不讓誰,誰也不認輸。

        大人們趕緊上前將兩人分開,卻也各個納悶。

        奇怪,他們怎麼會這樣?

        子綾雙手插著腰站在他們家門口,一臉不耐煩的來回踱步,走了幾步就往那戶家門口望進去,圓滾滾的大眼睛一直盯著,看不見屋子裡的動靜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要不是因為她母親千交代萬交代要她在第一天帶翼凌去學校,否則她老早就跑了,根本就不想理那討厭鬼。

        又急躁了一番,對家的大門開了,子綾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卻見到一名穿著襯衫的年輕男子提著辦公包走了出來,後頭則是跟著哭紅雙眼的翼凌。

        「妳是……紀子綾嗎?子綾?」年輕男子的聲音很輕柔,他溫柔的對著子綾說:「我是翼凌他爸爸。」

        此時,翼凌的母親也走出了家門,看見子綾站在自家門口,對她打了聲招呼。

        「不好意思,得麻煩妳帶這孩子去學校。」

        「不會麻煩啦!叔叔。」子綾揮了揮手,看到翼凌那紅通通的眼睛和臉頰上的淚痕,不知怎麼的,剛剛因為不耐煩而怨積在肚子裡的怒氣突然消失不見。

        「來,凌凌,跟子綾一起去學校吧,不要怕。」摸了摸兒子的頭後,他把翼凌推到子綾面前,柔聲的對她說:「交給妳囉!」

        「嗯。」

        太陽光照落著他們兩人的身影,一閃一閃的,如同翼凌因為不捨、因為害怕、因為陌生而隱藏在嘴角的淚光,見到人哭,子綾也收起了想跟對方槓上的心情,靜靜地走在他身邊,兩個人走在路隊的最後面,稍微脫離了路隊,緩緩的走在最後頭。

        「欸,你沒事吧?」

        翼凌抿著嘴,將所有的難過與悲傷都隱忍住,用力搖了頭。

        整路上他始終低著頭,緩緩地走在子綾身邊,對於子綾的話,他不是點頭就是搖頭,雙脣始終緊緊的閉著,將所有的情緒緊緊的鎖在裡頭,鎖著住嘴,臉上的情緒卻遮掩不住。

        小男孩對於城市的陌生,對於沒有爸媽的一個人害怕,對於即將轉入新學校的擔憂,即使不說出口,子綾還是可以感受的出來,千言萬語都寫在小男孩的臉上。

        「欸,我們和平共處好不好?」

        「啊?」子綾突來的一句,使翼凌驚訝的張開嘴巴,「妳說什麼?」

        「我說,我們和平共處,不要打架好不好?」

        那是屬於六歲孩子的童真,對於翼凌,那是個陌生的環境,所有在身邊的人事物都要重新的適應,但對於子綾,則是多了個玩伴。

        從小就是獨生女的她,除了學校的朋友外,並沒有任何的朋友,每次放學回到家中就無聊的要命,假日偶爾去公園會碰上同齡的小孩,但卻也沒有能保證下次去還是可以見得到。

        「好啊,就和平共處,別打架了。」翼凌說:「反正妳也打不過我。」

        「什麼我打不過你?」子綾說:「要不要現在就來試試看?」講完後她舉起拳頭。

        「我、我開玩笑的啦!」

        迎面而來的夏風在炎熱的天氣給予了一些清涼,吹起了他們的髮,周遭的鳥叫聲與蟬叫聲響亮的叫著,他們倆的身影就這樣走進了屬於那年光影的夏天、屬於那年浮動閃爍的記憶。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