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妳翩然出現,在我最寂寞的華年(2)

      男孩蹲在泥濘的泥地上,半曲膝,彎著腰等她。

      趙晴晴左右張望確定沒人,用極其不自然的姿勢將一條腿勾在他的手上臂再慢慢攀附上去。趙晴晴營養好,身體早已經發育完全,也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她直挺著上半身避免不必要的碰觸。

      男孩很輕鬆地將她托起,幾步路的距離,他們越過那片水窪,他輕輕將她放下。趙晴晴向他說了聲謝謝,聞到他身上的肥皂香,她知道那和學校洗手台的肥皂是同一款,便宜,味道很人工。她沒多說什麼,朝他揮了揮手跑了。

      後來在跑兩百公尺短跑的時候,趙晴晴從人縫裡看到了他,他似乎人緣不錯,班上的同學都到場邊幫他加油,聲嘶力竭,群情激動,他也不負眾望跑了第一名,那時候她聽場邊的人喊他周邑。她才知道學校有這麼一個人,不過她當時也沒把他放在心上,畢竟班級隔得很遠,她也從來不把誰放在心上,即使他幫過她。

      趙晴晴的思緒飄了回來,周邑已經將餐點吃得差不多了,他們再也沒有交集,她也不敢再抬頭看他,隨便找了個理由就躲進廚房裡。

      再出來的時候他已經走了。

      沈淨將桌子整理好,殘羹倒進廚餘桶裡,一邊眼睛冒著愛心說,「是不是很帥?」

      趙晴晴沒有答話,她承認他真的很適合穿西裝,他人高大又修長,肩膀寬且平,身體精瘦卻不單薄,十足十衣架子,西裝將他襯托得……英姿煥發。

      以前他和這個成語是搭不上邊的,那時候的他黑,留著個平頭,不愛說話的樣子,看起來就是土。趙晴晴突然回神,發現自己竟然又在想他,這種情況很不妙,努力將他驅逐出自己的腦袋。

      「妳是不是說晚上有個局?」

      沈淨點頭。

      「我跟妳去。」

      沈淨有伴自然高興,不過她看了看趙晴晴的打扮,跟她約換了班先回家換套衣服,之後兩人約在歡唱吧門口見。

      咖啡廳換班之後趙晴晴算準時間離了店,搭上回家的公車,刷了搭車卡上去。

      下班時間人潮擁擠,看了一圈沒有位子,便擠在公車的最前面,身體隨著馬路上的坑洞搖搖晃晃,她兩隻腳微張開,穩住身體,一隻手抱住杆子,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搭公車的情景。那時候是高三下學期,家裡的車子賣了,她自己搭公車去上學,卻不知道要投多少錢,眼看其他人都刷了卡紛紛上車,她不好意思地問司機。那司機看都沒看她一眼,報了一個數,趙晴晴掏了掏塞滿雜物的小錢包,正好差三元,司機也不等她就開了車,她急又沒穩住身子,一個勢沒站穩就整個人飛了出去,一頭撞在車前玻璃上。

      嘈雜的公車頓時安靜下來,所有人倒抽一口氣看著她,當時她穿著膝上五公分的裙子,整片翻起來,春光乍現。她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捂了捂裙子,尷尬地叫司機讓她下一站下車。

      司機也沒管她到底有沒有投錢,到下一站打開車門,趙晴晴誰也不敢看,飛也似地逃走了。

      從此以後她發誓再也不穿裙子,再之後她才知道要辦公車卡,錢可以從裡面儲值。

      公車停下,她抬眼看是自己的站,趕緊下車,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有點趕,便提起腳步跑了起來。

      回到自己的頂樓加蓋雅房,匆匆換了件乾淨的黑色T恤和卡其短褲便狂奔出門,急著趕下一班公車。

      到了歡唱吧門口,沈淨已經在那裡對她招手。趙晴晴走了過去,看到幾個男人包圍著穿著粉色短裙的沈淨,也和她打招呼。

      一行人全到齊之後才進去,大家三三兩兩地坐在一起點餐。一開始沈淨是和趙晴晴坐在一起,但時間一久,她就坐過去和其他人聊起來。

      趙晴晴當然知道這算是一場聯誼,可她總跨不出那一步,最後是一個戴著粗框眼鏡的矮胖男子主動坐在她旁邊,先是唱了一首英文歌之後才和她聊了起來。

      他問她知不知道這首歌,她搖頭。那男人很得意地向她介紹,這是memory,歌劇「貓」的一首曲子。他滔滔不絕地說,去年底有外國的劇團來演出這個劇,他花好幾千元才買到一張票……

      其實趙晴晴知道這首歌,也知道這齣歌劇,因為曾經有一個人說過他喜歡這齣劇,喜歡這首歌。當時她還買了專輯送他,他不肯收,她硬塞的。

      很明顯,這粗框眼鏡男子對她有意思,可她沒有。他問她答,像是身家調查一樣。趙晴晴知道像他們這種年紀的單身男女要談感情,就比學生時代現實多了,家庭背景、月薪、有無不良嗜好,都是參考的標準。

      他問她現在是跟家人住還是搬出來住,她老實回答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他又問她有沒有兄弟姐妹?趙晴晴有問有答地說自己是獨生女。

      那男人一聽,沉思一下,先入為主地說,「那妳以後會很辛苦。」

      趙晴晴開始皺眉。

      問到在哪裡高就時,趙晴晴老實地說自己在咖啡廳上班,那時他還沒什麼異狀,可當他問到她從哪裡畢業,可以幫她介紹工作時,趙晴晴原本就冷的臉僵了一下,慢慢地吐出,「X高」

      那男人頓了頓,大概是嚇一跳,畢竟和她一起來的沈淨也是某個大學學店畢業的,趙晴晴怎麼看都比沈淨有氣質,怎麼連大學都沒有上?在這個社會,尤其這個都市,高中畢業沒有升學的不是多數。

      他正想問她為什麼沒有繼續升學,想一想又覺得自己多管閒事。

      他看她長得清新脫俗,雖然不打扮也勝過路上一票女人,可怎麼就這麼可惜呢?他敷衍地再和她寒喧幾句便離了座,去找其他女人攀談。

      就這樣,趙晴晴坐了幾次冷板凳,反正吃也吃飽了,她就拎著包,到沈淨旁邊說了聲,不顧她反對,頭也不回就走了。

      她手挽著包,在大街上遊蕩,想到剛剛那男人說的話,苦笑了笑,心裡不大舒坦。怎麼大家都覺得獨生女以後就是很辛苦呢?她的父母都走了,她一人吃全家飽,哪來的辛苦……再苦、再累的時光早就過去了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