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發紅包嚕~
HOT 閃亮星─東波書籤功能開放使用啦耽美稿件大募集

番外(1) 牽手的那一刻起(感謝編推及40收)

        從他牽起我的手那一刻,我突然發現,這輩子從來沒有感覺如此幸福過。那確實就是一種被人細細珍惜、呵護著的感覺。

        當然在我小的時候,爸媽必定也是這樣照顧保護我,但不同的是,這是我第一次真心想要跟眼前這個人一起過一輩子,完全沒有像和仕楷學長結婚前的那股煩躁不寧,而是滿滿的安心踏實。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覺得安心、覺得踏實。

        他開了車子載我到小街上簡單地吃頓乾麵小菜當晚餐,清淡而平凡的小吃,不是豪華高級餐廳如夢般的恍惚,讓此刻更增添現實感。

        在陪到他工廠裡的宿舍拿衣服時,我見到了我的貝殼風鈴掛在他落地窗前的陽台前,隨著海風輕輕地叮咚敲著。

        遠遠的海面映著斑斕炫麗的一輪明月,靜謐而安祥。深深的湛藍色大海裡,有我們最初相遇的故事,和憧憬著一份真愛的少女心—曾經我以為已經埋在那深海裡好久的感情。是呂大哥讓這一切夢幻變得不再遙不可及,讓我知道我還有勇敢去愛一個人的自信。

        我站在落地窗前,望著星月閃耀海天連成一幅燦爛美景的畫面發呆。他靜靜走到我身後,推開落地窗門,然後用結實的手臂將我環繞包圍,下頷輕輕靠在我耳邊。在這初春的季節,迎面的海風有些沁涼,但是他緊靠的身體是如此溫暖,我便不由自主嘴角拉起滿足的微笑。

        「回去吧!妳不是還有甚麼東西要給我看?」

        「嗯。」

        我點點頭,一個回身,他便將一個淺吻印在我的額頭。

        當我們一起回到阿嬤的老房子,我迫不及待拉開大門,繞到前廳的方桌後面,打開海風民宿模型的LED燈。呂大哥隨著我的腳步走進來,那驚呆的表情叫我好生得意。

        「妳……」

        柔黃的燈照下,小小的海風民宿模型彷若一棟白色的城堡,座落在大廳中央。如果有足夠的時間,或許我應該在模型屋的裡面安置些小燈泡,讓那小小彩繪窗上也泛出亮光,這樣應該就更有夢幻的氣氛了。

        呂大哥緩緩走近模型,欲言又止地沉默了好些時刻,像是怕驚擾了此刻心中的激盪,才終於壓低了聲音開口:「我一直想要……在海邊蓋一棟這樣的房子。」

        「我知道,是戴小姐告訴我的。漂亮嗎?」我問。

        他笑了起來,會心地點著頭。

        「這是我找認識的建築師設計的,但是這模型可是我花了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才完成,室內設計我也都想好了。」我將丟在一旁椅子上的設計圖攤開來給他看,繼續補充說:「不過,我覺得這海邊的房子如果只給私人住,會很可惜,所以我想將它打造成一個……可以讓很多喜歡海洋的朋友都能來住的民宿。就像我說的,我希望這片美麗的沙灘是屬於所有喜歡它的人,都可以享受得到的。」

        他的眼睛定在設計圖上良久,LED燈餘光打在他的側臉,和第一次我在暗黑的海上偷瞄著他專注的神情一樣,牽動我深刻的眷戀。

        「妳知道……那一片地我已經標下來了?」他抬起頭看著我,眼裡的那股堅定氣勢和他的聲音一樣誘人,「就蓋一棟民宿吧。」

        我一直很羨慕呂大哥和戴菱俐小姐之間的那種默契,還有彼此信任的感情。突然間,我開始出現了強烈的信心和企圖。或許,有一天,我和呂大哥之間,也能夠擁有這樣的默契和信任;也或許,可能更甚。

        「蓋好之後,你可以聘請我幫你管理民宿,這樣,我就不怕找不到工作。我會幫你管理得很好,相信我。」我揚起下顎,驕傲地說。

        「直接……請妳當老闆娘如何?」

        呃……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不是太清楚。

        如果他算民宿主人,那麼……這算是求婚嗎?

        我的臉頰泛起麻脹的感覺,但是,卻不敢明白地問。

        這一夜,我們有好長的時間可以促膝長談。很多關於未來的夢想,關於心裡的感覺和疑惑,會不會完全得到釋放,我還不確定,然而,就是一個令人期待的開始。

        剛洗完澡的男人,頭髮上掛著些許水珠,站在我面前,套著簡單的居家服,我突然緊張了起來。我把吹風機,還有那一個阿嬤留下來的鐵盒子丟給他,便匆匆地躲進浴室。

        我漂亮嗎?此刻的我,三十歲的我,而立之年的我,才真正努力伸出手抓住幸福的我,在他的眼中究竟是甚麼樣子?

        抹布一次又一次擦拭洗手檯上起霧的半身鏡,我還在懷疑。

        熱水啪噠啪噠撒落的聲音,像是我加速的心跳,用力敲擊我的胸口。我真的做好了準備,把自己全部交給他了嗎?這樣,會不會進度太快?把人邀請了來,如果臨陣退縮,是不是很窩囊?還是,就單純的只是各自蓋上棉被,純聊天……我真的是舖了兩床單人被的……

        但是,我都已經三十了耶!這十二年來……

        忐忑著一顆心思,跨出浴室,我咬緊了下唇,先到冰箱裡拿了兩罐啤酒,再躡手躡腳地走進那個寬大的和室。還在糾結著不知下一步該做甚麼,竟看見他紅著雙眼,坐在和室的角落讀著那堆信件。

        我安靜地坐到他身邊,將一罐啤酒遞到他眼前。或許他此刻的心情,正是需要這樣的陪伴吧?只要安靜地,陪伴。而此刻,我能坐在他的身邊,陪他一起咀嚼這份感情,真的是太好了。

        「從小,我對我爸就一直懷著深深的恨意。」他嘆了一口氣,放下手中泛黃的信紙,「我媽生病的時候,我去和他談條件,讓他拿錢給我媽接受治療。一直到我媽過世的時候,雖然他也去看過我媽好幾次,但我還是都無法原諒他。後來和他一起到美國,在他身邊跟著他一起做事,對我來說,他頂多就是一個長輩、一個大老闆,我也很難感受到父子間的那種感情。我一直以為他對我做的事,不過是一種彌補。」

        他將手中的信紙仔細一一放入信封,收進鐵盒子,「謝謝阿嬤把這些信都保存了起來,也謝謝妳……把它帶來給我。我現在才知道,其實,他也曾經抱過我,在我剛出生的時候。」

        在他的眼瞳,我看見了自己的影子閃爍在盈盈淚光裡,我也忍不住鼻子一抹酸澀。

        「我想,他應該也一直很愛我媽,也很愛我,對嗎?」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一個男人在我面前掛下兩行熱淚,我的心跟著悶疼了起來。不管上一輩的恩怨情仇是什麼,   後一輩也都是無辜的,傷痛就不應該再延續了。再怎麼說,也是血濃於水的至親,是嗎?

        我將他抱在我的胸前,輕輕摩娑他的頭髮,像是安撫一個傷心的孩子。以我這不太會安慰別人的拙口,似乎也只能這樣了。

        「謝謝妳,謝謝……」他直起身子,捧住我的臉,暖熱的氣息,在我耳畔輕呼。一個熱烈的吻,吮住了我的雙唇,貪婪地在我唇齒之間尋找慰藉。

        「珺茹,我也……」溫暖的唇瓣迫切地汲取我的回應,在我的舌尖、我的嘴角、我的鼻端、我的頷頸。

        「什麼?」我閉上眼睛,已經抑不住狂亂的心搏,嚶喃地問。

        「愛妳……」

        這是世界上最美、最甜、最動聽的甜言蜜語。

        一個重心不穩,我的身體已經傾倒在榻榻米上,他高大的身軀壓在我身上。

        「等等……」我緊張地低呼。

        「什麼?」他問,但一雙撩起我家居長衫的手卻沒有停止。

        「可不可以……讓我關個燈……我會……害羞……」我囁嚅地哀求,但急促的呼吸,讓我說起話來上氣接不到下氣。

        他終於停下動作,我們倆都笑了起來。

        討厭了,一直笑是怎麼回事啦!我是真的很緊張呀!

        以下,就別再追著我問了。這夜的接續進行式,是我的秘密……噓……

上一章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