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新世界(2)

        星辰的碎片靜靜地在身旁自轉。

        聽說月亮在第三次世界大戰期間被偏移的導彈群擊中而破裂成兩塊,較小的部分墜落至地表,間接替戰爭降下終幕。揚起的灰燼百年不散,聚集成大陸尺寸的雲層在平流層飄浮,而僅存一半的殘缺月亮重新取得軌道的平衡,繼續繞著地球公轉。和以往唯一的差別就是不時會有碎屑剝落,在穿越氣層的同時自燃,成為流星墜落至地表。

        「這到底算哪門子的玩笑啊,如果月亮真的掉下來,人類早該像恐龍一樣滅絕了!」

        無論是陷入泥土的指尖觸感以及堆積在肩膀的發光塵埃都太過真實,反而令我笑不出來。自暴自棄的笑話被金屬味道的風給吹散。放棄眺望懸崖遠方的景色,我拍去掌心的塵土,伸直僵硬的四肢躺在乾涸龜裂的硬地。

        此刻天空依然佈滿陰鬱的紫黑色雲層,令我無法確認月亮是不是待在自己所認知的熟悉位置散發銀白光輝。

        「──怎麼?天空有什麼好看的?」

        天翔忽然湊臉詢問。

        「哇喔!別嚇人啦!為什麼你走路無聲無息的!」

        「因為我有肉球。」

        由於無法看出天翔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我決定不予置評。

        「拿去吧,我跑回村子一趟幫你偷渡出來的。」

        天翔遞出兩塊類似麵包的褐色球狀食物,我這時才想起自己醒來後什麼東西都沒吃,便坦率接受他的好意。

        「……吶,問你個問題。明明這裡是個亂七八糟到極點的世界,冷靜地理解並且接受現實的我是不是瘋了?」

        「這個嘛,我看過的某些書籍有這方面的解釋。」天翔一口咬下半塊麵包,邊嚼邊說:「為了避免使用睡眠裝置的人醒來後發現世界變得截然不同,儀器會釋放多種安定情緒與降低思考能力的氣體藥物,以免使用者甦醒後的情緒起伏過大。」

        「……也有點道理。」

        略感寬心的我跟著咬起麵包。

        口感很像烤焦的麵糰硬塊,夾雜著吃不出實體的奇妙內餡。

        「畢竟沒人知道幾百年後的世界會變成哪種模樣,我認為這種說法還算合理。」

        所以我目前腦袋昏沉沉的,思考功能幾乎處於空轉狀態就是那些氣體惹的禍嗎?真是令人焦躁。如果等上24小時藥效應該會過去吧?

        「吶,品廷,你之後打算怎麼做。」

        明明是疑問句,天翔的語尾卻毫無上揚,彷彿他早就知道我會怎麼回答似的。

        「回去睡眠儀器繼續睡。」

        我理所當然地回答。聲音卻像四周的風景一樣縹緲且虛幻。那麼做又如何?我所熟悉的世界已經徹底崩壞了,即使繼續在儀器中睡上百年,醒來後的世界難道就會恢復日常嗎?

        不可能。

        那麼做只是將面對現實的時間不斷往後挪罷了。

        「我的記憶裡可沒有第三次世界大戰,也沒有什麼『類人生物』,我只是個普通高中生,一個月後甚至是期末考,這就是我所知道的世界。」

        我毫無意義地將自己的立場重新說了一次。

        天翔面露難色地磨擦著牙齒。這似乎是他緊張時的習慣動作。

        「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別這麼做。」

        「阻止我的理由是什麼?」

        天翔往後瞥了眼秘密基地,放低音量說:「是關於若兒絲的事情……雖然我覺得這種事情應該由本人來講,不過她個性很倔,要她示弱是不可能的事情,與其僵著不如我──」

        「天翔,伯父在找你。」

        若兒絲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我們倆一齊轉頭,便看見若兒絲雙手並用地爬上懸崖。她俐落地翻了個身站穩身子。明明旁邊就有路可以走,為什麼要挑那種危險的垂直路線?真搞不懂這時代的想法。

        「我知道了。」天翔隨即起身。「大概要我回去幫忙剝荔芭的殼吧,畢竟這幾天是採收期。荔芭煮完後要分一些給妳嗎?」

        「不用了,我最近吃的比較清淡。話說回來,那隻人怎麼辦?一起帶回去的話立刻會被商隊那些人帶去玻璃城市吧?」

        就叫妳別用隻來數人了!很失禮耶!

        「確實,如果品廷被帶走也很困擾。」天翔露出爪子搔了搔頭髮,思索說:「總之先找個籠子養起來?」

        你們那種動物視角的討論方式可以停止了嗎。

        頂著我的無奈表情,天翔咧開嘴角。

        「玩笑話到此為止。我先送你回去冷凍睡眠儀器的那個房間吧,等過幾天,我準備好後再幫你搬家。食物的話就先用我家的存糧頂著,一天消失幾個麵包應該不會被發現。」

        「拿我的食物如何?反正我每次都吃不完。」若兒絲提議。

        天翔卻面有難色地偏開視線,囁嚅說:「品廷剛從冷凍睡眠儀器醒來,給他吃和人類相仿的食物比較好。」

        若兒絲聳聳肩,不再多說。

        「那麼我送品廷回廢墟。若兒絲,妳自己回去也要小心喔。」

        「嗯。」若兒絲冷淡回應。

  ✥

        回程的道路彷彿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廢墟依然是廢墟,我們卻不斷往更加殘破、敗壞的區域前進。不過畢竟是朝著都心前進,在戰爭期間被轟炸得比郊區嚴重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彷彿失了神似的跟在天翔身後,他說的話通通如過耳東風,直到我們鑽過一個半徑三十公分的小洞後,眼前的景象正是我生活了十六年的房間。扣除那層數公分厚的灰塵,任何角落都有我的回憶。

        我隨手撿起掉在地板的相框。幼小的我正比出勝利手勢對著鏡頭大笑,我不禁用掌側拂去壓克力上頭的灰塵好看得更加清楚。

        「這個房間很硬呢,外牆是三重的合金牆壁,我可是足足撬了一星期才開出一個讓我能夠鑽過去的小洞,還弄壞了五把斧頭。」天翔感慨地嘆息。

        我可從來不曉得自己房間的牆壁是合金材質。這也是被封印的記憶之一嗎?

        反胃感在喉嚨底部徘徊不散,認為稀鬆平常的事物逐個崩毀,露出從未見過的另一面。就像肥皂泡泡啵地一聲破掉似的,熟悉感消失的聲音驟然間變得震耳欲聾,響在耳膜的最深處。

        「喔喔,這是小時候的你?有沒有其他照片?家人之類的?」

        ──對了,父親和母親呢?

        我如遭雷殛,整個人愕然佇立原地。為什麼我會忘了老爸老媽的事情?為什麼直到天翔提起為止,我都不曾想起關於父母的細節?

        「你怎麼了?」

        「……附近有其他完整的房間嗎?」

        「沒有。」乾脆的答案讓我僅存的想像露出龜裂,叮鈴噹啷地互相撞擊,最後無聲落到灰塵滿佈的地板。

        「我打從五歲起就在這邊到處亂跑了,就算閉著眼睛也不會迷路。找了這麼多年,只有你的房間是完好無缺的。就像一個被拆開的魔術方塊碎片,只有這一塊沒有任何毀損。」

        這種時候率先想到「沒想到天翔還知道魔術方塊」的自己大概真的壞掉了。

        八成是大腦內某根螺絲在睡眠的時候鬆開了吧?

        用右掌抵住腦側,我試圖回想起任何關於父母親的片段記憶。微弱的電流在穿過腦細胞時所帶來的抽痛令我不禁皺眉。就像正在磨合對焦的透鏡鏡片,模糊且忽大忽小的畫面在腦海旋轉移動,遲遲無法定格。

        呼吸變得急促,我按住右胸口,使盡全力試圖抓住畫面的尾端。

        我的家庭……是的,我的家庭相當平凡。公務員的父親,家庭主婦的母親以及獨生子的我。日常生活中鮮少出現劇烈的事物,平穩溫和地度過每一天。雖然家中有不少高價的科技產品,卻都是娛樂系的。從來沒聽過老爸或老媽有買過「冷凍睡眠儀器」。

        明明想起了些許片段,關於父母親的畫面卻總會在臉部蒙上一層黑霧。為什麼我想不起來他們的臉?明明是我的父母,為什麼我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

        「──品廷?喂!你怎麼了!還好吧?」

        天翔的聲音像是從水面上傳來似的,搖晃不清。這時我才赫然發現自己正跪在地板,像是要嘔出什麼似的大口喘息。

        「我、我試著回想以前的事,重要的細節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咦?我沒講過嗎?據說入睡前會開一個小手術,封印大部分的記憶,好讓甦醒的人不會存有既定觀念,可以接受醒來後世界的變化。而記憶會在日後記憶階段性地浮現。」

        「階段性地……那種事情辦得到嗎?」

        「那可是舊時代耶,這點小事輕而易舉吧。」

        「但是記憶存放在大腦的細胞內,彼此互相連結,如果要封印一段記憶卻保持日常生活的常識,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舊時代的人類自然有辦法辦到啦,啊,似乎扯太遠了。總之,勉強自己想起來只會造成反效果,最糟的情況或許會造成記憶喪失或是人格分裂,我不建議你那麼做。」

        腦側仍然隱隱作痛,貌似察覺到什麼的天翔臨走之前依然三令五申地告誡。

        「記住,千萬不要試圖回想,要等記憶自行浮現。」

        「知道啦,我也沒有沒事找痛的興趣。」

        「那就好。我明天再來接你。」

        天翔離開後房間頓時陷入一片寂靜。這麼說起來,我或許是這座廢墟中唯一的活人呢,難怪會這麼安靜。我蹲坐在牆邊,望著生活十幾年的房間。天翔與若兒絲說過的內容不斷在腦海內上演,最後終於不敵睡意而沉沉睡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