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新世界(3)

        小時候的我正試圖要幫小貓洗澡,小貓卻動作靈敏地到處逃逸,將水濺得到處都是。坐在一旁看報紙的父親不停出些派不上用場的主意,說著風涼話,而母親則是在廚房準備下午的點心。

        烤餅乾的香味緩緩擴散。

        儘管他們的臉部依然被黑霧所籠罩,我依然可以感受到自己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擁有一個安穩平靜的生活。

        然後我醒了。

        「夢嗎……說成記憶回溯比較貼切吧。這就是昨天天翔講過的記憶階段性甦醒吧,沒想到竟然真的有辦法辦到。科技真厲害啊。」

        由於擔心睡在床上會不小心按到按鈕,要是再被強制進入冷凍睡眠我可敬謝不敏,所以昨晚我是睡在地板上的。雖然早就聽過睡地板會全身痠痛,親身嘗試後倒沒什麼感覺。

        我記得那隻純白色的小貓叫做「米可」,是父親在我升上小學後,為了讓我學習照顧寵物而買的家庭新成員,雖然到最後似乎都讓其他人照顧了,我只負責陪米可玩這項任務。

        「──品廷早!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呢!」

        「拜託你先打聲招呼好嗎,差點被你嚇死。」

        「我第一句話就是打招呼啊。」

        「……算了,我跟你說不通。」

        「這套服裝太突兀了,我拿了一套自己的舊衣服。不過還是盡量別外出比較保險,否則被看見人類在村莊走來走去很難圓謊,畢竟人類基本上一生都待在玻璃城市內。」

        「喔,感謝你的衣服。」

        我接過袋子時順便瞄了眼內容物。深褐色的布料沒有多餘裝飾,看來和天翔是完美的情侶裝呢……這麼一想就忽然不想穿了。

        「話說,這件褲子臀部的位置有個破洞。」

        「真是個好笑話,沒有讓尾巴伸出來的洞的褲子就只是一塊抹布啊不對!差點忘了人類沒有尾巴……你沒有對吧?」

        「這種事情不用確認吧!我沒有尾巴!」

        大聲澄清這種事情的自己似乎挺蠢的。我轉而到衣櫃拿件深色的內褲暫時擋著。反正應該不會有人特意盯著別人的屁股看吧?

        可惜我的思索持續不到三秒,隨即被天翔無神經的驚呼打斷。

        「喔!這個很不錯耶!」

        天翔忽然對抽屜裡的某樣東西吸引住,激動地擺出朝聖的姿勢舉起那東西。

        「舊文明居然有這麼便利的產品!太好了,只要有這個的話就可以偽裝成類人生物了。」

        呃,我承認製造那東西的老伯很厲害啦,不過你要我戴著一只五十元的塑膠貓耳混入類人生物的大本營嗎?感覺很不妙耶。被識破的話會不會被抓去解剖啊?此刻的我稍微理解外星人的心態了。

        離開房間後,宛如世界末日的景象再次映入眼簾。我卻覺得已經沒有新奇感了。人類的適應力真是可怕啊。

        但是……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我低頭回想昨天見到的景色,隔了好幾秒才詫異地喊說:「咦?流星通通不見了。」

        此刻天空只有陰鬱的靛黑色雲層,絲毫不見昨晚彷彿流星雨般的虛幻現象。

        「本來就不會隨時有星之碎片墜落啊,大約十小時後才會出現吧。」

        只有在地球自轉到面向月亮的時候才會有流星嗎?不過既然月亮缺了一角,公轉的軌道應該也會改變吧?那麼月亮還會準時地每天晚十五分鐘出現在相同的位置嗎?

        當問題浮上腦海時我就決定不多加思考了,反正也看不到月亮,釐清多久會升起也無濟於事。

        經過秘密基地後,基本上看不到高樓大廈的廢墟了。取而代之的是鐵紅色的山丘和褐色的平地。所謂的村莊,其實是依附山壁而建的建築物群。外牆的材質是木頭與某種紫灰色的泥狀物,雖然沒有根據,但我推測那是星之碎片和泥土的混合物。高度普遍只有兩層樓,從遠處放眼望去,就像一整片的紫色磨菇。黃褐色的梯田則以村莊為中心向外呈放射狀擴散。

        根據一路上的目測結果判斷,這個時代的科技水準應該勉強只有中世紀的程度。耕作中的村民沒有使用動物或機械,單純以人力在照顧,雖然不排除梯田的坡度過陡只適合用人力耕種的可能性。

        最令我訝異的是,途中完全沒看見任何休閒娛樂的場所,為了維持生存所花費的時間大致等同於一天的作息時間嗎?這種傳統的農業社會模式我只在教科書讀過。人類即使在中古世紀應該也早就就脫離這樣的生活模式了吧?

        「……天翔,每個路過的人都用懷疑的視線看著我耶,沒問題嗎?」

        「啊哈哈,你真會說笑。那些都不是人啦。這是舊時代的幽默感嗎?」

        「你知道我的意思就別糾正了!」

        「這裡是小村莊,有面生的人自然會多看幾眼啦。」天翔不甚在意地聳肩:「不過剛好有商隊來,陌生人不至於太過顯眼,真是幸運。被質疑的話你就假裝是商人吧。」

        「商隊?」

        「嗯,大約數個月會來村莊一次,用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或舊文明的科技產品交換村莊的手工藝品,通常會在駐紮地的帳篷區域就地擺攤。這也是村莊少有的娛樂。」

        「村子有路可以通到外面喔?」

        「只有超難走的山路,所以通常不會有人想要離開村莊。雖然能夠自給自足,若是想要食物以外的物品就只能自己去廢墟挖寶或是依靠商隊了。」天翔頗自豪地挺起胸口說:「星之碎片的雕刻品是村莊的特產之一,據說還曾經賣到玻璃城市,在外面可是眾人皆知的藝術品呢。」

        「這麼說來,村子在哪裡?我指的是大範圍的那種。」

        「AO第一零七區。又名為『世界盡頭之村』。」

        ……期望能夠聽見熟悉地名的我真是笨蛋,不過話說回來,那種英文混雜數字的名稱是怎麼回事?雖說後面那個一整個奇幻風格的名稱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村子雖然面向一整座舊時代的城市遺跡,不過遺跡再過去就是大海了,而村子也如你所見,被層層山脈所包圍,因此才有世界盡頭之村的名稱,並不是村子真的位於世界的盡頭喔。」

        我好歹記得地球是圓的,那種事情不用你提醒。

        這麼看來村莊應該位於山脈底端的沖積扇平原,不過我原本居住的城市是這種地形嗎……不行,什麼也想不起來。這也是被封印的記憶之一嗎?關於親人的記憶還可以理解,為什麼連地形等瑣碎的記憶也要封印?

        「晚點我們一起去逛商隊的市集吧,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發現舊時代的科技產品,我超想要一台數位相機。」

        「你要那種東西做什麼?沒有電力的現在,九成九的科技產品形同廢鐵吧。」

        「那可是人類數千年歷史和智慧的結晶耶!即使只有外殼也帶著令人難以抗拒的吸引力啊!如果能夠分析構造的話,那肯定──」

        我果斷地認定這傢伙是個道理講不通的狂熱分子,自動屏蔽天翔接下來的一串廢話,等到他自己講累了才冷冷地補上一句:「你離開我房間的時候不是順手搜刮了一包贓物嗎?」

        天翔不好意思地扯開嘴角,犬齒清晰可見。他露出略顯兇狠的苦笑:「畢竟很少有機會可以拿到那麼完整的舊文明產物,你也沒有要帶走的意思,就讓給我也無妨吧。」

        我無所謂地聳肩。失去電力的現在,房間內有九成的物品都形同廢鐵,不如給一副超想要的天翔。

        「保險起見,我們先繞遠路從後門進去村莊,再抄只有我知道的小徑去找若兒絲。」

        再度搜刮完一整包的垃圾後,天翔慎重其事地帶著我走了好一段偏僻獸徑。雖說遇到其他人很麻煩,但是也沒必要特意從兩棵樹中間硬擠過去吧?這樣根本毫無意義啊!

        當我身上的泥土樹葉沾滿率突破90%的大關時,總算抵達所謂的目的地。

        「看好了!這就是村莊最神聖的象徵,也是花之少女的住所──聖樹。」

        眼前是一棵遠超過我所認知的巨大樹木。數尺粗的樹幹互相纏繞、攀爬,結合成更粗壯的枝條支撐著數十公尺寬的葉傘,氣根濃密地垂落,層層遮蔽住光線的緣故,附近的景色宛如黑夜。

        「品廷,動作快。如果被盯哨的人發現會很麻煩,原本只有長老和『花』有資格觸碰聖樹。」天翔熟練地踩著樹瘤,眨眼間便躍上數公尺高的位置,側臉喊:「你怎麼了嗎?怎麼還在原地?」

        別要求一個現代的孩子爬樹好嗎,我這輩子做過最靠近野外的活動只有露營耶。記得那是小學的事情吧,父親和母親帶著我到南部的露營區玩,三天兩夜的行程令我印象深刻,回家之後不停要求再去露營一次。

        ……怪了,這個回憶就可以輕鬆地想起來。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倒也手腳並用地爬上一段距離,從這邊可以看見應該是村落房屋的黑點零散分布在紅褐色的山坡。攀爬過程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每個固定高度都被磨破的樹幹坑洞作為落腳處,放眼望去,不遠處也有插著小木板的簡易階梯和繩索搭出的把手。

        「──喂!等等!這邊明明有正常的階梯好嗎!為什麼要走這種被磨破的樹皮坑洞?」剛才我們是爬辛酸的嗎?

        「你傻了喔!我們是偷偷潛入的當然要走後面啊!」

        「好吧,抱歉。」我坦率認錯。

        「快點過來這邊吧。」

        天翔再次展現媲美動物的靈敏動作,帶著遲緩的我再度往上爬了一段距離。

        終點是一間藏身於氣根和枝幹之後的隱密樹屋。門板刻著悄然綻放的薔薇。

        「花之少女的房間用花朵區分。若兒絲是這個圖案,自己來的時候別開錯門。」

        天翔邊說邊用指節富有節奏地敲了幾下,裡頭立刻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若兒絲迫不及待地推開門,但是當她看見我的瞬間笑容立刻黯淡下來,冷冷問:「為什麼連他都帶來了?照計畫他應該待在冷凍睡眠儀器那邊不是嗎?」

        「放心啦,有做好偽裝。」

        天翔不曉得是沒看見笑臉滑落的瞬間還是粗枝大葉,徹底答非所問。

        若兒絲瞄了眼我的貓耳,不屑冷哼,活像是看見小丑的輕蔑眼神令我瞬間很想把貓耳拔下來摔地上踩,不過考慮到日後活動的便利性還是忍住了。

        「進來吧。」

        若兒絲側了側身子,讓我們進入。

        第一印象該怎麼說呢……真是空蕩蕩的房間。

        稱得上是傢俱的只有一席鋪在地面的纖維編織毯子和一架織布機。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鋪滿地板的布疋和毛線球了。

        「那邊那隻,放尊重點,這裡可是少女的房間。」

        若兒絲毫不客氣地踹了我的後背一腳,害我直接倒在布疋當中。

        「聖樹之間是村莊最安全的地方,平時不會有閒雜人等過來,可以放心討論計畫。」天翔習以為常地在布堆中挖出一個凹陷處,彎著手腳窩在裡面。真不愧是狗。

        好不容易掙扎出布疋、免於窒息危機的我忽然被一個發光的儀器所吸引。那個儀器有一半鑲嵌在樹幹當中,星軌儀的外觀,有好幾顆懸空的金色小球繞著中心的紫色水晶旋轉,而水晶表面不斷浮現英文字母編排的原始碼又消失。每當原始碼消失時水晶就會發出淡紅色的光芒。

        「這個是什麼儀器?」

        精緻的外觀和整座村莊都顯得格格不入。

        「據說是初代村長製作的道具。它終年不停歇地運作,散發與重力相斥的波長讓星之碎片的落下速度大幅度減緩,以避免對村莊造成損害。雖然就我看來只是讓村民可以撿碎片撿得比較輕鬆而已啦。」

        這麼說起來,星之碎片其實是隕石吧。若是沒有被減速,直接衝撞到地表的災害或許可以輕易毀滅這樣一座小村莊。

        「真是難以想像的高科技!」

        我不禁出聲讚嘆,天翔卻皺眉說:「在舊時代是稀鬆平常的儀器吧?」

        怎麼可能!如果有能夠影響重力的儀器,社會的模樣會徹底顛覆吧!人類的活動範疇將從平方變成立方,居住、移動、生活甚至農畜方式都將得到飛躍性的突破……不對,既然擁有改變重力的技術,為什麼類人生物依然用這麼落後的方式生活著呢?按照我剛才所見,他們的路燈裡面甚至是燈油而非燈泡。

        「你們倆別研究那盞夜燈研究得那麼認真好嗎,很蠢耶。」

        竟然將這種高科技產品當作夜燈使用?妳才是到底在想些什麼!

        若兒絲捲起袖子,氣勢滿滿地說:「既然難得有客人,我就大顯身手一下吧!」

        「啊呸噓!」天翔不禁發出介於噎到和嗆到中間的詭異狀聲詞。

        「怎麼?她很擅長料理嗎?看她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

        「……總之,等會兒不管你吃到什麼都要努力吞下去,不准吐掉。」

        「……有這麼誇張嗎。」

        「我已經吃她的料理吃十幾年了,相信我吧。」天翔繃緊臉說:「雖然也不能怪她,畢竟若兒絲是植物型的類人生物,味覺不能和我們相提並論。她的料理大概是磷酸和鉀酸的混合物加水煮成一鍋湯的感覺。」

        這是我首次聽見有人拿肥料來形容料理,真是嶄新。

        抱持著八分好奇、兩分不安的心情等待數十分鐘後,若兒絲高興地端著三盤料理回到房間。外觀倒沒有太過嚇人,硬要形容的話是雜菜粥的感覺,燉煮到爛的食材無法辨識原形。至於味道……那是一種無法解析的口感,我人生十六年來首次嚐到的未知味道。基於不可以浪費食物的原則,我拚著一口氣將那些不明物體囫圇吞下肚。

        然後我和天翔對望一眼,各自朝著身後的布疋堆倒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