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新世界(1)

        「──這裡是世界的盡頭。」

        綁著馬尾的少年高舉著豎起食指的右手,對我這麼說。少年身後,無數流星劃出紫色的軌跡穿越陰鬱的雲層,墜落至遠處高聳的巨大黑影底部。

        在倒塌廢墟和各種廢棄物所構成的街道,我和少年並肩前行。我大口吸著寂靜得令人窒息的空氣。半酸半苦的金屬味充斥口鼻,令呼吸頻率逐漸變得急促。

        不對勁。

        我明白這不是自己熟悉的空氣味道,卻無法清楚指出問題何在。

        在往前邁進的同時不時有星辰的碎片落下。小如雨滴,大則狀似冰雹,散發紫紅色光輝的星之碎片隨著接近地面墜落的速度也逐漸變緩,最後彷彿凝固在半空中一般懸浮自轉。我不時得伸手撥開擋在前方的碎片才能夠繼續前進。

        少年帶著興奮的神情不斷往前走,而我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頭。

        天空沒有太陽或月亮,只有無數朝向高塔墜落的紫紅色流星。雖然感覺走了很久卻無法判斷時間的流逝程度,我不禁後悔沒有帶走放在那個房間桌面的手錶。

        馬尾少年的腳步沒有片刻停歇。我們不發一語地經過長滿螢光青苔的殘垣斷壁、由汽車殘骸堆成的山丘、散發刺鼻惡臭的黑色湖泊以及無數空蕩蕩的住家。少年撥開被汗浸濕的瀏海,抬起臉龐繼續邁出腳步。

        「──我說……差不多該向我解釋情況了?」

        這時我才發覺自己的聲音相當嘶啞。就像兩塊互相摩擦的生鏽鐵塊。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墜落的流星可以違反重力懸浮在半空中?為什麼城市會變成這種像是經歷戰爭似的廢墟慘狀?為什麼我們走了這麼久卻沒有遇見任何人?大家都到哪裡去了。」

        「到秘密基地再說。」少年頭也沒回。

        無可奈何的我將更多疑惑連同苦澀的唾液一同嚥下胃部。掠過的風帶著金屬熔化的難聞味道,將城市的死寂滲透入肌膚後隨即前往被紫色流星切割成無數塊的遙遠夜空。

        在彷彿世界末日的風景當中,我和少年並肩行走著。沿著早已失去功能的雙黃線,經過半邊毀壞的天橋、被鏽蝕到無法辨識文字的商店招牌、橫倒在馬路的電線桿與積滿汙水的大坑洞。沒有對話,我們只是向前行走。

        背對混凝土與科技產品堆疊而成的廢墟,朝向前方遙遠且高聳的黑影邁進。

        所謂的秘密基地是一間半傾倒大樓的地下室,原本大概是作為會議室使用吧?裡面擺設著狹長的會議桌以及滾輪滑椅,不過後天的改造將會議室原本該有的面貌完全顛覆了。地板放滿各種亂七八糟的物品,髒亂得連個落腳之處都沒有。從破裂玻璃窗看入的景象令我卻步,絲毫提不起勁踏入其中。

        「你在外面等一會兒,我得先進去安撫公主大人的情緒才行。否則你貿然進去大概會被痛罵一頓,嚴重點說不定還會被打。」

        馬尾少年小心翼翼地側身打開門鎖,動作活像半夜溜出房間的小孩。

        我剛醒來就被他不容分說地帶到這裡,現在腦袋仍然昏沉沉的,無法有條理地思考。不過忽然想到我應該待在自己的房間比較正確,而不是跟著一名莫名其妙的陌生少年亂跑才對吧?

        「──天翔你這傢伙又跑去舊文明的垃圾堆亂晃了對吧!」

        少年前腳尚未踏入房間,一道清脆銳利的女性嗓音便劈開空氣,震得少年差點往後仰摔倒。

        「上次你才因為誤闖廢棄的汙水處理廠差點被沼氣毒死,隔天卻立刻拖著身子去舊時代的廢墟亂晃,不要命也不是這種活法吧!想死的話就乾脆點從廢墟頂端往下跳啊!一了百了!也省得我擔心!」

        「冷靜,冷靜點啦,這次發現的成果可以將過去的不良事跡都一筆勾銷喔!」被稱為天翔的馬尾少年立刻違背三秒鐘前說過的話,拽住我的手臂將我往房裡拉,開朗地喊:「鏘鏘鏘,這次的成果就是這個──冷凍睡眠儀器。」

        一位表情不善的少女翹腳坐在滑椅。

        她的服裝和天翔很類似,都是麻布材質,整體而言沒有設計感可言,就只是單純「為了敝體」而製作的衣物。不過畢竟內容物有別,素色裙襬裹住少女的身體曲線,透露出一種簡約的氣質。反觀少年就沒什麼好說的。

        少女用冷淡到極點的視線打量著我後,冷哼說:「這隻是人吧。」

        ……等等,她的單位是不是怪怪的。

        「真不愧是若兒絲,竟然一針見血地看出重點,沒錯!他是人!」

        「好吧,我改口,他不是人……但是你也知道我的意思。」

        「不不不,妳是對的,他真的是人類沒錯。」

        「啥?你在說什麼蠢話,那隻呆頭愣腦的傢伙怎麼可能是人,從那呆滯的眼神判斷,大概是某種礦物的遠房親戚吧。」就叫妳別用隻來數人了!

        「他是我從冷凍睡眠儀器中叫醒的人類啦。」

        「喔,是喔。」

        若兒絲的表情壓根就是不相信天翔的說法,不屑地歪起俏臉。

        「現在是猜謎時間就對了,但是在開始猜之前我要重申一件事情。我不需要增加夥伴,如果你要讓那個兩眼無神的白癡加入計畫,我就要罷工!我是認真的!」

        把我晾在一旁也就罷了,甚至被大肆惡意批評並且被當作觀賞動物打量。我忍不住火氣上湧,相當幼稚地回嘴:「別一副好像我不是人似的,搞什麼啊」

        聞言,若兒絲遲疑地皺眉。

        「我們的確不是人呀,你這傢伙在說什麼蠢話啊?」

        ……這女孩剛才講了什麼?這是嶄新的嘲諷手法嗎?但是……她的語氣又不像在開玩笑,咦?等等,真的嗎?不對怎麼可能是真的啊!振作點啊我的腦袋!

        若兒絲瞇起鳳眼,略顯吃驚地擺首。

        「瞧你這副吃驚的模樣……難不成天翔是認真的?」

        「我本來就沒有騙妳啊。」

        「這麼說起來,這個呆頭呆腦的傢伙的確缺乏特徵。沒想到那些大廢鐵下方竟然藏著這種寶物,真是令人訝異……你偶爾也會派上用場嘛!冷凍儀器在哪裡找到的?」

        「廢墟南方,靠近體育場的那個位置。」

        「原來是那遍住宅區啊。」

        「──呃,不好意思打斷聊得熱烈的兩位,我從房間醒來後就被那傢伙強硬帶過來了,根本不曉得現在是什麼情況,有誰可以好心點向我解釋一下嗎?」

        莫名其妙的事情不斷增加,我感覺大腦的處理器快要爆炸了,只好放低姿態。

        「看吧!這副什麼都不曉得的表情不可能是裝出來的對吧。」

        天翔咧嘴微笑。不知為何忽然覺得有點火大。

        若兒絲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環起手臂,裝出一副大姊姊對待小朋友的口氣。

        「好吧,其實有個有效卻無聊的確認手段。你,告訴我現在是公元幾年?」

        「2075年啊。」

        「錯了,差了一個數字。」若兒絲淡然更正:「現在是2475年。」

        「……認真的?」

        「無比認真。」

        若兒絲停頓片刻,合掌說明。

        「2075年的話應該尚未見識過類人生物。正好,這麼做的話你就可以認清事實了……聽好了,人類,我是『花』而天翔是『犬』,誠如所見,我們倆都不是人類。」

        若兒絲淡然拂開髮絲,露出耳後的樹枝狀枝條。原本以為是某種流行的髮飾,然而我緊接著發現枝條根部埋在皮膚下,連接處的肌膚甚至呈現樹皮的質地與深褐色。

        什麼意思?

        人類的皮膚長出枝條?

        「不、不不不,妳在說什麼啊,那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

        我退了好幾步,直到後背抵住牆壁才停止。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別開玩笑了,肯定是某種整人節目吧?」

        「喂,給他看第二個證據。」

        「瞭解。」

        天翔毫不猶豫地背對著我脫下褲子。你在做什麼啦!我沒有看男人光屁股的興趣耶!

        迅速以光速轉動脖子,眼角卻瞥見一條刷毛似的深棕色尾巴正在左晃右擺的,愣得我當場僵住。

        那是尾巴。

        棕色的蓬蓬尾巴以流暢的動作在我面前晃動,和若兒絲耳後的枝條一樣,棕灰色尾巴也連接著天翔的脊椎末端。

        「你可以摸摸看喔。」天翔熱切地說。尾巴隨之左右擺動。

        「不要。」我反射性地拒絕。「死也不要!」

        「咦。」天翔貌似相當失落地垂下尾巴。若要說他的尾巴是道具也未免太過精緻了。

        雙腿莫名失去力氣,我癱坐在雜物滿佈的地板,腦中千頭萬緒地無法整理出一個結論,良久才愣愣地問:

        「所以……這四百年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文獻都被嚴密收藏在玻璃城市,我們只有口耳相傳的故事。」

        「嗯?但是牆邊那堆都是書吧?」

        「不過是天翔從廢墟中撿來的垃圾罷了,真正的歷史才不會寫在那種爛掉一半的廢紙上面。」

        「我可是花了十幾年才收集到那些書,別講得那麼狠啦。」天翔吐著舌頭低聲說。

        「別廢話了,如果他真的是人類,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比山還多,沒有那種空閒讓你浪費。」若兒絲狠狠一瞪。

        「我不會再插嘴了,請說吧,若兒絲大小姐。」

        他們兩人達成共識後,若兒絲轉向我,昂首開口。

        「──公元2080年左右,發生了第三次世界大戰。」

        「……世界大戰?」

        我用悶悶的聲音重複。

        「那是一場將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捲入的戰事。細節就如同你所知道的戰爭一樣,只不過唯一的不同就是在這場戰爭末期,有些國家為了補充不足的軍力,開始『將其他生物改造成戰力』的研究。」

        喉嚨猛然被某個有稜有角的粗糙物體梗住,我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超出理解能力的情報阻塞在大腦迴路,發燙的腦側似乎隨時會當機。

        「一開始是背上掛著人類耳朵的老鼠、寄生在樹幹的皮膚細胞和擁有人類內臟器官的大型哺乳類。科學家們不斷將人類的細胞、組織、器官移植到動植物身上,每次移植的比例與數量都以急速提高。雖然得到無數半人半獸的失敗怪獸,卻總有天才能夠找出通過那道窄門的捷徑……而最終成果就是被稱為『類人生物』的我們。」

        若兒絲踮起腳尖、原地旋轉了一圈。耳後延伸而出的樹枝掛著半透明的翠綠芽孢,正是最佳的證據。

        「那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結果如何?哪個國家贏了?」

        「如果你對於『贏』的定義是得到賠償金、貿易的利益與歷史文獻的記載,那麼回答是沒有。」

        若兒絲以冷淡的口吻開始總結,就像在敘述一個與自己無關的故事。

        「僅存的人類建立與世隔離的玻璃都市,靠著科技製造出零污染、自給自足並且媲美天堂的居住環境,而類人生物只能待在重度汙染的其他地區,在貧瘠的土地栽種隨時會枯萎的農作物,苟延殘喘地活著。」

        「不過這些都是從我爺爺那邊聽來的故事,真實性有多高就任憑想像了。」天翔笑著補充。

        「你說過不會打岔吧!」若兒絲立刻飛踢天翔的腰。

        「妳不是講完了?」

        「我有準備一個很棒的結尾耶!你這樣亂來我豈不是說不出口了!」

        若兒絲又多補了好幾拳,直到天翔抱著肚子說不出半句話才刻意清了清喉嚨繼續話題。

        「那麼,現在該輪到我們發問了。你真的是人類嗎?雖然聽過人類擁有讓肉體冬眠數百年的儀器,但是那種高級科技產品應該只存在玻璃都市內,沒道理會埋沒在這麼偏遠的廢墟之下。」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身上可沒有插著樹枝或掛著尾巴。」

        若兒絲托腮打量著我,眼神凝重到令我懷疑她會不會要求我全裸以證明自己的說詞。幸好若兒絲還留有女孩子家最底限的矜持,大概吧。她只是摸了摸我的耳朵和手指就放過我了。

        「確實,我就姑且先相信你是人類吧。」

        「就說了我是人類沒錯啊……」

        「對了,還沒有問過你的名字呢。」天翔復活後,笑嘻嘻地提問。

        「呃……品廷,我叫作品廷。」我反射性回答。胸口卻感覺被一根尖銳的物體刺入,氧氣逐漸從破洞漏出,令我覺得呼吸困難。

        這應該是我的名字。

        對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