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從垃圾桶談起

        這ㄧ切,得從我家門口的垃圾桶說起。

        我家公寓正門口有兩大垃圾桶,紅色垃圾桶專收資源回收,綠色垃圾桶則收一般垃圾,身為一個完美女兒,倒垃圾的工作捨我其誰,反正可以順路遇見努力發傳單的小白菜社會人士。

        瞧他西裝畢挺,一身抖擻,曬紅的臉頰,滿頭的汗水都無減那斯文的白臉書生樣,明明熱得要死,扣子也不打開幾個。

        但最可惡的是,因為我不是經濟個體戶,所以小白菜哥的傳單從來不發給我。

        害我都沒法假藉名義來跟他攀談幾句,暢談人生財務獨立後的首選房款。

        但沒關係,我還是很願意每天來倒垃圾。

        說到這,一定要念ㄧ下我弟,每天晚上窩在房間打網遊,吃過的零食袋子堆到滿天高,我媽說,身為一個完美女兒,就有責任和義務維護家裡整潔,去髒亂為己任,所以每隔幾天,我都得全副武裝帶著口罩手套,去清理那間比垃圾車還臭的豬窩。

        青春期的男生,果然沒ㄧ個香的。

      「琉燕──」

        聲音從臭死人的房間傳來,肯定沒好事。

        悠然的把兩條修長的細腿倒立在牆面上,我翻著剛借到的耽美小說,壓根不想理。

      「琉燕──」

        有空使喚我,怎麼不會自己做?

      「琉燕,媽說……」

        身為完美女兒,最聽不得媽說,我不耐煩的大喊:「我知道啦,收垃圾。」

        都已經晚上八點,還要叫我清垃圾,不談外頭現在正是烏漆麻黑,又恰逢農曆七月,鬼門大開之時,小時我難養又愛哭,某某佛寺的大師斷言我與神佛有緣,必日日吃齋禮佛,勿近乖僻之地,才能保全。

        我不清楚我媽有沒有天天禮佛,但是自此以後,我的餐盒裡脫離不了蔬穀五類,對比我弟開心啃著滷雞腿,我挺著一臉菜色,非常確定這絕對是我媽為了省錢的陰謀。

        媽,要省飯錢就是要把女兒養得肥嫩多汁,這才能推銷出門!

      「高考失利害我又要多付一年養育費的敗家女,妳應該以奴役換取原諒,哪來這麼多廢話?」談起我的口才可是裡外知名,高中期間還曾代表學校出賽辯論,但不管怎樣強大的敵手,都不敵我媽萬分之一。

      「我這不是努力償債嗎?」我吶吶的細聲回答。

      「妳過去十七年難道不用花錢嗎?不用花我精神嗎?這些零總加起來,我看你未來老公的工資都要打在我卡上。」

        「我指不定能找個豪門第二代,到時叫我老公給妳一張黑卡。」我對自己的外貌可是有信心得很。

        「是嗎?」我媽涼涼掃過一眼,「妳說腦袋沒腦袋,唯獨長相還能入眼,確定不是小三還是小四?」

        冷風驟然吹過,一陣透心涼瞬間自頭頂沖下,我說了,我媽幾句就能KO我。

      「而且,長相還得要感謝我,智商要怪妳爸。」我媽昂起下巴,又是得意的一眼。

        我錯了,我媽是反派大Boss等級,根本無人能及。

        提著兩大袋垃圾,我慢吞吞的踱到電梯口,平日總會遇到的張媽李姨,今兒個都不知躲到哪摸四圈,不曉得是自己出門沒看黃曆,還是哈雷彗星流星雨今晚大駕光臨,電梯門啪撻打開,一眼就瞧見李姨的兒子李頁。

        李頁,大概是整層樓裡我最不想遇到的前幾名,不是說他醜,也不是說他煩,相反的,他長的挺入眼,但看得到又吃不到的同志朋友對我有什麼好處,就好比來自異次元的生物,我們兩個根本就沒有共通語言。

        我絕對不是歧視,身為E世代美少女,個人性向絕對保持最高尊重。      

        問題是,他看得到鬼啊!

        我記得前幾次遇到他,不是告訴我頂樓的水塔有個小女孩,綁著兩隻小辮子,拖著破娃娃找媽媽。

        要不就提到,他在公車上遇到個無頭鬼,找不到站牌下車。

        再不然說,路口處的便利商店有個老鬼因為陰錢帶不夠,總是在門口徘徊不肯進去,難怪我次次去那買東西,總是看到感應門在沒人的狀況下開開關關,叮叮咚咚響個不停。

        我跟李頁的緣分總歸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每次遇到他,不是莫名被狗追,就是走平路也會摔跤,總之一堆倒楣事不斷,我個人認為這跟他的見鬼體質有關,想想看,孤魂野鬼見到一個能溝通的同鄉,可不得像餓狗見到骨頭般,分分鐘都要貼上去。

        古人有云,力能則進,否則退,量力而行。

        所以說,不是我自私,是我跟李頁注定就不能成為朋友。

        扛著兩袋垃圾,趁著忙滑手機的李頁還沒抬頭,我悄悄地往旁挪開一步,動作迅靜如夜晚潛伏的獵豹,雙眼緊盯著電梯閘門,五秒,四秒,三秒,兩秒……

門終於如願慢慢闔上。

        這口氣才剛要鬆下,一隻手機卻意外的橫打出來,妥妥的卡住即將關起的電梯門。

        就只差那麼一秒──

        閘門感應到異物,又緩緩打開,只見李頁歪著頭,「小燕子,妳不是要倒垃圾嗎?」

        果然,人倒楣時連電梯都不會理我。

        漾開最真誠的微笑,我從善如流的捏起鼻子,「垃圾太臭,我怕臭到你。」

      「我不在意。」李頁挪開幾步,擺明請君入甕。        

        呵呵呵,我在意啊!早知道應該先把垃圾袋戳破…….

      「妳這幾天是不是有到三樓的樓梯口?」一進電梯,我心裡就開始覺得不妙。

      「有啊,怎麼了?」前兩天躲我媽,跑到樓梯間偷打電話,不會這也被他發現了吧?

      「不是我說的。」李頁看出我的疑惑,「是顏如蘭告訴我的。」

        顏如蘭是誰?我們這三十年老公寓,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過二十來戶,九成左右全是眷村搬遷而來的老鄰居,何時又搬來新住戶?

      「樓梯口唱戲的那小生說他叫顏如蘭……」來了來了…….我不好的預感成真。

        對,李頁從來不會跟我談人。

        我結結巴巴的問,「什什什麼?」

      「不知是跟著誰進來,盡賴著不走,天天就堵在樓梯口唱京曲,非得逼我聽完一首貴妃醉酒,還逼著我打賞才肯讓我離開。」

      「打什麼賞?」一開口,我就想掐自己,明明打定主意不要跟他對話超過兩句。

        李頁挑起眉,「我的雙手,那鬼欠個拉二胡。」

        媽呀,那你的手怎麼還在?

      「我把一袋雞爪賞給他了。」李頁雲淡風輕的撩開前髮,「這下拉二胡彈古箏打響鑼的全湊齊了。」

        哪個見鬼的會像他這麼鎮定?

        我抱著一絲希望追問,「你肯定在開我玩笑吧?」

        李頁微微彎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直覷著,逼得我不得不正面回視,他雖然皮膚慘白了點,但五官清秀,也算是賞心悅目一枚小受。

      「說實在的,那小生現在最缺的是觀眾。」

        他深幽不明的目光看進我眼底,莫名的激起一身疙瘩,自背脊蔓延到手臂,我就知道我對他的一丁點好感完全是錯覺!

      「不跟你說了,我要去倒垃圾。」

      「小燕子。」李頁突然喊住我,疑惑的回頭一望,正好對上電梯中的反射鏡,白花花的一片刺白,眩燦到我眼前一陣發黑。

      「有什麼事都可以來找我。」他說。

        什麼事,我有什麼事會需要找他?

        我撇撇手,呵呵假笑起來,「好好好。」好個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