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1)♥盛夏傾落

四月二十二日,時逢春末夏初。

今天破天荒降臨了一個天大消息。

說來話長,事情是這樣的。

在稍早七點左右,我慵懶側著身,半躺在客廳米白沙發上,披垂過肩的長髮未束,身為標準宅女的我,伸出顯得蒼白瘦弱的手,我抬手急忙掩著打著哈欠的嘴,環顧四周。

嗯,幸好沒人在家……看來運氣不錯。

冷清週末閒來無事,我瞥了一眼時鐘,拿起遙控器按下訊號鍵,吹起口哨我隨意轉台,時間掐的剛剛好,我看著火紅閃著烈日光芒的氣象預報,螢幕上氣質煥發的美女主播預報說,今日氣溫有機會達到攝氏32°C。

面對眼前劣勢,我強烈感覺不妙,內心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我覺得這一種現象,只能用一個字眼來形容,我此刻快要火山爆發的心情。

很好,天資聰敏的你猜的沒錯,「天不助我」啊啊啊,簡直是熱炸了,我的腦袋開始不自覺萌生,乾脆舉家搬去南極洲的念頭。

有夢最美。

儘管再好的念頭,遠遠止於我的妄想,現實的我難得關起電視踏出家門,我勉強站在可以遮去細碎陽光的騎樓,我拉開後背包拉鍊,拿出抗UV摺疊傘,將用來擦汗的手帕,隨意三兩下摺疊,胡亂塞進口袋,炙熱的高溫,不留餘地傾曬整個高雄市。

拿出手機,我看著手機訊息,原本早上還懶散賴在冷氣房的我,收到林宇翔傳來的短訊,我輕吁一口氣,試圖放鬆我的臉部肌肉,頭上頂著艷陽,我抬腳跨步出去。

這就是我剛提到的不妙預感,我不得不配服,我的第六感真準,所謂女人的直覺,真不是隨便說說的。

穿越人群拂面而來的薰風,摻雜一抹微醺的蕭瑟,坐落於漫天鳳凰花飛舞的斯德爾大道。

過了好些會兒,我凝視飄落的殘絮悵然伸手,努力在沉悶的空氣中捕捉一道殘影,四散的悲傷逐漸凝聚,我閉上眼眸,竭盡力量尋找內心惆悵的源頭。

明明早上還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不知道,我其實也無法明白,僅僅一瞬間的感覺,彷彿意識裡正尋覓著什麼,卻遲遲想不起來。

漫步在花叢間,放眼望去熟悉不過的景緻,從原先的患得患失,轉移成某一種獨特的眷戀,隨著步伐前行,淚水漸漸不爭氣染濕了臉龐,我抬手擦去淚痕,不禁搖頭露出一抹苦笑。

經過片刻時間,好不容易走出漫長的花叢大道,我停下腳步,回想剛剛行過的交錯路口,我佇立在平行鐵道前,任風穿刺臉頰,感覺到暖煦的觸感,迎面而來的薰風,撩起我披垂的長髮。

說不出來,那種感覺好熟悉,想留住卻無能為力的感覺越來越劇烈,心跳開始強烈加速,眼神逐漸變成無力的空洞。

毫無來由撕裂般的感覺,一下子讓我的心緊緊糾結在一起,失落的感覺瞬間蔓延到全身四肢百骸。

挑望眼前平交道燈號迅速閃爍,欄杆升起人群開始向前推進,來來往往的人們交頭接耳,場面極為壅塞,彷彿滯留的時間,只有我停止前行。

大腦似乎察覺到我的異樣快速運轉,飛快地傳遞訊息,發出特殊任務指令,告訴我全身上下的神經細胞,飛快傳遞道:「快走,收起那些莫須有的心思吧,妳還有五秒鐘的時間,必須在下波列車駛過之前,邁開步伐走到鐵道對面。」

可是現實往往是差強人意的,宛如被強行灌了泥鉛,大腦和肢體動覺,進行一場強烈的廝殺戰,戰況如火如荼進行著,我深切感覺每一闊步,都飽含舉步維艱的難處。

好不容易我緩緩走到半途,一群罕見白鴿群擁飛起,牽動周圍空氣震動,就像生生劃開了另一個平行空間,我回首望去愣了好些時間,越過鐵道的人們一定用盡揶揄的眼光看我。

那有怎麼了?

何必在意他人眼光,我是這世上獨立的個體,任誰能奈我何?愛看就看吧,最好是看到望眼欲穿,那樣剛好正合我意!

即便是自我封閉,還是會築起高牆隔絕外來賜與的一切。

沒錯,這就我,骯髒又虛偽。

「喂!妳還在那邊愣著幹嘛?是沒有看到火車來了嗎?快點過來啊!」倏地一名指揮交通的值班刑警,驚慌失措對我大聲咆哮。

下意識伴隨聲音向右一撇頭,拂過耳際是刺耳的警鳴聲,列車以每分鐘五點二公里的速度朝我高速駛來,不到一分鐘片刻時間,自強號列車與我相差距離已不到幾尺。

你是否能夠明白,時間瞬間靜止的感覺。

也許是到了節骨眼,我能夠清晰聽見周遭圍觀民眾驚聲尖叫、唏噓抽氣聲隔著風傳遞過來,充斥即將血腥的場面。

也是醉了,有誰會想到正值青春年華,正是等著我一展抱負的時候,竟會遇到這樣的慘劇,難怪新聞媒體,才會有那麼多意外身亡的說法。

要怪只能怪上天,或許是近期空汙嚴重的關係,這麼剛好被天空中懸浮微粒卡到眼睛,環環相扣下的種種因素,導致我那麼剛好陰錯陽差被火車撞到。

有誰能比我還要倒霉?

平日看到新聞放映的列車失控撞人事件,若是平常人一定想不到,終有一日竟會以同樣的方式發生在自己身上。

真是陰錯陽差,風水輪流轉。

隻身躺在冰冷的棺材,冷意會逐漸攀附這副殘軀,夾雜毛骨悚然的寒氣,會不會令人倍感寂寞?

親人、朋友、同學有人會為我難過、哭泣嗎?

與我有著一層稀薄血緣關係的人們,又是否會有心被狠狠劃開一刀的感覺。

其實,我很想知道。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