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器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佐渡遼歌 POPO改版Q&A付費章回空白教學耽美稿件大募集完本獎勵計畫

第56章-御花園設宴

皇上在御花園設宴,各宮妃嬪皆使出渾身解數來爭豔,就連方德妃也難得的穿上豔麗的海藍色宮裝,現場可謂是火藥味十足。

 

皇上人未到,皇后坐在主位旁的位置,往下依序是方德妃和步賢妃。傾雪的位子在另一側,與主位間隔著兩個位子,想必是楚貴妃和蕭天城的。

 

太后素來不愛這種熱鬧,於是在自個兒宮裡休息,這讓皇后等人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畢竟太后為人古怪,皇上又極為孝順,誰吃了癟都只能往肚子裡吞。

 

落座後,傾雪本想和一陣子未見的朱雨汐打聲招呼,卻見她愁著一張臉,毫無生氣的坐在位子上。

 

傾雪挑了挑眉,不動聲色的收回視線,轉而看向一旁的花草。

 

這個小妮子是怎麼回事?那表情像死了爹娘似的,好嚇人。就算妝容掩去了她的憔悴,也遮不住她那赤裸裸的傷感。

 

 

「皇上及貴妃娘娘駕到——」

 

 

太監高亢的嗓音響起,眾人紛紛起身到位子前行禮。

 

「皇上萬歲萬萬歲。」

 

蕭慕羽今日一襲墨色龍袍,與楚妍的絳紅色形成強烈的視覺感,很是登對。

 

他牽著楚妍的手,小心翼翼的將人扶到位子上,這才向著眾人道:「都起身吧。」

 

「謝皇上。」

 

待眾人入座,蕭慕羽這才看了看楚妍旁邊空著的位子,挑眉道:「城王怎的遲了?」

 

這次酒宴是他強烈要求的,為的是讓眾人一嚐桃花釀與梅花釀的美味。誰知眼下就差他一個了,這可怎麼是好?

 

「皇上,不如等等城王吧,反正不差這一時的。」皇后極力的讓皇上將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可無奈蕭慕羽沒什麼注意到她這一身的金光燦燦,這讓她很是不滿意。方才皇上帶著楚貴妃入場已是給她大大的難堪了,現在卻無視她,簡直忍無可忍!

 

注意到皇后敵意的眼神,楚妍以袖掩嘴,呵呵的笑了幾聲道:「呵呵,皇后近日氣色頗差,不如回頭妹妹給您送去些補品?來人,將皇上前日賞予本宮的靈芝給皇后送去。」

 

「是。」

 

聽到是皇上送的,皇后壓著滿肚子的火,強笑著說:「這可不行,那可是皇上賞給妹妹的,做姐姐的怎敢要?何況妹妹懷著身子,更該補補。」言下之意是皇上送的怎麼可以胡送亂收?

 

誰知楚妍笑得更歡了,說:「姐姐不必在意,皇上送了妹妹二十有餘的靈芝,給姐姐一條無傷大雅,姐姐就安心的收下吧。」這句更絕了,皇上送我的東西我已經收到不想收了,妳就把多的拿走吧,就當我賞給妳的了,妳要是再推拒,表示妳一個皇后也不敢收她送的東西。

 

這巴掌打得皇后一口老血吞回了肚裡,只得難看的笑道:「那本宮就多謝妹妹了。」

 

 

一場無聲的鬥爭過去,蕭天城總算是姍姍而來,簡單和皇上打過招呼後,便坐到了傾雪邊上。

 

「城王可是為了何事耽擱?」剛才吞了一肚子氣的皇后這會兒倒是纏上城王了,笑著問道。

 

「睡過頭了。」蕭天城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完一句,便自顧自的喝起了宮女端上的茶來了。

 

皇后被他這麼一回,面色難看的攥緊了拳頭,卻是不敢發作。誰讓人家是大名鼎鼎的鬼王呢?連皇上他都不怎麼放在眼裡,何況她這個皇后?

 

見此,蕭慕羽不怒反笑,道:「哈哈!也就你敢這麼怠慢朕。」

 

「禮多險得生疏了不是?」蕭天城厚著臉皮說。

 

聞言,楚妍深深的看了蕭天城一眼,笑道:「王爺真是性情中人。」

 

蕭天城聽罷,回以一抹冷笑道:「過獎。」

 

傾雪看著眼前的鬧劇,隱隱覺得胃疼了起來。他是真沒聽懂他們的諷刺?還是故意氣他們的?嗯,顯然是後者。

 

「好了,開始吧。」蕭慕羽說著,便有兩排宮女將酒水放到眾人眼前,同時還將一把扇子遞給蕭慕羽。

 

傾雪見那扇子做工細緻,比尋常的扇子要來的輕盈,便知這是要進行「青帝行」。青帝行是玄北皇室貴族與書生間盛行的娛樂活動,主人家會將加工過的扇子拋向眾人,接到的人必須以在場的花卉為題,詠詩一首,不才者自罰一杯,是個極休閒的遊戲。

 

而與他們略顯相同的是赤南的「曲水流觴」,是讓人坐在蜿蜒的流水旁,並把酒杯放在貌似小船的乘載體上,待小船流到誰眼前時樂聲停止,便要做詩一首。

 

「那便由朕開始吧。」蕭慕羽伸手摸了摸光潔的下巴,在眼神接觸到桌上的桃花釀時,欣喜的笑了聲道:「就這吧!」

 

眾人見皇上開場,皆是屏氣凝神,等著仔細聆聽,好讓等會兒誇讚皇上時使龍心大悅。

 

蕭慕羽幾不可見的掃了眼身旁的楚妍,接著朗聲道:「一三桃花春,四六桃花扇。七九桃花刀,十二桃花酒。春風猶漫漫,百花依尚眠。落梅從水流,絳紅始展顏。未若細雨飄,打落櫺窗幔。桃紅如絳唇,輕點紅顏砂。莫道桃花艷,只云桃寞寞。折枝送飛燕,願做伊人奴。」

 

傾雪側耳聽著,嘴角不禁勾起了若有似無的笑意。

 

敢情這皇上還是個癡情種呀!

 

「愛妃,對朕的詩可還滿意?」蕭慕羽寵溺的看向楚妍問道。

 

楚妍輕抿了一口桃花釀,頷首笑道:「好詩,敢問皇上何時要折桃花枝給臣妾呢?」

 

蕭慕羽一愣,隨即哈哈大笑,看樣子心情是好極了。他說:「哈哈哈!愛妃莫要急,朕明年春天見到的第一棵桃樹,定會折枝送給妳的。」

 

「皇上可別忘了。」楚妍開心的笑著,然後伸手奪過蕭慕羽手裡的扇子,道:「該本宮了。」

 

她思索了片刻,別有深意的看向心猿意馬的朱雨汐,開口道:「蘭月池中玉華開,青衿折扇倚竹欄。彩鷁拂葉琵琶奏,暗喟何處無芳草。」

 

她這一首詩朗誦完,便見朱雨汐身子狠狠地一震,目露驚恐的瞪著楚妍。

 

「好詩、好詩!」蕭慕羽目光溫柔的看向楚妍,又好奇的問:「愛妃這詩以男人的視角出發,不知可有什麼深意?」

 

「也沒什麼深意,只是一時興起罷了。」楚妍笑著說完,轉頭看向愣愣看著她的朱雨汐,眼中笑意更深。

 

這一切自然被傾雪毫無遺漏的看進眼底,心裡的疑惑愈發的深。

 

不等她思考完,便有一股衝勁朝她襲來,她連看都沒看,迅速的抬手截下迎面飛來的扇子。

 

「好身手。」楚妍笑道。

 

「娘娘過譽了。」傾雪把玩著手裡的扇子,一手執起裝著梅花釀的酒杯,慵懶的說:「驟雪茫茫不見月,覆戎馬,掩青石。彎弓駿馬聲啾啾,寒鞍韉,破城闕。馬蹄難駐馳異鄉,踏紅塵,傲誰骨。落梅聲起孤芳溢,染城雪,縱血流。」

 

語畢,她一口飲下酒杯裡的梅花釀,雙頰立刻浮上了淡淡的紅暈,嫵媚無邊。

 

 

————————————————————————————————————

 

#上述詩詞為妖靈所做,不懂意思的可以去短文那裡翻翻看喔,都有翻譯^_^

 

以後有出現新的詩詞的話,就可以去短文看看呦(´▽`)
上一章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