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4

        週末午後,我一個人在房間裡,二姊突然開門進來。

        她見我坐在電視機前,雙目紅腫,頰上還掛著未乾的淚滴,立刻放聲大笑。

        「幹麼啦?」被人撞見這樣的自己,令我覺得尷尬,趕緊抽出幾張衛生紙,迅速擦掉淚水。

        「我以為妳又窩在房間裡畫畫,沒想到是在看影片,看影片就算了,竟然還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二姊好奇地拿起我租回來的影片盒,「《螢火蟲之墓》?這部動畫很有名,我之前就看過了,不過妳年紀還小,裡頭的情節妳真的看得懂嗎?」

        「不是完全懂,但還是覺得很可憐。」我用力擤鼻涕。

        「妳真的好好笑,平常個性凶猛得像隻老虎,連男生都怕妳,看電影卻會哭成這樣。」二姊揶揄我。

        「要妳管。」注意到門外一片安靜,我問:「其他人呢?」

        「爸去打麻將,媽去隔壁鄰居那邊聊天,多津和陽津在樓下打電動,大姊跟同學出去了。」

        「那妳怎麼沒出去?」

        「我今天想待在家裡啊。」

        「我看是妳朋友又不理妳了吧?」我找到反擊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妳很煩耶!」二姊拍了我的頭頂一記,話鋒一轉,「對了,剛才我聽媽說,雅惠表姊有可能會帶小孩過來我們家住一段時間。」

        「啊?為什麼?要住多久?」我有點意外。

        「不知道。聽說雅惠表姊好像和她老公吵架,吵得滿嚴重的,才會協議暫時分居。」二姊抱怨,「雅惠表姊嘴巴很壞,我不喜歡她,希望她不是真的要搬過來。」

        可惜二姊的祈禱沒能發揮作用,住在台中的雅惠表姊,果真在寒假期間帶著她的三歲兒子住到我們家裡來。

        在那之前,大姊身上卻先發生了一樁大事。

        臨近學期末的某一天,大姊不知為何突然身體不適,上吐下瀉,最後還在課堂上暈厥了過去,老師連忙叫來救護車,將她送至醫院急救。

        幾天後,校方查出原來是有人在大姊的飲料裡下藥,肇事者就是之前要大姊幫忙扛書包的那幾個女生,她們還辯稱只是想跟大姊開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大姊在醫院住了整整一個星期,我和二姊過去探病時,二姊依舊氣憤難平,痛罵那些女生簡直惡毒如蛇蠍。

        「大姊跟那些人到底有什麼過節?妳們不是朋友嗎?她們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差點就鬧出人命了耶!」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大姊雙肩垂下,看起來既委屈又無奈。

        「那些人才沒有把大姊當朋友。」我不以為然地直言,「是大姊自己一廂情願,以為真的跟她們是朋友。就是因為大姊太軟弱,才會讓她們越來越過分,最後把妳害成這樣。」

        「陳津津!」二姊氣得用力捏我一把。

        「沒關係啦,雁津,津津說得對。」大姊嘆了口氣,眼眶微微泛紅。

        「那接下來怎麼辦?她們難道不用受到懲罰嗎?」二姊問。

        大姊臉上的神情這才稍微一鬆,「不用擔心,昨天班上導師來看我,他說學校已經記她們每人一支大過,還讓我下學期轉班,以後我就不用天天見到她們了。」

        看著這樣的大姊,我只能期盼她今後能仔細慎選朋友。

        雖然她很倒楣,也很可憐,但若這次的事件能讓她就此醒悟,也不失為一次很好的教訓。

        但新學期才開始沒幾天,轉到新班級的大姊,突然向爸媽提出一個要求。

        她想要參加學校的社團,希望爸媽能允許她一週裡能有三天晚點回家,卻被他們訓斥了一頓。

        「參加什麼社團?妳沒看到最近店裡忙成這樣?有那個時間不如早點回來幫忙!」爸爸二話不說當場拒絕。

        媽媽這次也難得與爸爸意見一致,「我平常得上晚班,妳若也晚回來那成什麼樣?家裡不用整理?弟弟妹妹也不用照顧了?妳怎麼會這麼不懂事?」

        大姊的請求就這麼無情地被駁回了。

        一直以來,爸媽都對大姊特別嚴苛,偶爾我和二姊晚一點回家,也不會挨罵,可是大姊不一樣,每天放學她都得儘早趕回家裡,不能在外逗留太久。就算店裡生意不忙,她也得照顧兩個弟弟,很難騰出更多時間做自己的事,只有假日媽媽在的時候,她才有機會從家裡的雜務瑣事裡脫身。

        我相信大姊比誰都清楚這個情況,所以她過去從未提過類似的要求,然而這次她竟然會主動開口,讓我有些好奇。

        我問正在寫作業的二姊:「大姊有說她想參加什麼社團嗎?」

        「有啊,烹飪社,好像是她同學邀她加入的。」說到這裡,二姊忽然用力放下手中的筆,將頭探出窗外,朝一樓不耐煩地高喊:「雅惠表姊,不是跟妳說不要在這個位置抽菸嗎?菸味都飄到我們房間了!」

        「好啦,雁津妳真凶,這樣以後會沒有男生敢要妳唷。」樓下幽幽傳來雅惠表姊慵懶散漫的嗓音。

        二姊聽了火氣更大,嘴裡低聲叨念:「氣死我了,她到底要在我們家住多久?每天都到處閒晃,也沒看她幫忙做什麼事。真討厭!」    

        我原以為依照大姊的個性,放學加入社團的請求被駁回後,就會認份地放棄,沒想到隔日她又跑找爸媽苦苦哀求,連續求了三天。

        然而爸媽並未因為大姊的低姿態而態度軟化。

        我終於忍不住問大姊:「妳為什麼這麼想參加烹飪社?是因為邀請妳入社的那個同學嗎?」

        「是啊,我真的非常想跟她參加同一個社團。」大姊說話的口氣有著深深的失落。

        想起大姊之前的遭遇,我有些不安,連忙仔細探問:「是喔,她人怎麼樣?」

        「她人很好!」大姊一提起她,眼睛迸發出喜悅的神彩,連帶整張臉都亮了起來。「她是我在新班級認識的第一個同學,對我很友善,不但聰明,還長得超級漂亮,又善良得像個天使!」

        大姊當時的笑顏在我記憶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隔天大姊還是不死心,又跑去找爸媽,表明自己真的很想參加烹飪社,爸媽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應該已經不耐煩到了極點。

        爸正想開口罵人,我連忙插話:「爸,就讓大姊參加嘛。我放學可以早點回來,也會幫忙照顧弟弟。」

        爸媽完全沒料到我會這麼說,一臉錯愕,大姊更是驚訝地朝我看了過來,

        「平時在學校我本來就會幫忙照看多津和陽津,沒道理回家不行。至於店裡的生意,家裡除了我跟二姊,還有雅惠表姊可以幫忙啊,反正她現在又沒在上班,不是嗎?」我對大姊使了個眼色。

        聽我這麼說,爸媽也覺得有理,總算願意讓步,同意讓大姊放學後留在學校參加社團。

        事後雅惠表姊見到我的時候,伸手捏捏我的臉,用聽不出是讚賞還是不滿的語氣笑著對我說:「妳這個小妞很聰明嘛,腦筋動得挺快的。」

        我吐了吐舌,沒有回話,就算二姊也在一旁說我「愛裝乖」,我也不以為意。

        大姊欣喜若狂,對我又親又抱,我差點被她的擁抱勒得喘不過氣。

        「謝謝妳,津津,妳真是全天下最棒的妹妹。我愛妳!」

        大姊的喜悅同樣令我心情愉快,這次幫她說話,除了是想感謝她一直以來為我們家付出的辛勞與犧牲,也是我之前說錯話,讓她傷心的一個小小補償。

        希望大姊這一次是真的遇到了好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