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3

        我們家從早上開始就吵吵鬧鬧的。

        爸爸在樓下看電視,二樓的我們則在忙來忙去,不小心睡過頭的二姊跟大弟在搶廁所,大姊則忙著餵二度感冒的小弟吃藥。

        小弟問:「大姊,媽媽呢?」

        「媽媽在睡覺啊。」

        「她又跟爸爸吵架了啊?」

        「噓!」大姊趕緊比出食指。

        媽平常會為大家準備簡單的早餐,但只要她跟爸鬧不愉快,或是為其他事心煩,隔天早上就不會出現,選擇繼續留在房裡睡覺。

        沒有小孩會喜歡父母吵架,偏偏我的父母隨時隨地都可以吵,因此他們冷戰時反而是我們耳根子最清淨的時候。過去他們冷戰的時間最短三天,最長可以到一個月。

        媽一旦發起脾氣就什麼事都不做,連小孩都能不顧,身為長女的大姊就很辛苦,除了幫忙店裡的生意,還得負責照顧體弱多病的小弟,若家裡有什麼事沒做好,還會被訓斥一頓。

        家裡最操勞的是大姊,但得到最多感謝跟讚美的人卻總不是她。

 

        「完了完了,要來不及了!」二姊一邊下樓,一邊整理剛吹乾好的頭髮。

        我在門口不解睨她,「妳不要早上洗澡洗頭就不會來不及啦。」

        「不行,就算白天也一定要洗,妳不懂啦!」

        又說我不懂。

        但我並不是真的不曉得二姊堅持上學前要再沖澡的原因,而這也一直是我們五姊弟心中的痛,家裡開滷味店,使得這些味道從小就跟著我們揮之不去,即使天天洗澡換衣服,還是無法徹底清除那種濃郁味道,讓我們老是被同學嘲笑,甚至被排擠。  

        二姊冒著上學遲到的風險也要先洗完澡,就是不想再過著被朋友取笑的日子,哪怕她現在的「好朋友」並不是真的對她好,她也因為怕被孤立冷落,所以不敢生氣。

        大姊似乎同樣如此,我極少見她跟誰保持穩定長久的友誼,尤其她去年上高中,我就沒見她帶誰來家裡玩,唯一一次看到她身邊跟著同學,就是昨天她奮力扛五個書包回來的時候。

        所以我並不是真的什麼也不懂。

        我只是不能理解為何姊姊們非要委屈求全?為何要在被別人這樣糟蹋之後,還要笑笑的裝不在意?

        出生在開滷味店的家庭,又不是我們的錯,也不是我們願意的,為什麼我們就必須這樣活該被欺負?

        「陳津津,妳昨晚又吃滷味了嗎?吃完有沒有再喝『津津盧筍汁』退退火氣?除口臭啊?」

        在走廊上碰到幾個男同學,他們拋出這句後笑得人仰馬翻,再一臉囂張地走掉。

        這群男孩平常就愛對女孩子開不入流的惡劣玩笑,過去若罵回去他們就會更開心,於是後來我便懶得再理會,然而昨晚的不愉快,加上睡眠不足,讓我本來就鬱悶煩躁的心情一秒間轉瞬變成熊熊怒火,我直接衝去將其中一個男生踹倒在地!

        「老虎不發威,你們還真的把我當病貓?」我對著受到驚嚇的他們狠狠警告,「再給我開這種老掉牙的玩笑,下次我就真的會把你們踢到屁股開花,讓你痛到哭著回去叫媽媽!」

        姊姊們的懦弱跟妥協令我氣憤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看到家人被欺負,比我自己被欺負還要更痛苦,所以我不能容許多津跟陽津在我的視線範圍內遇上這種事,久而久之多津跟陽津的同學也都知道他們有個很凶的姊姊,只要一出狀況,他們的同學不是先報告老師,而是跑來找我。

        不是我願意強悍,而是環境讓我不得不變得強悍。

 

        「陳津津,一起去等公車吧。」昨天不願理我的姚淇,今天卻笑盈盈地找我回家。

        這種忽冷忽熱的態度讓我想起二姊昨晚說的話,縱然我不喜歡這種感覺,但她們都已經釋出善意,我也不好說什麼,而且昨天話沒說完我就把她們丟下不管,是我有錯在先。

        整理完書包,我跟從後方走來的蔡欣頤正好對上視線,她親切跟我道別,我也不假思索順口對她道再見,結果這一幕被門口的姚淇看到,她們四人默默望著這邊。

        離開學校的途中,姚淇開口說:「欸,明天的體育課,我們趁菜瓜布不在的時候偷偷回教室,把她的外套袖子剪掉,妳們說好不好?」

        我錯愕的瞪大眼,其他人很快雀躍附和:「好哇,聽起來好好玩,不過要怎麼偷偷回教室?」

        「跟老師說身體不舒服,去保健室就可以啦,妳們不會說出去吧?」姚淇微笑。

        「當然不會!」她們異口同聲,四個人都看著我,姚淇又問:「陳津津,妳不會說出去吧?」

        「妳們為什麼要這樣?」我立刻知道她是故意在我面前做出這種提議,「真的是因為蔡欣頤穿她媽媽做的新衣服,妳們就不高興嗎?居然想做這種事,會不會太過分?」

        「所以妳不願意加入我們?」

        「不願意,因為這樣真的很可惡,都六年級了還這樣,未免太幼稚了!」我毫不客氣拒絕,「我看我們還是別當朋友了,我不能認同妳們的行為,而且如果明天妳們真的剪了蔡欣頤的外套,我一定會告訴大家是妳們做的,絕不幫妳們隱瞞!」

        清楚表明完立場,隔天起我與姚淇便不再有交集。

        下午體育課結束,蔡欣頤放在教室裡的外套完好如初,沒有一點破損,後來我也沒見姚淇她們再有什麼小動作。

        那時我以為她們已經記取警告,也打消欺負蔡欣頤的念頭,一切和平落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