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2

        跟翠玲在校門口道別,我走到公車亭,陽津跟他哥哥已經在那裡。

        四年級的大弟多津看到我劈頭就說:「三姊,我們去吃豆花好不好?」

        「不好,晚餐會吃不下,回家就能吃滷味了,忍耐點。」

        「我不要吃滷味!」多津跳腳。

        「三姊,我也不要。」陽津拉我的衣服,「我想吃甜甜的熱豆花,我們去吃嘛。」

        看到小弟紅通通的鼻子,我想起他今天的悲慘遭遇,一時不免心軟,最後還是拗不過這對兄弟的哀求,帶他們去吃豆花。

        公車一抵達家附近,陽津他們就立刻狂衝。由於天色昏暗,人也有些多,我正要叫他們別跑這麼快,卻注意到停在對街的公車下來一個眼熟的人。

        那人不知為何扛著五個書包,肩上沉重的負荷,使得她單薄的身軀顯得既遲緩又笨拙,而她頭頂上正好亮起的路燈,也將她臉上的疲憊照得清晰可見。

        她將書包逐一分給一同下車的四個女生,然後熱情地對她們說再見,那些人卻無視她揮著的手,嘻嘻哈哈甩頭就走。

        我看著她放下那雙無所適從的手,將快滑下來的紅色圍巾拉回頸邊,匆匆穿越馬路而來,發現我就站在不遠處,她的臉上閃過驚訝跟尷尬,像是知道方才那一幕有可能已經被我清楚目睹。

        「妳怎麼這麼晚回來?多津跟陽津呢?」她對我喊。

        我朝前方道路一指,表示兩人才從這兒跑回去,她馬上也往相同方向跑,一撮長馬尾在風中不斷擺盪。

        離家還有一段距離,空氣裡就已經先傳來一股濃郁的滷香味。

        家裡的滷味店人聲鼎沸,連戶外席都被坐滿,攤子旁還有不少人在排隊等候。

        已經在店內忙得暈頭轉向的二姊,見到我當場抓狂:「搞什麼鬼?你們為什麼今天全都這麼晚回來?我都快忙死了,妳還不趕快來幫忙!」

        我隨手把書包扔在樓梯口,挽起衣袖,開始今天的戰鬥。

        兵荒馬亂中,我跟姊姊的雙腳始終沒停過,一路端盤收盤招呼客人,直到八點多才能稍微喘息。

        擦完最後一張桌子,大姊用討好的口吻對洗盤子的二姊說:「雁津,這些我來洗,妳上樓吧。」

        「哼。」二姊怒氣難消,拋下盤子就轉身去樓上。

        至今只卸下紅圍巾的大姊隨後也對我道:「津津,妳也去吃東西吧。」

        「不要,我沒食慾。」我拎著抹布癱坐在椅子上,瞧瞧已經沒人在的攤子,「爸爸咧?」

        「去打麻將啦,今天生意太好,已經沒東西賣,所以提早收攤。」

        「他有生氣嗎?」

        「氣翻啦,我一回來就被他吼了。」她喃喃自語,「怎麼就偏偏今天剛好人這麼多呢,真是倒楣⋯⋯」

        我默默望著大姊,直到小弟邊咳嗽邊出現,「大姊,我的喉嚨好痛。」

        「什麼?該不會又感冒了吧?」她脫下手套摸他紅通通的臉蛋,「不是上禮拜才好的嗎?而且你為什麼下來不穿外套⋯⋯你毛衣怎麼紅紅的?這該不會是血吧?你哪裡受傷了嗎?」

        「大笙今天故意捏我的鼻子,害我流鼻血,血就滴到衣服上了。不過三姊有幫我狠狠修理他,放學後還帶我跟哥哥去吃豆花,超好吃的!」陽津開心道。

        「豆花?難怪你們今天這麼晚回來。津津妳幹麼帶他們去吃那些東西?這樣他們不就吃不下晚飯?而且陽津說不定就是這樣才會再著涼的。」

        「我哪知道會這樣?是他們一直吵著說要吃,而且大姊妳自己也很晚才回來啊!」我不悅反回。

        「我、我是因為臨時跟朋友有約,才會晚回來的。」她辯解。

        「騙人,妳們才不是朋友,我看到妳幫她們背書包回來,她們還故意不理妳!」我扔下抹布抓起書包跑上二樓。

        忙到筋疲力盡,再想到大姊被欺負,現在又被她責怪害陽津生病,我一時按耐不住情緒就這麼脫口而出。

        那晚我沒心情塗鴉作畫,在床上把姚淇跟大姊的事想了一遍,望望隔壁床的人,「二姊,跟妳要好的那些朋友,她們會欺負妳嗎?」

        「當然不會,既然是朋友,怎麼會欺負我?」她悠哉讀著小說。

        「那她們會不會突然不理妳?」

        這次她遲疑幾秒,「有時候會,但通常沒多久就沒事啦。」

        「她們有告訴妳為什麼不理妳嗎?」

        她搖頭,「因為每次都是突然這樣,所以我也搞不懂,可是過沒幾天,她們就會再回來跟我說話啦。」

        「那妳就是被欺負了嘛!」我斷言。

        「我哪有?」

        「明明就有,她們不說理由就突然不理妳,這樣怎麼知道是不是妳做錯了事,還是她們自己有問題?這樣很過分欸!」

        二姊無法接受我一口咬定她被欺負,開始跟我辯論:「妳懂什麼啦?大人的世界可是很複雜的,才沒有妳想的這麼簡單呢!」

        「誰是大人?妳明明才國二。」我糾正。

        她臉紅,辯得更急,「至少我比妳大,懂得也比妳多,等妳明年也上國中,認識更多的人就會知道了。想要維持友誼可不是這麼容易的,也不是妳想怎樣就能怎樣。津津妳就是太粗線條,才可以輕易說出這種話!」

        「可是這樣本來就很過分。如果是我一定要找她們問清楚,至少要讓我知道理由啊。明明就沒做錯事,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人?」

        「這不一定是錯不錯的問題啦,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妳一樣。」二姊長嘆口氣,「所以才說妳不懂。」

        我們在不太愉快的氣氛下結束這個話題。

        深夜時分,我依稀察覺到房門外有動靜,是媽媽回來了。

        她平日下午才上班,很晚才回來,這陣子加班,更是忙到半夜才會出現。

        哪怕知道小孩有可能都睡了,她還是會把鑰匙跟包包重重丟在桌上,大步走進房間再大步走出來,不懂控制音量,聽聲音就能知道她在做什麼。

        平常就習慣這些聲響,我通常很快就再入睡,但當我聽見二姊淺淺的鼻息聲,這次卻突然無法再闔眼,因為她又讓我想起今晚對大姊說的那些話。

        只要心裡懷著罪惡感,就足以讓我內心難以安定,整夜都睡不安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