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卷一】1-1 探訪身為考古學家的父親 -- 窮鄉僻壤

火車快要到站的時候,本來在位子上歪著頭,睡得正熟的蘇雨裳,被一個在走道上奔跑的小男孩經過她身旁時給撞了一下,踩到了腳,把她痛醒了過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小男孩的媽媽在後面追著小男孩,看到小男孩踩到了蘇雨裳,忙著和蘇雨裳道歉,然後繼續追趕尖叫著跑走的小男孩去了。

「喔……還真痛耶……」蘇雨裳自言自語著,彎下腰,摸了摸被小男孩撞痛了小腿。

這時,她突然察覺到火車正在減速,便又直起身,轉過頭,看了看火車窗外。

天氣很差,透過被雨水打濕的車窗,蘇雨裳發現前方不遠處,已經可見到火車站的月台,這才驚覺火車就要進站了,連忙用自己的手指當作五指梳,隨隨便便又迅速的理了理亂七八糟的頭髮,然後站起身,輕盈的顛起腳尖,伸長了手臂,拿下了放置在座位上方行李架子上的一袋行李。

突然一陣哭鬧聲由遠而近,當蘇雨裳把行李袋拿下來的時候,剛才撞到她的那個小男孩被母親抱著走了回來。小男孩鬧脾氣,哭聲震天,手腳在母親的懷中用力揮舞,整個車廂都不寧靜,惹得全部的旅客都望著他們。

「安靜一點,大家都在看你。」經過蘇雨裳身邊時,小男孩的母親對小男孩低喝。

被母親罵的小男孩又更加鬧脾氣了,忽然一瞥眼,見到蘇雨裳在看他,便握起拳頭朝蘇雨裳用力一揮,重重的小拳頭分別落在蘇雨裳的兩隻手臂上,力道不小,但小男孩的母親剛好沒看見。

「哇,怎麼搞的,把氣都出到我身上來了,」蘇雨裳皺著眉頭,摸摸被小男孩打的手臂,心裡嘀咕著,「真是的,年紀那麼小,拳頭那麼小,怎麼力氣那麼大,好痛喔……」

此時,小男孩又揮手要再打蘇雨裳,被蘇雨裳靈活的一閃,閃躲過了。

蘇雨裳看他年紀小,不與他生氣,只撇了撇嘴,心道:「算了,如果不是你一腳踩醒我,我恐怕就要坐過站了,將功折罪,本小姐就饒了你吧!另外……」蘇雨裳眼珠子咕溜溜的一轉,聳起肩膀偷偷笑了一笑,「再送你一個鬼臉當作謝禮!」

這麼一想完,蘇雨裳立刻伸出食指,拉下眼皮,眼睛上吊翻了個白眼,伸出紅潤的小舌頭,朝小男孩做了個鬼臉。

這蘇雨裳外表長得白白淨淨的,五官小巧秀氣,雖然稱不上是美女,但是一雙靈活的瞳孔裡閃爍著兩點明亮的星光,嘴角又總是會不自覺的就微微上揚,看起來就像是臉上無時無刻都掛著淡淡的微笑似的。再加上全身骨骼纖細,體態優美,自有一番靈秀之氣,給人的印象,就是乖巧溫柔,靈活可愛,望之可親。

只不過,現在蘇雨裳這張靈秀可親的臉,居然出奇不意的做出這麼醜的鬼臉,那小男孩先是愣了一愣,然後突然止住不哭,掛著兩條鼻涕哈哈笑了出來。

「唉呦,沒想到你笑點也挺低的嘛。」蘇雨裳眨了眨眼睛,自己也笑了。

這時,火車已經開始緩緩的停了下來,蘇雨裳沒空再管小男孩,趕緊揹了行李袋,走到已經打開了的車門處。

外頭的雨下得不算小,蘇雨裳下車的地方沒有遮蔽的屋頂,她向旁邊望去,幸虧她離車站有屋頂的月台處不遠,只需要跑個幾步就可以到有屋頂的地方。

於是蘇雨裳抱著頭,飛快地跑進有屋頂的地方,然後拍了拍身上的雨水,拿出火車票給票務員,來到了火車站的大廳。

這是一個鄉下小站,名叫度山,快車都沒有經過,只有她剛才坐的區間慢車才會停。而在這站下車的人也只有蘇雨裳一個,所謂火車站的大廳,其實非常的小,放眼望去,大廳裡只不過放了三排相連起來的椅子,每排四張,然後就差不多沒有更多的空間了。火車站小小的大廳裡只有兩個人。

因為不知道那一位是來接她的人,所以蘇雨裳把那兩個人都瞧了一瞧。

其中一個是很老的老伯,有點流浪漢的感覺,身上有點髒兮兮的,正坐在椅子上打呼睡覺。

肯定不是這老伯!

昨天蘇雨裳的爸爸打電話給蘇雨裳的時候說,他會讓一個在做博後的大哥哥開車來接她。但是當時她和爸爸講電話的時候,爸爸表現出很忙的樣子,只聽完蘇雨裳說三點半會到度山後,連那個要來接她的博後班大哥哥叫甚麼名字,以及高矮胖瘦都沒說,就把匆匆把電話給掛了。

於是,蘇雨裳又看向另一個人,但馬上就確定也不是那個人了,因為那個人顯然是個旅客,正拿著車票走向驗票員。

很好,在這小小大廳裡的兩個人都不是來接她的人,那就表示來接她的人還沒出現。

於是,蘇雨裳揹著行李袋走到外面的廊簷下,朝著外面東張西望,心想,或許來接她的大哥哥因為看見雨勢太大,所以坐在車子裡等她。

但是鄉下地方就是鄉下地方,火車站前空蕩蕩的,只停了一輛腳踏車。

蘇雨裳走回火車站大廳,在第一排老舊掉漆的乳白色椅子上,隨便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她面對著外面的滂沱大雨,一邊等著那個博後班大哥哥來接她,一邊打了通電話給爸爸,但是爸爸沒有接電話。

最糟糕的是,匆匆忙忙的爸爸沒有給她博後班大哥哥的電話,她昨天想問,但後來爸爸就沒再接電話了,要問也問不到。

好吧,既然如此,只好先等一等了。蘇雨裳想著,就伸手從她隨身背著的包包裡拿出一包口香糖,打開包裝,塞了一顆進嘴裡,然後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將背靠在椅背上,雙手抱胸,嘴裡哼著流行歌曲,哼著哼著,便不自覺的顛起了腳尖,用腳尖在地板上來回摩擦。

蘇雨裳是舞蹈班的學生,這樣的動作,總在她最漫不經心的時後就會出現。

過了二十分鐘,那個博後班大哥哥仍是連個影子都不見,於是,蘇雨裳又打了通電話給爸爸,但是爸爸還是沒接電話,蘇雨裳再打了兩、三次,結果都是一樣的。

「唉呦……爸爸,你最可愛的女兒來找你耶,拜託你也接個電話嘛……」蘇雨裳嘟著嘴咕噥,一邊嘆氣掛了電話。

算了,爸爸沒接電話是正常。蘇雨裳猜,現在爸爸一定正被一堆書給埋著,或是抱著他新挖出來的甚麼東西,忙著研究,研究到甚麼都給忘了,說不一定還忘了他十五歲的女兒要來找他。

指望那個素未謀面、但是遲遲沒有出現的博後班大哥哥,說不一定比指望不牢靠的爸爸還要有希望……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