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你們的救贖並非我的救贖(上)

      是夜,一位身形消瘦的青年在街上嘶吼著,是哭是笑是叫,發出的聲音無法組成任何一個隻字片語,但如果有他人在此,必定能聽出其詭異、頓挫的聲音之中飽含著強烈到令人屏息的濃烈情感,那是名為「悲傷」的情感。

      此時,青年正被無數個人影包圍,那些人影非活人,而是感染末世病毒的活死人,也是世人常在科幻作品中稱呼的――「喪屍」。

      因死亡發脹而扭曲的猙獰面孔,加上暗夜中泛著奇異紅光的眼珠,它們沒有情感,沒有思想,自然也聽不出青年的悲傷,唯一的慾望只有吞食,而眼前的青年正是它們的此刻獵物。

      青年不斷地揮舞雙臂,每一揚手,空中旋即出現數跟一尺長的冰針朝喪屍射去,這是青年才覺醒不久的冰系異能,此刻他就像感受不到疲累般,不要命地在喪屍群中釋放異能,而他漆黑的雙眼,深沉到不顯一絲光芒。

      時間回到半天前――

      青年,也就是「陸顧程」,終於回到睽違三日的家中。

      末世來的很突然,他不知道所謂的「末世病毒」是從何而來,傳染速度比流行性感冒來得還要快,僅僅不到一天就遍布全球,政府也被嚇了個措手不及,世界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口都變成了喪屍,這也是他們一家人在斷水斷電的情況下,從好不容易找出來的老舊收音機中聽到的消息。

      陸顧程很幸運地與父母同住,病毒爆發的當下就確認了家人的安危,為了家人出外尋找糧食,卻不小心與同伴被困在附近的住宅中,經過一番廝殺,今天才好不容易脫困。

      陸顧程的同伴,也是他末世前在工地幫工的同事們,有想過邀請他繼續結伴同行,畢竟認識陸顧程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一個任勞任怨的人,會做事又很少抱怨,或許沉默寡言的性格在末世前不是一個好相處的對象,在末世當下恰巧就成了變相的優點。

      但同事中也有人想到陸顧程的家庭情況,不免露出一絲嫌棄的眼神,快速地與其他人私下交流,須臾間多數人都打消要邀請陸顧程的念頭,基於禮貌,還是表面客套地問了一下陸顧程的意思,不知道是陸顧程有意識到其他人的想法,還是遵從原本的意願,他拒絕了邀請,在分得自己該拿到的那份糧食後,歸心似箭地返回家中。

      再解決幾隻逗留在自家門前的喪屍後,陸顧程看著掩上且完好的大門,頓時一陣心安,因為只要自家父母不主動走出家門,現在必定是安全的。

      掏出鑰匙,開啟門鎖,大門只開了一點縫,卻隱約察覺門的另一側有什麼東西在晃動。陸顧程心中一顫,旋即關門,用背底著門板,並雙手緊握手中的武器。武器是一條從工地拿來的鐵條,其中一端焊著因為砍喪屍導致刃緣已經有些鋸齒的刀片的自製長槍。

      陸顧程不知道門後有什麼,但想到還在等待他的家人,多猶豫一刻便有可能讓家人陷入險境,他決定放手一搏。

      他咬緊牙關,快速地再度把門打開,倏地,感覺到有東西朝他的頭部砸來,驚嚇之餘下意識地用長槍揮開物體。

      「框――」的一聲巨響後,陸顧程才看清楚門後的龐然大物是什麼,這分明是自家的沙發和櫃子還有一些雜物疊成的巨山,亂無章法的排列,頗有搖搖欲墜的趨勢,再瞄了一眼剛剛被自己擊出,砸在地上的物品……

      這眼熟的東西不是自己房間的檯燈嗎!

      陸顧程默默地倒吸一口氣,躡手躡腳地爬過門前的山堆,並輕輕地把大門鎖上。

      接著,他感覺有人正朝著他的方向奔來,客廳內燈沒開半盞,僅僅依靠窗外透進的日光,還是可以看清來者身影,那是一位面帶憔悴的中年婦女。

      陸顧程呆愣了一下,還未來得及開口,一照面就被婦女用手中的掃把招呼,劈哩啪啦地往他身上揮來,陸顧程也未還手,只是用自己手中的長槍小心翼翼地擋著,卻還是有不少漏網的攻擊落在手臂上,讓他一陣刺痛。

      「媽,你在幹嘛!」

      「別打啊!是我!我是顧程啊!」

      「媽!」

      陸顧程喊了好一陣子,婦女才意識到自己攻擊的人是自家兒子,停手之後接著錯愕。

      「顧、顧程,對不起……媽不是故意的,媽真的不是故意的……」陸媽抓著陸顧程的手臂,檢查傷口,不知不覺間,滾滾淚珠順勢從臉頰滑落。

      「你不知道你不在家的時候,媽有多害怕……外面都是一群會吃人的,時不時就往我們家這邊看,我聽到了很多叫聲,好像是對面那個老張的,還有轉角那個大嬸,媽真的好怕…真的好怕……」

      陸顧程既進門被山堆擋著,隨即又被掃把招呼,不說有一點氣一定是騙人的,但聽著自己媽媽漸小又顫抖的聲音,氣立刻煙消雲散,隨即取而代之的是絲絲愧疚。

      媽也是自己待在家沒安全感,才會做出這些事來……

      陸顧程想著,眼光又是一沉。

      「媽,這是我找到的食物,省著點吃,撐一星期應該沒問題。」

      「我先去看一下爸。」

      他把背包卸下,因為裡面放著一些乾糧使得重量有點沉,沒有直接交到陸媽手上,而是放在靠牆的地板上。

      接著,陸顧程來到了他爸爸的房間,這是只屬於他爸爸的房間,也是他和母親在家每天待的最久的一間房間。

      「爸,我回來了。」陸顧程輕聲地說道,並盡量不發出聲響地把房門關上。

      「顧程…是你嗎?」一道虛弱且帶點沙啞的嗓音從床上傳出,聲音的主人是一位面相消瘦的中年男子,明明只是剛過幾年不惑之年的歲數,頭頂的髮絲卻已一片斑白。

      「是我。」

      「顧程,把門鎖上,別讓你媽進來。」

      「爸?」

      「把門鎖上。」

      陸顧程先是開啟房門,果然如自己所想的,自己母親一聲不響地站在門外。

      「媽,我先跟爸談一些事,有什麼事等一下再說,我會鎖門。」

      不等陸媽回答,陸顧程便將門鎖上,他雖然不知道自己爸爸要跟他說什麼,但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在這種時刻,更加不能讓情緒不穩定的母親介入談話。

      陸顧程走到父親的床旁邊開口:「爸,有什麼事你可以說了。」

      「外頭真的有那…那個叫什麼喪屍的怪物…?」

      「是的,爸。」

      「你出去有見到…政府,…見到軍隊嗎?」

      「可能是我沒走遠,沒有見到呢。」

      「顧程,你記得我躺在這多久了嗎?」

      陸顧程沒有再像之前一樣淡定地回話,而是一改先前的從容,錯愕地看著父親。

      他不明白為什麼他要問這種血淋淋的話,在這種時候。

      是的,這個問題於父親來說無疑是自己往身上捅刀子接傷疤,而對於他還有對於母親來說也是永遠的痛,是全家人的痛。

      陸顧程今年二十歲,在他高中畢業也就是十八歲的那年暑假,父親因為事故造成高位癱瘓,傷到神經只剩頭部有知覺,母親為了照顧父親辭了工作,自己也放棄讀大學的機會,一肩扛下家計,為了負擔那龐大的醫療費、復健跟特殊食品費用。

      好幾次做工做到昏天暗地,還會自我調侃,幸好自己有讀完高中,幸好自己還沒讀大學,不然中途輟學更心疼,諸如此類的話來安慰自己。

      怎麼可能不如何清楚明白,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兩年,但他又如何說得出口,這不是『不應該說』,或者說『不能說』的話嗎?

      瞬間,呼吸變的沉重,就像房內的時間流逝變得極為緩慢,緩慢地令人窒息。

      他開始害怕接下來的發展,他很想逃。

      「照顧你們本該是我的責任,我不想到死還拖累你們。」

      在未做好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陸顧程知道心中不好的預感應驗了。

      他說不出話,他不知道要怎麼阻止自己父親說出接下來的那句話。

      「顧程,殺了我吧。」

      最終,父親還是說了。

      一陣寂靜之後,陸顧程慌了,真的慌了。他可以清楚地聽到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還可以感受到自己額上出現的冰冷汗珠,但此刻腦袋一片空白,他無法思考,全身顫抖,他根本不知道接著自己回了什麼,連帶自己顫抖的聲音也聽不進去。

      「…爸?你在說什麼?」

      「你是開玩笑的吧?呵呵……」

      「你……」

      「我是癱了,但我沒有傻。」陸顧程的話被冰冷的語氣打斷,他再怎麼想裝傻,再怎麼想像白癡一樣傻笑,此刻就像被聚光燈照到的惡魔一樣,不能依偎著黑暗,被灼熱的光線照的無所遁形。

      「讓我死吧!你不殺了我,你活不了!你媽也活不了!」

      是的,他心中的惡魔,曾卑劣地想過。

      但,沒有想真的讓它成真過。

      接著,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根本記不清中途的過程,只記得父親說的最後一句話……

      「不用拖垮你們一輩子,實在是太好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