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4

      上禮拜,盛采宜來載我去吃飯時,我就有瞄到他竟然一路跟到我家了,超噁,還好他的目標不是我。直到兩小時候吃完飯,他更是直接跟著她走。或許是第六感吧,總覺得快要發生有趣的事了,我就攔了計程車一路跟蹤到一間更破舊的社區,那社區暗到晚上也沒幾盞燈,公寓還是很舊連電梯都沒有的那種。

      盛采宜停好車就匆匆的打開連鎖都壞掉的一樓大門,男人跟進去了,我故意隔了一分鐘才偷偷上去。

      本來還怕如果門都關起來了找不到,但我注意到有一戶人家的鐵門並沒有完全關上,偷偷拉開,打開內側的門就聽見喘息聲跟微弱的哀嚎聲。

      我看到了,那頭野獸終於行動了。

      他在客廳埋頭苦幹又背對大門,沒人發現我,我注意到那間房子不像有人住,到處都是大包小包的購物袋,有很多都是我們服飾店的,若不是他在客廳就搞了起來,我還想進去看看房間到底有沒有人住呢。

      然後?

      沒有然後啦,我對那種A片又沒興趣,知道他總算行動後我就走啦,難道還要站在那等著被發現,還是怎樣?

      我有所保留?

      那,老伯,你還願意花多少錢買呢?

      我要的也只是你九牛一毛啦,我又不貪心,畢竟盛采宜可能因此打擊太大才失蹤的嘛,你說是不是?五萬就好,現在給我。

      嘻嘻,謝啦!還好對面就有提款機,很方便對不對?我故意約在這的?怎麼可能,湊巧而已。

      我啊,因為一直等不到計程車,在上車後,恰巧看見那男的匆忙的離開,就順便又再跟蹤他一下囉,所以我知道他住在哪,大概的特徵也能告訴你,怎麼樣這五萬不錯吧。

      當然囉,你要用什麼藉口去找他,會不會發生什麼可別怪我啊,是你自己要買的情報嘛。

      地址在這,然後他的特徵是左眼下方有一道大約兩公分的疤。看在你這麼爽快付錢的份上,我就再跟你說一些,她平常跟我聊過的事吧。

      是說,房東啊,你居然願意花這種錢得到這種線索,你真的是她房東嗎?還是你們也有……好啦、好啦,開開玩笑嘛,這麼較真,果然是老人。

      什麼你還要事發的地址?那……嘻嘻,原來有多領啊,真是上道耶。

      我想想,她有陣子好像曾經被身邊的一個女生朋友搞的很憂鬱,而且很難得,她那麼愛說一堆她又去買了什麼、還是跟哪個網紅帥哥上了床,甚至連那裡打了微整都要講的人,居然一提到那個女生,她好像就不怎麼願意說。

      你現在應該很了解我了,我就是那種你愈想隱藏的東西,就愈想要掀開來看一下。

      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東繞西繞又旁敲側擊的才套到一點點的資訊喔。

      她說,那個女的老是在利用她。

      我聽了差點沒笑出來。

      誰不是在利用她啊,有這種真心待她的人的話我還比較驚訝呢。

      不過她能自己察覺到也算是很了不起,值得誇獎一下。

      她那個朋友,好像很喜歡跟她競爭。有次她說去參加了一個網路歌手的歌唱比賽,我原本還不信,若不是她拿出海選的影片給我看,還真的有她呢。

      海選第一場結束後她很開心的在她的臉書上分享,沒幾天第二場海選時,她那個朋友也突然參加了。而且帶的東西都比她專業,唱的歌還請人重新編曲過,馬上讓評審眼睛一亮。

      搞到最後,她們兩個都一起成功通過海選,第一輪分組賽的時候,她們還被分在同一組,嘖嘖,她也真夠衰的。

      然後她朋友就硬坳她要一起練習,所以連她選唱什麼歌,會用什麼唱法通通都知道,唉講的這麼專業,其實兩個人都只是唱的比卡拉OK還要好一點而已。

      那段練習的日子,盛采宜竟然說很開心,感覺她們兩人好像回到一開始毫無雜質狀態,她朋友還會分享各種小技巧給她,總之那時候吃飯她偶爾會不經意的透露,最近練唱練的很開心。

      到了正式比賽時,她朋友先上場,而且一上場唱的就是待會她要唱的歌,甚至連各種吸引注意力的小技巧,也通通用上了,完全把她的風格複製過去,贏得了滿堂采,等到她上場時,她尷尬想死到一句也唱不出來,最後直接被請下台,把她從海選合格的名單裡剔除。

      更狠的是啊,她那朋友還裝傻說,以為練習的是她要選唱的歌,一直裝無辜的什麼錯也不承認,還反過來安慰她說,沒能一起繼續比賽真是太可惜之類的屁話。我要是盛采宜,絕對不廢話的先賞個兩巴掌再說。

      過陣子後我刻意關注了一下那個比賽視頻,發現有個女參賽者在成功進到下一輪後,突然宣布不再比賽,讓下頭一些豬哥的網友大嘆可惜,這個比賽又少了一個美女了。

      那個退賽的就是她朋友吧。

      我某次不經意的問,她才輕描淡寫的說,她那朋友後來發現自己很恐懼舞台,其實很害怕在大家面前唱歌。

      這種講給小孩聽也不會信的鬼話,盛采宜又信了。在我看來,不管任何人對她講什麼,她認為只要還會找藉口的朋友,都是真心的吧。

      蠢。

      一個人沒朋友已經夠蠢了,看到她的交友方式,才知道這個人有多無藥可救。

      這感覺就好像,班上常有一種女生,整天唯唯諾諾的,不敢為自己的權利發聲,像個小媳婦一樣的任何任怨,無論別人怎麼對她,都掛著一抹『沒關係、我不介意』的聖女表情,這種人最討厭了。

      討厭的程度跟綠茶婊有的比。

      啊、我想起來了,像她這樣的人就跟黑羊沒兩樣。

      什麼啊,老伯你看起來知識水準頗高,居然不知道黑羊效應?

      會在一個團體裡成為黑羊的人,大多都是這樣的喔,有話不直說,明明該生氣卻裝起聖人。就好比我不小心把A女的飲料打翻了,還弄的她滿桌都是,可能連課本都濕了,正常人就算品性再好,臉色一定都很難看吧,抱怨個一兩句是基本的吧。

      可這時候,A女卻像媽媽看小孩做錯事的表情一樣,溺愛的笑著說,不要緊的喔,小事、小事,我擦一擦就好了,倒是妳的衣服弄髒了,真是抱歉,都怪我把飲料放在這……

      聽了是不是莫名的憤怒啊。

      把真實的自己包起來,不願意真正面對任何人的人,比偽君子還噁心。搞的我打翻飲料她還跟我道歉,那別人該怎麼看我啊?

      以上舉例啦,這樣你懂了嗎?

      我偶爾會聽到盛采宜抱怨一些事,她私下罵人可從來沒有嘴軟的喔,罵的說有多難聽就有多難聽,可是事實上當她面對了真實的被欺負場面,她卻是一句話也吭不出來。

      我漸漸發現,每個禮拜跟我吃飯這件事,好像成為了像作禮拜跟神父告解一樣。我就是那個神父,明明超想吼她說,『這麼不爽,為什麼那個當下不說!』,然後實際上,我還只能笑著安慰。

      你說,她是真的失蹤嗎?

      手機這些東西,她可以丟著再買一支就好了吧,反正她那麼有錢。也許她就是突然什麼都不想要了,去別的地方重新開始而已。

      你不相信?

      你一定沒看過人的黑暗吧。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面黑暗到像沼澤一樣的東西喔,真的。說到底,也許她根本沒失蹤,是老伯你把她怎麼了,然後來找我也只是形式上的一個偽裝也說不定。

      我又開玩笑的啦,你別緊張。

      你如果還想像這一個個找出所有跟她有關聯的人,就不能這麼容易的相信每個人說的才對,搞不好,我今天告訴你的真實性,只有三成,什麼?我都收了你的錢了不能這樣?

      這不是願打願挨嘛,我剛剛又沒有拿著刀子叫你給我錢。你也沒讓我簽什麼保證要說實話的條款……嘻嘻,被一個二十多歲女生耍,很難受吧。

      我這是順便在警告你,盛采宜的黑暗太多了,她失蹤什麼的,也許真的是被自己的黑暗吞噬,爬不出來。你如果要一個個挖出來的話,搞不好還沒找到她的屍體,你自己就先迷失了呢。

      為什麼要用屍體這兩個字?

      誰知道,搞不好,她失蹤最後是跟我有關,是我殺了她的呢?怎麼樣?你又愈來愈不清楚了吧,好玩、好玩!

      噢對了,那天她買完衣服走前跟我說了一句話。

      ──『妳覺得彼岸會是在哪裡?』

      這句話很重要嗎?我是順便想到才說的,彼岸不就是死了才看的見嗎?我當然沒有回答她,我就是覺得她很反常,那天連情緒起伏也都不大,安靜的跟她平常的模樣差很多。當然啦如果我也發生了那種事,情緒低落什麼也很正常,啊、會想改穿那種衣服,也很合理了。

      嘖,手機又響了。

      我不跟你說了,今天謝謝給了我這麼多情報費,我賺的很滿意,歡迎隨時再來找我問喔!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