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3

      服飾店店員,許樂寧(23)。

      老實說,我到現在都還是很不相信你是Meg的房東耶。我就是好奇想聽聽你想說什麼才答應你的。

      什麼?為什麼前面要急忙的取消改約在這?那是我私人的事情跟你無關。不過,既然你提到懷疑Meg可能失蹤了,這點我算是相信你一半啦。

      因為,上禮拜天她忽然有點反常。記得那天大約下午兩點剛開門她就來店裡,買的衣服是跟平常完全不同風格的那種,我問她是要買來當家居服嗎?她說不是,還說那套很好看、很適合自己。

      我的天啊,那種乖乖女的衣服是我店長不小心進到的,原本打算要直接退掉,那根本不是我們店的風格,你也看到了吧?我們賣的都是夜店風,那種穿的好像要當假文青的假掰長裙跟包得緊緊的雪紡紗,光是想像穿在我身上就會起雞皮疙瘩。Meg不但買了還當場試穿,那模樣說有多怪就多怪,你能想像一個畫著夜店裝的女人穿那種衣服嗎?

      簡直就像海豚穿上了裙子一樣噁心。

      說起來,要說我跟她是怎麼熟起來的,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為她主動吧。原本她就只是我一個很大咖的客人,一個禮拜會出現一次,一來都會很捧場的把新貨都買走,我不需要去多費口舌的誇獎她身材好啦、還是很適合之類的,她基本都會買單。

      你也知道賣衣服的每天都不知道得說多少謊,說到我自己的審美觀都快壞掉了,看著長的跟豬一樣的女孩穿著超短褲,也要昧著良心的說很顯瘦。我其實也不想這樣,但沒有業績薪水就上不去,所以別露出那種『現在年輕人在想什麼?』的眼神了,討口飯吃而已。

      Meg她是在……什麼?你說她本名叫盛采宜?叫Meg不就好了嗎?真麻煩,好吧,為了避免混亂,我就改叫她本名,你還真的是她房東呢。哈哈哈,誰說我全信了,只是又多相信一成而已。

      盛采宜她大概是在去年八月正熱的時候出現的,第一次看到的她的時候,覺得她的表情動作都很誇張,當她在形容想找的衣服時,那模樣就像馬戲團的小丑,盡可能的在吸引眼球的注意,而且講話方式老是讓我有種在裝天真的違和感,所以一開始我滿討厭她的。

      「欸?!你們又進新貨了噢!聽我說,那天我穿妳推薦給我的那套,我朋友都說很好看、羨慕死我了!真是謝謝妳。」

      「那我今天推薦妳另一套,是我自己配的喔。」

      「哇!我好喜歡!」

      她基本都是這樣說話,而且我隨便說個幾句就笑的花枝亂顫的,老說我說話多有趣,我每次都超想翻白眼的好嗎?要不是看她每次結帳時,皮夾總是有滿滿一疊的千鈔,而且我還看到了一張無限卡!你就知道她多有錢了。

      對了,你說你是她房東,所以你租給她的是別墅還是哪個厲害地段的房子啊?看你這身打扮也很低調,現在的有錢人真難懂。

      而且,她的手機也在你那吧?等等可以借我看一下嗎?不行?我可是她朋友喔。怎麼說我都跟她出去吃飯不知道多少次了。

      她很常約我吃飯啊。

      第一次約我的時候還有點猶豫,她先是問了我哪天休假,就叫我那天晚上陪她去吃飯她請客,原本我是不想答應啦,但她說是為了慶祝我的生日才想說請我的,選的餐廳還是那間有名的高級生蠔餐廳喔,一顆生蠔都三百多塊呢,我當然很心動的答應了啊,不吃白不吃嘛。我生日什麼時候?是十一月喔,看也知道我是人人好的射手座吧。

      去餐廳的時候,我本來不怎麼敢點菜,她倒是不手軟,一次就先點了十顆生蠔,記得那天總共點了快三十顆吧,把每一種高檔的生蠔都吃遍了,真爽。現在想起來肚子又餓了呢。

      買單的時候她也是拿現金,我覺得很奇怪,她明明拿著一張無限卡,我卻從沒看她刷過,無論花了多少錢,她的皮夾永遠都有大量的現金。

      從那次之後,幾乎每個禮拜她都會找一天邀我去吃飯,我敢說,現在這城市所有高級的餐廳我都吃過了,就連那種私人廚房的無菜單料理,我也吃過好幾次。

      會不會不好意思?

      嗯,其實,一開始是會啦,但人就是很容易習慣的動物,反正都知道她要出錢,我也就不會再彆扭什麼了。

      先說好,我這可不是在利用她喔,人各取所需嘛。她既然需要一個人陪吃飯,那我就是付出精神跟她出去,至少都陪她聊的很開心啊。

      你說她的錢都從哪裡來的?真奇怪,你是房東你應該比我更了解吧。租屋的時候不是都會問工作,有的還會要求提出在職證明嗎?但我是覺得她應該有什麼別的金錢來源吧,畢竟她在夜店也滿有名的喔。

      什麼啊,這種事有什麼好問的,去夜店就是喝酒跟跳舞啊。

      受不了,落伍的老人就是什麼都不懂,那我就稍微告訴你一點吧。

      我偶爾會在我常去的夜店碰過她幾次,那種時後彼此都滿識相的,只會稍微點個頭,不會特別熱絡。我們去夜店可不是為了跟認識的人喝酒,那多無趣,當然是要去嗨的啊。

      跟陌生的男人喝喝酒,享受一下曖昧的感覺,這才是每個女孩都精心打扮去的意義。就算是跟朋友一起去好了,大家進去之後也都是各自鎖定目標,以不干擾對方為前提。

      我說她有名是因為她在夜店很常突然請酒喔,更聽說她每次一定都會跟一個男人走。

      走去哪?你是真不懂還假不懂?當然是去開房啊。我是沒有在一夜的啦,我再怎麼愛玩,也是有底線的。

      我還聽說她的技術很好,很多男人都很想再跟她來一次,但通通被拒絕了。搞到最後,大家都在傳,如果誰能有第二次的機會,那個男的一定很厲害,反而變相的變成一種比賽了,男生果然很無聊。

      你的臉色有點蒼白耶,需要先喝點茶嗎?

      你問我還有沒有其他奇怪的事,拜託,她那個人整個都超奇怪的好嗎?

      對了,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等等,我接個電話……算了,還是先不接了。

      又是前面打來的那個?是啊,怎麼了嗎?反正那是我的事,跟盛采宜沒關係。你不是還想知道其他的嗎?

      這也是上個月的事而已,那天我們去吃了帝王蟹餐廳,她說她家就在餐廳附近,所以那天她沒有騎車或開車來載我。所以我只好讓我一個朋友載我去,我非常不喜歡自己騎車,這不重要。

      吃完後,她都會在門口陪我抽菸,其實那時我就有發現一個男人很怪了,他原本已經騎車從我們面前經過,卻又突然的折返,直接逆向到餐廳旁邊停下,過沒一會,我就發現他鬼鬼祟祟的在我們後面晃了一下又走掉。之後,盛采宜就從旁邊的巷子走回家,我看到那個男的竟然在尾隨她。

      我好奇死了,想知道她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我也偷偷跟蹤他們兩個。

      那條巷子進去看到的房子都不怎麼高級,還很老舊,我對房價沒研究,但也許那裡地段的價錢很好。可詭異的是,盛采宜竟然走到一台舊摩托車前,騎了就走。那時超驚險的,因為我差一點就要被那個男的發現我也在跟蹤了。

      不過,盛采宜到底為什麼要騙我呢?一來那根本不是她平常騎過的全新機車,二來她家到底在哪啊?

      啥?我當然沒告訴她有人跟蹤她的事啊。她整天到處亂搞,有幾個男人認出她、跟蹤她什麼的也很正常吧。我說了,大家都想要跟她再搞一次,好讓自己可以去跟自己的哥們炫耀。

      喂喂喂,不要再唸了,什麼女孩子家說話不可以這樣,你再這樣我不跟你聊囉,我都沒嫌跟你一起坐在這,會被人家誤會我被包養還是在找援交對象呢。

      那男的從那次之後,我又看到了好幾次,有時候跟著她一起到服飾店門口了,她好像都不知道。

      你真的想知道後來還有沒有發生什麼嗎?我為什麼要免費告訴你?很好,還算你識相,那種跟我毫無關係,完全把我當吃飯伴友的人,怎樣了都跟我無關吧。

      去吃飯的時候,她也一昧的只聊自己的事,從來不會也不想問我有沒有什麼事想分享,對她來說,我就像一面會動的牆壁,當她滔滔不絕的在講話時,我不用回答她也能講下去。

      像她這樣的人,肯定沒朋友。

      沒人會喜歡這種過度自我中心的人,我看過好幾個有錢人家的女孩,有一半都像她這樣,好像這個世界是為她而轉動。

      好吧,既然我也收錢了,就跟你說說後來吧。

      每次,我看見那男的出現時,總對他的一雙眼感到很不舒服,他看著她的眼神太噁心,就像男人看著A片打手槍時會出現的眼神,只會讓我起雞皮疙瘩。

      我有猜到,那傢伙行動也是遲早的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