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

      從服飾店走去牽車的路上,我仔細的看了看這條街,以我這種中年人來說,走在這裡非常的顯眼,畢竟這裡林立的都是年輕辣妹會喜歡的衣服。剛剛那間店賣的也都是裸露或是連身洋裝居多,其他的店家還有賣各種誇張艷麗的高跟鞋,一直走到後面,衣服的風格才轉變為一般女孩喜愛的流行款式。

      我仔細回想這五年多來,盛采宜的穿著永遠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薄或厚的外套,配上牛仔褲。若是跟人出去吃飯,會畫上一點淡妝,頭髮雖然長及腰,但她總是披頭散髮的……這樣的人,會來這裡買衣服嗎?

      那她買了都什麼時後穿呢?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這句話從來不假。

      我驅車回家後,再度悄悄的跑進她的屋子裡,再一次進來,還是會不小心的被牆上的字給嚇一跳。而手機的電力也已經充的差不多,我拔下來放進包包裡後又慢慢的搜索。

      房間的隔局總共有四個連到天花板的大衣櫃,左邊的兩個塞滿了秋冬的衣服,但都是很普通的服裝。下方的雙層櫃中拉開也只有被子跟一些雜物。另外右邊的兩個衣櫃也全都是放雜物,沒有半點衣服。

      我開始一個個櫃子的翻找,在床頭櫃裡找到了存摺跟印章,裡頭大約有將近十萬,而且九天前還有再存一萬進去的紀錄。

         「像是趕在離開之前要把錢湊滿一樣,而且這數目……」用來辦一個人的後事也剛剛好。

      我深吸口氣,試圖回想出三月十九那一天有沒有看見她。

      通常她禮拜天因為休假,大部分都是窩在家裡,而那一天……腦海,閃過一個印象深刻的畫面,我這才想起一件事,果然人老腦袋也跟著健忘了。

      那一天,她中午買了飯回來,一看見我就情緒異常的激動!

      「房東!天啊,我剛剛才發現我做了一件蠢事!」平時看起來情緒沒有太大起伏的她,這種反應確實讓我驚嚇不小。

      「怎麼了?」

      「昨天啊,我其實有偷偷測試我一個朋友,測試完的結果當然是不好的,我心情很差,於是把對話截了圖要跟另一個朋友分享討論,想不到她卻遲遲沒有回我。剛剛我才發現……我居然傳錯人了!對方還是個不怎麼熟的男人!」

      「沒想到真的有人要講壞話傳錯人的,妳還真是迷糊。」我覺得有趣的笑了笑,她看起來激動又崩潰,哇哇叫著的走進屋裡。

      我記得這天還跟老婆分享了這件事,她同樣也是滿臉的不可置信。五年來都安靜的像個幽靈的人,突然為了一點小事有這麼大的起伏,的確很奇怪。

      老婆還說她會不會是嗑藥了,我覺得完全不可能。當時她的眼神並沒有渙散,不如說比平常幽靈的眼神還要更有精神些,語氣跟講話方式都不同,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換一個人。

      我在筆記本上寫上這幾個字,這點很可疑,可是若真要探究,腦海就出現一片白霧,什麼也想不出來。

      我繼續地毯式的搜索整間屋子,不放過任何細節,連床墊都搬起來看過,只找出了存摺跟提款卡,還有其他的身份證件,一個人出門必須要帶的所有東西,全都在。

      不對,沒有皮夾。

      代表她是故意將這些東西捨下,只帶著錢包出門。

      我打開她的電腦,電腦沒有上鎖,之前閒來無事有去上過電腦課總算派上用場,我仔細的一個個的開啟資料夾檢察,連網頁的歷史紀錄都看過了,什麼也沒有,乾淨的像被刻意清理過一樣。

      不,更該說這間屋子,就像被刻意的抹掉一些東西。如果不是這樣,一個人每天一放假,就待在這間屋子一整天,那她都在做什麼呢?

      我邊思考邊慢慢走下樓,想不到跟我老婆撞個正著,她像是刻意在一樓等我似的,斜眼看著我。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偷跑去三樓的妹妹家裡看,看出什麼心得了嗎?」

      「咳……我……」我支支吾吾的把一部分的情形告訴她,她一聽,臉色也有些凝重。

      我提到上禮拜天的事,她這才想起了一件事,說除了早上以外,晚上她也目睹了一件事。

      她說,晚上她發現廁所清潔濟用完了,就到隔壁街的超市,恰巧看見盛采宜臉色不是很好看的站在衛浴清潔區,猛盯著架上的硫酸瞧。

      她主動向她打招呼,盛采宜卻明顯有點慌張,最後什麼也沒買的匆匆離開超市。回去後,她還特地去看了一下,發現盛采宜的機車並不在,也不知道離開超市後又去了哪裡。

      她說,那段時間大概是晚上十點十分至十點三十分的事。

      種種跡象,都顯示出這孩子可能真的做了不好的事。老婆她沒再阻止我,只說了,人如果真的下落不明也不是辦法。

      距離跟服裝店員見面還有點時間,既然得到老婆的半允許,我也就光明正大的調查起來。

      首先我先打開手機的通訊軟體,查看裡頭的對話紀錄,無論是跟誰的對話,日期都是停在三月十九那一天,再往前就沒有了,就好像她每天都會刪對話紀錄似的。

      我一個朋友,在外頭有幾個女人,為此他每天回家前也都會把所有紀錄刪個乾淨,以免老婆檢查。盛采宜一個人住又沒有交往對象,她為什麼要每天刪除這些東西?

      刪除對話紀錄卻不刪通話紀錄,那一堆沒有儲存的電話號碼都是誰呢?

      我試著打了幾通,對方不是關機就是沒接,有一通很明顯的還是突然被人掛斷。

      我忽然想到可以從五年前的合約書找她家裡的電話,因為一開始我都一定會要求必須填寫。

      電話響了很多聲,才被接通,「請問是盛采宜的家嗎?」

      「……你是警察嗎?」一個女人冷漠的說。

      「不是,我是她的房東。」

      「我可沒錢幫她繳什麼房租。」

      「不是的,請聽我說,她沒有積欠房租也沒有做任何不好的事。請問妳是她的母親嗎?」

      「我可不記得有生過女兒,我們家只有一個兒子。」

      「盛媽媽,盛小姐她目前忽然失蹤、還留下了可能是遺書的東西,如果可以,請妳處理一下好嗎?可以報個失蹤之類,或是來我這一趟,處理她現在的房子跟物品。」

      「我說過我家只有兒子,沒有什麼女兒。那個人死了也沒什麼錢可以拿吧?感謝你告訴我她失蹤,我可以趕快去告她棄養,這樣才不用多花錢處理她的喪葬費。」

      這是一通非常不舒服的通話,我很後悔在知道她家庭狀況的前提下,還抱著一絲希望的打去。

      既然無法申報失蹤,那也只能硬著頭皮的找下去了。就像推理小說中說的一樣,無論再怎樣完美的計畫,總會有留下痕跡的地方,而可以看出那點的,才配稱得上是偵探。

      剛剛用她的手機打的其中一通電話,忽然回電,我趕緊接起。

      「露西?難得,妳今天居然這麼早。」一個男人語調很開心的說。

      「請問……你認識手機的主人嗎?」這次我用詞很小心,試圖引導對方,讓他以為盛采宜的手機掉了,然後被我撿到。

      「搞啥啊!」男人忽然很生氣的直接掛掉電話,我再回撥,他不但不接,還把手機關了。

      有必要那麼生氣嗎?他誤會了什麼?為什麼他會往其他的地方誤會?

      我把所有我覺得疑惑的地方通通寫在筆記本上,就在這時,老伯回家了。

      「房東,這麼晚了還坐在外頭吹風啊。」

      晚上九點多的確有點晚了。

      「想想事情,對了,好幾天沒看見三樓的妹妹了,你最近有看到她嗎?」

      「那沒禮貌的孩子啊!看到了啊,上禮拜天我經過樓梯口,她正好在開門,我不過是好奇的往裡頭看一下,她生氣的罵我,還很緊張的把門關上,好像裡頭藏了什麼一樣怕我看,哼。」

      「上禮拜天……嗎?」

      「是啊,真不知她父母怎麼教的,連敬老尊賢都不懂。」老伯依然很生氣,不停的碎唸著。

      「那是幾點的事呢?」我趁他上樓前追上去問。

      「幾點?好像晚上快十點吧,比現在的時間再晚一點。」

      那就是在我老婆去超市遇到之前一點的時間,我轉身快速記下,對於三月十九這一天,更加疑惑了。

      她消失的最後這一天,到底都做了什麼、見了什麼人而導致她的失蹤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