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入學

當天,媽媽朝我丟了一句:媽媽我最近很累想休息,妹妹妳就自己去吧。

然後……然後我就出現在校門口了,插在口袋的手中握著不久前載我過來報到的爸爸給我的,好像叫什麼……幻獸卡?還是喚獸卡?這個……反正就是一個可以回家的東西。

一下車就可以看見正在吃人的校門……

好吧對於校門吃學生這件事情,哪間學校校門不是活的?已經見怪不怪所以我秉持著:不吃我就不管閒事的態度,於是我小心翼翼的在結界守衛制止校門繼續吃人的空檔,快速的從一旁的小縫隙鑽入。

「哈囉,妳是來報到的新生吧,跟我來。」一位看起來是來幫忙引導新生的學姊熱情地朝我走來,手上遞過來一張社團簡介,「參考一下吧,在蕾克茲亞每個人都是要參加社團的。」

收手接過傳單順便放眼看了一下周遭,相較於校門外混亂的狀態,內部這平和又安寧的氣氛與之形成鮮明的對比,還有許多學長姊相互湊在一塊,伴隨的新生驚恐的尖叫聲作為背景音,津津有味的欣賞著校門吃人的模樣。

「呵呵,他們一定沒遇過這麼熱情的校門。」

「想當年我入學的時候也是這般奇景呢。」

雖然相隔有一段距離,但是能夠聽見語氣當中的幸災樂禍與莫名的懷念,雖然頻道好像沒有對在一起,各說各話卻聊得十分開心。

看著結界守衛像是在制止卻沒有達到任何效果的行為,校門正將幾個新生拋到高空中丟來丟去,或悽慘或開心的尖叫聲讓許多還待在門外的新生躊躇著該不該進入,導致門口交通嚴重堵塞。

「要跟好喔,我們學院占地很大,至於我們的校門。」指了指正在把人一個一個吐出來的校門「牠也不是在吃人,只是因為今天是報到期間有很多可愛的新生過來,牠太開心了才會這個樣子,平時很溫和的,吃幾個人就不會再吃了。」說完,笑著拍了拍我的背。

因為開心所以就把新生吃來吃去嗎?這校門表達喜悅的方式還真是特別,話說平時就會吃人這也不是件可以放心的事情吧?

「學姊,我可以問個問題嗎?」行走在看不見盡頭的長廊,小心翼翼地朝在前方老神在在前進的學姐開口。

其實原本打算早點問的,但是一到走廊這邊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很多人會湊過來,只不過都是湊到學姊前面,而且都會在距離三米的地方被學姊抽飛。

「可以啊,什麼問題?」沒有停下揮舞鞭子的動作,抽飛許多以快速又詭異的姿勢衝過來的人,動作期間還不忘回頭對我和善微笑,「啊,我並不是在欺負他們喔,只是因為他們很喜歡被抽打所以我就這麼做而已。」語氣十分無奈地說著並將一位看起來像是追求者的同學抽飛。

也是啦,雙眼含滿愛慕的情緒噘起雙唇索吻飛奔而來的模樣還不會是追求者麼?

還是應該叫做癡漢才對?

我看學姊自己本人並沒有感到任何困擾反倒是樂在其中的樣子。

望著無盡的長廊,一想到自己要問的問題,下意識的在心裡嘆了口氣。

「那個……呃……就是……如果是傀儡師在這裡就讀的話有關係嗎?」

我出生於傀儡世家,相較於其他職業來說,傀儡師本身不算是什麼特別厲害或特殊的職業,生為戰鬥系輔助副主攻族群,家族算是其中的一個小分支,特有的操縱術基本上都是套用在自己的人偶身上,不過有些族人就是會把心思打到其他地方去,像是將這套術法套用在人的身上,專門去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基於考量,再加上歷代的黑歷史,有些學校對於傀儡師就讀的事情看得很嚴格,要就讀可以,但是會有一個監視者專門監視個人在校園當中的任何行動,觸及隱私的例外,若是要參加某些稍微大型一點的活動,或是運動會與園遊會之類的,學校是有權力可以禁止傀儡師參與的。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學校都是這麼草皆兵的防範著傀儡家族的學子,每間學校都有各種需要達標的任務數量,學員們都會因為各種學校負責的領域不同,分發到適合且對應的任務,像是傀儡師這種被記載黑名單上,確實也有些特殊的技術的職業,自然容易被分派到一些根本不會有人想接手的任務,因為特殊的任務都會由校方直接指派,像是危險性較高的任務都會丟給那些讓一般人不得加以防範的職業,要是不幸的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人能夠擔保,所以也有交由校方指派相對有保障的說法。

其實不只是傀儡師,像是死靈使、幻術師、暗殺者與惡魔公僕都是屬於被歸類在危險名單上的。

有一件事情我倒是想過幾次,像我這種操縱傀儡都能被笑作是在玩扮家家酒的廢包,被列入黑名單上是該感到無辜還是該感到驕傲呢?

比起去打怪做任務,去表演傀儡劇這種安全無害的事情倒是比較適合我,畢竟我這個人比較怕死。

「噢,妳不用擔心這種問題啦,就有惡魔公僕跟暗殺者在草地那邊幹架,也不會有人去管的,跟其他學校比起來,學院沒有那些無聊的規則,也不會搞監視或是限制行動什麼的,蕾克茲亞在外的名聲妳沒有聽說過嗎?我還以為連偏僻的妖獸界的樹狐狸都知道了。」

我們在長廊的某一段停下,學姊從綁著包包頭的髮團中掏出一根類似粉筆的東西,伸手直接在空氣中描繪著圖案,而眼前什麼都沒有的空氣就像是一面牆,粉筆畫過的軌跡在那面牆上留下了痕跡,很快的一個魔法陣被繪製完成,將粉筆插回頭髮中,學姊並沒有馬上啟動魔法陣,反而很認真的在身上摸索著,像是在找東西。

大部分的時間都耗在學姊找東西上,正當我想魔法陣會不會因為時效過了而消失的時候,學姊終於在披風下方肩膀處布織硬甲蓋住的裏衣的暗袋中摸出了一張摺疊得很好的報紙。

「這是我入學後不久的頭條,當時覺得很具紀念性便將它剪了下來帶在身上,結果發現學校根本頭條製造機,每個禮拜都會上頭條,感覺也就沒有當下新鮮了,至此就再也沒剪過,這張就送給妳吧。」

其實妳可以把它丟掉的……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是我沒膽說出口。

乖巧的接過學姊遞過來的報紙頭條,被折在裡面文字顏色的墨水透到紙張的背面,產生了一種不想把它翻開來看的感覺,然而當下並沒有讓我思考多久,就被學姊送進了不知何時啟動的法陣。

「祝妳入學愉快,可愛的小學妹~」學姊愉悅的聲音漸漸的消散。

眼前白光炸裂,被光照的發酸的雙眼不適的瞇了起來,雖然只是過了幾秒的時間,但在空間裡卻像是過了幾分鐘。

再度睜開雙眼,眼前的大廳裡充斥著吵雜的人群,茫然的環顧了下四周,話說這裡面的人還真多啊,建築物內部的空間十分的巨大,這裡應該就是報到的地方,但是看不出來具體報到的流程,只是看到很多人在跟櫃台的人員爭吵,也有的是學長姊自己在那邊氣氛緊張不知道在較量什麼的,統一的是負責爭吵的人都是帶著新生過來的學長姐。

具體是在吵些什麼就不知道了,但是可以看見他們吵得異常火熱、十分投入,甚至還有點開心的樣子,或許他們的主要目的就是帶著學弟妹過來見證他們吵架的英姿吧,空間充斥著吵雜聲,嗡嗡嗡的聲音彌留在耳邊消散不去,看著那群跟我一樣是來報到不知所措的應屆新生……

也沒人帶我,等人少一點再說吧。

想著來打發一下時間吧,默默地攤開被學姊摺疊的方方正正,不知道多久以前的報紙頭條,首先可以看到的是那斗大的標題:看啊!是蕾克茲亞!

這個標題很有力度啊,難道是因為不夠聳動嗎?感覺剛剛學姊的語氣有著不滿意的味道。

繼續往下看內容,大致看了一下是在說有一次某學部的學員在出任務的時候,不慎放掉了任務目標,使其逃到了別人的學校,任務期間造成地方校園部分毀損的事情。

由於每個學校的校區都限制只有本校的人士才可以自由進出的,如果是外校人事要進入校區,是需要申請經過校方同意的。

然而當時那間學校很不湊巧的沒有專門降伏目標的系所,甚至是校園守衛也沒有任何辦法,於是學現便讓當時負責這項任務的學員去協助支援,又很不巧地當時那位學員剛好那個什麼來了,整個人心情都很不美好,甚至有點急,在看見目標的當下光想著速戰速決於是便灑了大絕,不小心將它校的校區轟成嚴重災區……

他校校方瞬間氣炸但是也不能說什麼,因為在之前學校就有說過這次任務的目標會亂跑,希望與其他學校合作,至少在任務期間可以通融一下方便完成任務,就唯獨這間學校堅持反對不合作,這件事情便不了了之,學院也只好就這樣讓學生出任務,不過出任務前學院也發表聲明,這次任務事件並不是沒有事前通知,若是對其他學校造成什麼影響,本學院概不負責,要不就是這任務哪間學校領去做,但是很可惜的就是只有本學院有專門學部可以執行,所以……

二話不說的炸毀人家三分之一的校區,說真的其實還蠻厲害的。

再回去看看那標題,越看越覺得這簡單的標題帶著囂張的味道。

總而言之蕾克茲亞學院裡的學生都很猛就是了對吧?不知道廢廢的我讀完會不會也猛猛的就是了。

「哈囉,妳就是來報到的學妹吧。」突然一個身影晃到眼前,學長舉起的右手裡握著傳音石揮了揮,「剛才曲芳打過來要我帶妳去報到,曲芳就是剛剛那位帶妳過來的學姐。」

話一說完,眼神就瞄到還攤開來的報紙,學長瞭然的點點頭瞇起眼睛笑了。

「那張報紙是曲芳給妳的吧?偷偷告訴妳,那張報紙裡報導炸毀三分之一校區的那位脾氣爆炸的人就是曲芳喔!想不到吧?哈哈哈哈!」這位學長開朗的笑聲瞬間被淹沒在吵雜的大廳裡,耳邊嗡嗡嗡的聲音好像變大了,學長帶我走到一處偏僻的角落,那裏有個不起眼的服務台,他隨意靠在服務台上,朝我招招手。

「填寫完基本資料,我就是妳的學長嘍~」拿著一張資料表跟一支筆,開朗學長遞給我,笑著朝我說道。

其實我蠻想吐槽的,明明就有很多方便的記錄晶石與面板,為什麼很多時候還要用紙跟筆來做紀錄,很容易弄丟又很不方便,尤其是對我這種容易寫錯字的人來說實在是太不友善了。

「在此先歡迎妳入學,可愛的小學妹。」接過紙筆的同時,學長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