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白萱聳了聳肩,轉身回房去,她知道,她姊姊會玩遊戲最初的原因是因為要追打一個人,那個人從不落傳說開始就是姊姊的仇敵,話說怎麼變成仇敵的,聽說是姊姊不爽有人弓箭手技巧很強,所以就一直想要跟人家PK。

      結果屢屢失敗。

      說實話,這是單方面的仇敵關係。

      既然表弟們在天王星派,那就去那吧,有個認識的也不錯,不過表弟他們是偶像,以真人的模樣在遊戲裡不會造成轟動嗎?

      趁著機子還在裝,白萱查了一下有關天星Online的資訊。

      分為八大派系,水、金、地、火、木、土、天王、海王星派,只有兩種職業,自由打者或是巫女、巫師,全憑技術,技能要耗費很多心血,沒有補血瓶,只有巫女、巫師可以補血。

      只是巫女、巫師的血薄,但是因為可以體驗一下施展魔法的快感,所以還是挺多人選的。

      白萱坐在沙發上休息了一下,總而言之,這款遊戲就是靠技術紅起來的,先前的遊戲雖然一樣是全息,但是同個職業的技能大同小異,玩到漸漸麻痺,有點無趣。

      而這款遊戲可以賺台幣,限制條件就是要五十等以上,官方定期舉辦派系間的對決、個人賽、雙人賽,只要贏了一場就有固定的獎金。

      相反的,輸家要付出金錢代價。

      白萱見時間差不多後,從旁拿出一個黑色金條小包包,放入些錢後便出門赴約。這個時間,她早已與朋友約好喝杯咖啡,敘敘舊。

      「等很久了?」等白萱到了一家典雅的咖啡廳後,便看見對方早已坐在預定的位置上,帶著笑意的眼神看著剛進門的她。

      「沒有,剛到而已。」對方微微一笑,那一笑,有如玫瑰花綻放一般,端莊美麗,令人著迷。

     

      對方的髮型綁了個側邊低馬尾,妹妹頭顯現出年輕的樣貌,整體的髮色偏淺棕色,一雙烏黑的黑眸眨了眨,帶動那細長、濃密的眉毛,傑出的化妝技巧,掩蓋了原本的所有瑕疵,好似是一件極其完美的作品。身上穿著米色的露肩衣裳,搭配一件淺藍色的牛仔褲。

      相比自己呢?樸素的休閒上衣配個彈性黑褲。

      當白萱坐下後,對方先開口:「如何?最近。」

      「唉,剛才被我姊推薦了遊戲,其實有點猶豫要不要玩。」白萱向服務生點了杯卡布奇諾之後,悠悠的說著。

      「遊戲?」

      白萱頓時一愣,「對吼,云蝶妳也是遊戲愛好者,有玩天星嗎?就是一台主機貴到爆的那個。」

      薛云蝶,家裡也姑且算是個小康,云蝶一直是個遊戲愛好者,有時靠著幫別人練角或是賣帳號來賺取大量金額。

      聽到白萱如此形容天星那五百萬的主機,薛云蝶低低一笑,帶著笑意回說:「有呀。」

      「如何?好玩嗎?」白萱雙眸一亮,詢問著,「我姊每次都說得天花亂墜的,還是聽妳說比較有保障。」

      「真的不錯。」薛云蝶也毫不猶豫,直直地說,「我在火星派,但是建議不要來這,這裡心機太重了。」

      「咦?」她訝異地看著薛云蝶,一個派系容納了幾百萬的玩家,難道還會搞小團體?

      薛云蝶無奈的聳聳肩,「最近在選派主,個個心狠手辣,朋友變成敵人,我也很無奈,好像是因為一當上派主就可以先獲得一筆獎金吧。不過我打從一開始就沒跟他們交往很深,所以被朋友拋下什麼的那種失落感倒是沒有。」

      這時,服務生送來了白萱的卡布奇諾,她輕輕的攪拌著,「我姊說他們海王星派最近也要選。」

      「是啊,海王星派、火星派、土星派都在選,各個原本都有派主,但是海王星派派主是現實問題,火星派派主是覺得責任太重,土星派派主則因為私自挪用公款,所以被檢舉下台了,每個派主卸任的時間不一樣,但官網似乎是刻意將選拔的日子弄在相近的日子。」

      薛云蝶優雅的拿起杯子,輕啜了一口,那有如蝴蝶的嬌艷,一舉一動都勾引著目光,這是她所具有的獨天魅力。

      「所以妳最後決定要玩還是不玩?」薛云蝶莞爾詢問。

      白萱答非所問,「我怕遇見他,但同時我也在想,我又沒有對不起他,憑什麼我要因為他有可能玩而不玩遊戲?」

      「既然問心無愧,就玩吧。」薛云蝶說,「不管他有沒有玩,遇到了也不要怕,抬起胸膛告訴他,妳沒有因此一厥不振,告訴他,他不是妳的一切。」她對著白萱堅定的說著,她的自尊心很高,男人對她而言,都是她甩而不是她被甩。

      她認為自己的條件不差,愛情上也不需要為誰改變太多,不合?就分吧。

      「反正男人都是一個樣。」薛云蝶最後一臉嫌惡的說著。

      白萱了解,她有好幾屆男友,但是都不長久,每一屆都是她提的分手,她說,男人都是覬覦她的美色才接近她的,她也來者不拒,故意玩玩那些男人的感情。

      白萱曾跟她說這樣不好,可她卻回說:「既然他們只看外表,相信他們的感情也不真誠,那麼同樣的,我也不必獻出真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