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甦醒,沉睡

      睜開雙眼,眼前是一片的黑暗。

      沒有一絲的光線和空氣,靠著觸覺與自己正躺著的這個姿勢,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我現在應該是躺在一具棺材之中。

      看來這次是真的惹那傢伙生氣了呢……想到那人慍怒的神情,我便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趕快出去。在冒出這個念頭的同時,我抬起雙手,用力的想推開上方的木板,但或許是有什麼重物壓在上面的緣故,竟是怎麼樣也推不開。

      對此我也不怎麼著急。依照之前的經驗,那傢伙通常都不會待在離我太遙遠的地方。於是我用手敲了敲木板發出一點聲響來表示自己的存在。

      果然不一會兒,上方的木板就被打了開來。

      好不容易適應了黑暗的眼睛,面對突如其來的光線馬上感到不適。我用手擋住了光,眼睛瞇成了一條直線。

      「好久不見了,吾友。」

      和記憶中一樣,那人的聲音低沉且悅耳。

      我慢慢的將手移開雙眼,讓眼睛適應光線,終於,我看清了眼前那人的臉龐。祂一頭金燦的長髮鬆垮的綁在胸前,碧綠色的雙眼高傲而慵懶的上下打量著我,五官俊美卻帶著一絲的冷漠,那麼近的距離,我甚至能看到對方連眼睫毛都是金色的。

      在坐起身後,我不畏祂那冷冰冰的臉龐,微微的勾起了嘴角,用手指了指自己身下的這一具棺材,用以詢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恩?你竟然還敢問?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嗎?是三年……整整三年!久到我差點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祂深邃的眼眸越來越深,語氣充滿著憤怒,彷彿祂下一秒就會抓住我的衣領,然後用力搖晃。

      雖然我想要對祂說點什麼,可張開嘴巴這才發現自己的喉嚨實在太乾,聲音竟是發不太出來。

      似乎是發現了我的困難,祂挑起了眉頭,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杯水。我正想接過,卻沒想到祂忽然一個後退,面無表情的把手中的水一滴不剩的在我的眼前喝光後,便轉身離去。

      真是幼稚……我無奈地搖了搖頭並緩緩的從棺材裡爬了出來,或許是在這期間祂有幫我按摩的緣故,四肢並不會感覺太過僵硬。

      看向周圍。很明顯在這段期間,祂有幫我好好的整理過,房間內是一塵不染,就連所有的家具擺設也都一併隨著灰塵幫我給全部清光……看來在祂氣消以前,祂是絕對不會還給我了。

      不過關於這點,我倒也覺得無所謂。畢竟對我而言,房間也就只是個睡覺的地方,就算是睡在棺材裡,我也不是很介意。

      我並沒有第一時間就朝對方跑走的方向追上去,而是轉頭走進了浴室裡。

      看向鏡子裡那張平凡男人的臉,我拿起放在一旁的小刀,毫不留情的割斷了這一頭長期沒有修剪而亂糟糟的長髮。

      聽著外面的動靜,我知道對方又跑回我的房間不安的亂走動了,大概是在想著我怎麼還不過去哄祂吧?不過我還是不著急,慢慢的整理起自己的儀容,甚至是久違的泡了下澡,輕哼著歌。

      這麼說雖然有點壞心眼,但看著祂那慌亂的樣子,我總覺得特別有趣,決定還是遲點過去,但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為了祂身邊那個討人厭的侍從。萬一被對方看到我如此邋遢的模樣,絕對會被好好說教一番。

      在踏出浴室以後,清爽的感覺瞬間圍繞在我的周圍,這讓我的心情變好了許多。尤其在看到了擺放在棺材上的水杯和食物,我更是忍不住笑了。

      在稍微填了下自己的肚子後,我已經做好準備去哄哄那個可愛的小鬼了。

      不過在離開房間後,我忍不住為殿內的擺設和記憶裡的樣子相差甚遠而愣了下,唯一不變的大概也只有殿內這冷清的氣氛。

      看來我真的睡的有點久……這讓我忽然感到有些惆悵。幸好我還能依稀的辨認出原本的路,雖然花了點時間,但我還是成功的尋到了祂。

      此時的祂和我猜想的一樣,正坐在花圃旁的搖椅上,我知道祂正聽著信眾們的願望。從以前,祂就是一個很盡職的神,只要不是太過分、還在祂的能力範圍內,祂都會盡可能的為他們完成。

      明明已經察覺到了我的接近,但祂就是一直故意不看向我。

      「殿……」我的聲音略帶著沙啞,我知道對方最受不了我用這種可憐兮兮的語氣呼喊著祂的名字。

      果不其然,祂立刻轉頭看向我。

      「不要叫我的名字!」

      祂的嗓音帶著股小孩子鬧彆扭的感覺,實在太可愛了。我緊抿著唇,試圖不讓自己笑出來。

      「殿,你也知道這種事情不是我能夠控制的……」我柔聲道著,見祂的眉頭似乎鬆了些,有軟化的跡象,「如果可以,我當然也希望自己能多陪你一些,所以別再生氣了,好嗎?」

      「那、那麼你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吧,這樣我就大發慈悲的原諒你。」

      聽到祂那麼說,我總算是鬆了口氣。這才彎起了眉眼,近湊到了祂的耳邊輕聲道,卻不僅是叫著祂的名字,「殿,沉睡的這三年,我也很想念祢。這段期間,讓祢感到孤單,真的很抱歉。」

      祂的眼眶瞬間紅了幾分,就像是個孩子似的朝我撲了過來,緊緊的扒住不放,簡直就像是害怕我不見似的。

      「別再丟下我一個人了……」

      我並沒有回應祂,僅是輕輕的拍打著祂的背。

      因為我完全無法保證,自己究竟能夠活多久。

      曾經我以為我是人類,可直到認識的人全部死亡,而我的外貌和身體機能卻仍停留在我二十五歲那年後,我便明白了事情並沒有那麼單純。

      尤其在這之後,將死亡取而代之的是時不時的暈厥。一天、兩天、三天,不斷的增加昏睡時間,但沒想到現在竟是已經增加到了三年……或許有一天,我會一覺不醒的在睡夢中死去,至少我是如此的深信著。

      可我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眼前的這個人。

      龍從以前就是這片大陸上最主要的宗教信仰,據說「光明龍」是剩下的唯一一條龍。

      只有個性嚴肅的侍從相伴,再加上身份是令人畏懼的神,也難怪祂會如此寂寞了。

      但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殿對我實在是表現的太過於依賴。要是有天我就那麼去世的話,殿會怎麼樣呢?我完全不敢去想這個問題的答案。

     

      □□

     

      我從來沒想過會我和殿會走到這裡。

      這並不應該,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對不起。」

      耳邊傳來了祂的抱歉,但望向王座上的祂,卻是陌生的讓人覺得可怕。

      從前我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先離開,而拋下殿一個人留在這個世界上,但卻沒有想到會是我先被對方給拋下。

      我從來沒有想過祂會如此對待我,甚至是會迴避我的眼神,我以為我們是最為親密的存在,但卻沒想到我們之間的牽絆竟會是如此脆弱。

      我曾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相伴在殿的左右,就算是地獄的盡頭我也會跟著去。我什麼事都願意為祂做,也可以為祂活的很卑微,只求祂不要像其他人一樣拋下我,留我獨自一人存活於這個世界。我實在是受不了那種寂寞的感覺,痛苦的彷彿就快被侵蝕殆盡。

      我知道,世上最殘酷的不是什麼也沒有,而是擁有過後而失去……所以這樣的背叛,真的很痛。

      「流淵!」

      在意識徹底消失以前,我聽見了祂著急的大喊著我的名字……啊,真好,只願我再也不要清醒過來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